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英雄当年也是小瘪三
作者:红掌柜  |  字数:2855  |  更新时间:2020-05-14 12:48:49 全文阅读

“严防死守穿越众,拳打脚踢系统男”符文世界至高神满意地将刚写好的狗 爬贴在了门框两侧,飘忽的眼神穿过重重迷雾,来到了瓦罗兰大陆。他有一种预感,这里,将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战火纷飞的瓦罗兰大陆,原来是一个统一的强大而古老的帝国,帝国采用分封制度,大大小小的王国、公国构成了这个古老帝国的基础。

由于皇权分散,千年以降,各地的国王、大公们经常为了领地的边界和河流的流向发动战争,以他们之间的战争向帝国皇帝的权威发出挑衅。随着皇权的日渐衰落,瓦罗兰大陆最终形成了一个诸侯林立的时代。

人类城邦德玛西亚坐落在瓦洛兰的西部海岸,它是大陆上美德的典范。它的光辉闪耀着其他人类居住地。光盾家族世代守护着这里,德玛西亚是瓦洛兰唯一的君主立宪政体。国王为国家元首;经选举产生的议会则是城邦的立法主体。虽然国王是个出色的统治者,不过仍受到德玛西亚议会的制约。德玛西亚拥有瓦洛兰最强的军队,同时也拥有最优秀的军人摇篮——军校。

战争学院——德邦最优秀的军校,这里汇集着大陆上千百年以来所有的战争与杀戮的艺术。来自德邦的精英汇集一堂,在这里,没有种族与民族的矛盾,也没有信仰与宗教的冲突。有的,只有每天血与火的洗礼,汗与泪的交织。这里走出的将军与名将如漫天繁星一样,照耀着大陆的战争史。

我是赵信,战争学院的院长。

在战争学院的礼堂前,有一组巨大的雕像。这三尊雕象都和真物一般大小,雕刻功力不凡,就连一些细小的肌肉转折也刻画的非常生动,犹如活物一般。

三位史诗英雄昂首矗立着,呈三角形互相依抵着战友的背部,正对着礼堂正面的战士一手持巨大长剑,一手持盾,怒吼着,虬起的肌肉血管劲爆。他叫盖伦,我当年战争学院的同学,一个只会用肌肉思考的男人。当年,他爹是瓦罗兰的高官,而他,是坑爹的。

边上的长发帅哥,手捧着厚厚的魔法书,大声吟唱着魔法,他的身边围绕着魔法实质化的魔法小精灵,长发因为魔法的剧烈波动凌乱的飘在风中,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坚毅与不屈。整体丰神俊朗的形象却被手中那柄狼牙棒形状的魔杖破坏的一干二净。

他叫嘉文,大陆上臭名昭著的闷棍法师,每个魔法师工会都以他为耻,到现在还保持着战争学院的一项纪录——被数不清的妹子甩了。没错,是“被”!

还有一位手持长枪的刺客,身上的斗篷已经破烂到掩藏不住他的面容,他昂首向天,眼神中透着一股悲天悯人气息。一只巨大的魔狼跟随在他身后傲然而立,魔狼眉间的半月型伤疤,伤疤诉说着它的百战余生。没错,这就是我,神喻刺客——赵信!

这组雕像在外人看来是一个黄金战斗组合,在我们眼中却是一个分工明确的犯罪组合。肌肉 棒子盖伦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什么事都被煽动的冲锋在前。长发小哥虽然蔫坏又没用,每次打架都骂的最凶跑的最快,但是用来背黑锅却是异常好使。至于我,嘿嘿,是这个组合的头脑人物,头脑人物!

这组雕像述说的故事我会慢慢道来,去除故事夸张的传说性,只剩下三个少年用生命去作死的故事。不过每次看见这尊雕像的时候,我都很想把那个叫基兰的雕塑师揪出来臭揍一顿,我的英俊只被他表达出来万分之一,事后才知道,那个臭老头拿了盖伦和嘉文那两个混蛋不少好处~

事情过去了20年,当年的一切已经烟消云散,那段冒险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在酒馆里被无数的吟游诗人反复吟唱着。虽然我每年都在过20岁生日,可是史诗英雄的称呼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活化石,放眼望去,满操场都是我们20来岁时的影子。

 “你们好,娘娘腔们。我叫瓦里,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教官。可能你们还不明白我对你们意味着什么。现在告诉你们,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神、你们的主宰!你们的衣食住行,行为举止都必须遵照我的规范。如果你们违反了我的准则,或是让我感到不高兴,我很乐意让你们感受地狱的滋味!”

老瓦里又在训菜鸟了,口气一如往昔,20年来这套开场白从来没变过。而20年前的我也站在老瓦里对面的队伍里。一个新嫩的“娘娘腔”。

他以为他是谁啊?我站在队伍里不爽的想到。我原本有着光明的前途和未来,德玛西亚最高等的艺术殿堂——拉斐尔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拿到了,那里有我最感兴趣的艺术、文学、音乐还有很多美丽的妹子。但是我那不靠谱的老爹竟然转弯抹角托关系把我送进了这家该死的军校。

“你如果不上上规矩,迟早要闯祸!”老爹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同上!”母亲总是言简意赅。

如果他们知道后来我做的那些惊天大案,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

……

“别说我不近人情,娘娘腔们,等到你们成为了真正的男人,你们会爱上这所学院,也会感谢我的。现在训练开始,围着操场跑20圈!”

娘娘腔队伍里面骚动了,充斥着哭爹喊娘的抱怨。“再他妈的抱怨就是50圈!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谁能打倒我一次,免去20圈,立刻就可以休息,人数不限!”

我悲愤了!有这么瞧不起人的嘛,人海还淹不死你丫的?我毫不犹豫的迈步上前,等待着同伴们。身边凉嗖嗖的,身后的娘娘腔们一脸的幸灾乐祸。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倒霉和幸福都是有着相对的参照物,在你倒霉的时候你会很失落,但是看到有比你更倒霉的家伙出现时,你会很快的开心起来,无疑,我就是那个更倒霉的家伙。

“就你一个吗?真是有勇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为了奖励你的勇气,我会只打断你的三根肋骨,而且你今天还要打扫厕所,女厕所!”瓦里捏着拳头一步步走上来。

我日,这货一身的腱子肉,我果断要挨揍啊!我开始后悔,祈祷,希望不要被揍得太难看。

“等等!还有人呢!”

天降梵音般的动听,我回头,队伍里又出来两个人。

“报上你们的名字!”瓦里话音里掩饰不住他的兴奋,后来我们知道这货变态的,和我们一样变态,爱打架,人越多越开心。

“盖伦!”高大的身姿充满着侵略性,一脸的肉拓油,一看就是最难缠的滚刀肉,这就是我对盖老大的第一印象。

“嘉文!”如果不是看到他突出的喉结,你一定会把他认作女性,太TM帅了,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形容他的长相——“妖孽”

我们从这一刻认识,友情的羁绊伴随着我们毕业、参军、结婚、生子,彼此在坑与被坑中度过了我们共同的青春。

和瓦里的较量毫无悬念—— 我们被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盖伦一个飞脚被瓦里接住,顺势一推滚到了路边,随后一脚踩在脸上。嘉文还没有所行动直接被一拳废掉,我趁着瓦里痛殴盖老大绕到他身后刚想一脚踹上去的时候瓦里头都没回一个反撩,我像被一只大象撞过一样飞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我眼前一黑……天壤之别的差距!

“5秒,太久没战斗了,身体都迟钝了。后面的学院生活中,我会慢慢教会你们如何格斗的——用你们的痛苦教会你们!”瓦里当时的表情很贱。

“暴力是一种美学,毫无疑问,你们玷污了这种美学!作为惩罚,你们要比那群娘娘腔多跑30圈,然后去扫厕所!晚饭你们是别指望了,要是动作慢一点估计明天早饭你们要在厕所吃屎了。”瓦里的表情更贱了。

“学校湖边边的仓库空闲很久了,以后就是你们仨的永久宿舍,保证夏暖冬寒!”瓦里的外号“贱圣”就是从这个时候跟随他一辈子的。

 很多人都认为英雄应该就是那种一生下来就笼罩着耀眼的光芒,和平凡人有本质上的区别。其实,大人物之前都是小人物,英雄当年也是小瘪三。两者之间的差距不过是一层叫做时间的薄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