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二十四章  栖凤城
作者:留云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19-11-30 19:09:40 全文阅读

楚痕猛然睁开双眼,在确定四下无人后,才慢慢站了起来。

“刚才真是好险。”

这一次死亡,完全在楚痕的预料之外。他本就是赶路而已,却不想误打误撞碰到了这档子事,还把自己的命给交代了。万幸这次他是恢复重生能力后才离开鹿家的,不然楚痕就真的死的太冤了。

坏事中的好事,楚痕借着这次重生终于踏足灵元境,达到了灵元一品。

拿好自己的东西,趁着还没被他人发现,楚痕连忙离开了这里。

太阳西下,火烧云将天边染得通红,就好像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在夕阳的照射下,楚痕走出山林,来到泰成郡地界的一个小镇。到了这里,楚痕才算真的脱离险境,他找了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客栈,先让自己休息一下,顺便买些补给品。

在鹿家立下那么多功劳,除了丹药,楚痕也得了近百枚金币,这些钱买修炼资源买不到什么,但吃住是完全够用了。

随便要了两个小菜后,楚痕就回想起树林里碰到的那件事。

那两人自称来自血月神教,对这个门派,楚痕从没有听说过。在鹿家稍有闲暇的时候,楚痕利用鹿家的资源查阅了不少地方志,对云山界现存的门派也有了基本的了解,但血月神教这个名字,楚痕一次也没看到过。

“修炼要紧,这些闲事,我还是不要牵扯进去的好。”

云山界内势力纷杂,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争斗,对这些闲事,楚痕管不过来,也懒得理会。

饭菜很快便端了上来,可刚吃了两筷子,隔壁桌上两人的话就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听说了吗?玄月阁在栖凤城摆下擂台,每晋升一轮都可以得到丰厚的奖赏,如果能拔得头筹,那奖励更是高的很。”

另一人闻言,好奇地问:“你这消息可靠吗?玄月阁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玄月阁当然不会做亏本的事,想拿奖励,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必须为玄月阁做一件事。”

“哦,什么事?”

“这个他们没说,不过需要玄月阁请人的,怕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管他呢,先过去再说,就当是看看热闹也好。”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楚痕顿时来了兴趣。

栖凤城是玄月阁总店所在,实力远超四郡内的其他分号,他们能拿出来的奖励,自然不会差。随着踏入灵元境,楚痕想恢复重生能力,需要的资源非常大,已经不是几颗化灵丹能满足的了的。既然楚痕暂时对这些资源没有着落,那这玄月阁举办的擂台赛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楚痕在心里暗暗思忖道:“至于要为玄月阁做的事,到时只要恢复了重生的能力,就算是送条命又有何妨。”

打下主意,楚痕快速吃掉桌上的饭菜,就走上去往栖凤城的道路。

栖凤城,栖凤城,可以栖息凤凰之城,虽名字取得夸张,但论繁华,绝对在河西四郡中称首,单看其规模,就比五个永和城还大。

而今日,栖凤城迎来了一位手拿竹杖的黑衣少年。

为了获得修炼需要的资源,楚痕找了条最近的道路,昼夜不休,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才到了玄月阁总部所在的栖凤城。

一到这里,楚痕立即赶往玄月阁。因为擂台报名的时间快要截止了。

玄月阁自公布开设擂台之日起,泰成郡很多高手便闻讯赶来。每晋级一轮便能得到奖励,这样的好事,没人愿意错过。

迎过最初几天蜂拥而至的人群后,来玄月阁报名的人就开始变得稀疏,最近几日更是鲜有人至。

“人来的差不多了,我看咱哥俩也收了吧。”

玄月阁为了不影响生意,特地在门外设立了一个报名参赛的地方,两名留守在此的侍从见时至下午,今天仍是无人来此报名,便以为不会有人再来,就打算收拾东西,回去歇着。

他们刚把桌上的笔纸收起,就听有人问道:“请问擂台赛是在此报名吗?”

两名侍从循声望去,就见一名面相青涩却又稍带成熟的黑衣少年,手拿一根竹杖,腰间系着个葫芦,正浅笑地看着他们。

“你也要报名上擂台?”

看楚痕的穿着根本不像是个高手,其中一名侍从忍不住问了起来。

“我当然是来报名参赛的。上擂台还有其他要求吗?”

玄月阁公布的条件,只有应允为他们做件事这一条,其他的再无提及。两名侍从虽然觉得眼前的少年太过普通,却也没理由拒绝,只好把收起的笔纸重新铺好,把楚痕的名字写了上去。

“请在这张字据上画押。”

在一张按满指印的纸上,楚痕填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用大拇指在上面按了个手印。

这张纸上所写的内容无非就是承诺如果能够入围十六强,愿意无条件为玄月阁做件事。虽然玄月阁并没有写明这件事究竟是什么,但想来这张纸其实并没有多大的约束作用,所以玄月阁所要求做的事也不会太让人为难,不然若是把这些人逼急了,难免会做出不认账的事。

楚痕想都没想就画了押,以他个性,从不喜欢白拿别人东西,只要玄月阁提出的事不过分,他丝毫不介意帮这个忙。

“算你来的是时候,今天可是报名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请到城西的半月园参加第一轮的淘汰赛。”

其中一名侍从一边收起纸笔,一边递过来一块作为参赛凭证的铜牌。

“好,多谢。”

楚痕接过铜牌,道了一声谢,就先去找个地方休息。这几天他忙着赶路,还没好好休息过。

深夜,玄月阁内一间雍容华贵的书房中,一道倩影轻倚着扶手,轻轻摇动着手中蚕丝编织而成的蒲扇。

她体态婀娜,苗条又不失圆润,眉眼间带着一抹娇嗔与挑动人心的媚态,精致、柔滑的俏脸配上一张仿若含笑的小嘴,只一眼便足以让人心生荡漾。

这妙龄女子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举止间却有着一股成熟的风韵,以及久居高位才能养成的沉着、冷静。

这位成熟中带着几分放荡、妩媚的女子就是玄月阁的主人,雅诗。

而这房间的装饰,也正如它的主人一样,华贵、秀美中夹杂着一抹媚意。

“顾老,那边还没有消息传回吗?”

雅诗蹙了蹙眉头,使得她娇媚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忧虑。

“回小姐,我还没收到任何消息。那边的事错综复杂,想必也不能这么快吧!”

一名身穿灰衣,头发、胡须早已雪白的老者站在倚靠在椅子上的雅诗面前,一边和蔼地看着侍奉多年的小姐,一边忍不住宽慰了一句。

雅诗轻轻点了点头,但眼中的忧虑之色却没有减退,毕竟那件东西对她太重要了。

“顾老,明天的淘汰赛就由你来主持吧,我就不去了。有什么不一般的角色,你留意下,回来告诉我便好。”

对于顾老,雅诗是完全的信任,顾老若是想对自己不利,自己早就死上多少回了。

“也好,小姐近日事情繁杂,也该抽时间好好休息下了。”

顾老是看着雅诗长大的,对待她就好比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眼见雅诗近日劳累,少有歇息的时间,他心中很是心疼。

“唉,哪里歇得下啊,张家那个大少爷又开始借着家族的权势给玄月阁施压了,我还得想办法好好应对才行。”

雅诗轻叹一声,早就对这个张家大少爷烦到不行,若非张家势大,她真想找机会把这个大少爷给宰了。

对于这位张家大少爷,顾老也是清楚的很,跟修炼相比,他更多的是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不过才二十几岁的年龄,他就已经纳了四房妾室,是个十足的好色之徒。而他垂涎雅诗的美貌已久,这两年来没少借机找玄月阁的麻烦,为的就是逼雅诗给他当第五房小妾。

对这位大少爷,顾老也是恨得牙直痒痒。

“顾老,你也先去歇着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忙呢!”

这位张家大少爷现在还不到动的时候,雅诗也只能暂时选择隐忍。

“那老奴告退了。”

顾老无奈地叹口气,慢慢地退了出去。

待到顾老步出房门,雅诗妩媚的眼眸突然间不自主微微颤动了数下,似乎在强行忍耐着什么。

用力闭上双眼,雅诗极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和暴乱的内元,仅仅数息之后,额头上便铺满了汗水。

“呼——”

过了片刻,雅诗终于缓了过来。她长出了一口气,随即用玉手擦拭了下额头上的汗水。

对自己的情况,雅诗最清楚不过,若再找不到办法解决自己的内患,她距离大限之日就不远了。

雅诗略显无奈地轻声说道:“看来只能希望那边一切顺利了。”

轻轻闭上眼睛,雅诗往椅子上一躺,借着这难得的闲暇时间,就此小憩一会。

与此同时,在客栈一间普通的房间内,楚痕也盘腿坐在床上,做着擂台比试前最后的休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