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一百零八章 第三式一剑遮天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07  |  更新时间:2020-05-02 23:53:52 全文阅读

那一直背在洛北身后,谁也没有注意到的盒子突然落在了地上,而后轰然打开!

  一柄剑飞出!

  一朵盛世金莲!

  “用剑的?真的用剑?”

  花小桃怔怔的望着洛北手中的那抹金色的光。

  此时此刻花小桃隐隐约约的觉得事情仿佛失去了自己的掌控。

  “不能,他就是一个废物东西,用剑能怎么样,难道还能是枷锁境不成?不可能的!”

  花小桃摇了摇头,而后目光凝重的望着洛北。

  就在洛北剑匣大开的那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目光尽是被那剑匣子吸引了过去,这个少年竟然是用剑的?

  难不成他和剑阁有关系?

  蝶战天眉头紧锁着,望着那柄剑,陷入了沉思。

  洛北动了,手指勾住剑柄,大拇指向前一推。

  出剑锁意,闭剑芳华!

  花小桃只觉得眼前一亮,而后眼前的一幕一幕尽是那一朵朵耀眼的金色!

  面前的乞丐要是他妈觉醒境才怪了呢,这他妈是枷锁境啊!

  什么鬼?

  他娘的,你堂堂枷锁境来这里虐我?脑子有坑吧,你还不说话?

  妈的,面前这人到底是谁啊?全天下除了那个剑阁少主未及冠入得枷锁境界,没听说过有第二个人啊,而且,那个人已经死了啊!

  花小桃有些混乱,浑身气机不要命的释放着,拼命地向后躲闪只是为了躲避洛北的那一剑。

  一直在旁边默默观战的陈铁见此情形,立刻便是动了起来,尽自己最大的速度闪到花小桃的面前,花小桃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啊!

  可是那青年的身法为何那么快,自己竟然没有赶得上!

  天地间尽是一片耀眼的金色,铺天盖地的金色莲花竟然一直蔓延到了花小桃的脚下,任凭花小桃怎么躲闪,一朵朵莲花形成的花海依然紧追不舍。

  “这一定是误会!兄弟,咱们好好说!误会啊!”

  花小桃冷汗不断的流着,微胖的身躯有些笨拙。一边躲闪着地下不断冒出来的莲花,一面焦急道。

  洛北眸子中淡淡的金色不断闪耀着,而后便是一剑!

  遮天的一剑!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仙人还是修士,尽是感受到了一股威压!

  一种舍我其谁,凌然天下的帝威!

  太吾绘卷第三式,天剑出鞘!

  “轰隆!”

  一声炸裂的巨响,蝴蝶谷大厅外竟是被这一剑斩出了破空的声音!

  花小桃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浑身微胖的身体颤抖着,双腿之间竟然流淌出了淡黄色的液体,滴答滴答。在空气中发出淡淡的腥臭味。

  堂堂飞花门天才弟子,竟然被这一剑吓尿了!

  “救我啊!我不想死啊!”

  花小桃用出了全身力气大叫一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难道我花小桃就这么死了吗?该死的,自己怎么会遇见这个扮猪吃老虎的?

  然而,想象中的那贯穿自己的金色剑气并没有出现,自己也没有感到疼痛,花小桃一睁眼,便是望见了陈铁像一座大山一样挡在了自己面前,替自己挡下了那恐怖的一剑!

  “轰隆!”

  铺天盖地的金色剑气汹涌的撞击在了陈铁的手臂之上。

  剑鸣激烈,刺人耳膜。

  陈铁望着那一道金色的剑气在自己的全力一击之下仍是不曾破碎,只是那柄剑摇晃不休,剑气四溢游散,不由皱了下眉头。

  在他的视线中,那个年轻人一手负后,一手持剑劈下,神情淡然,只是那一举一动似乎都有着一种无上的威压!

  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你和剑阁什么关系?”

  陈铁终于开口道。

  洛北漠然的望着陈铁说道:“怎么,打小的,却来了老的?”

  陈铁眯着眼睛望着洛北,想要从他的眼睛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他失败了,那年轻人的眸子一会清澈一会深邃,看不出任何自己想要的答案。

  蝶战天见到这一幕也是坐不住了,起身目不转睛的盯着年轻人,能用出这等剑气的人,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这年轻人是什么人?这么年轻的枷锁?怎么可能?剑阁那个洛北不是死了吗?

  “我家少主出言不逊,还请阁下原谅,不知道阁下师从剑阁的哪位峰主?”

  陈铁料定这年轻人定是剑阁之人,现在剑阁同飞花门站在统一战线上,绝不可以节外生枝!

  穆雨晴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剑阁少主竟然会这么强!

  陈铁可是实打实的散仙二转境界啊,自己都不一定打得赢他,可是洛北不过一个枷锁境,竟然能和陈铁平分秋色!

  虽说陈铁慌乱之中匆匆挥拳,但也是仙人啊!

  洛北没有回答陈铁的话,而是淡淡道:“让开!”

  “阁下为何如此咄咄逼人?我家少主道个歉就好了,就因为这点事,难道阁下还要动手吗?”

  “少主可是飞花门长老,花山的亲孙子,阁下可要考虑好了!”

  陈铁眯着眼睛,将花小桃护在身后,缓缓说道。

  “那又如何?”

  洛北收回飞出去的剑,剑匣大开着,下一刻气机覆盖住了全身,一朵朵金色莲花围在了洛北的周围!

  太吾绘卷第二式,剑意黯然!

  “辱我之人,杀!”

  洛北脱口而出,只是刚说完便是微微一怔,为什么自己会萌生这么个想法?

  跟这个功法有关系吗?

  陈铁的脸色沉了下来,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散仙二转的人,面对一个小辈如此低三下四的,可是面前这小子竟然还不领情?

  顿时间,陈铁浑身的气机猛然涌出,而后锁定了洛北。

  “年轻人可以狂傲!但是不要自负!真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伤的了我?”

  洛北只觉得身体被无穷尽的气机所锁定,行动有些迟缓。

  忽然浑身感到一阵轻松,是穆雨晴!

  “陈铁!你竟然对付一个小辈?”

  穆雨晴一步闪到洛北的面前,挡下了所有的威压,开口道。

  陈铁冷哼一声,而后望着洛北,这个神秘少年究竟是谁?这件事一定要告诉花山!现在还是带着花小桃赶快离开!

  这蝶衣究竟是攀上了谁?

  “告辞!”

  陈铁转过身带着花小桃便向外走去。

  花小桃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呼!吓死了,还以为要死了!”

  花小桃轻轻拍了怕胸口后怕道。

  就在二人即将离开的时候,洛北突然叫了一声:“花小桃!”

  花小桃听得有人叫他,下意识的回过头,便向后方看去。

  下一刻,残留在花小桃脑海中的最后一幕,便是一朵无比璀璨的金色莲花,在自己的眼中不断的放大,放大!而后绽放!

  原本只有一线的金色剑气在他的视野中变为茫茫一片,汹涌如大江大河之水。

  洛北这简简单单一眼,气势上倒谈不上如何惊人,但是其中所蕴含的那股杀伐之意,却让花小桃从心底里感到一股寒意。

  一道快到极致的光芒从洛北眼中猛地射向了花小桃!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太吾绘卷第一式,瞳中剑!

  “噗嗤!”

  花小桃只觉得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就在这一刹那间,花小桃身后的整座楼竟是瞬间支离破碎,房梁、柱子、瓦片、砖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分离,又大致保持了原本的位置,就像整座楼在一瞬间向外膨胀开来。

  这一幕,蔚为奇观!

  看到这一幕,蝶战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满脸的恐惧之色!

  几百年前,自己也曾有幸见到过这么几剑,仔细想来,可不正是这年轻人刚才用的那几剑吗!

  花小桃半跪于地,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浑身浴血,各处伤口不断涌出的鲜血不但将他的衣袍染得鲜红,微胖的身体竟是像一个红色的血丸子!

  他右手撑着地面,整条胳膊上青筋暴起,似乎想要挣扎起身,却又徒劳无功。

  那张已经是七窍流血的骇人面庞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死去!

  死的不知不觉!

  大口大口的鲜血疯狂的从花小桃口中吐出,他的眼睛望着洛北,望着洛北手中的剑,望着洛北的眸子,而后不甘心的看向洛北的身后。

  是蝶衣!

  “我......我不想死......”

  花小桃呜咽着,只是一说话便是被口中的血沫呛到,他狰狞的睁着眼睛,张大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陈铁怔怔的望着这一幕,缓过神来便是拼了命的从戒指中掏出止血的丹药像花小桃口中塞去。

  花小桃瞪大着眼睛,伸出手,使劲的掐向自己的脖子。

  太痛苦了,喘不过来气!

  “这...是什么招式!你究竟是谁!”

  花小桃满脸不甘心的望着那个男人,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似乎有一股剑气在上下翻涌着,搅乱自己得内脏!

  视觉越来越模糊,花小桃已经看不见那个男人模样,隐隐约约中好像看见他说话了。

  只可惜再也听不见了。

  下一刻,花小桃整个人直接炸裂开来,血肉纷飞!

  鲜血洒满了整片土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