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返程
作者:留云  |  字数:3001  |  更新时间:2020-04-04 22:35:08 全文阅读

相隔若久,再次相见,位置却是互换,之前的乞丐是楚痕,而现在,鹿铮却变成了乞丐的模样。

看到楚痕真诚的目光,鹿铮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轻声道:“我沦落至此,你还肯主动相认。看来我当日,果然没有看错人。”

自身实力并不出色,身后又无势力可用,鹿铮自知自己的价值很低。所以,他才犹豫不决,没敢主动上来找楚痕。

可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只要他不选择背叛,楚痕就不会不认他这个朋友。

“来,过来坐。”

就在一片惊疑不解的目光注视下,楚痕竟将一身邋遢不堪的鹿铮请到了高台上。

高台上面坐着的,可都是一方的势力代表,鹿铮坐在上面,与高台上的氛围格格不入,看得围观的人完全想不通这个乞丐究竟是什么人。

“好了,我的要求已经提过了,你们势力的存亡,你们自己决定。”

说完楚痕就挥挥手,显然不想再谈下去。

见再无转圜余地,这几个势力的代表也只好悻悻地离开,回去准备财物。

事情基本告一段落,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开,毕竟楚痕虽然看上去面容和善,但实力可不是盖的,万一突然心情不好,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没心思理会其他人,楚痕的注意力全在鹿铮身上。

鹿铮露出苦涩的微笑,把他的经历说了出来。

鹿家得到玄月阁的帮助,势力发展极为迅猛,早就不局限于小小的河西四郡,就连昔日对他们呼来喝去的五永郡郡王都要看鹿家的脸色做事。可以说,鹿家在河西四郡一时风头无两,俨然是既玄月阁后,最有话语权的势力。

可是随着玄月阁遭受毁灭性打击,鹿家的好日子也到了头。周围原本依附鹿家的势力纷纷倒戈,大肆掠夺鹿家的地盘,其中最为甚者,就是五永郡的郡王。他见鹿家遇难,立马落井下石,联合各个家族,袭击了鹿家。

鹿久与金不闻拼死相护,才让鹿铮有机会逃出来,而鹿家则就此覆灭。

除了鹿铮,鹿家还有一人存活,就是曾经毒害鹿铮的鹿嵘。

按鹿铮所说,鹿嵘虽然脑袋不够灵光,但本性并不坏。他因为被禁足在鹿府外面的小院,没有在第一时间遭到攻击,才躲过这一劫。

鹿铮、鹿嵘两人相遇后,就结伴逃亡,过上了隐姓埋名的日子。为了躲避追杀,他们只得扮成乞丐,终日流落街头,连客栈都不敢去投宿。

听着鹿铮的诉说,楚痕的脸色没有泛起太大的波澜。

鹿家的遭遇虽让人愤怒,但这从侧面印证了云山界的残酷。崛起时,众方归附,生与杀只在一念;可一旦没落,就是虎落平阳,别说自身难保,就连交好的势力也会一同遭殃。

虽说势力的更迭再正常不过,可鹿家遇难,作为朋友,楚痕必须为他们讨一个公道。

“鹿铮,你放心,既然我知道了,就不能放任不管。你带上鹿嵘,我们回一趟五永郡,向这位郡王讨一讨债。”

“那好,多谢。”

楚痕肯为鹿家出头,鹿铮求之不得。他看不透楚痕如今的境界,但能让那么多势力的当家人言听计从,楚痕对付郡王完全是绰绰有余。

于是,第二天一早,楚痕就与换了身干净衣服的鹿铮、鹿嵘一同奔向了五永郡。

王府内,五永郡郡王正在一边品着美酒,一边欣赏着女子曼妙的舞姿。自打鹿家被灭,五永郡又变成了他的天下,他终于再次品尝到独掌大权的味道。

实际上,郡王这个官职不过是方便地方协调才设置的,自身没多少实权,生与死也不会太引起重视。经历鹿家崛起一事,郡王深感自身安危受到威胁,不敢再有所大意,就趁着混乱大肆打压郡内势力,绝不让出现第二个鹿家。可即便如此,他也只能勉勉强强睡得安稳一些而已。

回想起近几日的线报,郡王还是觉得对郡内势力的打压太轻了,便决定明天再下一道命令,让这些人把地盘再往回缩一缩。

啧啧两声,郡王这才稍感安心,然后端起了酒杯。

杯边还未放到嘴边,一个声音却突然在屋内回响起来。

“郡王真是好兴致。”

“什,什么人?”

五永郡王惊恐地四下观望,可屋内都是自己熟识的下人,没看到什么陌生人。

而屋内的其他人也跟郡王一样,显得十分惊恐、慌乱,眼睛不停地四处乱扫,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你们是在找我吗?”

随着冰冷的声音,楚痕缓步从房间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郡王不由一滞,那个角落,他方才明明扫视过。

“这位少侠,不知莅临寒舍,有何指教?”

心中虽然惊惧,但郡王还是大着胆子率先开了口。

楚痕冷然一笑,摇头道:“指教谈不上,只是想让郡王见一个人。”

说完,楚痕手一挥,掩住鹿铮气息的元力登时撤去。

“你?”

惊见走出来的鹿铮,郡王一下子愣在那里,他与鹿铮之间的仇恨,可是不可能化解的。

鹿铮眼冒凶光,脸上带着森寒杀气,对郡王,他是恨之入骨。

当看到鹿铮的那一刻,郡王当即明白了眼前人的目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你,你们想怎么样?别忘了,我可是郡王,神武殿册封的郡王。”

死到临头,郡王连忙搬出神武殿的名号,希望能吓走眼前两个年轻人。

可令他绝望的是,听到他的话,楚痕只是冷冷一笑,完全没把他这个郡王放在眼内。

“像你这种偏远地区的郡王,随便换一个就是,你觉得神武殿会有空管吗?”

闻言,五永郡郡王不由面露苦涩,因为楚痕的话直接戳中了要害。

郡王这个头衔,说到底不过是神武殿为了便于传递消息,统辖各方资源所设,手中并没有多少实权,能在地方拥有多大话语权,全看郡王自己能经营出多大的势力。

因为郡王相当于是个闲职,担任者一般实力都不高。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郡王的位置都比较尴尬,看着地位高,实则也要看人脸色,就好像当鹿家崛起的时候,五永郡郡王要对鹿家言听计从一般。

“放过我,五永郡的一切就都是你的。”

见威压不成,郡王立即改为利诱,可这小小的五永郡,楚痕又哪里会看在眼里。

“哈,可笑了。”

一声冷笑,彻底泯灭郡王期望,他眼神突然一变,大喝道:“来人,给我杀了他们两个。”

一时间,郡王府内的侍卫就全都冲向了楚痕与鹿铮。

而就在这些侍卫冲杀而上的时候,郡王却急速后退,拼命奔向屋外。

“你走得掉吗?”

楚痕眉头一皱,身上气息毫不保留地散于四方,庞然无际的威压,登时让郡王府内的所有人都动弹不得。

紧接着,楚痕脚下一动,眨眼出现在郡王面前。

“饶了……”

没理会郡王求饶的眼神,楚痕奋起一脚,在刺破他的内元的同时,直接将他踢向鹿铮。

早已等候在此的鹿铮见状,立马拔出手中的尖刀,然后朝着郡王飞过来的身体就刺了过去。

刹那间,在郡王惊悚的目光中,尖刀一点点穿过他的身体,刺穿他的心脏。

“郡王死了,郡王死了。”

五永郡郡王一死,楚痕就收回了自己的威压。而恢复自由的侍卫们却是惊恐地一边高喊,一边逃出屋外。

对郡王府内的其他人,楚痕没有难为他们,郡王毕竟是神武殿亲封,做得太过火,神武殿难保不会过问。对神武殿这个庞然大物,楚痕现在还没有结怨的想法。

“走吧。”

血仇已报,楚痕与鹿铮不再耽搁,趁乱离开了郡王府。

一条通往栖凤城的官道上,一支车队缓缓而驰,距离栖凤城不过几十里。

这支车队由六辆马车组成,马车上面叠放着很多大箱子,每一个箱子看上去都沉甸甸的,压得马车在路上留下长长的车辙印。

而在当中的马车上,楚痕斜靠着箱子,美滋滋地晒着太阳。

“禀圣王,预计在今晚,我们便可进入栖凤城。”

鹿铮朝着马车上的楚痕躬身施礼,虽位居人下,可脸上却没有一丝的不情愿。

自楚痕帮鹿铮报了仇,鹿铮便已投身玄月阁,成为血月神教的一员。尽管与楚痕私交很是不错,但鹿铮坚持以属下的身份相对,楚痕拗不过,也只能随他意愿。

“加快速度,尽可能在太阳下山前进城。”

“是。”

鹿铮应了一声,就转身下去安排。而直接听他号令的人,便是他的亲弟弟,鹿嵘。

鹿嵘此刻虽然也算是玄月阁的一员,但楚痕并未把他吸纳到血月神教中来。鹿嵘太易被人利用,对机密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

终于,当太阳从天边消失的时候,楚痕所在的车队终于开进了栖凤城。

现在,楚痕只要再与雅诗等人会合,便会带齐收缴上来的钱财,踏上返程之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