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九十二章 擂台见生死
作者:留云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20-01-27 09:39:01 全文阅读

“你怎么投了一个要落败的人?”

对楚痕的选择,荆一行是十分的不解,谁会这么傻,现在去投八字胡。

楚痕轻声笑了笑,他盯着八字胡那双阴冷、平静的双眼,低吟道:“两人对战,实力固然重要,心性也不容小觑。论实力,那个光头大汉确实更胜一筹,但论心性,他可就弱上太多了。如我猜得不错,那个长胡子的要赢了。”

荆一行惊奇地看了两眼楚痕,就把目光转向擂台。他虽然相信楚痕的判断应是不差,但依然不敢相信,八字胡会是最终的胜者。

擂台上的战局慢慢临近尾声,光头壮汉一拳猛然抡向八字胡面门。

如钢铁般坚硬的拳头瞬息间袭来,可就在此时,八字胡目光陡然一变,先前还显得疲倦的身体竟用力向后一弯,并借势奋起一脚,直踢光头壮汉咽喉。

拳风扫过,未伤到八字胡分毫,可那突然抬起的脚尖却结结实实地踢到壮汉的咽喉上。

咽喉遭受攻击,光头壮汉顿时感觉呼吸停滞,动作一时难以为继。而就趁着这个间隙,八字胡展开反击,重拳连续凶狠地砸在光头壮汉身上,把他打得口吐鲜血,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再猛起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光头壮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躺在地上,他紧捂着胸口,不甘地盯着八字胡,嘴边不停地流着鲜血,想说话都说不出来,更别提站起来。

“此轮,张先胜。”

张先嘴上八字胡一扬,朝着地上的光头壮汉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对他而言,这场决斗,从始至终都在他的盘算之中。

胜负落定,看台上顿时传来一阵嘈杂,方才还高声呐喊的人扔掉了手中的身份信物,嘴中不停的臭骂,而方才感到失落与绝望的人,则是破涕为笑,一片欢腾,很多人兴奋得都哭了出来。

万事就如这般,风云突变,忧喜难测。

“楚痕,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怎么看出来这个张先要赢的?”

荆一行摇头苦笑,对楚痕更是佩服。

楚痕轻笑一声,回答道:“那个壮汉虽然抢占先机,但过于冒进,很容易出现破绽,反观这个张先,虽看上去落于劣势,但动作却有条不紊,而且从我看到他那一刻起,他的面色就从未变过,眼中更是藏着一股阴狠,这样的人,只要抓住一丁点的机会,都会反扑成功。”

听到楚痕的分析,荆一行这才感到,别看在境界上,他比楚痕高出一个品级,但论心性、经验,他比楚痕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如果让他跟楚痕单打独斗,之前他还觉得获胜的必是自己,但现在,他不敢肯定了。

“看来,我以后要跟你混了。”荆一行苦笑道。

楚痕微微一怔,笑着道:“荆兄说笑了,你的境界可比我高。”

“境界高又有什么用,真的到了生死大战,决定胜负的因素多的是。更何况,我有种感觉,用不了多久,你的实力就会在我之上。”

看着荆一行笃定的眼神,楚痕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这时,主持擂台赛的一个妙龄少女登上擂台,她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各位,接下来就是今天的重头戏,真元境修者之战。”

楚痕与荆一行闻言立即来了兴致,纷纷将目光投向擂台。

随着话音落下,两道身影自两侧缓步登上擂台。

看体型,这两人皆是男人,一个身穿青衣,手持长剑,举止稍显清雅,另一个身穿黑衣,身材高大,手拿一柄巨斧。他们皆是带着面具,黑衣男人是黑色豹首,而青衣男人则是金色狮头。

他们二人的实力,皆是在真元二品。

“他们为何都带着面具?”楚痕不解地问。

“这是因为有很多实力较强的修者,不希望被人盯上,再加上这里紧邻云门,而云门门规有规定,严禁弟子私斗,所以斗技场才有规定,凡真元以上高手,必须用面具遮住面容,才可出战。”

听到荆一行的解释,楚痕顿时了然,他觉得这斗技场或许也是专门为云门弟子准备的,门内禁止私斗,有恩怨的弟子说不定就跑到这里来一决胜负。

“这把你打算投注哪一个?”荆一行问道。

双方尚未交手,楚痕也不敢断定谁能胜出,便将手中的身份信物交给荆一行,斗技场内,每个人一轮只能投注一次,而身份信物便是唯一的凭证,不管是下注,还是领钱,都是认证不认人。

“劳烦荆兄去把我赢得的钱取出来,我要先观察一会。”

“好。”

荆一行二话没说,接过身份信物就出去领钱。

“这两人以他们头上的面具为代号,一个叫黑豹,一个叫金狮,请以此下注,可供诸位思考的时间为一炷香。”

说完,一个侍从就将一个香炉放到擂台边,然后点燃了插在香炉正中的那炷香。

青烟缭绕,代表投注开始,看台上的人迫不及待地拿起自己的身份凭证,高喊着自己要投注的对象。

而擂台上的两个人,可没管其他人在做什么,妙龄少女一离开,他们二人便突然出招,激战到了一起。

利斧重达千斤,每一挥都带出刺啦啦的风声,而随着风,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流入鼻孔,昭示着这柄利斧所沾染过的鲜血。

黑豹招式凶狠,力道沉重,而金狮则是脚步腾挪,手中利剑避重就轻,尽显优雅之姿,招来招往,应对自如。

“我投金狮。”

“我投金狮。”

“我也投金狮。”

“我投黑豹。”

……

看台上的人见到两人的状态,绝大多数人都把金狮当成了投注的对象,投注到黑豹身上的寥寥无几。

这个时候,荆一行拿着钱袋,乐呵呵地回来了。

“楚兄,你可真行,这么一出手,一千变五千,直接翻了五倍。”

接过钱袋,楚痕也是心头欢喜,但他还没被兴奋冲昏了头,这个地方,钱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可过贪。

冷眼盯着擂台上的比试,楚痕打算再投一次,就收手回去。

擂台上的战局持续进行,在灵光四射、响声不停中,黑豹与金狮两人的元力,在飞速的消耗,而擂台前的那炷香也逐渐燃烧殆尽。

就在投注的时间即将终了的时候,在楚痕平静的双眼中,擂台上的比试就好似被放慢了一样,黑豹与金狮两人的一招一式,一拳一脚,乃至头发丝的微动全都缓慢得如同静止了一般。

时间在悄然流逝,擂台上的比试在继续进行,燃烧的清香马上就要见底,而就在这时,不断猛攻的黑豹在挥动笨重巨斧的同时,右腿稍微变化了一下。

“拙中藏巧。”

见此情景,楚痕眼睛瞬间睁大,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找到不远处一名侍从的身影,楚痕忙招呼道:“这边,我要投注。”

侍从闻言,立即托着木盘走了过来。在这个木盘上,摆放着很多个黑白两色的牌子,牌子上面写着金额。

“五千金币,投给黑豹。”

侍从笑着应了一声,就接过金币,然后挑出一块黑色的牌子,递给了楚痕。

“能跟我讲一下选择黑豹的理由吗?我看这个金狮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似乎胜面更大一些。”荆一行好奇地问道。

“金狮不弱,只不过这个黑豹更加阴险,他出招看似笨拙,破绽颇多,实则却是攻中有守,一旦金狮出手抢攻,便是落败之时。”

听到楚痕的分析,荆一行也开始仔细观察黑豹的动作,看了半天,他也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

“楚兄真是好眼力,你若不提,我还真就看不出来。”

荆一行对楚痕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不管楚痕说什么,哪怕说他能战胜真元九品的强者,荆一行都会相信。

楚痕对着荆一行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现在他的注意力基本都放在擂台上,根据他的判断,这个金狮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

果不其然,黑豹连挥几斧后,回招出现空档,而金狮就在此时挥剑直取黑豹破绽。

利剑即将刺穿身躯,可就在这时,黑豹脚步瞬息一变,身体微微一扭,竟让利剑刺了个空。

“糟了。”

金狮心里登时咯噔一声,想再收招已经迟了。只见黑豹抽出右手,朝着金狮前心就是一拳。

危机在前,金狮反应也是极快,他立即催动体内所有元力,将它们聚向身前,但只可惜黑豹的拳头更快一步,在元力封死之前,已经一拳轰在金狮胸口。

“噗——”

金狮口喷鲜血,接连后退,而黑豹又怎会放过大好机会,利斧一翻,再次追击而至。

这一斧,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远超先前,处于后撤中的金狮连忙提剑欲挡,可他仓促的出手根本拦不住黑豹蓄势已久的一招,利剑瞬间被震开,随即巨斧凶狠地劈在金狮身上。

刹那间,鲜血飞溅,内脏甩出,金狮的身躯竟直接被撕成两半。

这一回合比试,金狮直接惨死在擂台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