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该来的,终究要来
作者:留云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0-04-06 21:10:57 全文阅读

屋外阳光明媚,轻风悠扬,和煦的光线照在人身上,给人带来一丝丝暖意。

楚痕轻轻舒展了下筋骨,脸上扬起得意的微笑。

在楚痕身后,雅诗紧跟着走了出来。

她一看见楚痕脸上的表情,登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娇羞地推了楚痕一把,雅诗就红着脸快步奔向前院,今天,她打算摸一摸鹏城的各方势力的底细。

目送雅诗的背影渐渐远去,楚痕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了一个角度。

可雅诗还没走远,冷绝就快步跑了过来。

“禀圣王,南宫玉儿有急事找你,现正在雅间等候。”

“南宫玉儿?”

楚痕低吟一声,担心云门发生变故,连忙去见南宫玉儿。

还没走远的雅诗听见南宫玉儿的名字,又看到楚痕脸色的变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雅间所在的位置,也在前院,雅诗就有意地放慢了脚步,跟楚痕一起走。

走过两扇门,再穿过一条不长的回廊,便到了专门用来会客的雅间。而这个时候,南宫玉儿正站在雅间的门口,焦急地等待着楚痕。

楚痕的身影出现,南宫玉儿的脸色刚要缓解,就瞬间黯淡下去,她最先留意到的非是楚痕,而是走在楚痕身边的雅诗。

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婀娜有致的身材散发一种成熟的芬芳。雪白的肌肤,天生带着媚意的眼神,再加上令人垂涎欲滴的诱人脸颊,与其说是女子,不如说这是一个惹人犯罪的妖孽。

雅诗的美与媚,即便是同为女子的南宫玉儿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自己是男人,也保不准会心动。

这时,楚痕走到了南宫玉儿身前,南宫玉儿也终于将自己的目光从雅诗身上移开。

“玉儿,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楚痕的疑问,南宫玉儿立马还以一个鄙夷的眼神,讥讽道:“你还好意思问,你这一声不响地突然失踪,任谁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还以为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原来是醉倒在了美人香啊,把凌云峰上的某个人忘的可是一干二净。”

经南宫玉儿这么一提,楚痕忽然想起,当日他与龙怡萱约定第二天在后山见面,结果突然听到雅诗出事,他就急匆匆赶回了河西四郡,把与龙怡萱的约定完全丢到脑后。现在算来,楚痕这一来一回,加上收缴其他势力财物的时间,他可是放了龙怡萱大半个月的鸽子了。

“玉儿,多谢提醒,这段时间让你费心了。”

南宫玉儿啧啧两声,摇头道:“费心提不上,只不过熬不住有人天天追问,所以代为关注罢了。就是不知道,她费的这个心思,值不值。”

与龙怡萱是相识多年的好友,此时看见楚痕与天生尤物的雅诗在一起,虽然南宫玉儿无法否定雅诗的美艳,但还是为自己的好友抱不平。她的话,既指向楚痕,又暗刺雅诗。

雅诗虽然不知道南宫玉儿所指的那个人是谁,但心中的醋坛子早就被打翻,此时听闻南宫玉儿语气中针对自己,当即就给怼了回去。

“值,怎么不值,不然与你相识的那个人也不会看上他。话说回来,妹妹虽然年少,但长得却是水灵,姐姐我就奉劝妹妹一句,这男人啊,要是碰到好的,要早点下手,晚了可能就被别人抢走了。”

一边说着话,雅诗还一边笑吟吟的,就好像自己才是局外人一样,弄得南宫玉儿气不打一处来。

“多谢关心,我南宫玉儿最讨厌男人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太花心的男人,就算背景再深厚,我都不会搭理。”

说着,南宫玉儿还颇为不屑地白了雅诗一眼。

可雅诗执掌玄月阁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南宫玉儿哪里说得过她。只见雅诗噗嗤一笑,回击道:“哎呀,妹妹,照你这么说,楚痕也蛮符合你的想法的。他对新人如何我不清楚,但对我这个旧人,可是怜惜得很,若不然,也不会伴着我这么久,还舍不得走。”

“你,不要脸。”

南宫玉儿俏脸微红,感觉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看着一脸得意的雅诗,再看看脸红脖子粗的南宫玉儿,楚痕自觉心虚,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摆平这两个女人。

“哼,你自己回去跟她解释,我懒得理你们这档子事。”

知道吵不过雅诗,南宫玉儿朝着楚痕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出了房门。

随着南宫玉儿离开,楚痕感觉耳边瞬间安静了下来。

猛一回头,却见雅诗正怒气冲冲地盯着自己,楚痕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雅诗冷着脸,逼问道:“是一个,两个,还是六七个。”

楚痕当然知道雅诗口中的数字指的是什么,慢慢地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哼,去陪你的新人吧,反正在我这,你什么都得到了。”

雅诗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把楚痕一个人扔在房内。

龙怡萱与雅诗两女迟早要碰面,这个问题也早晚要解决,楚痕只能慨叹,该来的,迟早要来。

雅诗的心思都在玄月阁上,一时没空理自己,楚痕就立即返回凌云峰,先想办法搞定龙怡萱。

待到楚痕离开不久,稍微得以抽身的雅诗就招来裴不济,低声说道:“把与圣王交好的那个女孩子的事告诉我。”

凌云峰上,楚痕一回来,就立马赶到了龙怡萱所住的小院。

一只脚刚走进院门,就听见孤月带着嗔怒的声音先传了出来。

“小子,这丫头现在的心情差得很,你来处理。解决不了,就别出去。”

凭孤月对龙怡萱的疼爱,不发脾气才是怪事。楚痕没有一丝停滞,进院就直奔龙怡萱的房间。

轻拍了三下房门,楚痕大声说道:“怡萱,是我,你听我解释。”

“哼,不听,去陪你的情人去吧,何必来找我。”

在楚痕来之前,南宫玉儿已经把事情大体给龙怡萱说了一遍。所以,方才龙怡萱明知道楚痕到了,却仍是紧闭房门。

“怡萱,我从未想过要骗你,我只是还没找到机会跟你说。”

闻言,屋内的龙怡萱冷哼了一声,问道:“我问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剑痞前辈提起的那个人?”

实际上,这个问题龙怡萱早就想问,只是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她暂时搁置,结果在这个时间点爆发,反倒是事情更为麻烦。

楚痕叹息一声,也不隐瞒,点头道:“是,她叫雅诗,与我在栖凤城相遇,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听到楚痕的答案,龙怡萱神情顿时一暗,成为楚痕的女人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她自己慢的可不是一步半步。

“我问你,如果我们两个中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龙怡萱继续发问道。

闻言,楚痕的脸色有了些变化。但他没有多少犹豫,很快就反问道:“如果我是始乱终弃的男人,你还会愿意跟着我吗?”

登时,龙怡萱陷入了沉默。这本就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情,她心里当然希望楚痕选择的是她,而非是雅诗,可如果楚痕真这么选了,那他又不值得自己托付终身,可以说,不管楚痕最终怎样选,都无法达成她的心愿。

就在龙怡萱沉默不语的时候,楚痕又开口说道:“如果你愿意,我会伴你一生,生死不离。”

龙怡萱的身体下意识地微微一颤,心里产生了一种起身去打开门的冲动,但很快又被她给硬压了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龙怡萱的房门仍旧紧闭,楚痕就那样静静站在门外,一步也未曾移动过。

过了若久,屋内的龙怡萱终于开了口。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明白龙怡萱此刻心思很乱,楚痕不再逼她,轻声说了句“我等你”,然后就转身,慢慢往外走。

孤月自始至终都呆在屋内,但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却是了如指掌。可这种男女感情上的事情,非是武力可以解决,就算他实力强悍,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唉!”

看到爱徒为情所伤,孤月空留下一声叹息。

楚痕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就当楚痕即将踏出院门的一刻,屋内的龙怡萱突然抬头看向屋外,想让楚痕留下的话语到了嗓边,终究没有说出口。

感觉到楚痕离去,龙怡萱不由得有些情伤,不知不觉间就从腰间掏出了曾属于楚痕的那柄精致的匕首。

从骊姬山外得到换到这柄匕首的时候,龙怡萱还没想过会与楚痕产生交集,现在看来,或许这就是命定的缘分,只是不知道是善缘,还是孽缘。

正在感慨世情多变,突然间,龙怡萱眼前一亮,连忙盯向匕首刀把上的一角。

确认自己没有看错,龙怡萱瞬间脸色大变,阴沉得简直要滴出水来。

恼火地一拍桌子,龙怡萱拿着匕首就出了房门。

“丫头……”

察觉龙怡萱神色不对,孤月连忙开口询问。可龙怡萱却是理都不理,快步走出小院,就直奔山下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