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千里之外的剑气
作者:留云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2020-03-23 23:19:18 全文阅读

至纯的剑意穿过皮肉,直达灵魂深处,血霾老祖首次感受到死亡的逼近,这也让他少见地感受到了恐惧。

“血霾吞日月。”

除了对上血云河,血霾老祖第一次施展了自己的杀招。

霎时,吞天食地的血浪翻涌而起,那灭绝生机的气息,让楚痕切身地感受到昊元境强者的实力究竟达到了怎样恐怖的层次。

明知这一剑,自己必败无疑,明知此战的最终结果,仍是死局,可楚痕不能退。后退的结果,就只有五人同亡,为搏那不足万分之一的可能,楚痕唯有毫不退让。

剑影霓虹,勾画出最绚烂的色彩,最为精纯的剑意竟在顷刻间就在血浪上划下一道细长的剑痕。

“哈哈,这一剑不过如此。”

血霾老祖开怀大笑,其中还带着几分自嘲的味道,似乎在嘲笑自己看走了眼,过于重视楚痕这一剑。

看着血霾老祖嚣张姿态,楚痕神情冷肃,双眼直盯着血浪上的那道剑痕,像是在等待什么。

突然,正在得意的血霾老祖脸上笑容莫名凝固,眼中浮现惊恐之色。

“什么!”

随着一声惊叫,血霾老祖急忙抽身而退,而就在此时一道无形剑气陡然浮现,划破了血霾老祖胸前的衣襟。

“可惜了。”

楚痕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此精妙的一剑受限于自身实力,最终仍是徒劳无功,若是他突破到了昊元境,这一剑足可收割血霾老祖的性命。

“这样的剑气,绝不会错,这就是传闻中剑痞的成名之招,《一剑惊鸿》。”

惊惧只在瞬息间,血霾老祖的脸色眨眼变换,再现往日狠辣模样。

“哈哈哈,就算是剑痞亲传,那又如何呢,老子为云山界所不容,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我。多一个,少一个,又能怎样。”

楚痕以真元五品的实力,竟能划破自己的衣服,这对于血霾老祖而言,简直是一种污辱。现在,他的杀心已经被彻底激发,根本不管日后剑痞是否会找自己算账。

只见血霾老祖眼中寒光一闪,双手一挥,分成两半的血浪再次融到一处,随即就朝着楚痕五人扑了上去。

生死危机降临,而就在此时,一道剑气自千里之外疾速飞来,在天空留下一条绵延千里的细线,宛如把整片天空都给斩成了两半。

血浪即将拍在楚痕几人身上,胜券在握的血霾老祖却忽然面色大变,在抬头看向天际的同时,惊叫了一声“不好”。

“血遁大法。”

血霾老祖一捶胸口,猛喷出一大口鲜血,随即就与血云河一样,施展出逃生密式。

就在血霾老祖的身躯化为血流之际,一道剑气从来而降,顷刻间将涌向楚痕几人的血浪击得粉碎,还去势不减地击向正要逃去的血霾老祖。

不过是转瞬之间,对血霾老祖而言却仿佛过了几个时辰。他眼睁睁看着夺命的剑气一点点逼近,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距离死亡越来越近,可他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祈祷,希望自己能够快点,再快点。

几乎在同一时间,血霾老祖与这道剑气一起自楚痕几人面前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腥红的鲜血。

而就在千里之外,剑痞怀抱着自己的破剑,瞥了眼远方的天空,突然嘴角一歪,露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随后,他就收回目光,继续游历于山水之间。

“这道剑气,是剑痞前辈。”

楚痕恭敬地朝着剑气飞来的方向鞠了一躬,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剑痞出手相助,自己与龙怡萱几人今天就交待在这了。

龙怡萱几人也连忙朝着那个方向鞠了一躬,以示感激。

“那个血霾老祖是死了,还是逃了?”

方才发生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快,荆一行只看见剑气与血霾老祖同时消失,却不知道最终结果究竟如何。

“这个血霾老祖应该没这么容易死吧?”

龙怡萱虽然也没看清楚,但一想血霾老祖恶名已久,还能存活于世,便有了自己的猜测。

楚痕盯着血霾老祖消失的位置,脑海中不停回放着剑气与血霾老祖接触的那个画面,眼中不禁精光一闪。

“血霾老祖没死,不过应该也受了不小的伤。”

在血霾老祖完全消失的一刹那,楚痕隐约看见剑气稍微触碰到了血霾老祖所化的血流。

剑痞这种顶尖强者的招式岂是儿戏,哪怕只是擦身而过,都难免受伤,更何况还触碰到了。依血霾老祖修为,这一下虽然不致命,但恐怕伤的也不轻。

“你们几人受伤不轻,咱们先找个地方调养下伤势,然后就赶紧返回云门。血霾老祖暂时退去,我也拿不准他会不会再折返回来。”

龙怡萱四人闻言重重点了点头,血霾老祖就算受伤,对上他们几人还是绰绰有余,保险起见,还是尽快回到云门。

众人意见一致,他们就朝着山脚方向走去。

而在距离楚痕几人百里之外,只见血光晃动,一股血雾凭空出现。紧接着血雾突然散开,一道佝偻的人影脚步踉跄地从中现身,险些没摔到地上。

“好一个剑痞,若是老子反应再慢半分,小命就没了。看来我以后行事还要再低调些,不然一不小心碰到这样的老怪物,想再逃命,可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血霾老祖胸口血气上涌,使得他大吐了好几口鲜血。

深吸一口气,压下体内闹动的血气,血霾老祖拖着踉跄的步伐,慢慢消失在山林内。

河水自山壁上流下,砸进山壁下面的池塘里,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声。月光映在池塘里,随着下落的河水不停抖动,给这片寂静的夜增添了一抹色彩。

而就在瀑布之后,肉眼难以看到的地方,竟有着一个不大的山洞。山洞的洞口完全被水帘遮挡,使得山洞很是隐蔽。

而在这个山洞内,龙怡萱、司马晴空、荆一行与郁寒衣四人正在静心调养伤势。

楚痕倚靠着石壁,坐在山洞的洞口,他是五人中唯一没有受伤的人,为他人护持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经过与血霾老祖这一战,楚痕通过重生之法,达到了真元六品,算是唯一因祸得福的人,其他几人虽然对楚痕能够复活惊奇得不行,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他们就压下心中的疑惑,没有过多追问。

坐在地上,楚痕也没闲着,他仔细端详着自己从玄月阁那里得来的玄竹杖,总感觉这东西有些地方自己还没弄明白。

在施展《一剑惊鸿》的时候,楚痕手中无剑,便凝结剑气为剑,来施展招式。可就在他出招的一瞬间,他发觉玄竹杖受到剑意引动,竟有了反应。

这是第二次,他感觉到玄竹杖的异动,上一次,还是在栖凤城的时候,只不过,那时引动玄竹杖的是萤火。

现在,楚痕有一种感觉,自己偶然之机得来的这根玄竹杖,或许没那么简单,这东西说不定是上古遗落的圣物也说不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