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血色镇魂街 > 正文
第1章 诡异槐树
作者:柳颜眉  |  字数:3636  |  更新时间:2020-05-07 09:53:50 全文阅读

夜幕渐渐笼罩了整个天空,霓虹的灯红酒绿缓缓拉开帷幕……

  纸醉金迷,呼朋满座,推杯换盏,群魔乱舞下,肆意的挥霍眼下的年华,表面的繁华怎会知喝下肚的美酒,是辛是苦、是寂寞还是孤独……

  清冷的月光照亮了阴暗的胡同小巷,入秋的寒风中,夹杂着隐隐的哭泣声,和烧成黑色灰烬的冥钱纸币,是了,今天是中元节,也就是俗话中的鬼节!

  胡同口的成浩紧了紧领口的扣子,没想到今天竟是中元节。以前阿妈常说,人有春节,鬼有鬼节。中元节天黑了不要出门,在外也要早点回家!

阿妈以前的叮嘱还在耳边回荡,但阿妈住院已经半个月了,也不见好转。白天在医院食堂打饭时,听卖饭的一个阿姨和别人闲聊时,说起这个巷子里有颗千年大槐树。附近的人常将红布绳、许愿牌挂在槐树枝上,因为此树有灵,有求必应!

  于是成浩动了心思,等阿妈睡熟后就做了这个许愿牌。想着躺在床上日渐消瘦的阿妈,以及这么多年在我党光辉照耀下的大学生,岂会怕这虚无缥缈的鬼怪杂谈!

握紧手中的许愿牌,一咬牙走进了幽暗的胡同。

  胡同本就狭窄,两边的小二楼又挡住了月光,秋风似来自幽冥的阴风呼啸,让本就心中打颤的成浩冷汗冒起,汗毛倒竖。

毕竟在种情况下,换成谁也会心里发毛的。

成浩一边哆嗦着,一边一步步往前挪。突然“呲”的一声,脚下踩了个松软的东西,似乎能感觉到它里面还有一些硬硬的东西。

成浩瞬间心跳加速,不由的想着脚下是张人皮,里面是凌乱的人骨…想着想着,头皮直发麻,双股直打颤。

连忙用手机上的灯一照,顿时松了一口气,是个女人的布包。

不对!

女人的包怎么会在这里扔着,难道是不小心丢在这里?或者说,是被小偷偷了丢在这里?

  成浩蹲下身子准备打开时,眼角瞅见墙边似乎有个东西,照过去一看,是个手机。拿起来一看,壁纸上是个挺漂亮的女人,直披肩,鹅蛋脸,大眼睛,甜甜的笑在加上略施的轻妆,显得格外清纯可人。

  忙又打开包,里面是一些女人用品,钱包也在,不像是被偷,难道是走到这里被绑架了?

  眉头紧锁的成浩,拿着手机仔仔细细的在水泥路上观察,似乎也没有什么车辆驶过的痕迹,怪了!

  难道还真有灵异事件不成?长这么大还没见识过呢!

也或许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儿,给了他豪气,想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然后美女以身相许”的狗血剧情。

说来也怪,这么一YY,原先的害怕已经淡了许多,多了几分“狗胆”,真可谓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收拾起女孩儿的东西,继续往前走去…

  参天的大槐树上,挂满了红色的布条和许愿牌,被风一吹,哗啦啦的响,倒是有几分神圣的感觉,可惜是在黑夜,显得就有些诡异了。

但更令人震惊的是,大槐树的周围挂了八个人影,六女两男,他们的脚接触着地面,双手被看不见的丝线挂在树枝上。一个个的都昏迷着,他们的脚下有灰白色的粉末画成的八卦图!

  一个全身黑袍的人盘膝在八卦图前,闭合的双眸突然睁开,一双阴鸷的眼睛冷冷看向对面小巷中,不断转圈的成浩。

抬头看了看月色,左手掐指一算时辰,冷声道:“不知死活的蝼蚁,老子现在走不开,算你命大。老老实实的在鬼打墙里呆着,待我功成赏你个全尸。不然,将你扒皮抽筋、炼魂取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尚在胡同里抹黑的成浩不禁打了冷颤,入秋的深夜,真冷!冷的让有一丝想嘘嘘的尿意都压下去了。

这破胡同不大呀,怎么走了这么半天了也没见着大槐树啊。一看表,还有几分钟就十二点了,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赶紧得找到树完事儿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黑袍人冷冷的看了眼继续在鬼打墙里转圈儿的成浩,马上就凌晨了。于是强行静下心来,运转灵力,按照秘法口诀低声快速念叨起来。

他的心中也不禁一阵的紧张,马上就可以按照家族秘法,来召唤老祖宗的亡灵降临,再将祭品献上。若能得老祖宗垂怜,成为我的守护灵,这天下都要匍匐在我的脚下!……最不济,也可请老祖宗传下玄功,也可一世逍遥!

 马上就要念完了,快了快了,还有一句……还有半句!

突然,“嘘”!

成浩一阵舒爽后,赶紧的系好裤腰带,不由心虚的抬头四处看,随地大小便确实不应该是身为高素质的大学生做的…但总不能尿裤子里吧!

猛得定睛一看,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颗大槐树,一个黑袍人以及吊着的那几人。在深夜时分,这种诡异的场面,让人止不住的惊悚!

还未回过神来,只听见那黑袍人声嘶力竭的怒吼:“你TMD…老子弄死你!”

黑袍人悲愤的起身,一手握拳朝着成浩冲了过来。一把辛酸泪差点掉了下来,明明就是最后一步了,偏偏被你一泼童子尿破了我的鬼打墙,害得我心里一紧张,舌头打结了!

  成浩从震惊中惊醒,看着来势汹汹的黑袍人,连忙闪到一边躲了过去,转过身一手指着黑袍人,提高声音给自己壮胆,恐吓道:“你要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就要动手打人!

还有,那些人你把他们怎么了?我劝你赶紧放了他们,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黑袍人回身,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恨声道:“你坏我机缘,毁我前程,此仇如杀我父母!还报了警,呵,警察来了又如何,我今日就要将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突然一道黄色的手掌,从黑袍人手中发出,成浩大吃一惊,法术?魔法?这是在做梦?

  嘭!

成浩被打的撞在身后的大槐树上,五脏六腑好似都被打碎了,一口口的鲜血不断的从口中喷出,痛入骨髓的疼痛清清楚楚的告诉成浩,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成浩甩了甩发蒙的头,用力将涌起来的鲜血咽了下去,伸手拭去嘴角的血,惊骇中带着愤怒的目光,看向正一步步走过来的黑袍人,道:“你是什么人?你杀我就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黑袍人走到成浩面前,蹲下身来,一把抓住成浩的头发,将头拎起来,恶狠狠道:“你坏了老子的大好事!放心,我可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的!”

  成浩一脸惊恐道:“你就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黑袍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搞笑的笑话一样,不屑道:“你只是一只蝼蚁,我弄死你如同踩死一只蚂蚁,有谁会为一只蚂蚁的死来与我为敌?

律法,只不过是用来驯化你们蝼蚁的工具而已。小子,这个世界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而你,只不过是天生的一只蝼蚁,哈哈哈…”

  成浩在疼痛中意识渐渐晕沉,喃喃道:“人生来平等,无高低贵贱……啊!”

铃铃铃!

一串悦耳的铃铛声响起。

成浩话还未说完,便被更强百倍的疼痛,硬生生的把还未说完的话咽了下去,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后,意识竟然变得无比清醒!

低头一看,只见一群黑色的指甲盖大小的怪虫,正在他的脚上啃食,密密麻麻的虫子很快就覆盖了他的小腿!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腿一点点的消失,心里上的恐惧和生理上的疼痛,反而激发了年轻人埋藏在骨子里的血性!

成浩冷静下来,一双很冷静很冷静的眼睛,看着黑袍人。

看的黑袍人心里发毛,一手继续摇摆着一个铃铛,一边厉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噬骨虫!它们会把你的每一滴血、每一寸肌肤还有你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啃的一丝不剩,怎样,这种滋味不错吧!”

  成浩脸色煞白,两只手颤抖的拽着黑袍人的衣服,一双布满血丝显得有些可怖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道:“如果…我有…有…可能,我必杀…杀你!”

  黑袍人心中一懔,下意识的狠话还未出口,只见成浩松来了拽他衣服的手,然后靠着大槐树一点点挪着站了起来。

然后从口袋中取出许愿牌,颤微微的将牌子和红布条系在一根枝条上,喃喃了几句后看着面前的黑袍人,心头闪过一丝凶狠,平静道:

“我小的时候…见过一个…一个仙人,他说与我有缘,传…了我一道…口诀,说,有一日我有生命之危,可说与对…对方…,他自会留我一命!”

  黑袍人心中顿时惊讶万分,莫非此子得某位高人垂青,若真如此,怕是会有大麻烦!按下心中的震惊道:“你说!”

  成浩扶着他的手突然一软,黑袍人下意识的便扶住成浩,成浩有气无力的吐出几个字“冰……寒……千……”

  “什么?”黑袍人将耳朵凑近成浩的嘴唇,想听清他说的是什么,突然原本有气无力的成浩,双手猛得紧紧抱住黑袍人的脑袋。

原本平静的目光中变得疯狂,偏头死死咬住黑袍人的咽喉,瞬间鲜血弥漫了成浩的嘴巴,不断的顺着身体流到地上,与灰白色的八卦混在一块。

  黑袍人此刻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惊慌失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刚才被成浩一泡童子尿,气的忘了自己身俱灵力、法术。

很快,被咬破喉咙的黑袍人便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双手捂着伤口一脸惊恐的看着成浩,终究,一命呜呼,空留不甘和悔恨,正所谓杀人者人恒杀之!

  这时,大槐树周围挂着的八人纷纷倒在地上,铃铛声消失,成浩腿上的噬骨虫也逃了大部分,看着已经被啃到大腿根消失的那条腿,成浩不经怅然一笑。

艰难的爬着背靠大槐树,转头看着旁边离得最近的那披肩女子姣好的面容,一股极不真实的感觉弥漫心头。是啊,自己竟然真的救了她,呵呵呵呵,真狗血,还搭上自己的一条命…可还在医院躺着的阿妈该怎么办,她不能没人照顾啊,想着想着,意识便慢慢模糊了……

  一股微风吹过,意识越来越飘渺的成浩,突然轻轻的呢喃了一句:“都随风而去吧……”,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这时,一道白光中夹杂着血光的光柱,闪烁了一下。黑暗中的大槐树竟渐渐发出朦朦绿光,化作一道绿风席卷了地上的灰白色粉末和背靠着大槐树的成浩,一起没入树干中。

只留下昏迷在地的八人、一具流干了血的黑袍尸体以及不远处散落的一个包和两个手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