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一百零六章 神秘的纳兰家
作者:留云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20-02-12 22:30:08 全文阅读

眨眼间,七天的时间过去了。在这几天里,楚痕闭门不出,专心修炼,终于修成了《掣云手》和《破天云龙》这两式功法,至于最后那式《紫云之涛》,功法甚是玄妙,他还差几个地方没有参透,所以暂时还没有修成。

饶是如此,能够在短短七天的时间内,修成云门两大上乘功法,楚痕的悟性仍是远超他人。

在楚痕闭门修炼的时候,云中子时刻留意着楚痕的情况,当他察觉到楚痕房内传出《掣云手》和《破天云龙》这两式功法的气息的时候,不禁满意地点点头。云中子心里慨叹,论悟性,楚痕当属云门第一人,只可惜他非是出自大的世家,没有那些传承久远的家族秘术加持,不然他现在的境界,应也是云门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不过转念一想,云中子自嘲一笑,心里念道:“好在他不是出自各大世家,不然怕是也轮不到我云门了。”

紧闭的房门敞开,楚痕迈步而出。

从房里出来,楚痕先是给云中子请了安,作为徒弟,该有的礼数还不能少。

云中子对楚痕的表现很是满意,简单询问了几句修炼上的事,便让楚痕下去休息了。

一离开洗梅园,楚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龙怡萱。可他刚走出院门没多远,却看到了荆一行的身影。

“荆兄,你的伤势复原了?”

荆一行被纳兰嫣柔打成重伤,据说连床都下不了,但今天一见,似乎恢复的十分好。

“这都是托了你的福啊!”荆一行打趣道。

“托我的福?”

楚痕一时语塞,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荆一行噗嗤一笑,说道:“当然是托你的福,你是不知道,因为你,某个人可是破天荒地给我送了不少疗伤圣药。”

“哦?”

云门之内,跟自己关系较好的,除了荆一行只有龙怡萱和南宫玉儿,但她们两个还没有给荆一行送药的必要。仔细一想,楚痕霎时瞪大眼睛,想起了一个人。

“宇文浩辰!”

除了跟自己关系要好的,还能做这件事的人就是跟自己有仇的,当然,宇文浩辰不会白送这些丹药,必是另有所图。

荆一行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

“那他想让你做什么?”

“他让我找机会探听下,你的关系背景,有什么保命的绝技或者有没有什么替身。”

听到这些,楚痕当即明白,宇文浩辰定是看自己死而复生,不知究竟是怎么个情况,他自己又无法直接问楚痕,便想利用荆一行。

“宇文浩辰都许给你什么条件了?”

让荆一行办事,不会只给几颗丹药这么简单,宇文浩辰肯定还应允了其他条件。

“宇文浩辰许诺过什么都不重要,我不可能替他做事。”

荆一行坚定地说着,他不想楚痕多想。

楚痕自是信任荆一行,他浅笑着拍拍荆一行的肩膀,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帮宇文浩辰,但可以帮我。”

“哦,怎么帮,你说,我照做。”

楚痕眉眼轻动,做出思索状,他必须让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能让宇文浩辰不揪着自己死不了这件事不放。

“就说神隐门欠我一份人情,特地为我安排了八大替身。”

想了一想,楚痕只好胡诌一个门派,先让宇文浩辰一旁忙着去。

“神隐门?我怎么没听说过。”

在脑海中思索半天,荆一行怎么也没想起神隐门这个名字,不由疑惑地皱紧了眉头。

“我信口胡诌的而已,云山界门派这么多,让他先去找一阵子吧。”

“还真有你的。”

楚痕这招虽然普通些,但宇文浩辰向来多疑,就算心里不信,也要仔细求证一下,这么一来,他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才能证实楚痕真的是在说谎。

“好,我会添油加醋,让宇文浩辰晕上一阵子。”荆一行笑着说道。

“宇文浩辰允诺你的事,跟郁寒衣有关吧?”

提起郁寒衣,荆一行顿时有些神伤,现在他最关心的便是郁寒衣。

“他答应会帮我找到替郁寒衣治好脸伤的方法。”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帮你的。”

郁寒衣的脸伤,不仅是郁寒衣的心结,更是荆一行的心结。要想真的帮助荆一行,郁寒衣这关一定要处理好。

“不用着急回复他,先放他一阵子。走,咱们先去喝一杯,顺便让你认识一个人。”

越拖延,越会让宇文浩辰心里没底,这样更能扰乱他的判断。

带着荆一行走到孤月的居所,楚痕先让他在外面等待,自己则进去找龙怡萱。

对于楚痕的到来,孤月没有一丝阻拦,任凭楚痕走进龙怡萱的闺房,这样的待遇,可是让不少路过的弟子傻了眼。

不一会的功夫,龙怡萱就跟着楚痕走了出来,脸上还挂着一丝不情愿。

抬眼看了下面前的荆一行,龙怡萱轻叹一声,心想就当是做善事了。

在龙怡萱耳边低语两句,楚痕便与荆一行去往人烟罕至的山崖边,而龙怡萱则是低头走向另一边。

悬崖边,楚痕与荆一行一人拿着一小坛酒,面向茫茫云海,畅快对酌。

“荆兄,上次究竟是怎么回事,纳兰嫣柔为何会出手这么重?”

荆一行不是无礼之辈,按理说,纳兰嫣柔就算看不上他,也不至于下狠手。

荆一行轻叹一声,苦笑道:“都怪我,我到了郁寒衣的闭关之地,一时没忍住,就朝着密室说了两句话,结果弄得郁寒衣气血上冲。恰好纳兰嫣柔来给郁寒衣送饭,看到了这一幕,就出了手。”

“哦,原来如此。”

这么一说,这件事还真不能怪纳兰嫣柔,闭关时气血上冲,那可是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甚至危及性命,此等凶险,也难怪纳兰嫣柔会动怒。

“荆兄,你与郁寒衣之间的事急不得,可能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才能缓解,你应当有准备。”

荆一行点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没关系,对咱们而言,几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我等得起。”

对云山界的修者,自踏入真元境,寿命会变得比平常人长好几倍。而随着境界提高,寿命也会越来越长,甚至有传闻,达到神元境,可以永生不死,拥有无限的时间与寿命。所以,楚痕等人而言,三四十年,并不算长。

就在荆一行唉声叹气的时候,龙怡萱来到,而随她一起来的,还有一脸无奈的南宫玉儿。

龙怡萱把南宫玉儿硬拉到楚痕面前,轻拉了下她的手臂说道:“玉儿妹妹,就当做好事了。”

南宫玉儿长叹一声,目光在楚痕、荆一行身上来回变换了下,无奈地说道:“记得啊,你们两个欠我一份人情。”

“好,好,我们记得,一定记得。”

有求于人,楚痕也只得放低姿态,谁让现在南宫玉儿是最能接触郁寒衣和纳兰嫣柔的人呢。

至此,南宫玉儿终于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郁寒衣没事,她因为气血相冲,已经提前出关了,不过她仍是闭门不出,除了我师尊这些女弟子外,其他人还不知道。”

“她没事就好。”

听说郁寒衣安然无恙,荆一行终于心里一松,前几天,他还一直担心自己又害了郁寒衣。

“消息我是告诉你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去找她。现在纳兰嫣柔才刚消气,她对男人什么态度,你应该很清楚,她若是再看见你,说不定会直接杀了你。”

南宫玉儿害怕荆一行再犯糊涂,连忙把话说明白,她可不想好心做坏事。

不用南宫玉儿提醒,荆一行也不会再冒进,立即点头道:“你放心,我绝不会再轻易出现在她面前。”

提起纳兰嫣柔,楚痕不禁心中好奇,他虽然仅偶然与纳兰嫣柔擦身而过,但那种冰冷的感觉却是到现在都挥之不去。

“你们知道为什么纳兰嫣柔会如此敌视男子吗?”楚痕轻声问道。

说到这个问题,龙怡萱与南宫玉儿也是眉头紧锁,一头雾水,显然也不清楚。

“具体什么原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她来到云门,就对男弟子充满敌意,凡是主动往上靠的,绝不手软。或许,这跟她的成长经历有关,只是纳兰家太过神秘,没人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虽然同列各大世家之一,但对纳兰嫣柔,龙怡萱所知也十分有限。

“纳兰家很神秘?”

提起“神秘”二字,楚痕下意识地看向龙怡萱,论神秘,龙家也不遑多让。

似是读懂楚痕眼神中的意思,龙怡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幽幽道:“纳兰家精于冰霜类的功法,论这方面,他们是数一数二。只是这个家族除了几个在公开场合处理事情的人外,其他人几乎都不露面,让人完全看不懂。我唯一听说过的消息,就是纳兰家人丁越来越少,似乎在生育方面有很大的问题。”

“哦,那还真是够神秘的。”

各大世家无不重视势力的扩张,像纳兰家这样隐而不出的,的确少见。

“纳兰家看不懂,那咱们就谈谈看得懂的吧。”

说完,楚痕浅浅一笑,继续说道:“你们给我讲讲那个武疯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