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三十五章  蹊跷
作者:留云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19-12-09 05:04:01 全文阅读

“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回来,知道是谁下的手吗?”

张天元坐在椅子上,脸色沉的仿若结了冰一般,此刻,他已经得知刺杀楚痕失败,所有杀手尽数被灭。

“依照推测,极有可能是玄月阁出的手。”

楚痕晚上要出城的消息便是玄月阁放出来的,那要推测出手之人,并不难。

一提到玄月阁,张天元脑中立马就浮现楚痕与雅诗卿卿我我的样子,顿时怒上心头。

“哼,臭娘们,竟然为了你的小情郎与我张家作对。等你落到我手上,我一定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快乐到死!”

眼见张天元怒火中烧,作为狗腿子的阿贵立马说道:“小的马上再去安排人手,这次一定让少爷解气。”

阿贵刚要转身出去,却听身后的张天元突然阻止道:“不可。”

“少爷?”

依阿贵对张天元的了解,他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忍气吞声的事,他根本做不到。此时张天元开口阻止,还真是出乎阿贵的预料。

看着阿贵疑惑的表情,张天元解释道:“前几日府里来了个叫秦烽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竟让族中长辈抽调出大批高手四处搜寻什么紫血晶。现在府内高手不多,再调动,恐怕会引起那些老家伙的注意,我派人暗杀楚痕的事还不能暴露。”

自己继承人的位子能不能坐牢,还要看那些死要面子的长辈,张天元也只好强行忍下心中的怒火。

“大少爷,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我怎么咽的下这口恶气。”

依张天元的性格,他绝不可能就此作罢,可是他一向不学无术,只会仗着族中势力,突然让他自己想办法,一时间他却没了主意。

就在张天元眉头拧得越来越紧的时候,门外侍从突然来报。

“报告大少爷,府外有个叫陈坚的求见,说是有法子让少爷得到心目中的女人。”

“哦?让他进来吧。”

正在为这事发愁,解决问题的人就送上门来,这让张天元觉得有如天助。

不多时,一身素衣的陈坚就走进张天元的书房,随即房门紧闭,下人被斥退。没有人知道这两人究竟谈了些什么,只知道没过多久,房内就传出一阵阵奸邪的笑声。

日子一天天过去,眨眼间,四强之战即将开始。可这个时候,本该为擂台赛忙碌的雅诗和顾老,却是眉头紧锁,一脸凝重地呆在书房内。

突然苦笑一声,雅诗无奈地说道:“我千算万算也没料到,这血鳞玉最后竟是落在张家手里。”

闻言,顾老轻叹一声,也是满脸的愁容。

血鳞玉乃是雅诗急需之物,可张天元对雅诗是什么想法,别说玄月阁内人尽皆知,就连整座栖凤城,知道的也不在少数,雅诗要想要出血鳞玉,所需付出的代价任谁都猜得到。

“呵呵,或许是我命中注定死关难逃。”

一想到张天元那令人作呕的猥琐模样,雅诗宁死也不愿沦为他手中的玩物。

“小姐不可如此轻视自己的性命,你可是咱们最后的希望。今夜,就让老奴带齐人手,拼死也要把血鳞玉给抢出来。”

顾老不忍雅诗落在张天元手中,也不忍看着雅诗就此死去,他能做的,唯有拼了自己的这条老命。

“唉!”

轻叹一声,雅诗轻轻摇了摇头。顾老对自己的忠心,她很清楚,但很多时候,光有忠心,光去拼命,并不能解决问题。张家内高手如云,就算是集玄月阁全部力量,也只能是有去无回而已。

“算了,顾老,派人捎信给张天元,就说我邀他一叙。”

“小姐?能解你内患的东西,除了血鳞玉,还有……”

“顾老!”雅诗猛然开口打断顾老,并继续说道:“血鳞玉有多重要,你我都很清楚。不管我的内患能否解决,血鳞玉必须寻回。”

顾老登时哑然,血鳞玉代表什么,他怎会不知,只是眼睁睁看着雅诗羊入虎口,对他而言,实在是心如刀绞。

“唉,这就是我的命,没什么好可惜的。唯一让我介意的是,这次恐怕要连累一个人了。”

“你是说楚痕?”顾老凝眉问道。

张天元与楚痕的矛盾已是根深蒂固,虽说这中间存有误会,但几经发展,误会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一想到这,雅诗心里多少有些后悔当日为何要利用楚痕赶走张天元,归根结底,如今局面都是自己挑起来的。

“我先试探下张家对血鳞玉的想法,然后再做决定吧。若是实在没办法,那就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雅诗有求于张天元,如若真的逼不得已选择屈从,那张天元再对楚痕出手,她也只能袖手旁观。

“顾老,我有些倦了,你先下去安排吧!”

说完,雅诗就微闭双眼,略显无力地躺在睡榻上,几年来风雨与算计,她真的累了。

“唉!”

叹息一声,顾老无奈地转过身,一边轻摇着头,一边走出了房门。

朝阳驱走黑暗,和煦的光芒洒在地面上,留下一地的暖意。为了迎接四强战,将自己状态调整到最佳的楚痕终于打开了房门。

今日的楚痕衣衫整肃,神彩飞扬,眉宇间带着一种坚定与自信。

凭他现在的实力,除去实力最强的冷绝,不管是对上白飞飞,还是徐坤,都有争胜的机会。只要能再胜一场,他能获得的资源甚至会超过先前获得的总和。

正当楚痕准备前往半月园参加擂台赛的时候,雅诗的身影竟突然出现在小院的门外。

婀娜多姿的倩影迎面而来,带来一阵诱人的香气。

就在楚痕准备应对雅诗撩拨的时候,雅诗却安静地与他擦身而过。

“嗯?”

楚痕心底顿时生起疑惑,今日的雅诗虽然依旧美艳动人,但他从那双颤动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犹豫,一丝不安。

“栖凤城是块是非之地,今日的比赛过后,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赶快离开吧!”

雅诗突然停下脚步,但仍背对着楚痕,似乎不愿让楚痕看到自己的脸庞。

闻言,楚痕却是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雅诗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让他意外。

“我已晋级十六强,根据约定,还应替玄月阁做件事。更何况,我还欠你一个人情……”

“你觉得我堂堂玄月阁,还缺你一个区区灵元三品的人吗?”

带着愠怒的嗓音,裹夹着冰冷的语气,今日的雅诗一反常态,让楚痕感到非常的陌生。

“至于你欠的人情?呵呵,我当日不过是一时兴起,说了句玩笑话。就你这个实力,你还真以为我会指望你为我做什么事吗?”

雅诗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她的话语中又多了分蔑视。

“你可以瞧不起我,但你记住,我楚痕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东西。这份人情,你让我还,我会还,你不让我还,我也会还。”

强势地回应一句,楚痕就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前走去。

听着渐渐远离的脚步,雅诗眼神突然有些恍惚,似乎早已被自己掩埋的情丝挣脱了桎梏,在心田生根发芽。

“楚痕,希望你我再无相见之日。”

在心底轻念一声,雅诗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随后迈开了自己沉重的脚步。

两道身影,两个方向,似别离,似情断,空留一地慨叹、落寞。

当楚痕来到半月园时,这里已经人满为患。四强之战,虽只有两场,但哪一场不是焦点之战,不管是谁碰上谁,都少不了精彩。

一个时辰后,顾老的身影出现在凉亭中,而令众人期待的那道倩影,却没有出现。

看着似有心事的顾老,楚痕眉头紧锁,心中顿感蹊跷。

在今天的人群中,他并没有找到张天元的影子,此刻再联想到雅诗的改变,顾老的愁容,登时让他有了些眉目。正所谓事出异常必有妖,这种种迹象表明,雅诗或者玄月阁,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嘴角微弯,露出一抹轻笑,楚痕那倔强的性子又被勾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走,我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老,该开始了。”

时辰已至,有些心不在焉的顾老受到下人提醒才起身走上了擂台。

将手伸入签筒,顾老的手指突然神秘地颤动了两下,随后才拿出两根竹签。

“第一战,楚痕对战冷绝。”

“哦——”

第一场对战双方一公布,顿时引来一阵惊呼,这一战,竟是最强对最弱。

而顾老可没理会这些人的惊讶,公布完对战的人,一刻都没停留,转身就往台下走。边走,他还不忘瞥了眼楚痕,眼神中透着一丝异样。

这样的对战结果,自然是雅诗刻意安排,为的就是绝了楚痕留在栖凤城的念头。其实,雅诗对楚痕的在意,她自己或许都没有发现,但顾老这个局外人却完全看在眼中,他先前还十分庆幸雅诗终于能有自己的归属。只可惜世事难料,这段情尚未揭破,便到了湮灭之时。

顾老的这一瞥虽然短暂,但还是落在楚痕眼中。他对今天的感受只有两个字,蹊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