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再现希望
作者:留云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0-04-02 18:24:51 全文阅读

“怎么回事?”

孙白辰惊疑地回头望去,结果赫然看见身后不知何时燃起一大团泛着荧光的火焰。而在光芒闪烁间,一道不可思议的身影缓缓从火焰中走出,宛如自炼狱归来的恶鬼,让人内心无比惊颤。

很快,光华散去,露出来的却是最意想不到的面容,使得孙白辰当即大声惊呼道:“是你,你怎么可能没死!”

楚痕目光冰冷,眼中充满杀气,沉声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今日,我必杀你。”

话音一落,楚痕双臂微抬,将自己现在的气息完全展露在孙白辰面前。

“你,你的实力,怎么会……”

孙白辰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才不得不相信更让他无法接受的现实,楚痕的境界已然来到了真元七品。

真元八品对上真元六品,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孙白辰仍然被楚痕打伤,如今楚痕实力再度突破,谁胜谁负,可就难说了。

“奸贼,接招吧。”

就在孙白辰惊颤的目光中,楚痕背后再现六扇蛾翅,骇人的杀气霎时直冲云霄。

随着境界的突破,招式的威力直线提升,孙白辰明显感觉,此时的楚痕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老子偏不信这个邪。”

自己的境界毕竟占有优势,孙白辰把心一横,将内元催动到极致,决心一招重立信心。

蓦然,两人同时目光一变,相继强招出手。

招式相对,胜负只在刹那,就见轰然一爆,地动山摇,整座玄月阁连带周围十几米,共同化为一片废墟。

飞起的烟尘渐渐散开,胜负终到分晓之时。但见楚痕、孙白辰二人挺身而立,全都不动分毫,结果竟是平分秋色。

同样的局面,不同的心态。楚痕以真元七品的境界战平真元八品的孙白辰,自然是楚痕信心更足。更何况,楚痕经过重生,不仅元力充沛,一身伤也全都消失,而孙白辰却是受伤不轻,内元也耗损巨大。如此一来,一者气势正盛,一者则是气力渐衰,在境界相差不远的情况下,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孙白辰心知久战必败无疑,不由得心生退意,只不过他也清楚,楚痕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想走没那么容易。

“怎么,想逃了吗?”

在思考如何逃离的时候,孙白辰的眼球下意识地晃动了数下,而这一幕完全被楚痕看在眼中。再结合如今局势,楚痕直接推测出了孙白辰心里的打算。

心中所想被楚痕猜中,孙白辰心头大惊,可嘴里仍装腔作势道:“逃?开玩笑,老子是在想怎么收拾你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看孙白辰那强装的模样,楚痕冷冷一笑,沉声说道:“你怎么想都无所谓,因为下一招,我就收了你的命。”

说完,楚痕轻闭双眸,竟将元力全都收敛起来。

“弄何玄虚。”

元力是修者与人对敌最大的保障,楚痕的举动,别说是孙白辰搞不清楚,就是与楚痕同床共枕的雅诗,也不知道楚痕究竟要干什么。

就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楚痕身上气息猛然一变,周身散发极为精纯的剑意,磅礴无际的剑气更是刺破天际,直冲云霄。

此刻,楚痕宛如就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宝剑,足可斩断一切。

面对如此强大的剑意,孙白辰内心惊惧,大感死亡即将降临。

“他妈的,逃命要紧。”

自觉挡不住楚痕这一招,孙白辰扭头就跑,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一剑惊鸿。”

孙白辰想走,楚痕哪里肯放过他,当即剑指一扬,霎时,一道剑气化现,在空中划下一条惊世的长虹。

正在逃跑的孙白辰刚感应到杀机临身,剑气就已从他身上一穿而过。

“这,这一剑是,是……”

直到这个时候,孙白辰才震惊地认出这一剑正是剑痞的成名之招,可是一切都太迟了,透体而过的剑气夺命又消魂。

孙白辰瞪大眼睛,只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就倒地而亡,而被剑气击穿的位置上,竟连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

生死论定,胜利者傲然而立,这场席卷河西四郡的风波虽未结束,但最终的结果却已在此刻落定。

雅诗长长出了一口气,悬着的那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

“怎,怎么会?”

失去靠山的张明远颓废地看着倒地的孙白辰,眼底尽是绝望。

雅诗嘴角微弯,浅笑道:“我说过,要让你亲眼见证自己的失败。现在,为我玄月阁死去的千百英魂偿命吧。”

闻言,张明远大惊失色,连忙求饶道:“等……”

雅诗可没管那么多,扶在张明远后背的掌心内血气一涌,登时将张明远的五脏六腑震得粉碎,为玄月阁死去的人报了仇。

楚痕跳到雅诗身边,扶住爱妻的肩膀,关切地问道:“你情况如何了?”

雅诗神色失落,将头颅靠在楚痕胸膛上,低声抽搐道:“我没事,可顾老死了,白飞飞、雷天九他们都死了。”

楚痕怜惜地抚摸了下雅诗的脸颊,心里十分的心疼。

楚痕明白,这么多年雅诗有多么的不容易,她一介女流,既要勤于修炼,又要打理玄月阁的生意,还要暗中图谋血月神教的发展,这个中的辛酸只有她自己知晓。

作为上位的掌权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雅诗在人前能表现出来的,只能是坚强,她早就累了。可而今,眼看着自己的血气之症痊愈,本以为是大展拳脚,实现心中所望的好时机,可偏偏又遇到孙白辰,结果视为亲人的顾老惨死,多年努力也毁于一旦。这样的打击,对雅诗来说,太大了。

“放心,河西四郡的势力毁了,还有鹏城的玄月阁,咱们的根基还在。更何况,我也在你身边,到了那里,我会帮你把势力发展的比现在强十倍、百倍。”

听到楚痕的话,雅诗重重点了点头,她头一次对他人产生了依赖。

“走,先找个地方为你疗伤。”

雅诗的手臂还需要用元力稳固一下,才能迅速复原,楚痕就一把将雅诗抱起,然后从这片残垣断壁间消失不见。

大战彻底平息半个时辰之后,栖凤城内其他人才打开了紧闭的房门,望向巨响声传来的地方。在他们之中,一些人壮着胆子悄悄溜了出来,很快就将玄月阁沦为一片废墟的消息传遍全城。

到了第二天,栖凤城里的人一提起昨天发生的事,仍然显得心有余悸,几乎没有人清楚玄月阁内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人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在一块废墟内找到了两具尸体,其中一具便是近日来风头正盛的张明远,而另外一具则是一个没人认识的矮小老头。

张明远的死亡,对普通百姓,不过是多了件茶余饭后的谈资,可对于城内的大小势力而言,就另当别论。不久前,他们刚刚投靠张明远,可眼下他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是要另投他主,还是要开始新一轮的势力范围划定。

打开房门,让清晨和煦的阳光照进屋内,楚痕就拉着雅诗坐到了桌边。

“你先在这家客栈小住几日,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你要干什么去?”

听闻楚痕要离开,雅诗便惊奇的问道。

楚痕轻轻一笑,回答道:“你昨天不是说,当玄月阁在河西四郡的势力被覆灭的时候,各方势力纷纷倒戈,甚至有的还趁机落井下石。咱们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却也不能让他们好过,在走之前,我要先讨点利息。”

说到这里,楚痕目光不由一寒,对这些墙头草,他可没打算轻易放过他们。

“昨晚你为了助我吸收那两颗种子上的血气,耗损了不少元力,要不要休息一晚,明天再去。”

雅诗功体特殊,寻常元力对她没有太大帮助,但楚痕送给她的两颗血色种子却对她的伤大有裨益。楚痕为了雅诗尽快复原,昨天整整一晚,他都在以自身元力为引,帮助雅诗血气,现在才停下来不到一个时辰。

“不用,兵贵神速,我要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给他们定下价码,不给他们讨价还价的机会。”

听到楚痕的话,雅诗不禁点点头。她知道楚痕是对的,这些背叛玄月阁的势力一旦确定杀死张明远的人是楚痕,一定会做出准备,趁现在他们晕头转向的时候敲竹杠,是最佳的时机。

就在楚痕与雅诗正要继续商量的时候,店伙计突然跑到屋外,说是店里来人要见他们。

楚痕与雅诗对视一眼,都是十分好奇,心想,难道是有人闻到了风声,提前跑过来求合作了。

揣着疑惑,楚痕与雅诗来到了客栈的大堂。

可刚一看清站在门口的几个人,雅诗的眼眶不由得泛红。

“阁主,真的是你,你还活着,太好了。”

一男三女,四个人忙不迭地跑到雅诗面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忍不住哭泣起来。

“快起来,快起来。”

雅诗立即伸手扶起跪在面前的四个人,她感觉看到他们四个,宛如看到了希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