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三十七章  毒计
作者:留云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19-12-11 12:50:07 全文阅读

擂台上,楚痕遍体鳞伤,却脸带笑颜;擂台之下,冷绝毫发无损,却面色如土,一脸的无奈。

这场最强与最弱之间的对决,又有谁能想到最终结果竟是弱胜强,这使得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可谓十分精彩,特别是白飞飞与徐坤,他们二人一开始就认定胜者必是实力高出很多的冷绝,可结果却是楚痕胜出,这让他们两个彻底看不透楚痕了。

而顾老看到这样的结果,也是面露尴尬,他做梦也没想到雅诗布的局就这么被楚痕给破了,现在楚痕有充分的理由继续留在栖凤城。对此,顾老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气。

“小姐呀,老奴可是依照你的吩咐去做了,但这小子还是没走成,或许你与他尚未到缘尽之时吧!”

“冷兄,承让了。”

拾起玄竹杖,楚痕率先打破了因诧异而冷寂的氛围。

冷绝摇头苦笑,道:“楚兄说笑了,战局发展尽在楚兄掌握,如此智谋与心性,着实让人佩服,在下败而无憾。”

落败后,再回味方才之战,冷绝猛然惊觉,其实从一开始他就被楚痕牵着走。以楚痕实力,想正面赢过自己,根本不可能,所以他才示敌以弱,随后趁自己大意之时互换位置,致使自己因一招失算,跌落擂台。

冷绝不仅实力不俗,心性也是不错,输得起,放得下,这点很让楚痕喜欢。

“冷兄客气了。”

客套一声,楚痕也走下擂台,因为,白飞飞与徐坤之间的大战即将开始。

白飞飞与徐坤皆是灵元四品,若按先前的估计,他们之中的胜者将对阵实力高强的冷绝,到时胜算基本为零。但现在楚痕获胜,反倒让最终之战多了许多变数,也让白飞飞与徐坤多了一些心思,毕竟冷绝是败在大意,只要他们始终保持谨慎,没有丝毫冒进,要击败楚痕,成为最终胜者,绝非不可能。

有了别样的心思,白飞飞与徐坤的争胜之心更盛,招来招往更是不见分毫相让。

最终,仍是剑术精妙的白飞飞一招险胜,晋级最终决赛。

一天的比试终了,顾老便带着众人返回了玄月阁。本轮比试的奖励自是不差,丹药、玄器、功法任选一件,外加大量的金币,只是楚痕受伤不轻,一回到玄月阁,他便回屋调养伤势,暂时没空去理会这些。

萤火浮现双掌之上,荧光在周身闪烁,利用《萤火九转大法》的玄妙,楚痕飞速修复着受创身躯。

数个时辰之后,楚痕长长吐出一口秽气,他的伤势差不多恢复了七成,虽内息尚显不稳,但外表看上去已无大碍。

睁开双眼,楚痕就盯向一旁的玄竹杖,眼底不由得露出疑惑之色。

拿起玄竹杖,楚痕手轻轻一颤,炙热的萤火立即环绕竹杖之上。

遭到萤火煅烧,玄竹杖未见丝毫变化,就在楚痕疑惑间,他忽然感到一丝丝彻骨寒意从杖身内部传入掌心。

“有古怪。”

惊觉有异,楚痕立即放出大量萤火,增大煅烧的力度。

可任凭萤火肆虐,玄竹杖仍然只传出丝丝寒意,没有其他奇特之处。

“看样子,萤火的力量还不够强。”

眉头微蹙,楚痕将萤火全部收回体内。

看着手中一如往常的玄竹杖,楚痕心底多了几分欣喜,若他猜想没错,这根看似普通的棍杖极有可能是件不凡的神兵利器,只是流落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无人能识得玄妙之处,最终让自己白捡了个便宜。

一想到这里,楚痕顿时想起了欠雅诗的那个人情。回想雅诗、顾老今日的古怪,他预感这两天一定有大事要发生。

翻身下床,楚痕径直走出房门。要应对未知的危机,最首要的便是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为此,他需要丹药。

可刚走出小院,楚痕的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一旁的假山中,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嗯?”

楚痕从这座假山旁经过不知多少次,从未发觉有什么异样,可这一次,他却隐隐感觉到有些许不同。

怀着疑惑,楚痕改道走向假山。

潺潺的流水声回荡在耳边,清凉的轻风穿过山石间的孔隙,带走阳光下的暖意。

假山之内,四壁都是坚硬的山石,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

“奇怪。”

楚痕方才明明看到一个黑影进了假山,可现在这黑影却凭空消失了。

四处看了看,仍是毫无发现,楚痕就不打算再继续浪费时间。可他刚要走出假山,却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咝咝”的风声。

这个声音,楚痕很熟悉,正是风吹过细缝时发出的。

循着这个声音,他来到一面石壁前。

这面石壁看上去并没有不一样的地方,但用力一敲,略显清脆的响声瞬时传来,与其它位置的低沉完全不同。

显然,这面石壁后面是空的。

在石壁上摸索半天,楚痕也不知道乱碰了什么地方,这面石壁竟“吱嘎”一声,打开一条缝隙。

好不容易找到了,楚痕怎么能不进去看看,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这里毕竟是玄月阁的地方,一旦撞见什么不能外传的事,雅诗与顾老难保不会杀人灭口,所以,楚痕是万般小心。

可刚往里没走多远,却闻身后一声轻响,石壁竟自己关上了。

连忙走回石壁前,楚痕在上面摸索了好几遍,可就是不能再重新打开。

神色一凝,萤火登时浮现掌心,随即厉掌猛然拍下。火光四射而飞,石壁却是纹丝未动。

楚痕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这石壁材质特殊,恐怕即便他施展《杀世蛾风》,也未必轰的开。他现在无法原路返回,只能另寻出路,如果找不到其他出口,他怕是要被困在这暗道里了。

“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轻叹一声,楚痕缓步走向暗道深处。

夜幕渐渐降临,整座栖凤城很快就笼罩在浓浓的夜色之下。

屋外的天空上明月高悬,群星璀璨,屋内却是气氛低沉,仿若一切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布一样。

雅诗穿着一件既暴露又诱人的粉色罗裙,肩上披着一块透明薄纱,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美。

男人们若是看到雅诗今日的打扮,怕是只一眼就要喷出鼻血。

可雅诗虽然打扮的极度魅惑,但脸上却藏不住愁容与忐忑。

“唉!”

无力地轻叹一声,雅诗不知道自己的这步棋走的是对,还是错,只是形势所迫,她不得不走这一步。

忽然,屋外传来脚步声,雅诗连忙调整心情,重现往日娇媚模样。

“呦,张大少爷怎么才来,真叫小女子好等。”

一声娇嗔顿时引来张天元的目光,而他看过去的那一瞬间,立马瞪大了双眼,眼神里尽是欲望与贪婪。

此刻的雅诗实在是太惹火了。

看到那赤裸裸的眼神,雅诗心里别提多恶心,但脸上却还是笑吟吟的样子,甚至故意露出娇羞的神情。

张天元用了咽了咽口水,要知道他追求雅诗好几年,雅诗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副模样。

“别心急,我这不是来了嘛!”

带着猥琐的笑容,张天元坐在雅诗身旁的椅子上,此时,他距离雅诗不过两拳的距离,都能清晰地闻到雅诗身上那诱人的香味。

一边陪着笑,雅诗一边提起酒壶,往张天元的杯子内斟满了美酒。

“张少爷,请。”

端起酒杯,朝着张天元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雅诗便一饮而尽,可令她意外的是,张天元却没有喝这杯酒。

张天元拿起酒杯,放到鼻前闻了闻,浅笑道:“听闻雅诗姑娘私藏了几壶难得的陈酿,不知在下有没有资格与佳人一醉方休啊!”

知道自己藏有美酒的人不算多,却也不算少,对这种无关痛痒的事,雅诗就没放在心上。

“哎呦,是小女子失了礼数了。来人,快到酒窖,把我珍藏的美酒拿来。”

趁着下人取酒的空当,雅诗胡乱扯了几个话题与张天元聊了起来,言语中有意无意地提到张家最近是不是得到什么宝贝。

可对于这些话题,张天元似乎早有准备,东说一下,西说一下,就是给出准确答复,弄得雅诗也颇感无奈。

不多时,下人将美酒送到,随后便知趣地退了下去。

重新斟满酒杯,这一次,张天元没有拒绝。

“请。”

一边将美酒倒入口中,张天元一边朝前面悄悄瞄了眼。当他看见雅诗正在喝这杯酒的时候,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

“雅诗姑娘好酒量,来来来,我们继续。”

有求于张天元,雅诗只好陪着笑,连续饮了三杯。觉得差不多了,她便试探地问道:“不知张少爷是否听说过血鳞玉?”

“血鳞玉?好像听说过。请!”

说着,张天元又敬了一杯酒。

听闻血鳞玉消息,雅诗心中一喜,连忙端起酒杯,陪着喝了一杯。

“小女子素闻血鳞玉长相奇特,不知今生能否有幸一见。”

酒杯还没放下,雅诗就抛出这么一句话。按照她对张天元的了解,只要东西在张家,这位花心大少爷就一定会透出信息。

“这吗?就看雅诗姑娘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雅诗还未反应过来,忽然右手一松,酒杯“咔”的一声掉到了桌上。

雅诗紧捂着胸口,此刻,她感觉目光恍惚,浑身燥热,体内血气翻涌,一种奇怪的感觉直冲渐趋迷离的意识。

“事情不对。”

一抬眼,呈现在眼中的,是张天元那带着奸笑的脸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