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七十六章 血霾老祖
作者:留云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0-01-14 23:27:24 全文阅读

鹏翼遮蔽天际一轮皓月,利爪划破夜色的宁静,鹰喙啄开生死轮回,一只巨雕头顶尖角,浮于半空,用一双仿若带着鲜血的眼睛死死盯着楚痕几人。

“是蛊雕!”

看到巨雕头顶显眼的尖角,龙怡萱认出,眼前的巨雕正是逃出领地的蛊雕。

蛊雕身上多处羽毛脱落,皮肉干瘪,留下刺目的伤痕,很显然,它是在被血雾击伤之后,才逃离自己的领地。

负伤的蛊雕更加凶相尽显,它长唳一声,扇动翅膀,再次飞掠而上。

“掣云手。”

龙怡萱羽袖翻转,一缕云雾悄然飘向急速逼近的蛊雕。

可就在这缕云雾近身刹那,蛊雕身边突然卷起飓风,瞬间将云雾扫向一边。

“冰封万里。”

龙怡萱一招失效,郁寒衣再施冰封之招。然而,蛊雕飞在空中,寒冰难以触及,反倒让她自己深陷危机。

“小心。”

楚痕与荆一行同动,纷纷推开龙怡萱、郁寒衣,但他们两人的后背却都被蛊雕的利爪划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萤火三变。”

三团萤火疾射而出,随即轰然一爆,漫天火星朝着蛊雕就扑了过去。

可是火星刚靠近,就被蛊雕周围的飓风卷的散于他处,连凝结成飞蛾的机会都没有。

“这蛊雕还真是难缠。”

蛊雕虽然与赤眼猪妖品级相同,但赤眼猪妖重在防御强悍,移动却十分笨重,而蛊雕强在速度,行动迅捷,可以操纵强风,又飞于天上,想收拾它,可比赤眼猪妖难上数倍。

在空中拐了个弯,蛊雕再次飞转而回。

看着环绕在蛊雕周身的飓风,楚痕神色一凝,心道:“既然它善用飓风,那就火随风行。”

注意打定,楚痕催动体内那团萤火,霎时蛾翼怒张,杀伐之气贯穿天地。

龙怡萱一见,立即出招相应,宝剑出鞘刹那,一道龙形剑影怒冲而出。

“这不是云门的功法。”

龙形剑影气息惊人,郁寒衣与荆一行一眼认出龙怡萱所用之招,并非出自云门,但此时情况危急,他们也顾不得这么多,双双催动内元,同出强招。

“御冰行云。”

“赤雾刀。”

冰雾、刀影先后落在蛊雕身上,只能稍稍减缓它行进的速度,但接下来攻至的龙形剑影,却是让蛊雕微微停滞。

龙乃妖兽中的皇者,即便只是空有其形,也让蛊雕在潜意识里心生畏惧。就在这稍稍停顿的刹那,楚痕双臂一挥,一股杀气滔天的炙热旋风猛然席卷向蛊雕。

危机降临,蛊雕连忙挥动双翼,一团飓风霎时挡在身前。

两股风浪相会,眨眼交融,飓风不仅增强炙热旋风威力,还让炙热旋风借着风势飞速逼近蛊雕。

蛊雕见势不对,展翅欲飞,却仍是慢了半拍,它的翅膀被热风燎到,刹那间就有大片羽毛被烧成了灰烬。

羽翼受损,蛊雕浮于半空的身影顿时开始晃动,难以保持平衡。

“好机会,杀。”

龙怡萱、郁寒衣、荆一行三人见状,同时出招,想要一举将蛊雕斩落。

可蛊雕的强韧超出估计,它竟长唳一声,拔空而起,瞬间让他们三人的攻击落了空。

风声再起,蛊雕急速下落,一双无坚不摧的利爪直抓向荆一行与龙怡萱。

龙怡萱眉头一凛,连挥数剑,暂挡利爪,随即借势而退。而荆一行也是顺势后撤,拉开与蛊雕的距离。

龙怡萱与荆一行皆是暂避锋芒,但有一道身影却是反其道而行,自他们二人中间穿过,提剑直刺蛊雕。

“小师妹!”

这个冲上去不是别人,正是容颜被损的郁寒衣,她目光冷漠,大有舍命之意。

荆一行连忙催动元力,在身后爆开,如利箭般疾射出去。而龙怡萱则是内元震动,长剑挥舞,一条白色巨龙随剑锋隐隐浮现。

“龙形剑,断魂。”

家传密式应声而出,龙形剑影后发先至,抢在荆一行、郁寒衣之前,杀向蛊雕。

“轰”的一声,元力四散,碎羽横飞,一片灿然光华中,赫见一片鲜血如雨水般洒向地面。

荆一行护在郁寒衣身前,染着血,从空中坠下,重伤的他直接没了半条命。

而蛊雕也受伤非轻,左爪的一根脚趾被硬生生轰断,右爪上也挂着一道显眼的伤痕。

“唳——”

蛊雕的凶性被彻底点燃,它长啸一声,便顶着额头上的尖角冲向下落中的荆一行与郁寒衣。

就在万分危急之际,荧光瞬闪,四道身影疾驰而来,两道分别接住荆一行与郁寒衣,另外两道则是直奔即将攻至的蛊雕。

荆一行与郁寒衣一被救下,楚痕与龙怡萱立即后撤,随即就听一声惊爆,两道萤火虚影直接爆炸,瞬间将蛊雕的两支翅膀点燃。

熊熊烈火快速蔓延,蛊雕痛苦地不停挣扎,可萤火哪是普通的火焰,顷刻间就将它的一双翅膀完全包裹。

羽翼本已受损,再遭烈焰焚烧,蛊雕再也无法撑持沉重的身体,宛如一团火球,一边翻滚着,一边坠向地面。

“好机会。”

龙怡萱看准时机,奋起一剑,直接击穿蛊雕天灵,终于结果了它的性命。

用力一挑,蛊雕内丹便被龙怡萱挑了出来。

将内丹随手扔给楚痕,龙怡萱连忙检查郁寒衣、荆一行的伤情,随后轻出了一口气。

郁寒衣只受轻伤,行动无碍,荆一行则是伤势严重,但好在没有伤及根本,恢复起来,也不算难。

服下两颗丹药,荆一行面色立即好了很多,他朝着龙怡萱点点头,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就在此时,楚痕眼角余光无意间瞥见蛊雕的尸体,登时发现异状,立即扭头望去。

“事情不对。”

听见楚痕的话,龙怡萱忙问道:“怎么了?”

顺着楚痕的目光看去,只见蛊雕尸身上的羽毛在缓缓掉落,露出羽毛覆盖下的皮肉。

看清皮肉的模样,楚痕与龙怡萱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原来,蛊雕皮肤下的血肉正在迅速流失,呈现干瘪的模样。

“快走。”

立即意识到什么,楚痕与龙怡萱便想带着郁寒衣、荆一行快点离开。可就在这时,一片血雾突然自蛊雕尸体内爆冲而出,瞬间拦住了他们二人的去路。

“分开走,山下会合。”

血雾再现,所有人都陷入巨大危机。荆一行不愿再有人为他犯险,便高喊一声,撑起重伤之躯,转身与郁寒衣向山下跑去。

“走。”

龙怡萱也不敢耽搁,立即高喝一声,随后楚痕急速后撤,闪避突然出现的血雾。

稍一拉开距离,楚痕立即催动体内那团萤火,想要尽快脱身。可他刚一运转元力,却突然内息一滞,体内萤火竟猛地颤动了一下。

“糟了。”

连日以来,楚痕接连施展《萤火掩身》,元力耗损甚巨,体内那团本就黯淡的萤火被过渡消耗,此时竟有了反噬的预兆。

自修习《萤火九转大法》时,楚痕便知体内那团萤火是生机,亦是危机,它虽然能让自己拥有重生的能力,但如果自身的实力无法压制它的力量,那它便会让自己自焚而死。这种状况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却不想骊姬山中的几场大战让他消耗过巨,竟促成了这种局面的发生。

萤火的危机近在眼前,但血雾的危机已是火烧眉毛,楚痕只能把心一横,先躲过这一劫再说。

楚痕与龙怡萱运转元力,眨眼奔出数百米,将血雾甩在身后。

可这时,却听闻身后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中,一道张狂、诡异的笑声随风传至耳畔。

“桀桀……”

骇人的笑声传来,楚痕、龙怡萱同时向身后望去,就见山石崩毁,树木横飞,一股翻腾不止的血雾自山间直冲天际,而在血雾之中,一道双眼闪着血红邪光的瘦弱身影傲立其中,正发出狂傲的笑声。

立在血雾中的,是一个身体干瘪的老者,他全身惨白的看不到一点血色,皮肤干瘪的紧贴着骨头,几缕花白的头发突兀地长在头顶,使他的脑袋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头发还未完全脱落的骷髅头。

老者虽然立于空中,但却被四根粗长的铁链牢牢捆住。这四根铁链一端捆在老者身上,另一端深入地底,使得老者无法挣脱。

“桀桀桀,数百年的囚禁,我血霾老祖终于重见天日了。”

纵然没有完全恢复自由,但这位自称血霾老祖的老者还是忍不住狂笑起来,与暗无天日的地底相比,现在已是好上太多了。

血霾老祖冷眼扫视夜幕下的山林,邪笑两声,随即双手一动,无边血雾竟如有生命般咆哮着涌向四周,吞噬一切生机。

“这老头的实力好强。”

察觉老者身上强大的气息,龙怡萱忍不住惊呼一声,论实力,她根本就不是这位血霾老祖的对手。

“别看他了,快走。”

生死危机在前,楚痕拉着龙怡萱就跑。可没跑出几步,他忽然神色一沉,皱紧眉头,脚下速度不由放慢,他体内元力竟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难以为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