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一十八章 嗜血狂徒
作者:留云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0-03-04 23:55:25 全文阅读

夜幕下,山野间的小木屋内亮起微弱的火光,几道人影不时在其中晃动。

木屋内一片破旧景象,发黄的干草铺满地面,仅有的一张木床也因年久而倒塌,碎成好几块。

在木屋中央,一块被清理出来的空地上,徐徐燃烧着一团篝火。在火堆旁边,曲枫平躺在地上,轻闭双眼,默默运转着体内的元力。

在曲枫身边,荆一行闭目安坐,以自身元力为引,助曲枫医治腿伤。

而楚痕四人,或倚靠在墙边,或安坐在地上,弥补着体内消耗的元力。

良久,郁寒衣突然站起,默默走到荆一行身边。

荆一行若有所感,睁开双眼。他看了眼郁寒衣冷若冰霜的脸庞,起身站到一旁。

冷漠的眼神是荆一行与郁寒衣目前唯一的交流方式,别看这种方式冷淡许多,荆一行已经感到十分难得。

荆一行让到一边,郁寒衣便接替他的工作,帮助曲枫疗伤。

就在这个间隙,楚痕与龙怡萱恢复的差不多,同时睁开了眼睛。

“你说那株花会是谁留在那里的?”

龙怡萱见其他人仍在闭目调息,就先跟楚痕讨论起那株诡异的花来。

楚痕眉头紧锁,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株花和自己手中的那两颗血色种子,他隐隐觉得自己或许坏了某个人筹谋多年的好事。

“什么人不知道,但这株花以人血滋养,绝非善物,留下它的人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楚痕也不怕对方找上门来,反正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人,大不了就是一战。

龙怡萱点点头,这点她也认同。唯一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她自认为在龙家已对云山界的诸多奇花异草、珍禽异兽都有了掌握,但这一回,却在这株诡异的奇花上栽了跟头。

突然,龙怡萱眼角瞥见楚痕面色有些异样,隐隐露出一些忧虑。

回想起他们此行的目的,龙怡萱轻声问道:“怎么,你觉得这事跟咱们的任务有关?”

楚痕没有否认,在整个云山界,走这种偏门的人不多。以血气为修炼资源,一个雅诗已经算是奇特,再加上血霾老祖与血云河,楚痕很难想象云山界中还会出现第四个人。

“咱们或许还真找对了方向。”

楚痕没有再说别的,但龙怡萱听出了楚痕话中的意思。这一趟,绝对不会太平。

过了一会,郁寒衣的内元耗损的差不多了,龙怡萱就接着替曲枫疗伤。

元力源源不绝地流入曲枫体内,让他的腿骨渐渐接合到了一起,经过众人的不断帮助,他的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正当楚痕等人在木屋内静心休养的时候,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借着阴暗的夜色登上了铁脊山的后山。

这个神秘的人一来到铁脊山后山,就很是熟悉地穿过周围茂密的针叶林,直接下到了山谷的谷底。

没多久,寂静的山谷中突然传出一声怒吼。

只见林间空地上,零散的骸骨胡乱地丢方在地上。在成片的骨骼之间,一汪血池呈现出暗红色。

而在血池中央,那朵吞噬血肉的奇花正微动着花瓣。与白天完全不同,此时此刻,奇花硕大的花瓣显得很是干瘪,似乎内中的枝叶都被抽空,而整朵花也渐渐失去生机,看样子存活不了多久了。产生变化的还有奇花下面的血池,在楚痕碰到它的时候,这血池里的血水鲜艳、浓郁,但现在血池中的血水已经开始凝固,变成一个又一个血块。

“是谁,究竟是谁,竟敢偷走老子孕化百年的血花子,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愤怒的咆哮声回荡在山谷之间,这神秘人现在充满了杀人的冲动。

看准铁脊镇的方向,神秘人嘴角微弯,露出狠厉的表情。他足尖一点,身形瞬间消失,再出现,已经百米之外的空中。

一夜的时间过去了,木屋的房门被打开,一道身影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最先走出来的,是踝骨折断的曲枫。经过楚痕几人一晚上的全力帮助,他现在基本可以下地走路,虽然还不利索,但影响已经不大。

“曲师兄,还是让我们派一个人送你回去吧?”楚痕关切地问道。

曲枫浅笑着摇摇头,回答道:“不用了,我虽然腿脚不便,但还没有这么容易废掉,要独自返回云门,还是没问题的。你们还有事情要做,就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了。”

曲枫生性也比较要强,他不想当成别人的累赘。所以,他决定自己返回云门,让其他人可以继续全力完成任务。

曲枫在云门也算是不错的英才,过多地表现关心,反倒会伤到曲枫的自尊心。想来曲枫只是腿伤未愈,自身实力还摆在那,也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了的,楚痕几人也就不再坚持,任由曲枫自己返回凌云峰。

待到曲枫的身影已经远去,楚痕等人也不再耽搁,继续踏上寻找线索的道路。根据昨晚的计划,他们打算继续往南走,靠近云山界中部的那片幽暗之地。

临近晌午,走路有所不便的曲枫才绕过崎岖的山坡,回到直通铁脊镇的官道上。

走到平坦的官道,曲枫回身便可望到坐落在山脚处的铁脊镇。

可这一望,曲枫却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此刻阳光初升,正值镇民燃起炉灶,做早餐的时候,但曲枫眼中,那片天空却是格外宁静、清楚。

突然,一缕风吹来,扑打在曲枫的脸颊上。

“嗯?”

从这风中,曲枫竟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曲枫微微思索,就迈开步伐,转身走向那缕风吹来的方向,铁脊镇。

渐渐地,铁脊镇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缓步而来的曲枫暗自戒备,一步步走了过来。

初到镇口,曲枫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铁脊镇的街道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很多尸体,流淌出来的鲜血将整条街道都给染成了血红色。

街道上的尸体,有常年居住在这里的镇民,有往来的商旅,也有路经此地的修者。不管他们生前身份有多悬殊,此时此刻,他们都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尸体。

除了地上瘫倒的尸体,街道两边店铺的店门也都大敞四开,有不少就连窗户都打开或者破碎开来,房内隐约也能看见一些尸体。在墙上、店门上、窗户上,被溅到了不少猩红的鲜血,使得这里呈现一片骇人之象。

“这是什么人干的,也太大胆了吧?”

曲枫既惊恐,又难以置信,铁脊镇可是人员往来频繁的重镇,这里出现屠镇之举,吸引来的将是整个云山界的注意,云山四门,乃至神秘、强大的神武殿甚至都有可能插手调查此事,做这件事的人简直就是在玩火。

就在惊疑间,蓦然,曲枫心头一凛,竟忽感森冷杀气从身后猛然袭来。

“谁?”

曲枫立即催动内元,云门之招悄然运转。

曲枫手掌一翻,同时看向身后。可他却忽感眼前红光一闪,竟兀自停下了动作。

“你,你……”

话音霎时中断,迸射的血液从曲枫胸膛喷出,如同一阵细雨,飘洒了一地。

曲枫瞪大眼睛,颓然倒地,至死,别说出招,他连下杀手的人都没能看清。

杀死曲枫,掩住身形的黑色斗篷微微颤动,里面的人似是在猖狂而笑。

“只怪你自己倒霉,赶在老夫走前出现,我手里可不差你这一条命。”

冷酷、无情的声音响起,随即,就见黑影瞬动,快速从铁脊镇消失。

对铁脊镇发生的事情丝毫不知,楚痕等人还在按照预定的计划往南走。

翻过两座山坡,大地的色泽被乌黑所取代。地面上的花草,树木,乃至天空,都蒙上了一种黝黑,使得整片天地都阴沉沉的。在山野之上,不时会飘起一阵阵白雾,给这里增添一抹神秘、诡异的色彩。

靠近中部那片沼泽地就是这样,水汽重,雾气频现,毒虫毒蚁滋生,一个不留神可能就丢了性命。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不多。

“先去死水城吧。”

在中部那个沼泽地四周,只有这么一座城市,乡村、小镇几乎绝迹,这也使得死水城是这附近唯一能提供人休息之所。

“嗯,走吧。”

对龙怡萱的提议,众人都没有异议,死水城位于北方,距离云门算是近的了。于是,他们便按照地图标注的方向,走进面前浓郁的白雾中。

为了避免有人走散,他们相互间彼此照应,成功从碍眼的雾气中走了出去。

走出这片白雾,一座不大的城市的轮廓就出现在不远处。

低矮的城墙,朦胧的阳光,城内似有似无的灯火,让那里宛如是通往阴曹地府的大门。

楚痕等人毫不迟疑地走向不远处的小城,按照他们的路程,只要再过半个时辰,便能走进死水城。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数道身影也从不同的方向,赶在他们之前,踏进了死水城四面的城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