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假设女友是杀手 > 第二卷 回归本土
第一章
作者:周四郎  |  字数:5333  |  更新时间:2021-04-22 19:57:31 全文阅读

你经历过绝望吗?尤其在一片黑暗中。你不看到任何东西,听不到任何东西,感知不到任何东西,就像一个悬浮半空的鬼魂。那时的感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起来还是很胆颤。

绝望。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这两个字有多么恐怖。那是一个人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是生与死的界限一再模糊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也有人向死而生,而更多人的从此魂归天地。

我是幸运那个。当感知到有一片光明和温暖降临在我身边时,我就知道我很幸运。那片光明我似曾相识,那股温暖我也曾几相遇。当我睁开眼睛时,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你们肯定猜不到我看到了谁?

是阿雪。

阿雪侧脸很美,从发际开始,沿着额头、鼻梁、鼻尖、人中、嘴唇、下巴,再到下颈,就像艺术家用画笔勾勒出最人间最美的曲线,然后用这条曲线,画出了倾国倾城的侧颜!即便是被埋在胳膊下的另一半艳丽,也在不经意间展露出人间。看到她趴在我身边睡着的样子,我瞬间忘记了所有痛苦。什么黑暗,什么绝望。只有与她的回忆十分清晰地回荡在脑海中,每一帧画面都能让我笑出声来。

第一次见面就是躺在她的怀里。那种感觉,就像天使下凡,圣光普照。原来熟悉的光明和温暖,都是她!这已经是第二次死里逃生了。这两次都能一睁眼就看到她,更加让我坚定了要娶她回家的决心。是的,我又陷入了一开始那种迷迷糊糊地感觉。这种迷糊的感觉都让我感觉不到身体的不适。

可能是我情绪有些激动,发出了轻微的动静。阿雪似乎很快要醒来了,我赶紧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就是下意识闭上了。也许是害羞?

就在我懊恼为什么不和阿雪来个含情脉脉地对视时,听到阿雪开口说话了。

"他怎么还没有醒来?"阿雪问道。

他?是在问别人吗?哪里还有人?我没有感觉到有人在身边啊?

"所有体征都很正常,按理说醒来的时间就在这一两天。"是血蛭医生摩根的声音!他什么时候来的?

"我警告你,如果他出了任何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阿雪还真是关心我啊,这让我心里暖暖的。她真的就像天使一般,守护着我。在训练营中,每当我觉得熬不下去时,想起阿雪会给我再次振作起来的动力。我真的无比想念她白皙的肌肤,明媚的眼眸,还有身上散发的清淡香味。总之她在我心里就是完美女神的化身。

“对一个替代品,你还真是上心啊!”血蛭医生带着嘲弄的语气说道。什么替代品?我有些疑惑不解。

"替代品?如果是替代品,那你为什么把他送到训练营!"阿雪有些生气地说道。

"哎~还不是为了你。"摩根语气变得温和起来,缓缓解释道,"你的过去有多黑暗,不给这小子看个清楚,我怎么放心把你交给他。而且放他去训练营也是一次测验。我不求这小子能够保护你,但至少不会给你拖后腿吧?如果连训练营都出不来,那他就算长得再像阿东,也不过是一个花瓶而已。"

"我的事,你不用管!"阿雪十分生气地说道。虽然阿雪有些生气,但我听出来摩根和阿雪的关系很亲密。摩根居然是为了阿雪才把我送进训练营的?那我岂不是,成也阿雪,败也阿雪?

"你也别生气了,我也是好心。为了把他送进训练营,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摩根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心虚,小声说道:"我当时哪里知道他会搞出这么多事,最后还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

废人?我一听,有些装不下去了。慢慢动了动手指,发现手指可以活动。但是想动脚趾时,发现根本感知不到我的下半身。这是怎么回事?我想起来昏迷之前左腿受了很重的伤。该不会给我截肢了吧?这么一想,我心里开始惊慌起来。

我动手指的动作被阿雪感知到了。她立刻停止了争论,来到我身边,轻轻呼唤道:"陈东奇,你醒了?"我因为感知不到下半身,吓得根本不想伪装。睁开眼睛后,想坐起来,但是我两只胳膊根本使不上劲。我支撑不起我的身体?难道说我真的废了?而且我发现自己躺在摩根的诊所中,如果没猜错,还是阿雪之前住过的那间病房。我怎么会到这里?

阿雪见我想坐起来,没有在意为什么我会清醒地那么迅速,赶紧扶住我的腋下,然后把枕头垫在后背,嘴上喊道:"你别急,慢慢来。"我支起上半身的时候,注意到摩根若有所思地冷笑了一下。

可能是因为恼羞成怒,加上对身体状况的着急,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我抓住被子的一角,想掀开来。却发现自己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于是对着摩根大吼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这样?"阿雪看到我的举动,猜到了我的心思,赶紧说道:"你别着急。你现在没有力气和知觉只是因为药物作用还有些麻痹,不是多大问题!"

摩根冷笑地说道:"没有多大问题?即便没有截肢,他这样子能不能生活自理都不好说。"他的话同时惹怒了两个人。阿雪站起身指着大门,愤怒地说道:"你给我出去!"

只见摩根背着手悠哉悠哉地离开了病房。阿雪也跟着他走出了病房。

我这时一个人才清醒地察觉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比如我的视力,原来我的视力可是1.0。现在看到房间的另一边都会变得模糊不清。而且摩根和阿雪走出去的时候,我根本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他们没有故意放轻脚步,离我的距离也不远。如果是平时,我绝对能听到!除此之外,我浑身乏力,根本没有力气。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刚醒来时的那份喜悦荡然无存。

如果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那阿雪肯定不会看上我了。自己最后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阿雪又走了进来。这次看到阿雪的美颜时,我心里没有那么多的幸福感了,更多是苦涩的自卑。负面情绪也让我变得冷静了一些。看到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坐在身边,我开口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对不起!"她开口第一句便是道歉。我心里的苦涩加重了。对不起的下一句,是不是就要发好人卡了?我知道现在的语境不是发好人卡的那种,但就是忍不住这么想。

"我要听的不是这句。"我内心的情绪波涛汹涌,但表面上只能装作很冷淡地问道,"先说说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吧?"

阿雪愣了一下,似乎对我的冷淡有些意外。她为我调整了一下枕头的位置,然后慢慢说道:"你是克里斯汀送来的。附带的还有你的一些武器装备,以及一百万美元的补偿。"

"你认识克里斯汀?"我感觉阿雪提及克里斯汀时并不陌生。只见她点点头,却没有解释为什么认识。这种还在隐瞒的态度,着实有些激怒我了。我压住怒气,继续问道:"一百万美元不是一笔小钱,我做了什么好事,烧了什么高香给这么多钱?"

阿雪看着我,深呼吸了一下,似乎下了决心。她抬着头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千万别激动!所有事情我都会想办法的。这些事都是因为我而起,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阿雪看着我的眼睛,很真诚地说道。

眼神确实很真诚,也打动了我。但这份真诚,同时带着几分疏离。是因为她觉得亏欠,还是因为我在她心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在这样患得患失中,我准备好迎接所有故事的真相了。

"你说吧,我已经过了一惊一乍的年纪了。"我突然地觉得自己很可怜。

"先说你的身体状况。"阿雪有意无意地握住我的手,轻声说道:"你去的那个训练营是兰斯洛特出资建立的。"

"这我知道。"我说道。

"那你肯定不知道这个训练营表面上是给各个帮派培训杀手,实际上是一个实验基地。"

"实验基地?实验什么?"

"兰斯洛特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超级士兵。经过多次实验,他发明了一种药剂可以大幅度提升人体潜能。这种药剂需要通过长期的服用,逐渐改进身体素质。最后在激活剂的刺激下,让人拥有超人的感官和力量,成为超级士兵。"

"超级士兵?药剂?你在写小说吗?我可没有服用任何药物,注射什么超级血清!"

"不需要,他只需要在你们的日常饮食中做做手脚就行。"

"所以我搞成这样,就是被这个所谓的超级药剂害得了?"

"你还记得你昏迷前发生了什么吗?"

阿雪这么一问,我顿时明白了很多事情。吉隆坡那一晚的主角其实只有一个人,就是我。一个拥有超级敏锐的感官,常人不可及的力量,不知疼痛,可以迅速恢复,甚至情绪都不会有太大变化的傀儡。想必最后注射的纳米液体就是阿雪口中的激活剂了。克里斯汀只有一句话是真的,那就是体内的纳米机器人确实为了监控我的身体状态。通过一场几乎压榨了我所有潜力的战斗,收集了他们最需要的数据。

真是厉害啊!我以为我已经hold住了兰斯洛特的变态,却没想到自己只是他眼中的一只白鼠。那这一百万美元也很好解释了。我甚至可想象出他用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说着自己已经对我不薄的话。人送回了阿雪手中,钱也给了一大笔。如果再心存怨恨,就该是我不知好歹了。

"我昏迷多久了?"我问道。

"一个星期。"这个答案比我想象的还要久,说明我的身体状况也比我想象的更加惨烈。

"那我的身体,无法恢复了吗?"我淡淡的问道,就像这身体是别人的一样。

"因为那个药剂并不成熟,还有很大的副作用。加上它的药理是激发人体潜能。直白点来说,你的身体此时是被透支了。"阿雪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解释,但改变不了残酷的事实,"摩根说,你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

我活着就是万幸了?像一个废人一样活着吗?我可是刚从一众杀手中活着走出来的强者。我可是训练营排名第一的成绩!现在,喜欢的女人苦着脸说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陷入巨大的困惑和迷茫中。

难道是自己做错了吗?哪里出问题了呢?是自己不应该创业,还是不应该来泰国?看到小孩受欺负,我上前帮忙错了吗?看到心仪的女孩想要追求,错了吗?

不该听血蛭医生的威胁?我当时又不知道阿雪和他认识。是因为阿雪一直在隐瞒她的事情吗?从自己身上找不到问题后,我开始无差别的攻击别人,尤其是心爱的姑娘。最亲近的人总是最先承受怒火!

“你以前和兰斯洛特他们应该也是一伙的吧?”我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明显吓到了阿雪,见她吃惊的表情,不需要她回答,我便知道答案了。

阿雪见我神情变得冷淡起来,十分着急地回答道:“不是的!”。但我已经不想听她解释了。无所谓,伤害我的罪魁祸首是兰斯洛特。事情已发生了,现在怪她不说有什么用呢?她又不知道我会遇到兰斯洛特。

"还是说说替代品吧?"我的问题再次让阿雪感到惊讶。她不禁苦笑着说道:"原来你都听到了。"

"嗯。"我现在除了心里还有一股哀怨支撑着自己保持清醒外,身体其他地方已经开始感到深入骨髓的疲倦。这才几分钟,我已经快要累瘫了。

"我明天再来看你吧?"阿雪也感觉到我的疲倦,柔声说道,"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可是现在阿雪越是温柔对我,我就越是愤怒。我强撑着身体,说道:"不需要。把事情说开了,我睡得踏实一些。"

见我十分固执,阿雪没有坚持。她点点头,慢慢说道:“三年前,我、樊叔和摩根医生,我们三个人从国内来到泰国。正如你猜到的。我是一名职业杀手,而樊叔是武器商。摩根,你看到的,他是医生。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凭借各自的特长在这里生活着。刚来泰国时,因为都是行业内的人,所以认识了兰斯洛特。但也仅仅是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并没有什么交情。”

"我问什么是替代品?"我提醒地道。这才是我想知道的。对于兰斯洛特,我即便再气愤,现在也无法报仇。所以他的事我已经放下了。现在最抓心挠肺的就是“替代品”的事。我想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我之前确实有一个男朋友,他叫陈浩东。”

“我和他长得很像?”陈浩东,这个名字和我的名字中有两个字都是一样的。我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一下,用最平淡的口吻问道。

“从侧面看,确有七八分相像。”阿雪低着头,小声回答道。

“所以我是替代品?”这是我最想问的一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我需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尤其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不止一次面对生与死的考验。

“三年前,他得罪仇家被追杀。所以在最后关头,东哥让我先离开。”阿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讲着在我听来没有任何意义的故事。

“所以,我们之间只是......你和他的延续?”我不想听故事,我只想得到答案。

“当时他让摩根医生和樊叔一起和我逃到泰国。临走前,东哥说他回来找我。我不肯,他便让樊叔打晕了我。等我醒来时,我已经在曼谷了。”阿雪像是没有听到我的问题,继续说道。

我听到这里,已经忍无可忍,那种忐忑的心情瞬间化作怒火,从喉咙中冲出来。我大声怒吼道:“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知道!”阿雪被我逼得也激动起来,“三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再出现过。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是已经忘了他,还是已经将等待当做了习惯。那天看见你,我还以为是他回来了。可是后面的事......我承认我对你有好感,但我无法区别是对你,还是对他?”

“很简单,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看到的是陈浩东,还是陈东奇?”我用尽力气,将自己的身体前倾,然后直直盯着她的眼睛,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阿雪只是草草看一眼,便瘫坐在沙发上,带着哭腔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让你离开,可你一次次回来。但我每次想到他,却总会出现你的模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不想伤害任何人...... ”

"是的,你不想,都怪我咎由自取。"我的怒火无处发泄,瞬间变作一团冰山,狠狠地砸在我的心口。

原来一开始的相遇,就是一场谎言。后面再多真相,不过是镜花水月,虚妄而轻薄的存在。

“你也累了,我明天再来看你吧?”阿雪看到我已经脸色发青,知道已经是怒不可言。我沉默不想说话,她只得轻轻地扶着我躺下,然后一脸凄苦地离开。

为什么像是她受了委屈?明明是我一直当着舔狗。最后的失望与自怜自哀耗尽了我最后的力气,在阿雪走后我立刻昏睡过去。即便心里还有很多想不通,还有许多不甘,都再次化作一片黑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