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第二位宇宙主宰 > 正文
第二十章 地铁惊魂
作者:百扑成神  |  字数:5610  |  更新时间:2020-06-03 09:49:56 全文阅读

这下众人就有些纳闷了,符海还要出声,李峰却阻止了他,然后用手电筒照了照那人脚下的地面。

有血迹!

说明他可能是个死人。

为了一探究竟,李峰带头,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向那人倚靠着的承重柱走去。

靠近之后,只有符海和李峰二人分别从承重柱左右两个侧同时走到了那人的面前,其他人原地警戒。

“嘶!”等符海看清楚那人的死状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人确实已经死了,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毕竟脑袋都被砸烂了,都还能活着的话,那就出怪事了。

这个死人之所以能倚靠着承重柱不倒下,正是因为他那颗被砸的稀烂的脑袋陷入了承重柱的原因。

符海之所以会有那么大反应,甚至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并不是他惨不忍睹的死相,而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腹部,那里竟然空空如也!

不难想象当时的场景,这个男人被某人或者某物把脑袋砸进承重柱后,还将他开膛破肚,将里面的内脏都挖了出来!

符海好歹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毕竟在末日之中,这样的场面并不少见,所以很快就恢复镇定,知道自己先前有些失态后,他脸色略微有些尴尬,偷偷瞟了一眼李峰,却见他并没有在看自己,而是正盯着那个人的尸体发呆。

这样一具让人毛骨悚然的尸体有什么好看的?符海刚这么一想,就明白了过来,心中顿时一阵恶寒!

对啊,内脏呢?难不成是被吃了?

丧尸吃人的场面他见得多了,但是头一次见到只吃内脏这么挑食的丧尸,这让他一时间有点无法接受了。

那些还待在不远处的小队成员目睹了符海所有的表情变化之后,心里是又着急又好奇,只是没有命令,他们不敢擅自上前。

就在这时,小队成员居中的位置,一个年轻不大的队员突然感觉到头顶好像有什么异样,他赶忙抬起头去一探究竟,这一抬头,就差点被当场吓破了胆!

一张皱巴巴的狰狞面孔和一双青绿色的双眸映入了他的眼帘,两人几乎就要脸贴着脸了,那令人作呕的腥臭伴随着惊悚感同时扑面而来,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倒挂在他头顶的变异丧尸张开牙缝中还残留着星星点点肉渣的血盆大口,吐出一条红红的,软软的,长到令人发指的舌头在他的脖子上瞬间缠绕了好几圈!

窒息感让他立刻就是去了反抗能力,被变异丧尸提了起来,在空中四肢乱晃,虽然张大了嘴,也只能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在这种空旷寂静的空间里,这点声音已经足够了,立马就有人发现了不对劲,转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大喊一声“强子!”然后抬枪就是一梭子全打在了那只悄无声息出现在他们头顶的变异丧尸身上。

吃疼的变异丧尸拽着小名叫“强子”的小队成员瞬间蹿了出去,哪怕是用舌头卷着一个人,它的速度仍是快到了常人用肉眼都无法跟上的速度。

一群大概三十来人的二阶进化者站在一起,竟然被一只变异丧尸偷袭了?而且他们事先竟然还没有任何察觉!

李峰和符海两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只变异丧尸,发现它逃串向地铁深处时的动作,竟然是手脚并用,就像壁虎一样贴地爬行!

“追!”李峰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因为他确定了那是一只五阶的变异丧尸!

符海等人紧随其后跟了上去,虽然速度都不慢,却仍是被一马当先的李峰给甩开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又和李峰汇合了,李峰从地上站起身来,刚刚为死不瞑目的强子合上双目。

那只五阶的变异丧尸显然知道如果带着一个人的话,迟早会被追上,所以它扭断了强子的脖子后,就将尸体扔下继续往地铁站深处逃了。

符海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其他人的脸上也尽是愤怒之色。

李峰对他们说道:“这下面的危险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接下来大家各自小心,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我们很被动。”

符海等人都点了点头,他们只是把强子的尸体靠在一根承重柱边上,取下他的背包和武器弹药后就继续前行了。

为了避免强子被感染,符海满脸不忍的对着他眉心处开了一枪。

一路无话,期间他们路过了一个出口,出口的台阶上堆满了丧尸的尸体,几乎已经把出口给封死了,从这里出去显然是不理想的,光是挪开这些尸体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更何况他们也不打算出去。

众人没有多做停留,继续在这座充满了诡异和迷雾的城市地下探索着前方的未知和危险。

没过多久,李峰他们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向下的楼梯口,众人不得不面临一个选择题,是下去呢,还是继续在向前。

众人很快就讨论出了结果,继续向前,可能就只会找到其它的出入口,注定会一无所获,他们决定从这个楼梯口下去。

一下去,眼前又出现了一个选择题,左拐还是右拐?难不成要分头行动?

最终为了安全起见,符海决定一起行动,不要分开!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分头行动,等同于自寻死路。

要知道进来之后,他们碰到的第一个还活着的丧尸就是只五阶的变异丧尸,鬼知道这下面还会有什么?六阶?或者七阶?

一只五阶的变异丧尸都够他们喝一壶的了,如果碰上了更高等级的变异丧尸,他们今天估计全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一般来说,地铁站这种地方应该会有安全疏散示意图之类的东西给人指路,可符海寻找了一圈,结果啥也没找到。

这就意味着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正身处何地,也不知道眼前这两条岔路分别去往什么地方。

李峰选了右边的那条路,并不是他有什么直觉,只是必须得做出选择而已,不是左边就是右边,或者原路返回,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没必要在这种问题上过多纠结,白白浪费时间。

李峰仍然是走在最前面,符海跟在他身后,其他人也都井然有序的分成了三排,一个跟着一个,一路无话。

走着走着,估摸着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大家突然就察觉到不对劲了,这条路是不是有点太长了?怎么走了这么久,都还没走到头?甚至连个转角都没有出现过!

他们从头到尾,竟然一直都在直走!

一个让众人汗毛倒立的念头在所有人心中油然而生,然后就萦绕在他们心头之上,挥之不去了。

符海突然道:“李峰兄弟,你有没有感觉,这地方有点......邪乎啊!”

他其实和所有人一样,都想到了那个点上,只不过用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说辞。

李峰点点头,他不说,不代表他没有察觉,只是怕吓到符海他们而已。

因为相比起他们,李峰知道更多的事情。

鬼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是确实存在的,列如那本古书上记载的“元神出窍”以及“夺舍”之说,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还有他,他的重生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不正是某种意义上的“夺舍”吗?只不过人家“夺舍”是鸠占鹊巢,他却是接盘,而且还是名正言顺的接盘。

不过知道归知道?他又不会抓鬼......

如果对方是个五阶或者六阶的变异丧尸,李峰估计还有办法,毕竟打不过还可以跑嘛。

像鬼魂这种可能看得见却不一定摸不着,玄之又玄的东西,他能有什么办法?

符海见李峰点头之后,脸色难免有些僵硬,连语气都变得有些别扭起来,“那,我们这是遇上,鬼打墙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不确定。”李峰的语气里,也有些无奈。

后面的人听闻此言,差点就炸开了锅来,一时间议论纷纷,众口纷纭,原本好好的队形都被打散了,众人已经乱作了一团。

当然,他们并不是慌乱,若是遇事就自乱阵脚,江春寒又怎么派这样的人来这种地方呢,此时此刻众人所讨论的,皆是怎样才能破解掉这“鬼打墙”的办法。

有人说画符,鬼怕符,可是,在场的人里,又有谁会画呢?

然后就有人说用童子尿,这个更难,如今这个世道里,想要找一个处男,恐怕比末日之前的处女还要难找。

听到这个,李峰就忍不住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说到处男,自己算不算呢?就算是,自己的年龄是不是也有点不符合标准啊?

童子尿,童子尿,顾名思义啊。

之后就没人说话了。

末日十年,一开始那几年是最为艰难的,之后的几年,大多数人也仍是在水深火热之中苦苦挣扎,活的快活不下去了,谁还有心情去研究这些东西?

大家一起想出来的这两个办法,也不过是在末日之前接触到的一些民间传言罢了。

这时,符海让大家靠拢一点,这里的人都是男人,听说阳气重,也能辟邪!

李峰用强光手电照了照前方,空无一物,前面的路好似没有尽头一般,手电照射出的光柱最终都黑暗吞没了。

符海注意到了李峰的动作,他转过身去照向后方,看到的是同样的景象。

然后就有人惊呼起来。

“快看,我们头顶的墙呢?”

符海立马抬头看去,一瞬间,所有人都把手电照向了头顶,看到头顶的景象后,符海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只见他的头顶空无一物,原本的墙面已经不翼而飞了,他们就好像已经来到了外面的世界,头顶是没有一颗星星的漆黑夜空。

所有人都有些不淡定了,就在这时,李峰不合时宜的开口,说出了另一个噩耗。

“看,两边的墙也没了。”

众人分别望向左右两边,果不其然!两边的墙也没了!

这下着他们终于有点坐不住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恐慌感瞬间充满了众人的内心,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又靠拢了些。

符海赶忙低头望了望脚下,还好,脚下的地面还在,若是连脚下的地面都不见了,他甚至都要怀疑他们面临不是“鬼打墙”,而是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虚无的空间中。

到时候就别提什么画符,童子尿了,等死吧。

符海不自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峰,发现他的表情还算镇定,刚刚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身处于这种未知的环境之中,却还能表现的如此理性和镇定,这般临危不乱,让符海开始打心底佩服起这个被江春寒时常挂在嘴边的男人了。

果然,人与人之间,确实是存在着一些差距的。

李峰的淡定表现是有原因的,人在遇到未知事物的时候,难免会束手无策,自乱方寸,然后就会怀疑自我,失去信心,更严重一点的,恐怕就要心神失控,情绪崩溃了。

之所以会这样,无非是一个原因所导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然而李峰,正好就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面对周围的变化,才没有太过大惊小怪。未来的李峰在宇宙中曾遇到过一个非常棘手的对手,这个人能让别人置身于他所制造出的幻境中去。

当时的这人让李峰都头疼了好一阵子,他在幻境之中横冲直撞,一通乱砸,最终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强悍实力硬生生撞破了那家伙的幻境。

那人投降之后,曾满脸肉痛的为李峰讲解过,幻境一般有两种,一是像他一样,用星器,这类幻境的厉害程度与星器的品级挂钩,与星器以及星器的主人有唇亡齿寒的关系。

那人当时还把自己那件向来秘不示人的星器拿了出来,献宝似的递给了李峰,还一五一十的讲解了星器的用法和一些注意事项,重点提示了他这件星器目前的损坏程度,似乎希望李峰能或多或少意思一下。

毕竟他当时如果是再晚一点收手,他这件来之不易的星器,可就不是多出几条裂纹那么简单了。

因为是自己不占理在先,他开始不停的向李峰献殷勤,不等李峰询问,就主动说出了第二种幻境。

这类幻境,是由拥有强大精神力的人,不依靠外物,只靠自身能力创造出来的,这类幻境十分凶险,往往能以假乱真,更有甚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进入的幻境,所以极其难以破解,绝不是像李峰这样乱砸一通就能破解的。

一力降十会,一巧破千斤,想要破解这种幻境,还得靠一个“巧”字。

说完这话,那人见李峰的表情有些变化,立马一脸恭维的改了口风,谄媚的不能再谄媚了,说,若是大人您的精神力在制造幻境的人之上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之后那人还絮絮叨叨的拍了很多马屁,希冀着李峰大人有大量,能赔偿修理星器的费用,哪怕是意思一下也好啊。

言归正传。

李峰回过神来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虎落平阳被犬欺”了吧?

未来的那个他,大道坦荡,一生顺遂不说,跨境界杀敌那都是家常便饭,当然,最终栽了宇宙主宰手里,给他的人生画上了一个不怎么完美的句号。

往事就没什么好提的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困境吧。

星器,是宇宙中通用的一种叫法,既然身在地球,那就该入乡随俗。

“法宝”是李峰从那本古书上得来的一种叫法,姑且就这么叫吧。

李峰首先排除了法宝的可能,这东西比较稀有,特别是在地球上,目前应该就只有那些财大气粗,继承了上古传承的大家族里才能有宝贝,估计还都是当成了传家宝,同老祖宗的灵位一样,是要烧香供起来的。

既然不是法宝,那就是人为了,或者说是“鬼”为。

想到这,李峰闭上了眼睛,开始屏气凝神,尝试着让自己做到心无杂念。

符海见之,大为疑惑,不明就里,却没有出声询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峰是正在想办法破解幻境,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出声惊扰到他为好。

就连其他几人注意到李峰的异样,想要开口询问时都被符海及时阻拦。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李峰,都下意识的学着他屏气凝神,他们当然是希望李峰能够想出办法,带他们走出眼前的“鬼打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然而这每一秒对于符海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四周彻底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稍微离得近一点的两人,除了能够听到自己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外,甚至都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李峰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脚下生根,老僧入定一般。

想要做到心无杂念,自然是不能受到外界的任何干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屏蔽掉自身的五感六识,这一点,李峰倒是能做到,不过他却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还得提防那随时可能会出现的袭击者。

李峰其实并没有把握破解幻境,他这么做其实是在赌一个可能,赌幻境制造者,不管那家伙是人是鬼,赌“他”此时此刻正在他们周围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么做有点冒险,因为是等同于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诱饵,假装要破境,诱惑对方向自己出手!

其中的危险不难想象,结果也难以预测。

然而李峰知道自己赌对了,身前一阵劲风迎面袭来!看似毫无防备的他瞬间抬起唐刀,双手握住刀柄,挡在身前!

只听“铛”的一声!李峰手里的那柄唐刀火花四溅,绚烂无比,身前却空无一物!

李峰仍然没有睁开眼睛,那股力量太强大了!对方至少也是五阶!他后一脚后撤,身形半蹲,瞬间爆发出全身力量,想要抽出唐刀!却十分艰难,只感觉手中唐如同卡进了石缝中一般,发出“呲啦啦”的摩擦声后,又炸现出大量火星!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符海开枪了,枪声在空荡幻境之中回荡了很久,在场所有人之中,唯有他能感觉到李峰身前的异样,于是果断出手,一枪命中了那个“隐形”的敌人!

一声尖锐的怪叫声响起,李峰顿时浑身一松,手中唐刀随之一轻,他知道那东西往后撤了,于是睁开双眼。

众人只看见周围的黑暗一阵扭曲之后,紧接着就恢复了原样。

鬼打墙,失效了!

然而众人却没有半点劫后余生的兴奋感,因为就在他们身前不远处,正站着一个肤色诡异,双手铁青,披头散发的怪异女人,那摸样,倒是真与电影里面的女鬼摸样一般无二。

只是随着“鬼打墙”的消失,它的身份自然也就跟着水落石出了。

五阶变异丧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