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三十章 原来是同伙
作者:留云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2020-03-16 23:44:03 全文阅读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泥潭,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深陷其中,永远都别想离开。在泥潭上空,弥漫着一层浓郁的白雾,这白雾遮住了人的视线,让人看不清远方的泥潭具体在哪个位置。

楚痕他们五人在昨天晚上,就走出那片乌黑的草地,来到了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沼泽。

到了这里,楚痕他们就停下了脚步,也终于真正明白,为什么即便是一代强者也不敢随意踏足大沼泽的原因。

原来,在大沼泽的范围内,覆盖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进入大沼泽的人,内元都会被这股力量压制,除非自身境界已经超越了这股力量,不然根本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敢走进这片大沼泽,不说别的,就是站在沼泽地外边,都能偶尔看到一条墨绿、乌黑的毒蟒自泥潭中央蹿起,而丧失自己的实力,走进去很快就会变成这些毒蟒的果腹之物。

龙怡萱望着面前的沼泽,轻摇了下头,问道:“怎么办,还往前走吗?”

楚痕看着面前的沼泽,眉头皱了皱,以目前这种情况来看,不管那个水鬼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都不可能走进这片沼泽地,因为对上楚痕几人,他还有生路,可若是进入这片神秘、未知的大沼泽,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水鬼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不会放着活路不走,偏走死路的。

“我们恐怕是中计了,往回走。”

大沼泽这边毫无生路,那就说明,水鬼不会逃到这边,而水坑边的那串脚印,极有可能是为了误导楚痕几人。

对于楚痕的决定,其他几人自然毫无意见,转过身,就打算往回走。

可就在楚痕刚要迈出脚步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年轻人,你体内的力量很有意思,有机会再来,记得进来找老夫。”

霎时,楚痕心头一震,猛地回头,带着震惊的目光看向那片烟雾蒙蒙的大沼泽。

“楚痕,怎么了?”

被楚痕的举动吓了一跳,龙怡萱连忙关心地询问起来。

楚痕一时间神情未定,低声向其他四人问道:“你们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听到楚痕的话,龙怡萱四人都是满脸惊色,刚刚,他们可是什么都没听到。

看其他四人的表情,楚痕已经知晓了答案。

“可能是我听错了,走吧。”

说完,不再跟其他人解释,楚痕抬步就往来时的方向走。

那道苍老的声音,楚痕听得真真切切,绝对不会听错。想来这也很正常,对方能隐居在这片神秘的沼泽地中,实力必然已经傲立强者之巅,想传出一道仅让一人听到的声音,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既然隐居在此的神秘强者没让龙怡萱几人听到他的声音,楚痕也就依着对方的意愿,将此事一笔带过。

龙怡萱虽然好奇,但楚痕不愿提及的事,她也不会追问,她很清楚,待到合适的时候,楚痕自然会告诉她。

而司马晴空几人大眼瞪小眼,也没有再追问,就这么揣着疑惑的心情,跟着楚痕往回走。

再往回走,楚痕等人已经是轻车熟路,没用上多长时间,就穿过了来时的那片草地,远远地就可以望见黑水门所在的那个低谷。

“可恶,这个水鬼究竟会藏到哪去?”

司马晴空怒骂一声,心里窝火得不行,他宁愿大战一场,哪怕最终结果是自己败了,也不愿意被人牵着鼻子跑。

对于水鬼的行踪,楚痕也是十分疑惑,他凝眉想了想,低声道:“走,再回黑水门看看,我感觉咱们可能遗漏了什么。”

“嗯,走。”

为寻找水鬼踪迹,楚痕几人决定再探黑水门。

半柱香的时间不到,楚痕已经可以看见黑水门紧闭的石门。

“嗯?”

楚痕疑惑一声,心底生起疑问,现在正是烈日当空,黑水门怎会如此寂静,就好似无人打理一般。

“楚痕,情况有些不对。”

龙怡萱也看出气氛有些不寻常,提醒的是楚痕,也是其他人。

“嘿,有什么啊,让我先去看看,我还巴不得有人能跟我过两手呢!”

这个时候,司马晴空可能是最开心的了,只见他咧嘴一笑,一步就蹿了出去。

对于司马晴空的举动,这一次龙怡萱没有阻拦,而是与楚痕对视一眼,跟着他一同走了过去。

一来到石门前,司马晴空可没那么多礼节,直接一脚就把石门踹开,随即就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

可刚一进去,司马晴空就怔住了。

“怎么……”

龙怡萱正要询问,可突然就止住了话语,她惊恐地看见一具具尸体倒落在地上,流出的鲜血把地面都给染成了血红。

随便翻看了两具尸体,楚痕目光陡然一变。他惊讶地发现这两具尸体内的血气竟然都被抽干了。

“这种死法,难道是血云河?”

鲜血虽然洒了一地,但楚痕还是发现杀人的手法,竟与血霾老祖十分相似,只不过动手的人过于狂野,没能把血气全数吸收,反而将抽出来的鲜血洒的四处都是,才造成屋内的惨像。

带着惊讶与疑惑,楚痕几人很快就把黑水门搜了个遍,最终却发现,黑水门内的尸体竟少了一具。

“这些死人中没有桑伯。”

“奇怪,桑伯的腿是瘸的,他应该躲不过这样的灾劫才是。”楚痕不解地说道。

就在这时,郁寒衣目光猛地一颤,似乎楚痕的话让她想起了什么。

“对了,经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第一次看见桑伯的时候,我察觉他腿部的伤好像有一种异样的气息,只不过那时咱们的注意力都在水鬼身上,我也就没多想。”

“哦,有这样的事?”

郁寒衣的感知力惊人,楚痕相信她的感觉一定没错,这么说来,桑伯或许就是他们遗漏的点。

此刻再回想起桑伯的音容笑貌,楚痕突然发觉他的眼神里似乎隐藏了些东西。

“那是什么呢?”

楚痕皱着眉头,不停地思索,总觉得这种眼神在哪里见过。

蓦然,楚痕眼前一亮,终于想了起来。

“是楚天东,那个永远笑着站在自己身边,最后却致自己与父亲死地的人。”

“这个桑伯,跟水鬼是一伙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