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二卷 云门六彩
第八十五章 颓废之人
作者:留云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1-21 23:24:44 全文阅读

瞻云部,云门弟子最多,也最集中的地方。经神武殿选拔到云门的弟子,都要先参加一项测试,其中佼佼者,会直接被副掌门、云端四贤选为弟子,而淘汰掉的,则都会被分到瞻云部,在这里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后,通过通过瞻云大比进行遴选。

可以说,云门是修炼氛围最为轻松,但遴选也最为严苛的门派。

来到挂着瞻云部牌匾的阁楼前,楚痕便走了进去。

此时还没到新弟子入门的时间,所以楼内很是冷清,只有两个值守弟子趴在桌上,打着瞌睡。

感觉到有人到来,其中一人慵懒地伸出右手,用带着睡意的语调询问道:“名字,谁介绍来的?”

“我叫楚痕,孤月叫我来这的。”

一听孤月的名字,这两个弟子像打了鸡血一样,扑棱一声就站了起来,四目圆瞪,没有了一点睡意。

看了眼手中的黑色令牌,确信没有听错,这的确是孤月的信物,这两个值守弟子不禁纷纷投来怪异的目光。

“这位师弟,你请坐。”

两名值守弟子笑着走上前,拿过凳子,拉着楚痕坐了下来,谄笑的模样极尽恭敬,弄得楚痕浑身不自在你。

楚痕是初来乍到,但现在仿若反了过来,他倒成了这里的大爷。

“师弟,这个你拿着,天字十号房,位置清静,不受打扰,开窗便可欣赏日升月落,云海翻腾。这间房空了许久,现在是师弟你的了。”

说着,一个写着“天十”字样的木牌就被送到了楚痕面前。

“多谢两位师兄。”

这种好事,楚痕就先收着,反正他也没有损失。

“哎,不必谢,都是师兄弟,谢什么。你先去看看自己的房间,稍后,我们会把其他用品给你送过去,你放心,我们肯定都会挑好的。”

“这,我怎么好意思呢!”

如此优待,必然有着不寻常的目的,果然,这两个值守弟子对视一眼,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些东西,谁用不是用呢。我叫桓正,他叫修雅,师弟以后见到孤月师叔的时候,记得提一下我们俩的名字,师兄我就知足了。”

“是啊,有劳师弟了。”

桓正、修雅的要求不过分,楚痕就点头应了下来,日后见到孤月他会提,但孤月会如何反应,就是另一回事了。

跟桓正、修雅告了别,楚痕就按照他们二人的指引,走向位于凌云峰峰顶东侧的四座院落。

这四座院落的门口,分别写着“天、地、玄、黄”,对应瞻云部弟子四个等级的居住条件,其中天字最好,黄字最差。

找到“天”字所在,楚痕便迈步走了进去。

“站住,你是什么人?”

刚走进院门,楚痕就被一声娇喝拦住,寻声望去,就见开口的,是一个略显青涩的少女。

这少女身材娇小,穿着一袭青衣,腰间别着把稍显宽大的长刀,圆瞪的双眼尽显傲气。

看着少女不善的目光,楚痕拿出天字令牌,置于对方面前。

瞄了眼令牌,确实是瞻云部所用,青衣少女只好撇撇嘴,眼中仍是透着不屑。

“我告诉你,这院里可有不少女孩子,管好自己的眼睛,敢乱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少女信誓旦旦的威胁倒是让楚痕对她的印象好了几分,感情她是在为院中的女弟子们出头。

“你放心,我是有家室的人,对你们这些还没长开的女孩没兴趣。”

“切,你们男人的话可信就怪了。对了,我叫南宫玉儿,现在我把名字留在这,别哪天被我废了,连被谁收拾的都不知道。”

南宫玉儿说完,就昂头挺胸,兀自走出了院门。

看了眼南宫玉儿娇小的背影,楚痕微微一笑,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个院落里,共有三栋两层的阁楼,阁楼内整齐的两排房间。每个房间的房门上,各挂着一个木牌,上面依次写着数字,楚痕来到中间阁楼的二楼,走到“十”的位置,就停了下来。

轻轻一推,房门打开,里面的格局也呈现楚痕眼前。

这个房间干净整齐,里面有一张木床,一套桌椅,一个木柜,还有一张书桌与书架,齐全又不失典雅。打开房内唯一的一扇窗,入眼所见正是初升的朝阳与层层翻滚的云海,壮观景象尽收眼底。

那桓正、修雅说的不假,这个房间不仅清静,还是赏景的好地方,楚痕非常满意。

楚痕孑然一身,没什么好收拾的,就站在窗边赏赏凌云峰的风景。

没过多久,房门轻响两声,桓正与修雅抱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

“多谢两位师兄。”

“小事情,师弟客气。”

一边笑着,他们二人边把抱来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他们带来了两套衣服,一块腰牌,几本书籍,还有一套被褥。

“这两套衣服是门内弟子都要穿的,你等会就换上。这个腰牌是云门弟子身份的象征,这几本书则是门规以及入门的功法,你没事可以看一看。”

把被褥铺到床上,又把带来的东西简单介绍了下,桓正、修雅又询问道:“不知师弟还需要什么,尽管说。”

楚痕摇摇头,笑着说道:“我不需要什么了,多谢两位师兄。”

又叮嘱了两句,桓正、修雅便告辞离去,而在他们刚走到门口时,便遇到了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看了看屋内的楚痕,又看了看桓正、修雅的背影,就笑着走进屋,拱手说道:“看装束,师弟是新来的吧,在下李勇,就住在隔壁。”

“我叫楚痕,见过李师兄。”

说着,楚痕也微微一拱手,回了个礼。

李勇走到楚痕身前,回头看了两眼,确定附近没人,压低声音问道:“我说师弟,你出自哪个世家啊?”

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楚痕只好如实回答道:“我四海为家,没什么背景。”

“师弟别开师兄玩笑了。这间房都空了半年多了,谁要都不给,你若没大的背景,他们会让你住进来?”

李勇嘴角上挑,双眼微眯,摆明了压根就不相信。

楚痕浅笑一声,说道:“我没说谎。我是在历练时经他人引荐,才来云门的。”

“哦?依门规,被引荐过来的人需要掌门、副掌门或者云端四贤几位师伯点头,方能入门,那你找的是哪位师伯?”

“孤月。”

闻言,李勇登时面露惊色,双唇颤抖地说道:“孤,孤月师伯?”

楚痕点点头,道:“没错啊,就是孤月。”

看着楚痕确定的表情,李勇终于明白为何桓正、修雅会对楚痕如此优待,若是换上他,做的绝对不会比他二人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师弟你先忙,师兄就不打扰了。”

惊魂未定地点了两下头,李勇就借故,飞快离开了。

先是桓正、修雅,后是李勇,这些人听到孤月的名字就跟兔子遇到鹰一样,吓得不行。虽然楚痕见识过孤月骂人,但他感觉也没那么可怕。

摇摇头,不再去管这些,楚痕端坐在床上,先借着清静的机会,稳固自己的修为。

元力流转,荧光轻轻闪动,凌云峰峰顶的元力异常浓郁,在这里修炼,楚痕感觉比之前快了数倍。

临近太阳落山,楚痕身上荧光突然一停,随即睁开了双眼。

感觉到体内元力的充盈,楚痕心叹,难怪云门能位列云山四门之一,光这先天的优势,就是外面比拟不了的。

来到窗边,见外面夜色渐临,天边被染的通红,楚痕觉得云海之上的日落别有一番风味,便换上云门的衣服,走出房门,去看看凌云峰的日落、月出。

天色越来越暗,阁楼内的灯火逐渐被点燃,在夕阳尚未消失之时,一轮弯月已经爬过云层,现身天边。

红日、弯月、辰星,共同挂在天上,映在红黑交际之间,如此美景,煞是好看。

绕过掺着嘈杂的阁楼与庭院,穿过人来人往的巨大广场,沿着林间小路,楚痕来到一处悬崖边。站在这里,天际与云海尽收眼底,正是看风景最好的地方。

站在崖边,眼睁睁开着太阳失去踪影,天空完全被黑暗占据,直到繁星点缀夜空,楚痕才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

尽管稍感不尽兴,但楚痕也不急,他现在身在云门,以后看这美景的日子多着呢,不急在这一时。

正打算回去继续修炼,可没走多远,夜幕下的一道黑影忽而引起楚痕的注意。

那道身影孤独地坐在崖边,看着一望无际的夜空,不时举起酒坛,拼命地往嘴里灌酒。这样的喝法,完全就是在买醉。

落寞的身影,想一醉不起的姿态,合在一起,使空气弥漫着一股颓废的气息。

心里好奇,楚痕就缓步走了过去。

身影渐渐清晰,脸庞也渐渐被月光照亮,走到近处,看清这人容貌,楚痕却是微微一愣。因为这个人,他认识,正是曾在骊姬山与他同行的荆一行。

只是现在的荆一行完全没有了那时风采,不管神情,还是举止,都带着颓废与自暴自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