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十八章  瓮中捉鳖
作者:留云  |  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19-11-26 05:38:37 全文阅读

“哦,你遇袭了?”鹿铮关切地问。

楚痕点点头,回答道:“出手的是风陨阁的高手。”

鹿铮、鹿久闻言面面相觑,心想:这熊家是对楚痕起了必杀之心了。

不多时,有嫌疑的几个心腹就被叫了进来。当他们看到楚痕时,其他人都一如往常,唯有王胖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扫视了眼这几个最熟悉的人,鹿铮面色平静地说道:“你们都是我鹿家的心腹,是我与父亲最信任的人,但我不知,你们对我父子,或者对鹿家是否有什么看法,现在你们全都可以说出来,我与父亲是不会怪罪的。”

“少爷说的哪里话,你与家主对属下不薄,属下岂敢有其他想法。”

“禀少爷、家主,属下也没有想法。”

“属下也没有。”

这几名心腹一个接一个地表忠心,很快就轮到了王胖子。

“属下愿为家主、少爷豁尽性命。”王胖子高声说道。

就在这时,鹿铮却是浅浅一笑,忽然冷声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出卖鹿家?”

一语出,几名心腹顿时惊骇,目光立马转向一脸惊恐的王胖子。

王胖子语调颤抖地狡辩道:“少爷你在说什么呀,你忘了,当日二公子要毒害你的时候,是我赶回来报的信。”

“正因如此,我曾一度打消了对你的怀疑。若非楚痕一再坚持把你也放在试探名单中,我好险就错放了你这个叛徒。”鹿铮恨恨地说道。

“试探?”

几名心腹大眼瞪小眼,各个惊异万分,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已经通过了鹿铮的考验。

“试探?什么试探?”

王胖子心底发虚,冷汗止不住地往外流,但他嘴上仍是咬得死死的。

这时,坐在一旁看戏的楚痕开口说道:“那杀手怎么会清楚地知道我的行踪的?”

“你的行踪?”王胖子眼珠子一转,接着说,“你的行踪在场的谁不知道,凭什么就断定是我泄露出去的?”

“啪”的一声,鹿久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喝道:“还敢狡辩,你们告诉他。”

“楚公子上午去了城外采药。”

“楚公子今日去玄月阁买了功法。”

听到这里,不用再往下听,王胖子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原来他们几人所得到的消息都是不一样的,哪一路出事,对应的那人便是叛徒。

“少爷、家主,你们原谅我吧,我是被逼的。跟我一起被抓的人,都被活活地剥皮、削骨,生不如死,小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走错了路。你们就饶了小的吧。”

见已无法隐瞒,王胖子立即嚎啕大哭,一边用力磕着头,一边大声求饶,希望能捡回一条命来。

“现在求饶,晚了。”

冷声一语,鹿久抬手就要杀了这个叛徒。

“等等。”

就在这时,楚痕拦下了鹿久即将下落的厉掌。

“你怎么给熊家传递消息?”

熊家布置的暗桩不一定只有王胖子一人,顺藤摸瓜,或许能挖出更多的人。

“我只需要把消息写好,放到后门口的花坛底下,自然会有人来取。”王胖子老实交待道。

听到这句话,鹿久、鹿铮面色微变,这意味着永和城内尚有熊家的势力在暗中蛰伏。

“你还有什么隐瞒的?比如你写的消息有什么要求?”鹿铮追问道。

王胖子赶紧摇了摇头,说道:“没,没有了。”

“那留着你就没什么用了。”

说完,鹿铮猛然出手,一掌拍在王胖子额头。

“等……”

看着王胖子倒地身亡,楚痕无奈地长叹一声,他本来还想让王胖子给熊家传一条假消息。

鹿铮看着楚痕的表情,问道:“楚兄是想利用这个渠道传点消息?”

见鹿铮也想到了这一层面,楚痕点头道:“没错。”

鹿铮轻轻一笑,自信地说道:“那楚兄无需担心,我还有一个本事,就是可以模仿他人笔迹,足可以假乱真。”

“哦,鹿兄还有这等本事?”

鹿铮还有这么一手,楚痕倒是头一次听说。

鹿铮摆摆手,自谦道:“雕虫小技而已,不知楚兄想给熊家传些什么消息?”

“就假传我的死讯,让他们以为有机可趁。”

听到楚痕的话,鹿铮眼珠子下意识地转了几圈,随即说道:“或许,这对于我们鹿家,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永盛城,熊府议事厅内,熊震岳看完手中从永和城传回的消息,忍不住哈哈大笑。

“好,这个屡次坏事的人死了,鹿久这老东西也如惊弓之鸟一般,竟要逃回祖宅去。”

熊震海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大哥,我觉得这正是我们除了鹿家的好机会。”

“哦,二弟有何良策?”

“根据书信上所说,楚痕被杀,鹿久已经对身边的人起了疑心,这次回祖宅,连平日的很多心腹都不敢多带。如此一来,他身边的高手就只有金不闻一人,只要我们趁机杀了鹿久父,那鹿家也就完了。”

“好,二弟此计甚妙。只是前几次失手,咱们熊家折了不少高手,这一次可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为杀鹿久、鹿铮,熊家派出去不少高手,可都是有去无回,现在熊家已经人手不足,经不起太大的消耗。

熊震海自信地说道:“大哥放心,这一次,我决定让三弟带齐府内高手,再加上风陨阁派来的杀手,一定让鹿久父子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便好。”

听到有风陨阁的杀手参战,熊震岳放心地点了点头。

夜晚,鹿家祖宅之内灯火通明。

这座祖宅,位于永和城外几里远的小镇上,是鹿家兴起的地方。

在鹿家祖宅高耸的房檐上,站着很多不断四处瞭望的守卫,看他们那紧张的模样,似乎十分担忧会遭到袭击。

这时,两名守卫来不及发生任何声响,就突然被人划开了喉咙,悄然死去。

紧接着,守卫一个接一个被暗杀,直到房上的守卫死了快一半,还活着的守卫才猛然惊觉。

“什么人?”

话音未落,只见寒光一闪,又一名守卫被秒杀。与此同时,鹿家祖宅的大门“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用力砸开,随即一大队黑衣人就冲了进来。

“杀,一个不留。”

熊震川大吼着带人冲进院内,却意外地发现竟没有人出来应战,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有种极为不祥的感觉。

“杀!”

就在这时,杀声四起,鹿家大批人手突然从四周墙壁后冒出来,转眼将闯进来的黑衣人包围。

熊震川大惊道:“不好,中计了。”

忽然,一间房门打开,楚痕、鹿久、鹿铮、金不闻四人神态自诺地从房内走了出来。

“哈哈,来的竟是你熊震川,看来我这次真是赚大了。”鹿久盯着熊震川,笑着说道。

熊震川看了眼身边的两名风陨阁杀手,心里稍稍安稳了些。他这边除了自己,还有风陨阁两名灵元境杀手,以及自己带来的一名凡元九品的高手,总体实力,还是略占优势。

“哼,鹿久,我这边可是有着三名灵元境高手,你以为你赢得了吗?”

鹿久冷冷一笑,回答道:“你以为你熊家请得起帮手,我鹿家就请不起吗?”

话音方落,一名灵元一品的老者就从鹿久身后的屋内走了出来。

“这?”

双方各有三名灵元境高手,自己这边的优势荡然无存,此时,熊震川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竟然没死!”

风陨阁派来的两名杀手中,有一人正是当日暗杀楚痕的那名杀手,当他看到楚痕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时,登时震惊无比。

“哼哼,熊震川,你们熊家的末日到了。”

轻哼两声,鹿久手臂一挥,鹿家的人立马扑了上来,与熊家的人杀到了一起。

“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暗杀对象再次出现,预示着暗杀失败,杀死楚痕的那名杀手感受到屈辱,盯着楚痕就冲了上来。

“你的对手是我。”

这时,鹿久一声高喝,挺身挡在这名杀手面前,与他激战到一起。

另一方面,金不闻大战熊震川,鹿久请来的老者缠战风陨阁的另外一名女杀手,而楚痕则跟熊震川手下那名凡元九品的黑衣人战到了一起。

“你,怎么是你?”

这个黑衣人,楚痕也见过,正是当日在巷道内带人围杀自己的那名男子。没想到冤家路窄,他们今晚又碰到了一起。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楚痕也是凡元九品,与他旗鼓相当。

“哼,你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冷哼一声,楚痕快剑连扫,招招直指对方要害,逼得对方全神应战,不敢有一丝的分神。

熊家这面实力高点的人都被拖住,剩下的人实力一般,根本是寡不敌众,只是顷刻间就死伤了一大片,败局尽显。

“可恨啊!”

看着手下相继身亡,熊震川气得暴跳如雷,狠辣招式接连攻向金不闻。

金不闻虽实力稍逊一筹,但他意在拖延,根本不硬碰硬,一时间让熊震川奈何不得。

“萤火三变。”

心知灵元境的六人暂时难分胜负,自己与对手之间的这场战便是打破平衡的关键,楚痕为求速决,上来就施展自己最拿手的一招。

“刀浪三分。”

同样知道这一点,那男子也不示弱,一刀劈出三道刀影,分别攻向三团萤火。

就在刀影与萤火接触的刹那,楚痕突然心念一动,萤火霎时散成万千火星。

三道刀影只灭去部分火星,剩下的,仍是速度不减地扑向男子。

那男子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刀锋一转,震开火星。

可就在这时,楚痕心念再动,散离的火星重新汇聚成两只飞蛾,从后面再次飞了回来。

“不妙。”

男子连忙去躲,却见楚痕嘴角一弯,大喝道:“火元掌。”

赤红掌印袭来,重重拍在男子横在身前的长刀上,将他硬生生地击退回原位。

“啊——”

两只飞蛾几乎在同一时间飞到男子身上,暴起的烈焰瞬时将他吞没,在一阵惨嚎声中,将他烧成灰烬。

“下一个便是你了。”

说着,楚痕就将他冰冷的目光转向熊震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