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敲竹杠
作者:留云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0-04-03 16:48:07 全文阅读

意外出现的四个人,是雅诗比较信任的属下。他们的出现,燃起了雅诗的希望,也让她重拾往日的坚强。

“你们四个是怎么躲过去的?”雅诗问道。

其中那个男子立马回应道:“事发当日,我们四人正在后门外清点刚送过来的货品,才险险躲过了这一劫。”

雅诗凝重地点了下头,张明远为了报仇,对玄月阁的人进行了大清洗,他们能活下来,属实不易。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接话道:“禀阁主,死去那些人的尸体都被扔到了城外的乱葬岗。我们四个这些日子竭尽全力,才找齐了五十几人的尸体,就在那里给他们立了墓,也算是让他们死后有个容身之所。”

闻言,雅诗神情微变,连忙说道:“快带我过去。”

于是,在他们四人的引领下,楚痕与雅诗来到了城西五里外的山脚。

离得远远的,楚痕就看见几排低矮的坟茔坐落在山坡上,在这片绿油油的山野间,显得格外惹眼。

快步登上山坡,就见每一座坟茔前面都竖着一块木板,木板上面刻着坟茔内主人的名字。

雅诗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眼底泛起了泪珠,但她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淌下来。

走到第一排的坟茔正中,楚痕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在这块木牌上,他看到了两个并列的名字。

这座坟茔是雷天九与白飞飞的合葬墓。

看到楚痕停下脚,一个幸存下来的侍女说道:“我们找到他们二人的尸体,想着他们生前不能长相厮守,就让他们在死后永远呆在一起吧。”

楚痕郑重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句“多谢”。

原本,雷天九与白飞飞是楚痕接下来打算接到鹏城的人,他们二人的资质虽比不上冷绝,但在玄月阁现存的人员中,仍属于上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楚痕还没来得及把他们接走,他们就死在了孙白辰手中。

朝着合葬的坟墓鞠了两躬,楚痕迈步走到雅诗身边。

“你与他们四人先回客栈,接下来会有人陆陆续续送东西过去,你不用听他们如何诉苦,全都照单全收就是。”

说完,楚痕就动身,先行返回栖凤城。

在来的路上,楚痕跟那四名幸存者都打听清楚了,当玄月阁遭难的时候,栖凤城中的藏宝斋最先跳了出来,公然对玄月阁下手。所以,楚痕的第一个目标,自然便是这家藏宝斋。

栖凤城内,藏宝斋的姜老板用手揉着头顶的太阳穴,不时就摇摇头。不知怎地,他从今天一大早开始,就止不住的头疼,右眼皮也跳个不停。

“没事的,玄月阁那班人都已经被灭了,还能起什么风浪。这一定是张明远其他的仇家找上了门。”

事到如今,姜老板只能自我安慰,希望祸事不要烧到自己头上。

可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姜老板话音刚落,门外猛然传来一声巨响,吓得他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茶杯。

“怎么回事?”

顾不得心爱的茶杯被摔成碎片,姜老板慌忙地叫来下人,询问状况。

一个下人慌里慌张地刚跑过来,还没等答话,三颗人头却抢在他前面被扔到了姜老板身前。

“这,这是……”

看着滚落在自己眼前的人头,姜老板震惊万分。

这三个人可是他花重金招募的客卿,个个都在灵元六品,他这藏宝斋能在栖凤城站稳脚,很大程度上仰赖的,就是这三个人。可不过瞬息间,他们就都成了无头尸。

“姜老板吗?”

姜老板惊魂未定,赫然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下意识地回答道:“是,是。”

姜老板寻声望去,就见一个灰衣少年阴沉着脸,缓步走了过来。而在灰衣少年身后,藏宝斋的一众护卫死的死,伤的伤,全都倒在了地上。

“这位大人,不知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您尽管说,尽管说。”

惊觉来人具有压倒性的实力,姜老板直接称呼楚痕为“大人”,脸上挂满恭敬、惶恐的表情。

楚痕冷冷一笑,说道:“我来是为了收一笔账。”

“一笔账?”

姜老板不由一愣,他可不记得藏宝斋欠过什么账。

“不急,要还账的不只你一家,等人齐了,我一起说。”

说完,楚痕不再搭理一脸迷茫的姜老板,径直走进屋,坐在了椅子上。

姜老板不明所以,只好乖乖地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没用多久,七八个人就灰溜溜地走了进来。

姜老板定睛一看,震惊地发现这些人都是栖凤城中几大势力的掌权人,无独有偶,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前不久刚刚投靠了张明远。

这个发现,让姜老头脑袋嗡的一声,有了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

楚痕抬眼扫视一圈,看他找的人一个都没差,全都来了,便轻哼一声,冰冷地说道:“想必你们其中很多人还不清楚我找你们的原因,现在我就挑明了,我是为玄月阁而来,你们投靠的那个张明远与孙白辰就是我杀的。”

顿时,被楚痕叫过来的这些当家人忍不住一哆嗦,眼中都泛起了难色。他们在投靠张明远时可是听闻,张明远找了一个实力强悍无匹的人当靠山,就连雅诗都被他杀死了,懂得见风使舵的这些人自然毫不犹豫地转投到张明远这边。

可不成想,还没过几天,张明远和他的靠山全都被眼前这个少年给杀了,而他们也到了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时候。

一念到此,这几个人也只能大呼倒霉,心叹,这次怕是又要大出血了。

果然,楚痕很快就说道:“你们几个,每人二十万个金币,我想应是没问题吧。”

“二十万!”

所有人都是不由得惊呼一声,二十万个金币,简直是要了他们半条命,就算是强盛时期的玄月阁、张家,也不能轻易拿出来。

看到这些人震惊的表情,楚痕眉头微蹙,沉声问道:“怎么,有意见?”

一看楚痕脸上不悦的眼神,这几个人连忙赔笑,现在他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敢有意见,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大人,这么一大笔钱,我们一时拿不出来,还望您容我们缓一缓,分三年付清,您看成吗?”

“三年?”楚痕不屑地撇撇嘴,接着说道,“实话告诉你们,我玄月阁的势力早已散布云山界,河西四郡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我与雅诗已经决定离开这里,把放到重心放在更广阔的天地。难不成你们还要我为了区区几万个金币就跑回来一趟吗?”

“什么,雅诗还活着,你们要离开这里?”

楚痕透出的这个消息,足可引爆他们的神经。如果说奉上赔礼后,能靠上楚痕这颗大树,那他们这二十万个金币迟早能赚回来;可如果说楚痕不留在这里,那这二十万金币就相当于白送人,一点都捞不回来。

“雅诗当然还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要接收你们这笔账的人就是她。”

说完,楚痕冷冷地扫了他们几眼,随即起身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留言道:“我不管你们谁死谁活,三天后,将二十万金币送到永福客栈,交到雅诗手中,谁交不上,我就灭了谁。”

话音未落,楚痕身形晃动,几乎在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剩下的几人互相对视,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无奈与苦涩。可转念一想,对方最后留下的话给了他们一丝提示,“不管谁死谁活”,也是说对方默许他们去互相争抢。不由得,后面进来的几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被楚痕废掉所有高手的藏宝斋。

其实,这正是楚痕有意为之。藏宝斋最先倒向张明远,与别人相同的惩罚,实在太便宜他了,所以楚痕就有意灭杀了藏宝斋的一众高手。势力间的竞争本就是你死我活,失去了自保的力量,藏宝斋的结局不用想,楚痕也能猜得到。

离开栖凤城,楚痕飞速奔向河西四郡其他几个主要的城市,那里都有着叛离玄月阁的势力。

每到一处,楚痕就直接找上这些势力的当家人,然后以他压倒性的实力震慑住他们,再根据势力大小提出赔偿要求。

楚痕的要求对他们而言,无异于狮子大开口,可苦于没有对策,也只好乖乖认命。

这一天,正当楚痕坐在高台,在百姓面前大张旗鼓地敲竹杠的时候,一个人挤过拥挤的人群,有些犹豫地靠了过来。

楚痕正对下面的几个势力代表交待着相关事宜,忽然若有所感,抬眼瞥向人群。

瞬间,楚痕双眼圆瞪,忍不住站了起来。

出现在眼中的人,衣衫褴褛,身上沾满淤泥,看模样,就是一个乞丐。可即便如此,泥垢之下,依旧难掩一张清秀的面庞。

这个人,楚痕再熟悉不过,正是阔别已久的鹿铮。

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楚痕突然噤声,随即身影一动,闪身来到鹿铮面前。

“鹿铮,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