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三十六章  意外中的意外
作者:留云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19-12-10 06:49:28 全文阅读

风云涌动,肃杀之气笼罩,擂台之上的空气仿若被冻得凝固。

“喝!”

喝声开战幕,影动剑飞,瞬息间,寒光距离楚痕已经不足三寸。

突然,忽见青影一闪,随即就闻“铿”的一声,剑锋在即将刺中楚痕时被一杖击开。

第一剑刚刚失利,第二剑便紧随而至,冷绝要凭借境界上的优势,彻底压制住楚痕,不给他丝毫反抗的机会。

面对实力高出自己的冷绝,楚痕每挡开一剑,都需要消耗不少元力,但反观冷绝,他所消耗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者衰退,一者丝毫无损,消耗战,败下来的只会是楚痕。

心思一转,楚痕突然变招,在向后疾退的同时,三团萤火浮现掌心之上。

“休想。”

剑尖一颤,三道剑光迅速击向三团萤火。

这一幕,与楚痕在栖凤城外遭受刺杀时,是何其相似。只可惜,冷绝身边没有四名帮手,而楚痕也非当日的楚痕。

两团萤火被先后击破,但第三团萤火,却被楚痕用玄竹杖保了下来。

“开。”

轰的一声,第三团萤火猛然散成万千火星,四射而出。

心知火星不除,尚有后招,冷绝手中宝剑立即快速旋转,将所有火星尽数击灭。而楚痕,则借着这稍纵即逝的机会,迅速拉开了与冷绝的距离。

“萤火三变。”

三团萤火瞬动,从三个方向飞向冷绝。

萤火飘忽不定,但冷绝毕竟占据实力上的优势,刚扫灭所有火星,体内元力顿时如滔滔江水倾泻而出。

元力旋风横扫擂台,萤火飞行的速度顿时大减,狂风肆虐中,忽见寒光闪动。

“散。”

一留意到剑光,楚痕立即让萤火散成火星,可冷绝速度之快超乎了楚痕预料,一团萤火还没来得及散开,就被他一剑击灭。

“好快,他前面一直在保存实力。”

刚刚交手不过数招,冷绝所展现的实力远超先前,看得出他对楚痕的忌惮,远高于其他对手。

四散的火星回旋而归,一齐扑向冷绝。

“喝!”

一声沉喝,冷绝负剑身后,随即剑指一挥,手中利剑顿时向两边铺开,就似开屏的孔雀尾,夺目绚烂,杀意凛然。

光华四射,无数剑影瞬息席卷而出。而微小的火星在巨大的剑影面前是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只是眨眼间,火星就损失殆尽。

“变。”

所剩无几的火星迅速汇聚,可飞蛾形状刚刚凝结成形,一道剑气就忽然飞至,一举将飞蛾击散。

招式被破,楚痕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式《萤火三变》重在一个奇字,但一旦遇到实力太强的对手,或者个中玄妙被看破,那便会收效甚微,难取奇效。

“这式《萤火三变》,得想办法改进下了。”

招式改进还是后话,不打算留给楚痕丝毫喘息机会的冷绝已经杀招又至。

面对冷冽剑锋,楚痕脚尖轻点,急忙后撤。

“你能躲到何时?剑落平秋。”

随着冷绝一声低喝,一道剑气瞬时自剑身射出,刺骨的寒意使得楚痕心里猛地一惊。

就在剑气临身刹那,楚痕突然变向,往旁边闪去。

剑气擦身而过,在胸口划下一条细长的伤痕,猩红的血液从伤口缓缓流出。

这一剑,楚痕并非不能挡,而是他距离擂台边缘过近,一旦硬接,极有可能会被打退到擂台之下,那样他便败了。

险险躲过剑气的楚痕未及评估伤势,透着寒气的剑锋再次袭来,逼得他连忙横杖一挡。

“铿”的一声,楚痕嘴角呕红,伤上加伤,不过却也借着反震之力拉开了与冷绝的距离。

冷绝瞄了眼再次远离的楚痕,心中也是十分诧异。伤己之招,反为己所用,如此快的反应速度,如此丰富的实战经验,绝非一个十几岁的寻常少年该有的。

“不可再拖,速战速决。”

担心迟则生变,冷绝手腕一抖,使得宝剑快速凌空旋转,随即内元急催,以元力驭剑。

伴随尖锐的破空声,利剑急速射向楚痕,而在利剑之后,冷绝剑指一凝,同时冲了上来。

利剑、剑指同到,两倍的攻势,双倍的危机,实力不占优势的楚痕顿显支绌,连连负伤。

“这冷绝真不简单啊!”

以元力驭剑,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的元力,还极为考验对元力的把控程度,稍有不慎便是弄巧成拙,成为败笔。冷绝敢这么做,说明他有绝对的把握。

不过片刻间,楚痕身上就新增十几道剑痕,那血染衣襟的模样,看上去极为狼狈。

不时袭来的飞剑让自己无法专心应战,眉毛微微一扬,楚痕打算大胆一试。

元力急速运转,来回闪避间,三团萤火再现。

眼见萤火出现,冷绝目光一寒,剑指直取楚痕手边的火团。

可令他意外的是,剑指还未至,一道青影却是抢先一步从三团萤火上一扫而过。

“这?”

疑问未停,冷绝就震惊地看见炙热的萤火在竹杖上快速流淌,迅速将它团团包裹。

“嗯?”

就在此时,楚痕突然察觉手中的玄竹杖传来一丝异样,似是有什么东西被附着其上的萤火给唤醒了。

强敌在前,楚痕顾不得细思究竟哪里起了变化,便把玄竹杖抛到空中。

裹着萤火的玄竹杖脱手,却是径直飞向冲杀过来的飞剑。楚痕竟是借着与萤火心念合一的特点,凌空操控起玄竹杖。

“这招还能这么用!”

看到与飞剑对撞的玄竹杖,别说是冷绝惊讶,就是一向自诩看透楚痕的顾老也是大感震惊。在场的很多人都见识过这招的三种变化,可谁能想到楚痕竟然利用这招来隔空驾驭兵器。实际上,楚痕也是受到冷绝的启发,才灵机一动,有了这种尝试。

兵响铿然,不再腹背受敌的楚痕压力大减,终于稍减颓势。

“两个小东西还不错嘛!”

就在擂台上激战正酣的时候,在半月园外的一棵古树上,一名身穿粗布衣服,头戴斗笠的老者轻倚着粗壮的树枝,怀抱着一口样式陈旧的剑,正一脸悠闲地观看着园内的战局。

这老者看似形容枯槁,但那双精气十足的眼中却猛然闪过两道锐利剑芒。

“驭剑的小子根底普通,但对元力的控制倒是一流,如若善加引导,未来也不是不能成器。”

“而至于玩火的小家伙?”

当老者目光转向楚痕时,他的脸上浮现一丝疑惑之色。

“这小家伙身上的气息很是诡异,更为重要的是,我竟有些看不透他的根底,实在奇怪。”

以神秘老者的实力,莫说是灵元境,就是昊元境的高手,也逃不出他的眼睛,可没成想却在楚痕身上吃了憋。

“罢了,能在这穷乡僻壤发现两个可造之才,这河西四郡也算没白来。”

打开腰间的酒葫芦,老者灌了一大口陈年美酒,并畅快地砸了咂嘴。可紧接着,老者的身影竟突然间凭空消失,再现身已是百米之外。

大地在老者脚下似乎缩短了尺寸,普普通通的一步,却有几十米之遥,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周围的人竟无一人发觉异样,就好像这老者从未出现一般。不过顷刻间,神秘老者就悠哉悠哉地出了栖凤城。

老者的离去,没有引起半月园内任何人的注意,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逐渐明朗的战局上。

玄竹杖虽暂时抵挡住了飞剑的攻击,但每一次撞击都是对萤火的消耗,根本无法久支。而在楚痕方面,他力战实力明显高于自己的冷绝,也是再添数道新伤。

两处同时势微,楚痕只好且战且退,不知不觉间竟已退至擂台边缘。

“铛”的一声,萤火散,青影坠,玄竹杖终是抵挡不住飞剑的攻击,应声而落。

见此情景,冷绝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凌空驭剑消耗巨大,让他有些吃不消,不过这也更加坚定了他速决之心,再出手,招式上再添三分狠厉。

剑指、飞剑同时袭来,无处可退的楚痕被迫腾身而起,登时空门大露。

“愚蠢。”

空门现,剑指扬,冷冽剑气瞬间从楚痕肩头一穿而过。

可就在此时,楚痕突现惊人之举,他竟一把抓住击中自己肩头的剑指。

“抓到你了。”

“什么?”

就在冷绝诧异之际,楚痕周身突然热浪翻涌,四只赤红蛾翅在身后隐隐浮现。

“糟糕。”

最为忌惮的招式出现,冷绝急摧内元,奋力挣脱。

“剑气丛云。”

无匹剑势登时震开楚痕,可与此同时,楚痕也是强招上手。

“杀世蛾风。”

满载杀伐之气的炙热旋风直冲剑势,只见轰然惊爆,旋风、剑势同散,冲击余波横扫而起,惊得在场众人都是下意识连忙后退。

霎时,位于冲击余波正中心的楚痕喷出一大口鲜血,倒飞而起。

而冷绝虽仗着高深修为没有受伤,却也被震得连连后撤。可就在此时,冷绝忽然发现楚痕方才高高跃起,竟互换了两人位置,他已是退无可退。

一脚踩空,冷绝一下从擂台跌了下去。就在万分危急之际,突听他高喝一声“剑来”,飞剑疾驰而至,来到身下。随即,就见冷绝一掌拍在剑柄上,他借着反震之力,跃回擂台。

可双脚尚未落地,冷绝惊见眼前青影一闪,玄竹杖竟在此时直逼面门。

“啊!”

伴随一声惊呼,冷绝挥手用力一挡,而他悬在空中的身体就在此时稍稍往后偏移了几分。

烟尘散开,胜负判定,冷绝一脸错愕地盯着脚下的土地,他竟站在了擂台下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