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梦武轮回 > 第一卷 萤火之光
第五章  阴谋暴露
作者:留云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11-18 05:57:01 全文阅读

槐镇的上空阴云密布,正如镇内居民的脸色一般。他们一个个愁容满面,有气无力,给人一种人人自危的感觉。

随便找了个人简单问了下,楚痕才知道,原来距离他们去望怀山已经过去五天了。这五天里,楚家、乔家突然发难,大肆侵占其他家族的商铺、仓库,扩大自己的地盘,弄得镇民们人心惶惶,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楚家、乔家的动作是个人都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存在世仇的两家就好像事先商量好一样,侵占的对象竟没有一次重合,而且平日里就冲突不断的两家这几天里更是连一次冲突都发生。

与一个衣着比较破旧的少年对换了衣服,楚痕并没有直接返回楚家,而是走向本地小有名气的茗香楼。

茗香楼二楼的雅间内,两名老者端着茶杯,轻摇着手指,跟着楼下传来的曲调不紧不慢地打着节拍。

一曲终了,两名老者喝了口茶,就把茶杯放在桌上,开始攀谈起来。

“老三,你说楚天东这小子说的话有几分可信?”楚江山开口问道。

楚江河咧嘴一笑,回答道:“有几分可信?我看三分都不到。不过,他给咱俩的俸金比楚天南给的提高了一倍,整整多了近十个金币,咱们老哥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显然,楚江河、楚江山两个人还没老糊涂,压根就不相信楚天东的鬼话,只是楚天东给了他们好处,他们故意视而不见罢了。

但相比于楚江河,楚江山却是想的更多。

“不过老三,咱们不能只看眼前,得给咱们这两脉的后辈做做打算。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看好楚云这小兔崽子。”

一提楚云,楚江河把头一摆,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可别提这小子了,你听说了吧,他爹才去世不过五天,这小子就整日沉迷在妓院,别提家里事了,就连楚天南的后事都不闻不问。就他这样的,如果继承了家主之位,咱们楚家都不够他一个人败的。”

“所以啊,咱们两个老不死的,应该趁现在还有几把力气,为咱们的后代谋划谋划,可不能让他们为生计犯了愁啊!”

一听楚江山这话,楚江河顿时眼前一亮,兄弟多年,他立马听明白了楚江山话外的意思,他是想趁着楚天东立足未稳,夺了楚云的继承权,把他们这两脉提到家主的位置上。

这种歪心思楚江河之前没有动过,但经楚江山这么一提,登时觉得眼前就是最好的机会。

楚江河眼珠子转了好几圈,终于打定了主意,说道:“要下手的话就得快,最近楚天东这小子动作可不小,把楚家的势力扩大了不少,照这么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咱们俩也要看他的脸色了。”

“确实要快,只是要对付楚天东就得握住他的把柄,至于他的把柄?”

提到这个,楚江河、楚江山都是犯了难,毕竟楚天东现在实权在握,若无充分的理由,任谁都奈何不得他。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雅间隔壁的楚痕将他们二人的对话尽收耳底,不禁露出一抹带着几分自嘲的苦笑。

楚天南生前对这两位长辈一直敬爱有加,从不曾有过一丝的怠慢。可到了这个时候,楚江山、楚江河只考虑自己利益的得失,根本没把他们父子的死放在心上,这让楚痕彻底寒了心,对这个楚家,他一丝留恋都没有了。

在心里做出决定,楚痕就起身走出了雅间。

当天夜里,楚天东带人来到楚家位于槐镇郊外的仓库,这里存放着楚家最近从各家收缴上来的货品。

“哈哈,楚老弟,你这几天的收获不错嘛!”

刚走进门没几步,乔振远便从屋内迎面走来,使得楚天东顿时愣在原地。

“你怎么会在这,不是告诉你除非有紧要的事,不然咱们最近都不要见面的吗?”楚天东惊讶地问。

乔振远闻言也是登时一愣,他皱紧眉头,诧异地问:“不是你说有要事商议,叫我来这等你的吗?”

说到这里,楚天东与乔振远同时瞪大眼睛,异口同声地大叫道:“不好,中计了。”

话音未落,仓库四周突然灯火通明,一群人打着火把,将仓库团团围住。

紧接着,楚江山、楚江河两兄弟就带着怒容,从大门走了进来。

“好你个楚天东,竟敢勾结乔家,杀害亲兄弟楚天南,意图覆灭楚家,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楚江河义正言辞地大吼道。

周围的楚家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楚家与乔家乃是世仇,勾结乔家可说是最不能宽恕的罪名,此刻,就连以往支持楚天东的人也不敢再站在楚天东这边。

楚天东牙关紧咬,不管他现在说什么,别说在场的楚家人不信,就连他自己都信不了。

“你们两个老不死的,真当老子是吃素的吗!乔兄,你我二人今夜就合力灭了他们,以后楚某唯你马首是瞻。”

既然已经无法掩藏,楚天东索性就把事情挑明,想靠着乔振远,先把命保住再说。

楚天东这样打算,但乔振远却是目光闪烁,显然另有考虑。

“乔振远,这是我们楚家的家务事,你走吧。”

楚江山、楚江河接下来还要稳固族中势力,提携他们两脉的后辈,暂时没有精力与乔家对抗,只好先放过乔振远,免得乔家以此为借口,趁机寻仇。

乔振远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妨碍你们处理家务事了。”

说完,乔振远带着人就要走。

“乔振远,你这是要过河拆桥!”楚天东带着几分怒意,大声叫道。

闻言,乔振远却是故露疑惑,好似很不解地说道:“你说的什么话,乔某完全听不懂,我乔某人一向光明磊落,怎么会跟你这个残杀骨肉的人合作呢?”

“你?”

楚天东气的脸色铁青,双拳紧握,他心里其实也清楚他与乔振远只是暂时因利益相同,才会保持合作,日后必会翻脸,只是乔振远过河拆桥的时间远比他预估的提前了很多。

乔振远朝着楚天东露出一抹轻蔑的浅笑,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末路将至,楚天东却不愿认输,他筹谋多年,甚至献出自己心爱的女人,才好不容易得到这一切,让他放手,这绝不可能。

“跟我杀。”

大喝一声,楚天东猛然出手,攻向楚江山、楚江河,可令他意外的是,跟随他来的几名心腹脸上犹豫了下,终是没有动手。

“哈哈,楚天东,你大势已去了。”

此时此刻,众叛亲离,心有不甘的楚天东牙关一咬,决心拼死一搏。

只可惜楚天东不过才凡元六品的实力,独战实力不低于自己的楚江山、楚江河两人,根本就是以卵击石,不过短短数招就败相尽显。

一招不慎,楚江山一掌猛然击中楚天东丹田,将他的内元击得粉碎。

内元散,便是修为尽失,楚天东惨嚎一声摔倒在地,惊骇地抚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丹田。

“这,怎么可能?”

“哼,带走。”

楚江山可没空让楚天东慢慢把神缓过来,他右手一挥,便让两名属下将楚天东给架了出去。

这两名属下架着楚天东走出大门,却没有返回楚宅,而是走上一条远离槐镇的小道。

距离槐镇两里之外,有着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屋内烛光昏暗,只有一支快要燃尽的蜡烛提供着些许光亮。

突然,屋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就被用力推了进来。

“东哥,你怎么样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楚天东寻声望去,惊见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动弹不得。

楚天东立马诧异地问道:“英妹,你怎么在这里?”

“爹,救我。”

在女人身边,楚云也被捆在地上,他一脸哭相地望着楚天东,别提多狼狈。

“楚江山、楚江河,你们对付我就够了,何必为难他们母子呢?”

楚天东朝着外面大叫一声,紧接着就见屋门再次打开,走进来的却是他未曾料到的身影。

“你,你是人是鬼?”

楚天东惊骇地看着走进来的楚痕,忍不住往后爬了两步。

而楚云一看见楚痕,更是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楚痕冷冷一笑,恶狠狠地说道:“我是人,也是从阴间回来向你们讨债的厉鬼。”

盯着步步逼近的楚痕,楚天东终于反应过来,一脸错愕地说道:“是你,我跟乔家合作的事是你告诉楚江山、楚江河的。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又活过来?还有,那两个老东西眼中只有利益,他们怎么会帮你这个可能夺走他们利益的人?”

“因为从今以后,楚家的一切,是兴是亡,都与我无关,对于楚家,我依然只是个死人。”

“你要脱离楚家,这你放得下?”

对于一生都在为家主之位汲汲营营的楚天东,楚痕的选择让他无法理解。

懒得再跟他们废话,楚痕自腰间取出一把匕首,带着冰冷的眼神,朝着楚天东三人走了过去。

留云
作者的话

新人作家请大家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