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四十章  半个主人
作者:留云  |  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19-12-14 22:41:50 全文阅读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雅诗面色一沉,她不知道来者是敌,还是友。

“小姐,你没事……”

顾老带人冲进密室,第一眼所见却是安坐在这里的楚痕和陈坚倒地的尸体,顿时大为震惊。这间密室事关机密,除了他与雅诗,再无他人知晓,更别说楚痕这个外人了。

“陈坚勾结外敌,背叛神教,已被我格杀。把他的尸体抬出去,免得弄脏了我的地方。”

两名教众闻言,立马走上前,把陈坚的尸体,连带着张天元的人头都给搬了出去。

“小姐,你的内患?”感觉到雅诗身上那强大的气息,顾老惊喜地问道。

“已经无碍。”

说着,雅诗俏脸微红,浅笑中带着些许羞涩,目光更是下意识地往楚痕那边瞥了瞥。

雅诗自幼肩负重任,素来以成熟、沉稳的一面示人,这是她十几年来首次展现小女子模样。顾老一生风风雨雨,又岂会看不明白这些,不过他只是会意地笑了笑,并没有点破,免得雅诗难为情。

将密室重新收拾了下,楚痕便与雅诗、顾老一起离开暗道,回到雅诗的房间。

“老奴拜见圣王。”

一走进房间,顾老突然恭敬地朝着楚痕行起了礼。

“顾老,使不得。”

楚痕连忙一步上前,扶起顾老,却不想正好看见顾老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而雅诗看到这一幕,害羞地白了顾老一眼,脸上再次浮现一抹绯红。

待到楚痕坐下,雅诗自袖中取出了一块印着血红色月牙的令牌。

“这是血月令,见此令如见教主,全教仅此一块。现在你既是圣王,论地位,与我平起平坐,我便将这块血月令交给你。凭此令牌,所有教众的生杀予夺,全在你一念之间。”

接过血月令,楚痕终于明白顾老方才那笑容的意思,原来他与雅诗发生的事,顾老早就看明白了。

“这么说,各地的玄月阁,我都说的算了?”

雅诗既是玄月阁主,又是血月神教教主,那不用说,玄月阁便是血月神教。

雅诗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你现在也算是玄月阁的半个主人。”

稍作停顿,雅诗继续说道:“如果你能帮我振兴血月神教,那不管是我,玄月阁,还是血月神教,就完完全全都是你的。”

“哦?”

从雅诗的语气中,楚痕听到了一种负担,一种不可推卸的重任。

“启禀圣王,自从老教主因强行修炼血月神功而亡后,小姐就接任了教主之位,那时她才只有六岁。振兴神教,是老教主的夙愿,也是小姐苦苦撑持十几年的心念,还望圣王为我神教捐一份力。”

“顾老言重了,我既是圣王,那振兴血月神教便也是我的责任。”

听到楚痕这样说,雅诗喜笑颜开,说道:“这样说才对嘛,也不枉我白白把自己给了……”

话未说完,雅诗忽地俏脸一红,连忙住口,心中懊恼今日自己怎么变得这般口无遮拦。

她话没说完,但话中意思已经表露的够清楚了,楚痕与顾老都是不由一笑,只是前者多是尴尬,后者多是欣慰。

“对了,我翻阅过不少地方志,对这几十年来云山界涌现的派门也有所了解,但我怎么从没听闻血月神教的名字。”

云山界内,派门的成立必须经过神武殿,只要经过神武殿就一定会被载入地方志中,没有找不到的道理。

对这点,雅诗先是笑了笑,随即回答道:“因为血月神教并不出自云山界。”

“哦?”

楚痕难掩吃惊的表情,他完全没料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对这些陈年旧事,老奴知道的更清楚些,还是我来说吧。”

随后,顾老就把他知道的一些事娓娓道来。

根据顾老所说,原来在百年前血月神教陷入灭教之危,为保留一丝血脉,教中的几位先贤大能合力打开一条空间裂缝,将一些孩童送了进去。当时,这些孩童会被送到哪里,能否活着,没有人清楚,但好在运气站在他们这一边,这些孩童竟成功穿过空间裂缝到了云山界。

这些孩童来到云山界,便以重建血月神教为目标,聚拢到了一起。只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穿过空间裂缝的关系,他们原本都是资质极佳之辈,到了这里却全都变得十分平庸,就连真元境都难以突破。当时正值云山界群雄并起,相互吞并之际,实力弱小的他们只好龟缩在偏僻的河西四郡,暗中图谋发展。

时间流逝,曾经的孩童慢慢都成了老人,然后沦为枯骨,直到雅诗的爷爷因急于修成血月神功而死,复兴血月神教的重任也就落在了年幼的雅诗身上。

这十几年来,雅诗将神教伪装成玄月阁,还故意装出一副放浪模样,为的就是暗中壮大血月神教,完成爷爷的遗愿。

听完顾老的话,楚痕才明白这些年来雅诗是多么的不容易,既要为壮大血月神教而殚精竭虑,又要忍受《血月神功》所带来的副作用,有好几次都险些没挺过来,顿时感到十分心疼,毕竟她现在可是自己的女人。

看到楚痕投来的怜惜的目光,雅诗露出一抹欣喜的浅笑。

“那你们是来自哪方世界?”

雅诗摇摇头,道:“我爷爷是突然离世,什么都没来得及跟我交待。不过,依据流传下来的说法,找到多年前遗失的那块血鳞玉,就能解开所有的谜题。”

血鳞玉事关血月神教的过去与将来,这便是雅诗宁愿冒着被张天元调戏的风险,也要约他一会的原因。

“血鳞玉?”

略微思索了下,楚痕轻轻摇了摇头,这东西他从未听说过。不过,这件事倒也勾起他的兴趣,按他以前的理解,两界穿行唯有通过界门一种途径,就好比两百七十年前,血狱魔界就是通过强行打开界门的方式来进攻云山界,但今日看来,或许另有他法。

“没关系,这些事都交给我来解决,你活得放松些。”

这些年来雅诗活得太过辛苦,楚痕决定自此刻起便把这些重任都承担过来,绝不让自己的女人再过曾经的生活。

雅诗眉眼含笑,感觉到这么多年都不曾感到的轻松。这一刻,她真的感到自己是因祸得福,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没关系,我都习惯了。不过,或许你这句话有一半是对的,以后血月神教能否崛起,全赖你一人。”

“哦,怎么说?”

论实力,雅诗远在楚痕之上,再加上她血气之症已除,实力精进速度亦是今非昔比,她才该是血月神教崛起的希望。

只见雅诗浅浅一笑,叹道:“我的血月神功虽然奇妙,但从你身上,我感到一种不一样的气息。我有种感觉,用不了多久,我就唯有仰望你的份。”

雅诗对楚痕的评价之高,让顾老不由一惊,要知道,雅诗可是领先了楚痕几乎整整一个大境界。

雅诗如此相信自己,楚痕心头一暖,说道:“我的立足之地,你与我并肩。”

看着楚痕信誓旦旦的承诺,雅诗重重点了点头。在她眼中,她似乎已经看到楚痕踏足强者之巅,号令天下那伟岸的身躯。

一旁的顾老眼见这对小俩口的浓情蜜意,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可突然,他想到什么,脸色顿时一变。

“对了,小姐,张天元的事该如何跟张家交待?”

张天元身为家主继承人,一旦有失,张家一定会来玄月阁兴师问罪,他们一旦处理不善,很有可能会引发一场大战。

事关重大,雅诗一时眉头紧锁。过了片刻,她终于有了主意。

“这样,把张天元跟陈坚的尸体一起扔到城外去,再在尸体上撒上玉兰香。如果张家的人问起,就说他在这里喝多了酒,吵嚷着要去兰亭斋找乐子,接下来的事情,咱们也不知道。”

兰亭斋是栖凤城内最大的妓院,往来宾客中不乏各方势力的大人物和实力强横的高手,而玉兰香便是兰亭斋最大的特点。

“这么说,张家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张家人不是傻子,想三言两语把这件事推干净,没那么容易。

对于这一点,雅诗也考虑的很清楚,笑着说道:“张家爱面子,因为逛妓院而丢了性命这种丢脸的事,他们就算不信,也不会过分张扬,只能是背地里调查。只要他们不与咱们正面闹翻,他们要什么补偿,我给他们便是。”

为了在栖凤城落脚,雅诗研究张家多时,对他们的处事风格也能猜中一二。

顾老点点头,只要张家不与玄月阁正面相抗,问题就不大。

“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姐,圣王,现在天色不早了,你们也早些歇着吧!”

说完,顾老就带着一丝笑意快步走出了房间,还随手把屋门关严。

顾老一走,房内就只剩下楚痕、雅诗两人,氛围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你,你还有东西需要回去收拾吗?”雅诗害羞地问。

“没了,我手里只有这根玄竹杖而已。”

“哦。”

轻轻回应一声,雅诗把蒲扇往脸前挪了挪,用来遮挡渐渐变得红润的脸颊。

“我个男子汉,怕什么。”

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楚痕猛地站起身,走向雅诗。

面对逐渐靠近的楚痕,雅诗羞涩地低下了头,她没有做丝毫反抗,任凭楚痕将她抱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