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八十九章 不可靠近的人
作者:留云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20-01-24 16:30:01 全文阅读

床榻上,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缠在一起,极为的醒目与不雅,也惊呆了门外的所有人。

“怎么会是他?”

宇文浩辰站在门外,震惊地看着床上的男女,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究竟是哪里错算。

床上的女子,确实是自愿喝下迷药的那一个,但那个男子却不是楚痕,而是之前拍马屁的李勇。

“李勇,你个王八蛋,我弄死你。”

南宫玉儿最看不惯女孩子被欺负,当即暴喝一声,就冲进房内。

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两人被南宫玉儿的叫声吵醒,缓缓睁开了眼睛。

李勇看到的第一眼,就是南宫玉儿暴怒的表情,立时有些蒙,可当他发现自己与旁边的女子赤身裸体躺在床上,一下惊慌地从床上摔了下来。

“我,我,我没有……”

“事实面前,你还敢狡辩!”

眼见为实,南宫玉儿哪里还会相信李勇的说辞。

“我,我,我……”

李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登时语塞。

而就在这时,床上的女子也渐渐缓过神来。

“啊——”

看到意外的面孔,那少女也是震惊不已,完全弄不清楚情况。

“这,这,你,你……”

头脑冲动的南宫玉儿几步蹿到床边,才想起李勇现在没穿衣服,连忙把头扭到一旁,同时背身对着李勇就是一脚。

脑海一片空白的李勇被踹下床,终是稍稍缓过了神,忙捡起丢在地上的衣衫,遮挡下自己不堪入目的身躯。

“景玉,这个人竟敢给你下药,你放心,我一定要替你讨个说法。”南宫玉儿搂着床上的女子说道。

是谁下的药,景玉最清楚不过,她一脸惊疑地偷看向宇文浩辰,却见对方凶狠地瞪了她一眼,吓得她立马往南宫玉儿的怀里缩了缩。

“玉儿,就是这个李勇,是他害我的。”

景玉哪里敢说出宇文浩辰的名字,她毫不犹豫地把事情推到李勇的身上,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把所有苦水吞到自己肚子里,至少这样不会得罪宇文家。

“我,我没有。”

李勇还想争辩,可他现在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突然,他似乎想到什么,竟把目光转向站在门口的宇文浩辰。

“宇文师兄,你得给我证明啊,我,我没有……”

李勇还没说完,却听宇文浩辰重哼一声,冰冷地说道:“你个畜生,做了还不赶紧承认。”

李勇一脸诧异地看着宇文浩辰,他还以为被宇文浩辰会帮助自己,却不想,宇文浩辰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正当场面越来越难堪的时候,楚痕突然出现在门口,还故意摆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楚痕的出现,完全出乎宇文浩辰预料,他目光阴冷地瞟了楚痕两眼,却没有再说什么,免得为自己招惹祸端。

看到楚痕,李勇终于回忆起东西,连忙抬手指向楚痕,有些慌乱地说道:“是,是他,我明明是送他进来休息的,可不知怎么,我就突然晕倒了。”

面对周围人质疑的目光,楚痕无辜地耸耸肩,说道:“李师兄怕是记性不太好吧,刚出翠芳亭我便醒了,随后自己到林边醒酒,至于你,我就不知道了。”

与方才众人所看到的相比,李勇的指证是那样苍白无力,即便是有心陷害楚痕的宇文浩辰也找不出理由让其他人信服。

“哼,还敢去冤枉其他人,穿上衣服,跟我见主事去。”

说着,南宫玉儿把脸转向门口的几个男子,大喝道:“你们几个男的,是他的同伙,还是打算站在他这边,还不过来给他穿件衣服带出去。”

再怎么说南宫玉儿也是女孩子,她性格再直率,也不敢看光着身子的李勇,只能让同为男人的其他人先把李勇衣服穿上。

听到南宫玉儿的话,宇文浩辰不屑上手,楚痕是不愿上手,他们二人没动,荆一行嘴角微扬,抢先走了上去。

荆一行一动,旁边两个男弟子互相对视一眼,轻叹一声,也走了上去。

帮李勇穿好衣服,就把他带到屋外,房间内,南宫玉儿还要给景玉穿衣服。

没用多大一会,南宫玉儿扶着景玉走出房间,随后便压着李勇去见尚真人。

南宫玉儿、宇文浩辰等人相继离开,楚痕与荆一行则是相视一笑,走进偏僻的树林内。

宇文浩辰想用毒药迷晕楚痕,然后再利用有意靠近自己的景玉,不仅想把楚痕赶出云门,还想借机败坏楚痕的名声,让龙怡萱对他彻底没有念想。

可他却不知,在楚痕离开翠芳亭之前,便已利用体内萤火化解了毒性,当李勇扶着楚痕走进房间后,早已等在外面的荆一行便与楚痕联手,打昏了李勇,然后让李勇代替楚痕,遭到宇文浩辰的算计。

对于李勇的结果,不用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对这样的事,南宫玉儿势必会死追不放,不给满意的答复不罢休,这也是宇文浩辰把南宫玉儿牵涉进来的原因,而这件事最后的结局只会是李勇身败名裂,被赶出云门。

对李勇,楚痕没有一丝同情,他一心攀附宇文浩辰这样的小人,那就要有为此付出代价的觉悟,这样的结果也只能算他咎由自取。

“荆兄,这次多谢了,没有你帮忙,我还真没把握能悄无声息地弄混李勇。”楚痕笑着说道。

“你我之间,何必说谢。再说,看到方才宇文浩辰吃瘪的样子,我这心里别提多过瘾了。”

荆一行与宇文浩辰素来不合,能让宇文浩辰吃亏,对荆一行而言已是足够。

笑容没维持多久,便消失不见,荆一行略显担忧道:“不过接下来你要更加小心,宇文浩辰这次会失手,是因为他的轻视,下一次,怕就没这么好应对了。”

“呵呵,双方心思也算挑明了,接下来就不需要那么客气了。”

话说的轻巧,楚痕可不敢太过大意,毕竟宇文浩辰的实力和背景摆在那,撕破脸之后,他面临的危险会更多。

“走,去我那喝酒去。”

宇文浩辰要再下手,必定会仔细谋划,这几日楚痕还算安全,就先不去想那么多,和荆一行好好喝一杯再说。

楚痕这边一片轻松惬意,可另外一边却是一片阴沉。

“哼!”

“啪”一声,茶杯被摔得粉碎,宇文浩辰冷着脸坐在椅子上,阴沉的双眼中充满怒火。

“好你个楚痕,这次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下一次,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宇文浩辰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的杀意愈发浓郁。

第二天天还没亮,整个云门就开始变得不安静。女弟子受辱这么大的事,自云门创派以来从未发生,瞻云部主事尚真人自知兜不住,没有丝毫的迟疑与隐瞒,连夜就呈报给了掌门云中子。很快,李勇玷污景玉的事就悄然传开,惊动了整个云门。

最终,李勇被掌门云中子亲自废除一身修为,赶下凌云峰,而景玉,云中子为了弥补她,越过瞻云大比,直接将她分到长老辰星名下。

事情虽告一段落,但这件事引起的议论却不会这么快就平息,所以紧接着,云中子就严密云门弟子,不得再评论此事,违者重罚,乃至从云门除名。这道命令之后,对这件事的讨论之声才渐渐平息下来。

外面的风浪与议论,楚痕全然不放在心上。一大早,他便服下混元丹,全心修炼。根据他了解的信息,一个月后的云门共计有四十九名瞻云部弟子参加,其中实力最强的有四人,都是真元四品的高手,如果单纯一对一的较量,楚痕不是没有胜算。可是凡事总有变数,有宇文浩辰在背后搞鬼,楚痕想顺利胜出,不会这么容易。

仅剩的十几颗混元丹和两包淬灵散没用多久就消耗殆尽,楚痕手上还能用于修炼的东西,就只有骊姬山上采集到的乳白色液体。

这神秘液体甚是珍贵,非到必要之时,楚痕还舍不得用。

又修炼了一会,光靠自己,体内萤火的恢复速度实在太过缓慢,楚痕便先行中止修炼,动身前往云门的摘星楼。

摘星楼位于正殿云河殿后身,是云门存放功法、典籍之地,平日里看管森严,无人敢在此地造次。

来到摘星楼前,抬头观望这座古朴的楼阁,顿感身边弥漫一股沧桑之气。摘星楼看似古旧的外墙之上,刻画着很多奇怪的符号,符号之间隐隐存在着某种关联,这便是摘星楼的守护大阵。

这座大阵是云门创派祖师所留,可在一定时间内抵抗圣元巅峰强者的攻击,当云门陷入绝境时可暂保门人生机。

“喂,你是什么人,身份凭证呢?”

刚要迈进摘星楼大门,两名看门弟子就把楚痕拦在门外。

楚痕拿出弟子令牌,递给那两名弟子,可他们两人只看了一眼,竟冷笑一声,就给丢了回来。

“瞻云部的弟子没资格来这,赶紧走吧。”

楚痕闻言微微皱了皱眉,依据荆一行所说,瞻云部弟子到摘星楼,不可借阅功法,但可浏览相关典籍,这两名守门弟子明显是故意阻拦。

楚痕正要发怒,这两名守门弟子突然面露惊慌,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嘴中还呢喃道:“快闪,最不可靠近的人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