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三十八章  你若负我?必杀你
作者:留云  |  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19-12-12 12:24:26 全文阅读

“你,你做了什么?”

雅诗惊慌地看着突然站起身的张天元,不用猜她也能知道是这一切都是张天元捣的鬼,只是她还是想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闻言,张天元坏笑着拿出一个香囊,得意地说道:“没做什么,只是有人告诉我,他在你珍藏的酒里加了点东西,只要混入芥子蒂的气味,便能形成让人快乐到死的良药,任凭你是贞洁烈女也抵挡不住。更何况,你雅诗是吗?”

“那,那血鳞玉?”

“血鳞玉是什么东西,我压根就没听说过。”

说着,张天元就缓步走了过来,那猥琐的神情,任谁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雅诗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可她身体没有一点力气,元力更是因为气血混乱而难以催动。此刻,她就犹如一只被捆绑的羔羊,任人宰割。

张天元一步步靠近,那低沉的脚步声,就如同一个高高举起的锤子,每一下都重重砸在雅诗的心头上。

就当张天元伸出的手即将触碰到雅诗的刹那,变数陡生,本该无力反抗的雅诗猛然击出一掌。

张天元猝不及防,仓促应招,结果被雅诗一掌震退数步。

“她的实力?”

惊觉雅诗元力精纯,张天元到此时才发现,雅诗的实力远在他之上,若非受药效所困,他连近对方身的本事都没有。

只可惜,方才那一掌已是雅诗豁命一搏的全部。

心知雅诗后继无力,张天元正想趁机把她给办了,可就在这时,他却看见雅诗借着方才反震的掌力直接撞在身后的墙壁上。

刹那间,墙壁翻转,雅诗的身影瞬息间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那个陈坚怎么没说这里有什么暗道?”

张天元焦急地在墙壁前四处乱拍,寻找开门的机关,他可不想煮熟的鸭子就这么溜了。

一方面,张天元在寻门而入,而另一方面,躲进暗道的雅诗强忍着体内焚身的火焰,扶着墙,艰难地往前挪着脚步。

此时的雅诗呼吸急促,额头上布满香汗,面色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她不知道自己中的究竟是什么毒,但药性的猛烈却远超她知道的很多催情药。

刚刚走出几步,雅诗就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看来我今日要命丧于此,只可惜,不能把这个叛徒给揪出来。”

知道以血鳞玉为饵,还能暗中在自己珍藏多年的陈酿中下药,这两件事都非张天元这个蠢货能办得到的。唯一解释,雅诗身边出了叛徒,而且这个人跟自己走的还很近。

可就当雅诗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暗道中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艰难地抬起眉眼,出现在视线中,竟是她最意想不到的人。

“你……”

“阁主?”

惊见雅诗倒地,楚痕连忙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

雅诗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可身体却沉的比山还重,根本动弹不得。而更令她心惊的是,楚痕的意外出现,使得她更加燥热难耐,全身好像被火烧着了一样。

楚痕见状不由皱紧眉头,他虽尚未娶妻,却不是不懂世事的傻子,雅诗的模样完全就是被人下了药。

不顾雅诗的反对,楚痕快步走到她身边,随即左手扶住她早已湿透的香肩,右手催动萤火,炼化雅诗体内药性。

可不过数息时间,雅诗进暗道的那面石壁,就传出一丝轻响。

“楚痕,你欠我的人情还算不算数?”

药性太过猛烈,萤火的炼化无异于杯水车薪,不过却也让雅诗恢复了力气,起码说起话来,不那么吃力。

“当然算,我说过,我楚痕从不欠人东西。”

“好,我现在就让你偿还人情,带我离开。”

“好,你来指路。”

二话不说,楚痕一把背起雅诗,顿时香汗沾身,香气扑鼻,一种柔软丝滑的感觉自掌心传来。

“这边。”

根据雅诗的指引,楚痕背着雅诗快步奔跑在昏暗的暗道内。而就在他们离开不过片刻,暗门突然打开,张天元终于冲了进来,与此同时,另外一道凝着眉头的身影也在暗道内四处徘徊。

“这里,按墙上右手边凸起的石块。”

走着走着,雅诗突然指了指右侧的石壁。

依着手指的方向,楚痕很快就找到了一块微微凸起的石块,然后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

石块按下,周遭却是毫无变化,生路未现。

“怎么可能?”

这暗道内每一个机关,每一处暗门,雅诗早已烂熟于心,此时情形,着实让她震惊不已。

“换路走。”

时不待人,雅诗只好指引着楚痕另寻出路。

可是,连续找了四个出口,都是机关失效,暗门紧闭。

“下面该往哪边走?”

随着时间推移,猛烈的药性再次冲击雅诗意识,使得她的神智渐趋迷离,越来越不清醒。

听到楚痕呼唤,雅诗艰难地睁开眼睛。数次寻门失败,让她意识到,所有的出口都已被封死,再试下去,也是枉然,更何况,她的状态也容不得她再等下去。

把心一横,雅诗右手微抬,轻声道:“那边。”

沿着雅诗指着的方向一路狂奔,却不想,在一个路口正好迎面撞上了张天元。

“原来是你这个兔崽子在坏事。”

进入暗道后,张天元始终没有找到雅诗,还在疑问以她现在的状态怎么可能跑得了那么远,现在,他终于有了答案。

张天元有着灵元五品的实力,比自己高出两个层次,再加上还要顾虑背后的雅诗,想从这条路逃命是难上加难。

正打算换条路走,却不想雅诗突然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冲过去”。

闻言,楚痕眉一扬,毫不犹豫地冲向张天元。

正面相抗,无异于寻死,但论对这暗道的了解,谁又比得上雅诗,楚痕相信雅诗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小子,找死。”

楚痕敢正面冲上来,倒是让张天元愣了一下。不过双方实力摆在这,张天元何惧之有。

双方距离不断拉近,楚痕与张天元都是元力急催,搏命之招悄然运转。

“去死。”

“杀世蛾风。”

元力爆散,震得暗道轰鸣不止。为夺生路,为护身后雅诗,就在错身刹那,楚痕猛然跳起,并硬受张天元一掌。

“噗——”

鲜血喷洒,楚痕登时重创,却也借着掌劲奔出十几米。

“左边,烛台。”

听到指引,楚痕立马一掌打翻墙壁上的烛台,随即就见一道暗门应声而开。

时间紧迫,暗门刚一打开,楚痕就背着雅诗撞了上去,不过眨眼之间,便冲入暗门内。

“别想跑。”

吃了一次暗门的亏,张天元连忙拼命追了上来,但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暗门就在他眼前紧紧闭合。

“可恨啊!”

不管怎么摆弄烛台,可暗门就是打不开,气得张天元朝着石壁就猛挥了数拳。

突然,脚步声响起,一道身影快速拐了进来。

“暗道的事,你怎么没跟我说?”

一看到来人,张天元立刻把怒火转嫁到他身上,如果他事先知道玄月阁有这么多暗道,他绝不会给雅诗进暗门的机会。

出现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为张天元出此毒计的陈坚。此时此刻,他心头的怒火可比张天元更盛。

暗道的事,陈坚是故意没有告诉张天元,甚至连雅诗有余力反击一招的事情,他也是有意隐瞒,为的,就是给雅诗留下逃入暗道的机会,这样他才能借机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只是,陈坚对暗道的熟悉,远不如雅诗,他只知道房间的睡榻上有一道暗门,便在这道暗门后等待雅诗逃进来,却不想墙壁上另有一道暗门,而由此遁入暗道的雅诗也在机缘巧合下,撞上了误入此地的楚痕,最终致使陈坚的计划全盘落空。

“你嚷嚷什么,他们不是没跑出去吗?”

努力压下心中火气,陈坚的头脑开始迅速运转。

所有的出口都已被封死,雅诗绝逃不出这暗道,那她此时能藏身的地方,就唯有隐藏的那间密室。这样看来,自己想要的东西,应该就在这石壁后面。

一想到这里,陈坚不由得露出一抹邪笑,暗道:“按本来计划,等你带我拿到东西,我就在好好享受之后把你杀了。如今看来,这美妙的滋味怕是要便宜别人了,不过我这毒一时半会还退不了,只要知道了密室的位置,我就不信我进不去。”

一边敲打了石壁,陈坚一边说道:“这里的机关原理都差不多,赶紧找一找,一定能打开这扇门。”

闻言,张天元却没有动,而是冷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利用我?”

就算张天元再草包,此刻他也明白,若是陈坚真的有意帮他,又岂会连暗道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说。

“嘿嘿,看来你的利用价值到此结束了。”

诡计暴露,先前还互相合作的两人登时大战到了一起。

外面激战正酣,密室内的雅诗却完完全全听不到,此时,她的脑海仅剩最后一丝即将被吞没的清明。

就在楚痕忧心之际,突然间,雅诗猛地抬头盯向他,目光如火的眼中也在此刻留下一滴泪珠。

“阁主?”

疑问声刚起,就听雅诗带着哭腔嘶吼道:“楚痕,你若负我,我必杀你。”

说完,也不管楚痕同不同意,雅诗就含着泪,用力吻了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