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二十三章  误撞阴谋
作者:留云  |  字数:3191  |  更新时间:2019-11-30 07:59:46 全文阅读

鹿府一间密室内,楚痕紧闭双眼,静心潜修。

在灭掉熊家后,鹿久就连夜派人走访永盛城各大家族及几大商家,以威逼、利诱的方式迫使永盛城的主要人物全部向鹿家臣服。可以说是在郡王插手之前,就把永盛城的几条命脉牢牢抓在了自己手里。

同时,鹿铮也带人把熊家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把所有值钱的东西,不管是财宝,还是丹药、功法,全都一股脑地搬回了鹿府,这其中还包括一瓶化灵丹。

化灵丹属于灵品丹药,是比淬元丹更高一级的修炼丹药,在五永郡属于难寻的宝物,即便是鹿家也只有两颗而已。熊家的这瓶化灵丹里面共有七颗,算下来称得上是熊家最值钱的宝物,可以说鹿家是赚大了。

淬元丹对楚痕用处已经不大,他现在所需要的正是化灵丹。

鹿铮得知这样的情况后,便把这瓶化灵丹,连同鹿家的两颗,全部送给了楚痕。用鹿铮自己的话来说,熊家已灭,鹿家暂无忧患,此时既然要投注,不妨就投注的彻底一些,反正借着永盛城、永和城两座城池,鹿家也能很快恢复元气。

楚痕也没客气,拿走了这九颗化灵丹,还拿走了一百颗淬元丹,他要借着这些丹药的作用,恢复重生的能力。

他在密室内一坐,就是半个月。在这段时间,他已化灵丹为引,将淬元丹内的元力完全催化出来,使得体内萤火的亮光渐趋圆满。

又过了三天,当楚痕将剩下的一颗化灵丹和五颗淬元丹一并扔进嘴里之后,庞然流入丹田的元力终让萤火上荧光满盈。

满意地长出一口气,楚痕睁开了双眼。

重生能力是楚痕最大的倚仗,也是他的底气所在,不过这也意味着,下次再战,楚痕要找机会求死了。

“是时候离开了。”

站起身,楚痕迈步走出了密室。

“你这就要走了?”

鹿久露出一丝不舍,多日相处下来,他多么希望楚痕是鹿家人,但他也很清楚,楚痕对于鹿家只是一名过路人。

“是,鹿家暂无强敌,我也该走一走更广阔的世界,面对更强大的对手。”

熊家被灭,鹿熊争锋也以鹿家胜出告终,而五永郡郡王虽然对鹿家心存不满,但暂时也动不了鹿家,他只是派出特使入驻永和城、永盛城,名义上是视察民情,实际上就是监视鹿家的一举一动,必要时给鹿家的发展制造些麻烦。此时此刻,楚痕离开鹿家,并不会给鹿家的存亡带来多大影响。

“楚兄数次救鹿家于危难,又助鹿家灭掉强敌,你不只是鹿家的朋友,更是鹿家的恩人,以后若有需要,只要你一句话,鹿家自当倾力相助。”

对于楚痕的离去,鹿铮心中早有预估,所以他没有开口阻拦,只是提了下鹿家与楚痕的情谊。

“好,不管以后我走到何等地步,我都不会忘了鹿家这个朋友。”

鹿久、鹿铮心中所思,楚痕岂会不知,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将来若有机会,楚痕并不介意有鹿家这样的盟友。

鹿铮与鹿久相视一笑,他们想要的就是楚痕这句话。

“楚兄,既然你要离开,我鹿家也不知道该送你些什么。鹿家宝库彻底为你开放,不管你想要什么,想要多少,你尽管拿。”

“这个不必,鹿家才占据永盛城,正是需要大量招募人手的时候,这些财富对鹿家更有用处。”

楚痕使用化灵丹和淬元丹让自己体内萤火光芒充盈,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死后重生才是他提升实力的最佳手段。

“一切都依楚兄之意。”鹿铮轻声说道。

“那我这就告辞了,日后有缘,咱们定会再见。”

说着,楚痕就站起身,朝着鹿铮、鹿久拱拱手。

“我们送送你。”

鹿铮、鹿久连忙站了起来,他们刚要往屋外走,却听楚痕说了声“不必麻烦”,随后就见楚痕快步走了出去。

永和城外,楚痕身背一个简易的行囊,手持一根青竹杖,腰间别着把匕首,独行在宽阔的官道上。

回头望了眼呆了近两个月的永和城,楚痕心有所感,大声吟道:“来时一人,去时也一人。自古江山多寂寥,千里风云我独行。哈哈哈。”

轻笑三声,楚痕虽然此刻仍是孤身一人,但心境已然发生变化。对孤独与落寞,他的心中多了一分淡然与从容。他也想的明白,巅峰本就是孤寂之地,既是如此,那就以孤寂之身,行孤寂之路,直至孤寂的强者之巅,又有何不可。

楚痕的强者之路,注定不平坦,也不平凡。

河西四郡中,以泰成郡实力最强,五永郡实力最弱,另外两郡虽比五永郡强些,但总体实力也没高到哪去,灵元境仍是郡内高手的顶点。唯有泰成郡,因地处河西四郡对外的隘口,不管是规模,还是实力,都远在另外三郡之上,其中不乏众多真元境的强者。

要变强就得面对挑战,而泰成郡无疑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地方。楚痕看准方向,走进山林,他要抄近道,早日抵达泰成郡。

清风自山林间吹过,带出沙沙的响声。和煦的阳光透过晃动的枝叶,洒在树底的草丛上,给阴凉的山地增添了几分温暖。清澈、凉爽的溪水自坡顶直流而下,如同一条干净、透明的薄纱,披在山上,为绿葱葱的山林写下锦上添花的一笔。

楚痕站在山坡上,身边是凉爽的清风,头顶是温暖的阳光,耳畔是潺潺的流水声,如此恬静之景使得他心情很是舒畅。

“再翻过一个山头,应该就到泰成郡地界了。”

望了眼面前挡住去路的高山,楚痕走下了山坡。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距离楚痕几里外的山林间飞速狂奔。

跑在前方的是一名身受重伤的老者,他捂着胸口,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时望向身后的追兵,嘴上怒不可遏地骂道:“你个小杂碎,竟然敢暗算老子。”

这老者,发须花白,身穿一袭黑衣,在黑衣的领口处,绣着一个血红色的月牙,看上去格外醒目、刺眼。

在老者身后,后心往左偏两寸的位置,有一道显眼的刀痕,猩红的鲜血正从伤口内流下,渐渐染红了老者后背的衣衫。

这道刀伤险些刺穿老者的心脏,显然这就是老者被暗算的地方。

而在后面,一个同样身穿黑衣,领口绣有血红色月牙的年轻人一脸阴狠地盯着前面负伤严重的老者,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个残忍的笑容。

“老东西,你逃不掉了,乖乖受死吧。”追击的年轻人得意地大声喝道。

老者苦涩地瞥了眼身后,恼火地大喊道:“陈坚,你父亲身为长老,为我血月神教鞠躬尽瘁,尽心竭力,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为感念你父亲对神教做的一切,你才能子承父业,接任长老之位。可你,竟然做出叛教之举,真是让你父亲蒙羞。”

陈坚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冷声说道:“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只有你们这些食古不化的老东西才会看重。我只知道凡事有能者居之,既然咱们这位教主的血月神功难有寸进,那就让我来修炼好了。”

老者眼看陈坚越追越近,心知自己是跑不掉了,索性把心一横,掉头冲了回来。

“哈哈,老东西,你怎么不逃了?”

“老夫就是死,也要拉着你这个叛徒垫背。”

怒喝一声,老者内元急催,崩山裂石的一掌拍向追至身前的陈坚。

“不自量力。”

陈坚冷哼一声,翻掌提元,雄厚掌劲力压老者。

“噗”的一声,老者猛喷一口鲜血,生机顿失大半。

“兔崽子,老子跟你拼了。”

老者一声长啸,周身元力震荡不休,竟施展玉石俱焚之招。

“想杀我,你还没这个本事。”

面对老者同归于尽的招式,陈坚一脸镇定,敢冒着暴露野心的危险下手偷袭,他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就在老者内元暴涨到极限的刹那,陈坚右手一抬,一根尖锐的铜钉瞬间射中老者心口下一寸。

霎时,老者内元涣散,周身元力不由一滞。

“你怎么会知道我元力运转的路线?”老者瞪大眼睛,错愕地问道。

铜钉刺中的地方,正是老者体内元力运转的汇集之处,一旦被锁死,招式一时便难以施展。这乃是老者最大的秘密,他实在想不透陈坚是如何得知。

“嘿嘿,老东西,去下面问阎王吧。”

陈坚阴笑两声,索命一掌直击老者心口。

老者无力躲避,心脏被陈坚一掌击得粉碎,当即没了性命。

杀死老者,陈坚的目光却是突然转向右边的草丛,冷笑道:“小东西,你以为你藏得了吗?”

藏在草丛中的楚痕一见行踪败露,非但不逃,反而脚下用力,直冲向陈坚。

陈坚实力在灵元五品,楚痕根本就走不掉,更何况重生能力已然恢复,死亡对楚痕非是终点,而是一种蜕变。

“不知死活的东西。”

陈坚没想到实力弱小的楚痕竟敢主动攻过来,登时心头大怒,一掌就轰了上去。

双方实力差距这么大,楚痕根本连躲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掌击碎心脉、脏腑,直接惨死。

“哼哼,接下来就轮到你了,我亲爱的教主。”

陈坚冷笑着瞄了眼地上的两具尸体,就抽身而去,他筹谋已久的计划该实施了。

在陈坚刚刚离开后不久,楚痕的尸身上就亮起萤火,随即在荧光闪烁间渐渐有了生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