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六章  踏歌行
作者:留云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19-11-18 16:57:44 全文阅读

“别,别杀我,哥,别杀我。”

楚云身体直颤,在这个时候,又想起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完全忘记了当日就是他下手杀死的楚痕。

楚痕看向求饶的楚云,眼中充满了讥讽,他冷笑两声,然后随手一划,竟割断了楚云身上捆得死死的绳子。

楚云脸色一喜,还以为楚痕念及兄弟情义,打算放过他,不想却听见楚痕冷冷地说道:“你是不是有东西要还我?”

听到这话,楚云脸上顿时阴晴不定,目光来回闪烁,一时不敢正视楚痕的眼睛。

“没,我没拿你什么东西。”

见楚云死不承认,楚痕高高举起匕首,做出要杀死楚云的模样。

“我给,我给。”

楚云忙吓得自怀中取出一块铜牌,递给了楚痕。

这块铜牌是玄门发给楚痕的入门凭证,后被楚云拿走,他本是打算这几日就出发前往玄门,到那里想办法搏得诸葛不休的同情,借此成为玄门弟子,到时候有了玄门这块金字招牌,他楚云接下来的路就会宽敞许多。

楚痕接过本就属于自己的铜牌,随后把匕首丢给楚云,沉声道:“你说是我兄弟,证明给我看。”

楚云战战兢兢地捡起匕首,一时竟没了主意。突然,他瞥见亲生父亲楚天东,目光猛然一寒。

“是他害了你和你爹,我替你报仇。”

说完,楚云手中匕首毫不犹豫就刺了下去。

“东哥?云儿,你在干什么,他可是你的亲爹啊!”

楚天东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刺进心窝的匕首,然后身体一斜,直接倒地而亡。至死,楚天东都无法相信自己竟是死在亲生儿子手里。

刚刚犯下弑父重罪的楚云已经显得有些疯癫,他不仅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将目光投向自己的亲生母亲。

“这一切也怪你,怪你。”

带着几近癫狂的神情,楚云再次挥动匕首,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哥,哥,害你的人我都杀了,你该原谅我了吧,这些事都是跟我无关的,都是他们逼我的。”

看着爬过来的楚云,再看看惨死的楚天东和自己的二娘,楚痕面色平静,无喜也无恨。

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确实超乎了楚痕的预料,但这样的结果,或许才是对楚天东最好的惩罚。

“弑父杀母,你觉得自己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楚痕话音未落,楚云神情猛然一变,匕首一挥,直刺楚痕。

“哼。”

冷哼一声,楚痕右手迅速击出,一掌拍在楚云的天灵盖上。

“咔”的一声脆响,楚云颅骨碎裂,瞬间没了性命。

大仇得报,楚痕长出一口气,压在心中的怨恨终于稍稍有了一丝缓解。

可就在这时,茅草屋外忽起变化,数支火把扔到房顶,点燃了铺在上面的干草。

送楚天东到此的那两人竟去而复返,要杀楚痕灭口。

看着屋内顿起的黑烟,楚痕冷冷一笑,叹息道:“我就猜到会是如此。”

槐镇外一座高山的山腰上,楚痕望着笼罩在夜色中的槐镇,心中难掩悲凉。

仇报了,仇人死了,但他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茫茫人生路,仇兮恨兮;妻儿离散乎,悲兮痛兮……”

就在这时,一阵苍老又嘹亮的歌声突然自山间传来,引来楚痕心底的共鸣。

寻声望去,只见山间小路上,一名瘸腿老人发须花白,神色黯然,老气横秋的脸上透着难以言喻的哀伤与落寞,他一步一声,一步一唱,在朗朗月色下,诉说着此生的缺憾。

“一朝得愿乎,悔兮怨兮;从此独影人,孤兮哀兮;愿得来世乎,凡兮静兮;不负红尘路,至死享天伦。”

饱含悔意的歌声继续响起,唱出人生起伏,唱出心中哀痛,唱出人至暮年的孤独与期盼。听着这苍凉的歌声,楚痕却觉得这歌声所唱的也是自己。

因为区区的家主之位,血脉相残,至亲惨死,亲族叛离,最终落得孤身一人,无家可归,也再无牵挂。楚痕不后悔杀了楚天东三人报仇,后悔的是自己没有尽早表明自己无心家主的位置,或许这样一切都可以避免,他与父亲还能共享天伦之乐。

只是一切都太迟了。

既无归处,那便只有迈步向前,现在楚痕能去的地方只有一处,就是玄门。

披着朦胧的月光,迈步在山野间,楚痕心中的孤苦难以自抑,便一边走,一边唱,踏歌而行。

“人生百态兮,善恶难辨;争权夺利兮,血脉相残;生死无常兮,往来无间;了吾恩怨兮,悲中有苦;孤身无绊兮,天地一人行。”

位于云山界东北角的玄海山,近日一改往昔的清静,大批的人流往来不断,使得玄海山山脚下的村落门庭若市,昼夜不休。

这一天,一队又一队人,或坐着马车,或骑着马,或徒步而行,行进在去往玄海山的大道上。

玄海山是云山四门之一的玄门所在,其上共有四峰,分别是主峰玄天峰,精于阵法、音律的玄音峰,全是女弟子的玄妙峰,以及醉心武道的玄筑峰,除主峰外,其他三峰平日各由一名副掌门代为执掌,掌门夜无垠则坐镇玄天峰。

这几日是玄门新弟子入门的时期,这些往来的人群都是送家中子弟来入门的。

在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一人格外特殊,不时引起周遭人的注意。

他穿着一身破旧的衣衫,手持一根青竹杖,腰间系着一个破葫芦,显得格外另类,若非他干净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英气,活像一个四处乞讨的乞丐。

这个人就是花费近一个月时间才走到玄海山的楚痕。

从槐镇离开时,楚痕几乎是身无分文,他就拿身上还算值钱的东西换了些干粮,然后一边走,一边抓些野鸡、野鱼打打牙祭,这一路上虽然清苦了些,倒也悠然自得。

只是他这副模样,却让别人难以理解,拜入玄门这么大的事,不管是出身寒门,还是地方豪绅,来之前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哪有这般不当回事的。

毫不顾忌他人鄙夷的眼神,楚痕走过小村落,随后就在一众人诧异目光的注视下,走向玄海山山脚下的山门。

“哪来的臭乞丐,要乞讨到村子里去,这里可没有东西施舍给你。”

守山门的弟子将楚痕这身打扮,还以为他是乞丐,就不耐烦地想把他赶走。

楚痕并没有因此动怒,而是从怀中取出那块铜牌,轻声说道:“在下楚痕,是今年特招的弟子,还烦请师兄带我去见长老诸葛不休。”

守门弟子狐疑地接过铜牌,可仔细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只见这铜牌样式古旧,正面印着“玄门”二字,背面则印着象征玄海山的四座山峰,正是特招弟子才会接到的入门凭证。而如果是从神武殿选送的弟子中挑选的,铜牌的背面则不是四座山峰,而是印着“神武”二字。

守门弟子看看楚痕,再看看铜牌,再三确认后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乞丐模样的少年,就是今年的两位特招弟子之一。

长叹一口气,这名守门弟子心中暗暗叫苦,他本想借机从特招弟子身上捞些好处,但此刻一看,自己不往里搭些东西就不错了。

“随我来吧。”

心里虽然不情愿,但特招弟子无一不是玄门最重视的人才,守门弟子不敢怠慢,只得带着楚痕踏过山门。

眼看着楚痕登上玄海山,在山门外等待放行的众人立马被惊得瞪大眼睛。要知道按照规矩,新入门的弟子是要先上交铜牌,待登记确认后,方能登上山门,正式成为玄门弟子,但那个衣衫破旧的少年显然没经过这一步。

沿着宽阔的石梯登上玄海山,玄门绚丽多彩的风光顿收眼底。

玄海山四峰都在云端之上,从下往上看去,犹如四根通天巨柱,撑起这一方天地。

而在四峰之间,有一处山坳,内中满布殿宇、楼阁,其间还有一块巨大的广场,广场上众多玄门弟子正在忘我修炼,一招一式尽显英姿。

楚痕的出现,顿时引来山坳中的弟子好奇的目光和带着嘲笑的议论声,谁让楚痕的穿着与玄门这个庞然大物太过格格不入。

“呦,这是哪来的乞丐,要饭都要到山上来了?”

“别瞎说,乞丐能进得了山门吗?他是准乞丐。”

“哈哈哈……”

嘲笑声毫不掩饰地传来,言语中更是直接带着轻视,但楚痕却是仿若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面不改色地走着。

对于楚痕这个死而复生,又无牵无挂的人而言,这些许嘲弄,又算得了什么。

楚痕的平静倒是让这些嘲笑他的玄门弟子有些尴尬,弄得自己好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哼,故作清高的东西。走,咱们练功去,别理这个臭乞丐。”

其中一人大喊了一句,这些围观弟子便纷纷回去修炼,但他们的目光却仍是不时扫向闲庭信步的楚痕。

自广场中间穿过,迎面伫立的便是一座高大、雄伟的殿堂,殿堂门口挂着一块写着“玄合殿”的牌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