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八十六章 麻烦上门
作者:留云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0-01-22 15:10:03 全文阅读

楚痕认出荆一行,荆一行也认出了楚痕。可他没有多言,而是拿起地上的一坛酒,随手扔了过去。

接住酒坛,一掌拍碎上面的泥封,先喝上一口,说了声“好酒”后,楚痕便拿着酒坛,坐在了荆一行身边。

荆一行端起酒坛与楚痕对撞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只管往嘴里灌酒。

他不言,楚痕也不问,只是静静地陪着他,一口一口地喝酒,直到酒坛完全见了底。

一坛酒喝完,荆一行把空酒坛往旁边随手一丢,然后又从身边拿起两坛酒。

一坛递给楚痕,一坛自己拍开泥封,荆一行张口就喝了起来。

楚痕什么也没说,只是陪着荆一行继续饮酒。他顺势瞄了眼旁边的三个空酒坛,知道在他来之前,荆一行已经喝光了一坛酒。

又喝了几口,荆一行放下酒坛,双目无神地望着星空,终于开了口。

“多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是第一个肯陪我喝酒的人。”

“是因为她?”

楚痕没提名字,但荆一行心里很清楚,他指的是郁寒衣。

点了两下头,荆一行说道:“回来后,芈师伯和纳兰嫣柔就来兴师问罪。是我师尊,他同样身为副掌门,才把她们生生拦住。我当场表示了,愿意负起全部的责任,永远照顾她也好,把这条命偿给她也行,只要郁寒衣能够畅然面对人生。”

说到这里,荆一行郁闷地端起酒坛,猛灌了两口,随后接着说道:“只可惜,我的这条命太贱,赔不起郁师妹的人生,只能苟且地活着,比死还难受。”

看着荆一行苦闷的脸庞,楚痕把酒坛递到他面前,往他手中的酒坛上轻轻敲了一下,与荆一行共饮了一口酒,随后才说道:“记得在骊姬山时,你曾说过,会照顾郁寒衣一生一世,还作数吗?”

“当然,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出尔反尔。”

对郁寒衣,荆一行是真心想负起责任。

“现在你我也算同门,就别怪我多嘴。男人言出必行,说到就要做到,何必在意他人眼神。既然如此,那你又凭何照顾郁寒衣一生一世,是凭借你手中的酒坛,还是你颓废的状态。”

楚痕一席话,让荆一行顿时哑然,不知如何作答。此时再想,他的誓言何在,他的责任何在,他又为郁寒衣做过什么。

长出一口气,荆一行顿感头脑清明,酒意立时去了三分,原本朦胧的眼中也多了几分神彩。

“先前师尊他们一直劝我放下,跟我说这席话的,你还是第一个。楚兄,多谢你!”

荆一行扔掉酒坛,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给楚痕行了个礼。

“荆兄客气了。”

楚痕连忙上前,扶起荆一行。

“楚兄,从今以后,云门中,你是我挚友,不论生死,只要你说一声,我绝无二话。”

“荆兄男子汉,敢作敢为,能交到你这个朋友,是我的荣幸。”

来到云门的第一天,楚痕就交到了一个朋友,这对他倒是意外之喜。

这时,荆一行神色忽然一暗,皱起眉头说道:“楚兄,你务必要小心一个人,我的师兄,宇文浩辰,他很有可能会找你麻烦。”

楚痕浅笑一声,回应道:“他已经找过我麻烦了。”

“什么!这么快。”

荆一行没想到宇文浩辰已经出了手,不禁表现出一抹歉意。

“楚兄,我必须跟你说一声抱歉,我回来后整日昏昏沉沉,宇文浩辰来找我,我一时不慎,就把你的事告诉了他。”

荆一行面露亏欠,看样子并非有意为之。

楚痕只是笑了笑,并没怪荆一行,无所谓地说道:“这不重要,只要我来了,他迟早会找上门来。以后我与他的事情,你不必插手,免得为难。”

对这点,荆一行却是毫不犹豫地摇摇头,回答道:“虽然师兄弟多年,但我跟宇文浩辰的关系向来不好,他看不上我,我也看不惯他。所以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有为难的地方。”

“哦,那就好。”

有荆一行这个帮手在,以后对付宇文浩辰会容易很多,楚痕自是欢喜。

接着,荆一行又把云门的基本情况跟楚痕说了一下。

云门掌门叫云中子,是圣元一境的顶尖强者,但是据说云门实力最高的却不是他,而是一位深修多年的老前辈,只是这个人几十年来从未现过身,所以这种说法是真是假,荆一行也说不准。掌门之下,则是两位副掌门,郁寒衣的师尊芈天虹和荆一行的师尊尹秋君。这三人之外,最具话语权的,便是云端四贤的四位长老,孤月、昊阳、辰星、涤云。

而对于宇文浩辰,他与荆一行虽同为尹秋君徒弟,但待遇可是天差地别。宇文浩辰有宇文家撑腰,自身实力又是年轻一辈的翘楚,深得尹秋君喜爱,反观荆一行,他只不过是尹秋君最不得意的弟子中的一名,若非云门有规定,两位副掌门必须广招弟子,承载训导弟子之责,荆一行没准也得被分到瞻云部。

提到孤月,其他弟子都是怕的不行,此时倒是可以问一问荆一行。

“荆兄,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下孤月长老?”

一提起孤月的名字,荆一行面色也是不由一变。他看了楚痕两眼,问道:“你见过孤月师叔了?”

“没有,我到了他的小院,他就给了一块黑色令牌,让我瞻云部报到。但是,瞻云部弟子对我的态度,让我十分好奇。”

闻言,荆一行嘿嘿一乐,说道:“对你是格外照顾,是吗?”

楚痕不否认地点了点头。

“唉,孤月师叔的脾气差是出了名的,别说是瞻云部的弟子,就连我,见到他都忍不住两腿打颤。孤月师叔也算是云门最不守规矩的人,对弟子们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身为四大长老之一,他本该与副掌门一样,多教导些弟子,可孤月师叔有史以来,只收过一个徒弟而已。”

经荆一行这么一说,楚痕也觉得孤月行事确实很特立独行,率性而为,难怪这么多人提到他会是那副神情。

“那其他人对孤月长老没有意见吗?”

“呵呵!”

荆一行苦笑两声,回答道:“我师尊曾经说过,孤月师叔性情古怪,掌门有时都管不了他。能制住他的人唯有两个,一个是前任掌门,他的师尊,黄鹤真人,而另外一个,你见过。”

“我见过?”

楚痕眉头微皱,随即顿时想到一个人,惊声道:“龙怡萱。”

“不错,龙怡萱便是孤月师叔唯一收过的弟子,黄鹤真人已经仙逝,所以她也是目前唯一能制住孤月师叔的人。”

楚痕感觉这个孤月还真是奇特,只有自己的师父和徒弟能管住,还真是应了这个“孤”字。

又聊了一会,荆一行便告辞离去,他要回去整肃精神,奋力修炼,成为未来能帮助郁寒衣的人,而楚痕也返回了自己居住的天字号院落。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当夜幕消散,阳光再次洒满大地的时候,楚痕关上看日出的窗户,打开了房门。

今日的小院,比昨日要热闹不少,庭院之内有好几个人在阳光下舒展着拳脚。这其中,也有李勇和南宫玉儿。

这些人已经听说了楚痕的到来,也听说他是孤月派发到瞻云部的,所以除了南宫玉儿,其他人都有意地保持与楚痕的距离。

他们有意疏远,楚痕反倒乐得清静,瞥了他们两眼,就打算出去转一转。

可就在这时,院门口却突然走进一个人,使得小院顿时热闹。

“那不是宇文师兄吗,他怎么来这了?”

“宇文师兄不愧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将来云门六彩,铁定有他的名字。”

“宇文师兄好帅啊!”

这些人一见到宇文浩辰,都是夸夸之语,对他很是推崇,唯有南宫玉儿,她看向宇文浩辰的眼神冷漠中有着一丝不屑。

至于云门六彩,昨日荆一行也简单说过,是年轻一辈弟子中最出色的六人方能获得的称号,该称号十年一评,距离下一次评比,还有三年的时间。

宇文浩辰样貌俊秀,神彩飞扬,嘴角含笑,眉宇间透着自信,举止中带着优雅,确实是少女心仪的对象。

“这位就是楚痕师弟吧?”

宇文浩辰神情柔和,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友善,但眼底就悄然闪过一丝杀意。

楚痕可不是未经大事的懵懂少年,宇文浩辰的虚伪,他完全看在眼中。他也不拆穿,微微一笑,说道:“你就是传闻中的那位宇文师兄吧,今日一见,果真是与众不同。只是不知宇文师兄对打狗是否也在行?”

“打狗?”宇文浩辰轻声问道。

“是,前几日在路上打了五条乱吠的狗,真是不知道主人家是怎么管教的。”

闻言,宇文浩辰脸色微微一变,登时明白话中的意思,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带着笑容回答道:“狗嘛,总有不服管教的时候,主人家可能也是一时没看管到而已,楚兄不必在意。”

“哦,那就好,我还担心这五条狗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呢?”

“哦,怎么会,怎么会,哈哈!”

楚痕与宇文浩辰两人皆是面色和善,旁人却不知,在暗地里,两人的交锋才刚刚开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