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绝境地球 > 正文
第一章 全民宠物彩虹猫(一)
作者:腊月东来  |  字数:4007  |  更新时间:2020-02-03 21:57:01 全文阅读

十月中旬,天气微凉。

昌安市西郊,是一片已经荒废的工业园区,这里荒草丛生,破败不堪,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工业园区的东头是一个仓储公司,里面有七八个大仓库,离仓库不远,有一排小平房,应该是仓库管理人员的办公住宿场所。整个仓储园区空空荡荡,荒凉破败。

五个月之前,刘大军用极低的价格租下这块地方,一口气签下十年的租期。记得刚签完合同,房东就非常开心地握着他的手表示感谢,却用一种看“傻逼”眼神看着他,刘大军丝毫不以为意,心里冷笑连连,老子马上就要用你的地方挣大钱了,到时候看看谁是傻逼。

刘大军今年刚过四十,文化程度不高,人却非常精明,开过饭店,倒腾过古董,开过出租车。。。。干的营生不少,却没有挣到多少钱,他很郁闷,总觉自己是有本事的,只不过是时运不济,直到彩虹猫的出现,他更确认了这一点。

半年前,马林基因科技公司横空出世,在全世界推广通过编辑基因创造的生物“彩虹猫”。这种生物和猫一般大小,浑身五颜六色的长毛,圆圆滚滚,宛如彩色毛球,非常讨人喜爱。一经推出,轰动全球,受到普罗大众的推崇和喜爱。

马林基因科技公司趁热打铁,在全球范围内举行彩虹猫选秀大赛,奖金高达一亿元。大赛规定,只有具备五种毛色以上的彩虹猫,才能达到参赛要求。

说起这个彩虹猫确实有点特别,卵生生物,身上的毛色最多有七种,幼体破壳后随机出现一到七种毛色,毛色数量越多,出现的概率越低。

因为彩虹猫选秀大赛的推波助澜,一只五色彩虹猫的市价已经炒到一百万,一只六色彩虹猫市价炒到二百五十万,七色彩虹猫没听说过,要是有估计是天价了。

彩虹猫的价格这么贵,一般人根本买不起,但是一亿元的奖金在那摆着,是个人都想参加比赛,怎么办?

刘大军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商机,第一时间盘下西郊的废弃仓库,简单改造一番,开始大肆养殖彩虹猫,他想到一个绝妙主意:赌蛋。

彩虹猫一胎至少生二十枚蛋,我作价一枚一百元卖给你,一个星期之后就可以孵出小的。如果出现五色彩虹猫,恭喜你,发财了;如果是五色以下的彩虹猫,大街货,不值钱。

什么?五色以下的彩虹猫你不想要,没关系,一只彩虹猫二十元我回收。回收来的彩虹猫继续产蛋,继续卖蛋。按照这样的模式,彩虹猫越滚越多,利润越滚越大,刘大军实实在在的大赚一笔。

现在整个昌安市的人就像着魔一般,疯狂的买蛋,疯狂的孵蛋,梦想孵出五色彩虹猫,梦想赢得一亿元奖金。

刘大军冷眼旁观,一副看破世事的高人嘴脸,打心底里看不起这些“愚民”,你们越疯狂越好,我闷声发大财。

在疯狂捞钱的间隙,刘大军偶尔也会有一丝不安,按照这种滚雪球的经营模式,短短几个月时间,养殖场里的彩虹猫暴增,刚开始还能记住数,后来就真不知道有多少只了,每次到养殖场看到密密麻麻的彩虹猫,他的头皮也开始发麻。

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钻法律的空子,现在官府还没有发现,一旦官府开始重视,这个行当肯定是干不下去了,所以他平时都从里面锁着大门;更何况有很多“聪明人”也发现了这个商机,开始大量养殖彩虹猫,这几天明显感觉到竞争压力。思前想后,他决定孤注一掷,把所有身家投进去,准备赚最后一笔然后抽身出来。

阳光明媚,天空湛蓝。

刘大军走出宿舍,大大伸个懒腰,抬头一看,天气不错,不禁心情大好,哼着小调,晃晃悠悠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养殖场现在有多少只彩虹猫?五万,十万,这些彩虹猫太能生,都记不清有多少只了。刘大军边走边琢磨,转眼走到办公室门口,挥去脑海中的思绪,变得兴奋起来,还是先去看看我的小宝贝吧。

走进办公室,房间里萦绕着一曲美妙的音乐,犹如林间小溪,缓缓流淌,让人身心愉悦。刘大军哼着相同的曲调,走到办公桌前,将音响声音调小。这是马林基因科技公司专门为彩虹猫定制的乐曲“七彩之梦”,据说常听这首曲子,可以提升孵出五色以上彩虹猫的概率。

办公室不大,陈设很简单,里面有一个套间,推开套间的木质门,一张单人床映入眼帘,靠着墙角有一张桌子,桌子上用黑布罩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不知道里面什么。

刘大军兴奋的搓搓手,轻轻揭开桌子上的黑布,原来黑布下面是一个笼子,笼子里卧着一只彩虹猫,正蜷成一团呼呼大睡。

仔细一看,这竟然是一只六色彩虹猫!

刘大军小心翼翼地抱出彩虹猫,仿佛抱着稀世珍宝,爱不释手。他看着呼呼大睡的彩虹猫,满脸的幸福,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彩虹猫,一边念叨:“我的心肝小宝贝,你可得好好的,我还指望你去赢那一个亿的奖金呢。。。。咦,怎么掉毛了?”

看到掉在地上丝丝缕缕的长毛,又看到自己胳膊上、怀里也沾满了彩虹猫的长毛,刘大军有点疑惑,看起来掉毛还挺严重的,怎么回事?他有点不放心,用手指夹住彩虹猫的长毛,轻轻一拽,没有感受到一丝丝阻力,扯下一绺长毛。看着手里的长毛,他的心底里涌起一股不安,彩虹猫怎么会掉毛,难道生病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刘大军又轻轻扯了扯彩虹猫的长毛,这次掉下来的更多,彩虹猫真的生病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掉毛,难道得了什么皮肤病!

刘大军慌了,像着了魔一样,不停的拽着彩虹猫的长毛,五颜六色的毛发扑簌簌掉了一地,本来圆圆滚滚可爱喜人的彩虹猫现在变成一个奇丑无比的大肉球。

“啊!”刘大军看着怀里的肉球失声惊呼,彩虹猫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他愣神儿的功夫,无比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怀里的肉球开始鼓鼓乱动,刘大军吓得手一松,肉球掉在地上。

在他惊恐的眼神里,肉球开始颤抖,头部睁开两对复眼,腹部伸出四对步足,尾巴摇摆几下,高高竖起,尾尖油光发亮,尖锐锋利,就像眼睛一样缓缓转动,当转向刘大军时,八爪虫立住不动,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刘大军还没想明白好端端的彩虹猫怎么就变成个大肉球,大肉球怎么又变成这奇丑无比的八爪虫,正暗自懊恼一个亿的奖金打了水漂,就看到怪模怪样的八爪虫正冲着自己“咯咯咯”直叫。

看着那锋利的尾巴尖,刘大军不由得想,这玩意扎上一定很疼吧,不知道有没有毒。。。。。

他不敢往下想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他稍微一动,八爪虫的尾巴尖就跟着他一起移动,仿佛一只“眼睛”盯着他看。

这玩意儿也太吓人了吧!

刘大军脑门上渗出汗珠,精神高度紧张,不敢有大幅度动作,侧着身子缓缓向门口移动,嘴里不停的默念: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慢慢伸手去够门把手。

八爪虫意识到眼前的猎物要逃走,“咯咯咯咯”声越来越急促,整个身子开始收缩,尾巴绷的笔直。

刘大军终于拽住门把手,猛的一开,与此同时,八爪虫扑了出来,可能是腿还没完全长好,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扑腾着冲向刘大军。

刘大军一个箭步蹿出套间,顺手把门带上,倚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嘭!” 锋利的尾巴力透门板,扎出一个洞,几番挣扎又抽回去。门那头的八爪虫好像非常愤怒,不停的用尾巴扎在门上, “嘭”“嘭”声不绝于耳,门板就像纸糊的一样,瞬间扎出四五个洞。

刘大军看到这番景象,吓得魂飞魄散,夺门而出。刚跑出门,和迎面走来的人撞在一起,这一撞是真不轻,刘大军满眼金星,头晕目眩,蹲在地上直喘粗气。

这个迎面走来的人姓李,是刘大军雇的帮工,平时负责打扫养殖场卫生和彩虹猫喂食。

老李看到刘大军惊魂未定的模样,好奇问道:“老板,出什么事了?”

刘大军这时候已经回过神来,没有接话,反问到:“你来干嘛?”

老李被问得莫名其妙,迟疑道:“这时候。。。。养殖场不是该喂饲料了。”

养殖场,对对对,养殖场可不能出差错,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投进去了,这次事成了,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如果败了,自己就真的完了。刘大军越想越着急,起身快步向养殖场走去,老李虽然满脑子疑惑,也不好再问,紧随其后。

刘大军一步踏进仓库,“唰”,密密麻麻的尾巴一眼望不到头,齐刷刷“看”向自己,仓库到处是五颜六色的毛发,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哪还有什么彩虹猫,满仓库奇丑无比的八爪虫,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看到这番景象,刘大军犹如兜头浇了一桶凉水,前胸凉到后背,心都凉透了。他绝望地靠在墙上,内心无力的嘶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下是真的完了,彻底完了。

刘大军正发愣呢,老李跟进仓库,嘴里还念叨:“老板,是不是该把音乐放开。。。。。。”话说一半,闭嘴不言,他也被仓库的景象吓住了。

“唰”,满仓库的尾巴又齐刷刷“看”向老李。

这里是不能呆了,先出去再说吧,刘大军回过神来,低声说道:“快跑,快跑”,一扭头发现老李早跑了,嘴里骂道:“王八蛋!”自己也转身跑出门。

刘大军刚跑出来就看到非常恐怖的一幕:刚才在办公室里屋的那只八爪虫,竟然跑到外面,此时正“咯咯咯”叫着,拦住老李的去路,老李哪知道这个东西的厉害,还蒙头往前冲。

只见八爪虫身体收缩,微微摇晃,仿佛弹簧压到极限,八条步足猛的一蹬,化作一道灰影,扑向老李。

老李还没来得及反应,八爪虫已到眼前,八条步足突然张开,死死抱住他的后脑。老李本能的用手抓住八爪虫,想从自己的头上扯下来。哪知道八爪虫力量奇大,扯了两次都没有成功。

八爪虫没有给老李第三次机会,锋利的尾巴高高竖起,猛的一扎,尾巴尖犹如子弹一般,扎进他的脊椎。

“啊!”老李非常痛苦的惨叫一声,整个人都绷直了!

八爪虫的尾巴一寸一寸没入老李的脊椎,最后整条尾巴都插进去,锋利的步足深深刺入脊背,老远看去,后背上仿佛背着一个肉球。老李直挺挺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打摆子,嘴里吐着白沫,涕泪横流。

刘大军吓得魂飞魄散,恐惧到极点,心头一紧,裤裆一片湿热,只觉得膝盖发软,挣扎着向铁门跑去。

老李的惨叫声就像是冲锋的号角,一时间,“咯咯咯”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密密麻麻的八爪虫爬出仓库,铺天盖地!

刘大军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哆哆嗦嗦对着大门铁锁不停的试着,连着试了好几把,都没找对,急的嘴唇发干,浑身发抖。好不容易找对钥匙打开锁,正在拽铁链,听到身后有异动,回头一看,脱口而出:卧槽,一条八爪虫组成的“肉色河流”,翻卷着波浪,扑面而来,瞬间将他淹没。

“肉色河流”没有一丝停滞,越过铁门,翻过白墙,向外奔涌而去,如果从空中俯瞰,无数条“肉色河流”奔流交汇,汇聚成一片“汪洋虫海”。

“虫海”一眼望不到头,波涛汹涌,势不可挡,直扑南州首都——昌安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