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十三章  雨夜屠狼
作者:留云  |  字数:3473  |  更新时间:2019-11-23 06:47:14 全文阅读

“铁狼,你的对手是我。”

电闪雷鸣,刀光剑影中,忽闻一声高喝,甫一赶到战场的鹿久就几步蹿出,直接攻向鬼狼寨当家人,铁狼。

论实力,鹿府能与铁狼一战者,唯有家主鹿久,所以鹿久一到就与铁狼战到一起,把他死死拖住。

鬼狼寨的人本就处于劣势,铁狼再被鹿久拖住,无暇分身,让他们形势更加危急,甚至有的人已经心生退意。

“兄弟们,打不过了,咱们赶紧逃命吧!”

一名土匪大感不妙,就高喊了一句。

“死东西,乱叫什么。”

一声怒斥,随即就见寒光一闪,鬼狼寨二当家铁绝一刀解决了扰乱军心的土匪,并大声命令道:“都给老子冲,再有往后撤的,死路一条。”

铁绝杀人立威,让刚刚内心动摇的土匪连忙打消了退意,又朝着鹿家人扑了上来。

混战中的楚痕见状,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几个箭步冲过混乱的人群,一剑直挑铁绝。

剑锋未至,杀气先到,铁绝心头一凛,连忙挥刀挡开刺过来的利剑。

当铁绝看清对手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时,脸上的紧张之色顿时消失,转而换上一抹轻蔑。

论实力,铁绝是凡元六品,比楚痕要高上一筹;论经验,铁绝在刀口上过活这么多年,他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小屁孩。

“小崽子,自不量力,就让大爷送你去见阎王。”

冷笑一声,铁绝挥刀就砍,沉重刀劲直逼楚痕面门。

感觉到这一刀力道强劲,楚痕不敢硬接,往旁边一闪,同时利剑一挥,刺向铁绝咽喉。

铁绝侧身闪过利剑,随即大刀一挥,体内元力霎时涌动而出。

“力破千军。”

随着一声高喝,雄浑刀劲猛然劈向楚痕。

“萤火三变。”

楚痕双手一挥,三团浮现掌心的萤火迎着刀劲就飞了出去。

眼见楚痕不避不闪,硬接这一招,铁绝不由得嘴角一弯,露出一抹冷笑。

第一团萤火先去四分刀劲,第二团萤火再去五分,等到第三团萤火到来,刀劲已是形同虚设,在接触的瞬间,就轰然而散。

“什么!”

双式相击,却是楚痕以弱胜强,惊得铁绝难以置信地大叫一声。

第三团萤火去势不减,铁绝因为先前大意,此刻再想躲已是来不及,只能催动内元,凭借境界上的优势硬挡。

可让铁绝没料到的是,这小小的一团萤火竟如此诡异,刚一与他接触,就瞬息点燃了他的身体,把他变成一个火人。

“啊——”

铁绝的惨叫声响彻夜空,让鬼狼寨的土匪们听得脊背发寒,惊恐万分。

“你们还不退吗?”

击杀铁绝,楚痕仰天怒吼,吓得这些土匪们差点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快跑吧!”

铁绝已死,铁狼无暇分身,鬼狼寨的土匪们再也无心恋战,纷纷落荒而逃。

“哼,追,一个都不要放过。”

趁着铁绝身死,土匪溃败促使铁狼分心之际,鹿久抓住机会,一剑斩杀铁狼,随即便高声下令追杀,这些土匪留着迟早是祸患,除掉了永和城才能安稳。

一个雨夜过去,袭击鹿府的鬼狼寨众人被尽数格杀,一个都没逃出永和城。

一个气势恢宏的大厅内,三道人影坐在前方,下面则跪着一个发虚花白的老者。坐着的三人阴沉着脸,眼中饱含怒火;跪着的老者则是脸上冷汗直流,拄地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鹿铮那小子竟然没死?”熊震海冷声问道。

“这都怪一个叫楚痕的客卿,若不是他坏事,鹿铮已经被鹿嵘毒死了。哦,对了,之前护送鹿铮回鹿府的,也是这个楚痕。”伍先生慌忙地解释道。

“楚痕?”

熊震海、熊震岳、熊震川三兄弟互相对视了下,显然对这个名字十分陌生。

“没错,就是这个楚痕坏的事。鹿铮虽然没死,不过我按照你们的吩咐,放出响箭,引鬼狼寨与鹿家血拼,鹿家现在应该已经是元气大伤了。”

熊震海闻言,冷笑着说:“哦?那就是说你已经没什么用了?”

伍先生顿时脸露惊骇,慌张地说道:“咱们说好的,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哼,废物一个,留着何用?”

说完,熊震海一挥手,两名侍卫立即提刀走进来,拖着伍先生就往外走。

伍先生惊惧万分,悔不当初,他高声大叫着,但回应他的只是熊震海的一声冷笑。

“鹿铮这小子还真是运气好,又让他逃过一劫。”熊震岳略显恼火地说道。

这时,熊震海嘿嘿一笑,说道:“大哥放心,这步棋废了,咱们还有下一步。”

“哦,老二,你又安排好了?”

“呵呵,当然,这一次,我要把鹿铮,还有这个叫楚痕的,一块除了。”

卧房内,楚痕闭目凝神,静心修炼。

自与鬼狼寨一战之后,已经过去了十天。楚痕因当日救下鹿铮,不仅在鹿府内的地位直线上升,还被鹿久赏赐了三十颗淬元丹;至于行刺兄长的鹿嵘以及他的母亲,在被鹿久一顿破口大骂后,禁足在了鹿府后面的破院。

三十颗淬元丹,再加上每日的供奉,十天下来就是四十颗淬元丹,足可以让楚痕恢复重生之能。有了这道保障,就算再大的危机,楚痕也不担心。

当服下第二十三颗淬元丹之后,体内那团萤火上的光华渐显充盈,到了这里,楚痕便放弃服用淬元丹,凭借自身修炼至重获复生之能。

毕竟,楚痕手头就这么点丹药,他得省着点用,况且这几天比较太平,他想找人杀了自己,恐怕都找不到,也就不急于一时。

深吸一口气,楚痕缓缓睁开眼睛,他体内萤火的光华终于满盈了。

有了复生的能力,对其他人都恐惧无比的死亡,对楚痕而言就只是自己破茧成蝶的一次机会,下次作战,他会找机会让对手杀了自己。

打开房门,夺目的阳光登时射入房内,刺得楚痕眼睛微微一眯,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打开房门。

十天前的那场大乱,让鹿家损失颇重,但好在鹿久御下有方,府内家丁、侍卫都很卖力,让鹿府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楚公子,看见你正好,家主、少爷有要事邀你到议事厅一叙。”

楚痕正走着,矮胖子就一路小跑地奔了过来,看样子十分着急。

“好,咱们走吧。”

既然鹿久、鹿铮有事找自己,他这个客卿怎么好耽搁,便跟着矮胖子前往议事厅。

鹿府议事厅内,鹿久一脸愁容地盯着手中的书信,眼中充满疑惑与担忧。

“父亲,这次郡王找咱们议事的时间未免太巧了些。”

鹿铮的伤势已经基本复原,一向闲不住的他马上就投身到鹿家的事物中,为鹿久分忧解难。

“确实是巧了些,但郡王相邀,咱们不得不去啊!”

鹿家刚逢劫难,正是人手不足,无暇分身之际,可偏偏这个时候,五永郡郡王突然书信相邀,请鹿久、鹿铮前往永华城商议熊、鹿两家争端之事,这难免不让人心底生疑。

只是五永郡郡王执掌郡内五城,鹿家能够占据永和城也是得到他的默许,不然若是他派个城主下来,鹿家在永和城的权利难免会受到影响。也正因如此,郡王邀约,鹿久、鹿铮必须得去。

就在此时,楚痕走了进来。

“家主,你们找我。”

走进议事厅,楚痕发现屋内除了鹿久父子,就只有鹿家的四个心腹,显然,要商议的这件事很是隐秘。

“来,楚兄弟,坐。”

鹿久笑着朝旁边的椅子挥下手,示意楚痕坐下。

楚痕两次救下鹿铮的命,在鹿家父子眼中,他现在比很多鹿家人更值得信任。

待楚痕坐下,鹿铮开口说道:“楚兄,我和父亲受郡王相邀,要前往永华城。说实话,这一趟怕是凶多吉少,不知楚兄是否愿意陪我们父子闯一次鬼门关。”

重生之能已经恢复,楚痕正愁到哪里找人杀自己一次,没想到机会就送上门来了,他又岂会拒绝。

“鬼门关吗?我倒是想多走几次。”

“好,既然如此,那明日一早,楚兄就与我们父子、金不闻四人伪装成商旅,沿官道前往永华城。在咱们出发之后,会有三队人驾着马车分三路飞奔向永华城,借此扰乱视听,分散熊家人的注意力。”

见楚痕没有拒绝,鹿铮也就把接下来的计划和盘托出,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是完全的信任。

“好,就按你说的办。”

接下来,楚痕、鹿铮等人又把计划和路上需要注意的事情细细地拢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的地方,众人才各自回房准备。

第二天天亮时分,伪装成商旅的楚痕、鹿铮、鹿久、金不闻四人悄悄自鹿府后门离开,在经过几条偏僻的小巷后,走出了永和城的城门。

当楚痕等人出城半个时辰之后,鹿府的大门突然打开,两辆马车飞奔而出,出城后立马沿一条山间小路奔向永华城。

过了一会,又有四辆马车奔出鹿府。他们一出城,便分为两路,一路走官道,一路走小道,分别赶往永华城。

由于楚痕等人是步行,所以走官道的两辆马车很快就追上了楚痕四人。

楚痕等人经过伪装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样子,再加上鹿铮有过交待,所有马车只管全速赶往永华城,路上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过问,所以,走官道的两辆马车从楚痕等人身旁飞奔而过,车上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路边毫不起眼的楚痕等人。

看着扬起一片灰尘,渐渐远去的马车,鹿铮压低声音说道:“熊家是否会有动作,咱们应该很快就能知道了。”

“一切小心为上。”

鹿久朝着身旁三人交待了一句,就压了压头上的帽子,把自己的脸尽可能藏起来,随后就迈步继续往前走。

楚痕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此刻,他手中又拿起了一根青竹杖。

与长剑相比,青竹杖楚痕使得更顺手。正好此次伪装成商旅,不适合带刀剑这类武器,他就又找了一根细竹杖。

就在这个时候,三道青色身影足尖轻点,在山林间飞速奔驰。这三人双眼充满杀意,但身上气息却深深收敛,没有放出一丝杀气。

与此同时,十几名黑衣蒙面人手持长刀,一路狂奔,目标所指,竟与那三个青衣人一模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