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篡臣 > 正文
楔子
作者:无处凭阑  |  字数:2036  |  更新时间:2020-03-18 22:09:40 全文阅读

陈朝末年,吏治腐败。贪官污吏恣意横行,又遭逢连年天灾,以至于民不聊生,天下大乱。

流民聚众起事,叛乱此起彼伏,官军久不能胜。后贼数围京师,各路诸侯又拥兵自重,不尊天子号令,拒不发兵。致使京师陷落,天子出逃。

时有云候赵检,率军勤王,迎天子入封地。云候奉天子以令不臣,先后平定各路叛军,天下咸服。

云候出身军伍世家,乃天纵奇才,文韬武略无一不精,遂于乱世之中逐鹿天下,成一方诸侯。

然其深知百姓之艰苦,朝政之腐败。遂整顿吏治,大力肃贪;并轻徭薄赋、爱惜民力,民心日益归之。

后十数年,末帝将崩,无嗣,帝遂立遗诏禅位于云候。

初云候推辞不受,后经群臣再三进谏,方才应允,登基称帝。

新朝初立,定国号为大云,改元龙兴,自此宇内一统,四海归一。

新帝勤政爱民、任贤革新,在位二十三年而终,庙号太祖。

太祖驾崩,太宗继位,继承太祖遗志,任用贤能、吏治清明。后又有高宗,文宗,等励精图治,国力蒸腾日上。至仁宗朝,天子垂拱而治,便有四海升平、万国宾服,创前所未有之盛世。

然物极必反,世间繁盛终有落幕之时。到了嘉祥年间,大云已历十六帝,开国已二百六十年矣。

此时,整个帝国看似一片风平浪静,但其实早已暗流涌动,也许一粒石子下去,就可以惊起惊涛骇浪。

自隆和年间起,东南海寇聚众数万,劫掠东南沿海数道。朝廷数度围剿,奈何官军老迈,不堪一战,竟至每战逢敌必溃,故而海寇横行无忌,官军莫敢当之。

这种情况一直到嘉祥七年,宁国军统领陈定方受命清剿东南匪患时才有好转。

陈定方在职期间整顿军纪、奖罚分明,并补发历年所欠饷银,东南官军士气为之一振。与此同时,陈定方还招募义勇,组建新军,开新式战法,军容一时鼎盛。

从嘉祥七年到嘉祥十三年,数年间陈定方与海寇八战八捷,东南局势渐稳。

十三年秋,海寇匪首王选伏诛,为害东南数道几十年,耗费银钱亿万的东南寇乱至此终获平定。

宁国军战无不胜,威震天下,陈定方也因军功封为镇海候。

东南纷乱的同时,西南也不安稳。嘉祥十一年,西南夷不服朝廷法制,占据顺州等地,驱逐朝廷所选派官吏,自立为王。

西南夷此举领朝堂震怒,朝廷调集剑南道、黔中道官军以及各土司私军,共约八万合力围剿。

这场战事一直持续至嘉祥十五年,历经数年苦战,官军伤亡数万,更是三易主帅,方才使得蛮王上表请降,自请去王号。

朝廷准其所请,下诏申饬,令其遣子入京为质,并立誓永不复叛。西南方定。

自此,天下安定,此后数年虽偶有叛乱,却也已无关痛痒,不成气候了。

但朝廷亦在连年战事中伤了元气,国库空虚,民生疲弊。

而在朝野上下将目光皆投放在南方战场的时候,却不知塞北苦寒之地有一股势力正在崛起。

他们表面上对朝廷顺服,以朝廷走狗自居。但却又在暗地里慢慢的积蓄力量,甚至暗暗的朝主人呲出了獠牙。

索绰罗. 博洛,原流州满真族一部首领索绰罗.达山之子。

早年间满真部族曾派兵劫掠城镇,屠杀百姓,朝廷派兵弹压,博洛父祖皆于此时死于朝廷官军之手。

官府深觉满真部族若是太过强大,不利于朝廷统治,因此官军为了以消后患,在流州大行屠戮,史称流州月屠。

当时博洛年不过十三,免于死难,被发配到辽东军为骑奴。

博洛在战场上敢拼敢杀,心性更是冷酷,杀起其他满真部族来也是毫不手软。

其自诩忠义,凡有所言必称对朝廷忠心耿耿,愿效犬马之劳,甘为朝廷之走狗。

他的作为很快受到了当时辽东军主帅李凤林的赏识,不仅脱了奴籍,还依靠军功一步步做到了参将,获得了武毅将军的荣衔。

后来朝廷为了压制流州满真各部族,在李凤林的举荐下,特许博洛回到其部,并袭了其父的官职,统领其原来部族,行以夷制夷之策。

不料想博洛借助朝廷威望,收拢本部族人心,编练军队。又恩威并用,一步步收服流州各部族。

嘉祥二十四年,博洛一统满真各部,这也代表着朝廷数百年来对塞北实行分而治之的羁縻策略彻底崩溃。

阳符元年九月,博洛发布檄文,历数朝廷九罪七恨,自立为汗,起兵反叛。

随后其扩展军备,屯田纳粮,饲养战马,修筑城池,以抵御朝廷讨伐。

满真叛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京城,朝廷开始着手平叛,从全国各地精兵强将十一万,对外号称二十八万,集结辽东。

阳符二年春,大军开拔,兵分四路讨伐满真。

二年秋,朝廷大军在平岭坡与满真主力决战。朝廷大败,近乎全军覆没,史称平岭坡之战。

经此一役,朝廷元气大伤,八万大军血洒疆场,皆是全国各地调来的百战精锐之师,还有一大批能征善战,久经沙场的战将殒命。

可以说大云朝廷此后几无可战之兵,再无力对发动对满真的攻势,只能被迫的转攻为守。

而满真这边,此战打破了满真几百年来对于中原朝廷的恐惧,而当这种恐惧瓦解之后,取而代之的便是深深的仇恨。

此后不满于现状的满真步步逼近,不断蚕食东之地。阳符三年下抚州,阳符五年下广平,东宁;阳符八年,被围城半年之久的重镇沈州城破,满城守军尽皆战死,博洛迁都沈州,改沈州为阳都。

阳符九年,博洛正式立国,立国号为大莫,不再使用大云年号,改元天兴。

至此,镇北关以北的整个辽东,除了定远,丰州一线的几座城池,以及一些小型坞堡外,几无朝廷寸土。

朝廷只能依照几座孤城坞堡设立防线,勉强形成南北对峙之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