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六十六章  分道扬镳
作者:留云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0-01-06 22:28:48 全文阅读

炙热旋风席卷而至,那浓郁的杀意让欧阳铁血顿生惊惧。

欧阳铁血不敢硬闯,连忙提元一挡,只见红尘惊爆,他被逼退数步。

后退的脚步还未停歇,杀招再临,长枪趁机直取后心。

“可恶。”

足尖用力一点,欧阳铁血腾空而起,越过沈一平。

可偏在这时,董川与楚痕又同时杀到。

身处半空中,欧阳铁血再无躲闪余地,他猛击一掌,震退势力最弱的楚痕,同时挥刀向后,刺向董川。

面对冰冷的刀锋,董川竟现惊人之举,他不闪不避,硬往刀口上撞。

长刀透体而过,再度受创的董川大吼一声“为我女儿偿命来”,朝着近在咫尺的欧阳铁血就是一刀。

刀光闪动,鲜血四溅,一条断臂,一把断刀,翻转坠落,伴随而来的,便是欧阳铁血的一声哀嚎。

董川不计伤势,一刀斩断了欧阳铁血的右臂。

欧阳铁血落向地面,迎接他的,是冰冷、尖锐的长枪。

霎时,长枪穿透身体,将欧阳铁血支在半空。

紧接着,三团萤火疾射而至,瞬间将一息尚存的欧阳铁血变成火人。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欧阳铁血在空中扑通了几下,就没了动作,直至被焚烧成焦炭。

“老哥,你不要动。”

沈一平先用元力封住董川的伤口,才把留在他体内的那半截断刀拔出。简单审视了下董川的伤势,沈一平不由慨叹,这一刀虽未要了董川的性命,但他一身修为几近全毁,即便痊愈,怕是也只能停留在凡元境了。

满身的伤痕全然不顾,董川看着欧阳铁血燃烧的身体,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

“兄弟,劳烦送我回去见清雪。”

董川与沈一平争了数十载,不想今日却以兄弟相称,这过往的恩怨,经此一遭,他们都放下了。

“走。”

搀起董川,楚痕与沈一平便走向山腰上的山寨。

山寨的空中,弥漫着一抹凄凉,随着风,飘向这座望云山。

董川简单整理下自己的衣冠,抱起爱女的尸体,一步步走向寨门外。

走了几步,董川突然一停,轻声说道:“岚城是你们的了。”

说完,脚步继续,只是董川所去的方向非是岚城,而是更远、更深的群山。

晚年丧女,修为无法恢复,对于董川,归隐山林,是最好,也最无奈的选择。

沈一平与沈恬儿望着董川远去的背影,心里无限唏嘘,这最终的结果是他们从来没想到的。

正在这时,沈恬儿瞥见楚痕正要离去,连忙问道:“你要去哪?”

“走我该走的路。”

轻声一语,楚痕迈步向前,走上去往骊姬山的道路。

在沈恬儿眼中,这道沐浴阳光下的身影,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遥不可及,就好似站在巅峰上的强者,有资格陪伴他的,唯有孤寂。

“恬儿,你随他一起走吧。”

因为之前对楚痕的轻视,造成沈恬儿与楚痕未能进一步发展,沈一平对自己的女儿始终有一份愧疚。

可他没想到,沈恬儿竟摇摇头,苦笑着说道:“我没资格站在他身边,之前不能,以后更不能。”

深吸一口气,沈恬儿擦去眼角的泪珠,露出坚毅的表情,她扭身对沈一平说道:“走吧,爹,还有好多事等着咱们回去处理。”

说完,沈恬儿走向岚城,那小小的身影,此刻好像突然变大了许多。

“我的宝贝女儿,终于长大了。”

沈一平欣慰地笑了笑,他决定,回去就把枪馆完全交给沈恬儿打理,自己只做帮她出主意的人。

一场相交,一场争斗,此刻各奔东西,分道扬镳,相会不知何期。

山间的轻风吹来,绿油油的青草成片地一一倾倒,看上去就好像一张绿色的毯子,被轻风所掀动。

背靠着树干,躺在草地上,借着茂密的枝叶遮去刺眼的阳光,再喝上两口新打来的清凉的泉水,好不逍遥自在。

自离开岚城,楚痕已经在群山中走了半个月,带来的干粮与美酒早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他现在是借着赶路之余,找些野味来打打牙祭,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拿出两个药瓶晃了晃,里面没有一丝声响,所有的混元丹也被吃光,可体内那团萤火距离满盈还差得远呢。

随手把空药瓶扔到一旁,楚痕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拿起玄竹杖,系好装着泉水的葫芦,再次踏上路途。按照现在的速度,大概还要半个月的时间,他才能抵达骊姬山外围。

就这么连续走了半天,夕阳渐渐染红了天边,楚痕却惊讶地看见不远处竟升起了炊烟。

这深山老林,向来鲜有人迹,楚痕心里好奇,就朝着那里走去。

不多时,一个坐落在山坳间小山村就出现在夕阳之下。而那升起的炊烟,正从每家每户的烟囱中冒出来。

会在这里碰到人家,确实出乎楚痕的预料,不过看山村那祥和的模样,他不禁心生向往。

“咦,那里有个人。”

楚痕一来到山村外,便引来一个村民的惊呼。而听到他的声音,很多村民都朝着楚痕投来新奇的目光。

对这个隐藏在深山中的小村庄而言,能看到外人,可是一件十分新奇的事,特别是尚且年幼的孩童,这恐怕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村庄之外的人。

楚痕收起气息,表现的与常人无异,带着善意的笑容走进山村。

“年轻人,你这是打哪来,要到哪去啊?”

一个发虚花白的老头主动走上前,开口询问起来。

“这位老丈,我是要去骊姬山历练的。今日恰好路过此地,又逢天色已晚,不知是否方便我借宿一晚。”

“哦,方便,方便,只要你别嫌弃我这吃住寒碜就行。”

老头十分热情地招呼楚痕,将他引到自己家中。

老头的家只是两间简陋的茅草屋,家中还有儿子、儿媳和一个可爱的小孙子。

他们家正要吃饭,楚痕刚随着老头坐上桌子,他的儿媳妇就把一盆蒸山芋、一盘煮野菜,和一盘炖野猪肉端上了桌。

老头笑着说道:“山中人家不比外面,都是些山野间的东西,你别嫌弃。”

“老丈说笑了,出门在外,有口吃的就行。”

伸手接过老头递过来的山芋,楚痕就大口吃了起来。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老头的儿子、儿媳对楚痕也很是热情,边吃,他们还边问外面都发生了哪些事,显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对于他们的问题,楚痕就大概回答了下,说了外面世界的灯红酒绿,也说了人心算计,听得老头一家人时而喜笑颜开,时而皱紧眉头。

就在吃饭的时候,楚痕发现老头的小孙子总是时不时地偷瞄自己,那好奇又小心的模样,可是乖巧。

吃过了饭,老头的儿子就把其中一间茅草屋收拾出来,让给楚痕,他们全家人挤在另一间房内。

楚痕不想白吃白住,就从钱袋内拿出两枚金币,递给老头。

可没成想,老头只是笑了笑,就把金币推了回来。

“我们山里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东西在我们这毫无用处。你若真想给,就随便给几样不需要的东西,在我们这,这可比金子受欢迎多了。”

楚痕一想,老头的说法也对,他们生活在这深山里,过得是自给自足的生活,有钱也没地花。

全身摸了下,除了钱袋、玄竹杖和酒葫芦,楚痕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一柄雅诗塞给他的匕首。

这柄匕首品级不高,但做工精细,外鞘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这柄匕首对我用处不大,就送给您吧!”

老头一看这匕首做工精美,觉得是贵重之物,一时竟没敢去接。

楚痕微微一笑,说道:“拿着。”

说着,楚痕将匕首塞进老者手中,就进茅草屋休息去了。

老头端详着手中的匕首,露出喜悦的笑容。这时,他瞥见身旁的小孙子一直盯着这把匕首看,就呵呵一笑,把匕首给了孙子。

“小心别割伤自己。”

小男孩接过匕首,就屁颠屁颠地跑回了屋,生怕别人把它抢走似的。

跟在孙子后面,老头一步步踱回了屋。

一夜就在这安静、祥和的氛围中度过,在天还未亮时,楚痕便不辞而别,独自走出了山村。待到老头的儿子来叫他时,只看见空无一人的房间。

楚痕才离去不过一天,又一队人成了小山村的客人。

这一行人共计五人,都在十五六岁左右,他们各个衣着华丽,器宇不凡,在每个人的衣领旁,都绣着一道相同的云纹。

其中一名少女身穿白衣,面带白纱,一双明洞的大眼睛格外的引人注目。

无独有偶,这一行人也投宿到了老丈的家里。

“你这把匕首好漂亮啊!”

带着白纱的少女看着小男孩手中的匕首,浅笑着打趣起来。

小男孩一听,连忙把匕首抱在怀里,还一脸警惕地盯着对方。

“姐姐跟你换。”

见状,这少女笑了笑,就把随身包裹打开,摆在小男孩面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