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三十九章  血月神教
作者:留云  |  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19-12-13 15:21:57 全文阅读

烛光冉冉,春色旖旎,最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整理好衣物,楚痕看向坐在地上的雅诗。

察觉到看过来的目光,雅诗连忙紧了紧胸口的衣襟,羞怯的脸上再次浮现一抹潮红。

楚痕与雅诗不约而同地把头扭到一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让他们两人都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重新审视自身,楚痕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实力不知何时提升到了灵元四品,而且不止如此,他丹田内的那团萤火也变得光滑璀璨,距离满盈不远了。

与此相比,更让楚痕大感意外的,怕是地上的那滩醒目的处子血。

论举止,雅诗平日都是一副放浪模样,再加上坊间流传的种种风流韵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不知羞耻的破鞋,说不定爬上过多少男人的床,又有谁能料到她一直是完璧之身。

“看什么看,这下你赚大了。”

见楚痕一直盯着自己的落红看,雅诗是又羞又怒,忍不住轻喝了一声。

“确实赚到了。”

不知怎地,楚痕想都没想就接了这么一句,登时弄得雅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感觉怎么样了?”

意识到自己方才说的话有些过了,楚痕忙转移了话题。

“说来也怪,我多年不愈的伤患竟然全好了。”

长久以来,雅诗受体内气血混乱之症所扰,实力无法发挥,可现在,她气血流转正常,与常人无异。

“那你现在的实力?”

对于雅诗的实力,始终是个谜,现在楚痕与雅诗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他终于可以开口问一问。

“这个嘛,先前是真元一品,现在是真元三品。”

听到这句话,楚痕惊得差点张大嘴巴。自己的女人实力比自己高出这么多,这太打击楚痕那颗有着大男子思想的心了。

实际上,雅诗碍于血气之症,实力长期停留在真元一品,但她体内的元力却没有停止增长,一直都处于被积压的状态。而方才之事,雅诗的元阴滋补了楚痕,楚痕丹田的那团萤火也流入雅诗体内,不仅治愈了她的血气之症,还把累积多年的元力激发出来,使她一举突破两个品级。

正暗下决心要抓紧提升实力,楚痕的眼角突然瞥到墙壁上有一个似曾相识的标记。

“这个?”

在身后的墙壁上赫然刻着两个血红色月牙,那醒目的形状是格外熟悉。

见楚痕看到了血红色月牙,雅诗轻声说道:“有很多事,你还不知道,等出去了,我慢慢告诉你。”

“血月神教。”

“什么!”

一听楚痕提起“血月神教”这四个字,雅诗登时震惊的无以复加,她实在没想到楚痕竟知道这个名字。

“你从哪里知道我血月神教的存在的?”

事关神教机密,雅诗连忙询问起来。

楚痕无奈地笑了笑,反问道:“你们血月神教是不是有个叫陈坚的?”

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名字,雅诗重重点了点头。

随后,楚痕便将当日陈坚杀害同袍的事告诉给了雅诗。

听着楚痕的描述,雅诗的脸色越来越冷。到了此时,她终于知道勾结张天元,暗算自己的叛徒就是这个陈坚,因为她当初派给陈坚等人的任务,就是搜寻血鳞玉,而回报血鳞玉落在张家手中的,也正是陈坚。

“叛教者,死。”

低吼一声,雅诗忽然眉头一皱,捂紧胸口。药性的余劲未散,她元力运转暂时受阻。

可恰在这时,墙壁轻颤,竟有开启之象。

“不好,暗门要被打开了。”

雅诗正要准备应敌,一只有力的手掌却忽然落在她的香肩上。

“你余毒未除,不可随意催动内元,不然恐为将来的修炼留下隐患,听我安排。”

感受到手掌传来的温度,雅诗心中一暖,像小媳妇一样,乖巧地点了点头,不一样的风情反倒让她更加迷人。

“吱嘎。”

暗门开启,陈坚快步走了进来,而在他的手中,还提着张天元血淋淋的人头。

一走进密室,却见雅诗平静地坐在密室中央,陈坚不由一怔,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般景象。

“属下拜见教主。”

看见雅诗神色如常,陈坚顿感心里没底,便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在单膝跪地的同时看了眼雅诗身旁趴着的男子身影。

“教主,属下在暗道内发现此人,为防机密外泄,便将此人格杀。”

“陈长老做的很好。”雅诗指了指趴在地上的楚痕,继续说道,“我被张天元下毒暗算,不成想在暗道内发现这个小毛贼,索性就用他解了毒,现在也已被我击杀。”

“哦,教主无恙便好。”

陈坚一边说着,一边暗中观察地上的男尸,发现确实不存气息。

“陈长老,你击杀张天元,阻止圣教之秘外传,他日论功行赏,我不会忘记你的。”

雅诗嘴上这么说着,暗地里却在催动内元,化解药性余劲,她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

“陈坚身为圣教中人,理应为我圣教洒血捐躯,不敢居功。”

说完,陈坚就双手抬高,要行叩拜大礼。

突然间,两支暗箭自陈坚袖中猛然射出,直奔雅诗。

暗箭迅如流星,眨眼已至雅诗身前。可就在这时,忽见黑影一动,两道暗箭便停滞不前。

“铛铛”两声,楚痕用力一甩,把两支暗箭扔到地上,随即冷眼直视陈坚。

“坏事的东西,一同陪葬吧!”

定睛一看,坏事之人不过灵元四品,陈坚冷哼一声,厉掌骤提,决意速杀。

楚痕向前纵身一跃,挺身挡关,寸步不让。

趁着楚痕拦住陈坚的时机,雅诗轻闭双眼,全心催动内元,尽快化解余毒。

数度肢接,楚痕虽略落下风,却凭借多次生死相杀积累的经验,也没让陈坚讨得多少好处,弄得陈坚心急不已。

“看招。”

厉掌袭来,楚痕正要应招,却惊见陈坚手掌一翻,一阵绿烟猛地从袖口扑了出来。

“有毒。”

楚痕连忙封锁口鼻,可还是晚了一步,部分毒烟已经被他吸入体内。

眼见得逞,陈坚奸诈地笑了起来。他也正是靠着这一手,才轻易地击杀了张天元。

听见楚痕中毒,雅诗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脸上浮现焦急之色,可她正到关键时刻,不能中止。

毒烟入体,头晕目眩的感觉马上袭来,楚痕顿陷危境。

可就在这时,陈坚却是攻势一转,直取楚痕身后的雅诗,他心知,雅诗才是最为致命的威胁。

就在雅诗陷危之际,楚痕冷喝一声,挺身护在她身前。

“噗——”

厉掌临身,楚痕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你找死。”

再次受阻,陈坚怒上心头,立马翻掌提元,狠辣一招誓要收了楚痕性命。

生死攸关之时,楚痕体内萤火猛地荧光一闪,侵体毒素竟被瞬间炼化殆尽。

毒性化解,楚痕脑海再现清明。抬眼一看,惊见杀招将至,他立即催动元力,迎着轰出一掌。

双掌相击,楚痕连退数步,再次负伤。

“怎么回事?”

用这毒,陈坚从未失过手,却不想今日在楚痕这里碰了壁。

对这点,楚痕心中倒很是欣喜,萤火既然可以自行炼化剧毒,那岂不是意味着他是百毒不侵之体。

“杀世蛾风。”

立足未稳,楚痕已是一声低喝,出手反攻。

蛾翼现形,杀气陡生,热浪翻涌而出,庞然之威让陈坚心底一惊。

“血月降世。”

察觉楚痕这招非同小可,陈坚不敢大意,立即内元急催,强招上手。

霎时,一轮血月凭空出现,刺目红光弥漫整间密室。

“杀!”

“杀!”

同时高喝一声杀,旋风、血月相冲,随之猛烈撞到一起,暴起的风波震得石壁颤动,似有崩毁之象。

烟尘渐渐散开,首先露出来的是陈坚那张阴沉至极的脸庞。无可取巧的正面碰撞,实力高出一个层次的他却未讨得半分便宜,这让他感到十分丢脸。

“哈哈哈……”

笑声响起,嘴角呕红的楚痕自烟尘中踏出,那高傲的笑脸尽显张狂姿态。

“再来啊!”

杀气骤升,斗志昂然,楚痕单臂一挥,竟是主动请招。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楚痕的举动,对陈坚而言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向来心高气傲,自命不凡的他又岂能受得了。

只见陈坚周身元力运转,准备发动必杀一击。

“够了。”

随着一声轻喝,烟尘瞬时散开,一道带着几分愠怒的倩影缓步走向准备大战的二人。

感应到雅诗身上那沉稳、强大的气息,陈坚顿时面如死灰,他没想到雅诗不仅能这么快就化解余毒,连她先前的血气之症也消失了。

“你先行调息,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

“好。”

陈坚先是勾结张天元,害得雅诗差点失身,随后又暗下杀手,楚痕觉得由雅诗亲自解决这个叛徒,更能解她心头之恨。

“叛徒,受死吧。”

玉手一挥,三道血色箭矢冷然射向一脸惊惧的陈坚。

“我不服。”

死劫降临,机关算尽的陈坚来不及细思究竟哪里算错,便被箭矢洞穿了身体,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成功解决这个叛徒,雅诗面色微微一松。

可就在这时,暗道内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