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末日仙尊 > 正文
第129章 突然变老
作者:天马行空70  |  字数:2055  |  更新时间:2019-10-23 07:04:16 全文阅读

牟平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自己独自一人跋涉在荒凉的沙漠之中,饥暑难耐,嘴唇干裂,最后他终于坚持不住,倒了下去,嘴里不停地喊着,“水,水,水!”

忽然,一阵清凉袭来,那是汩汩的流水,滋润着他干涸的身体,他感觉那水热热的,还带着一股腥咸味道,他贪婪地循着源头,将嘴趴在那泉眼上,咕咚咕咚喝了一个够,这才满意地拍拍肚皮,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又醒了过来,此刻,他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都市,这里阳光普照,到处都暖融融的,还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鼓,那味道甜甜的、腻腻的,仿若甜品店里,顶级甜品散发出的味道。

这种味道使他想起了小时候的摇篮,想起了母亲,于是枕上毛茸茸的枕头,昏昏沉沉地,他又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发觉自己的身子十分的颠簸,迷茫中,他感觉自己正趴在一个动物的背上,四处炎热异常,就像走在岩浆里一般。

“这是哪里呀?”

他微微睁开一双懵懂的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只白色的狐狸背上,那只狐狸高大威猛,身高足有三米开外,五条尾巴上的毛已经完全烧焦,变成了五条类似于八爪鱼触角一般的/肉/棍/。

那/肉/棍/上血糊糊一片,不知是被岩石刮的,还是被什么兵器割开的。

而他整个身子像散了架子一样,根本就没恢复过来。而他所趴的地方,也是红彤彤一片,伤口已经结痂,唯留下染红的皮毛,昭示着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胡默,是你么?”

牟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胡默,唯有这个妖族小丫头才是狐狸本体,而且是长了五条尾巴的九尾妖狐。

“牟平,你终于醒过来了?”

胡默停下了脚步,惊喜地回头看了牟平一眼。

及待看见胡默的容颜,牟平的心咯噔一下,陡然翻了一个个儿。

这还是那只可爱漂亮的小狐狸吗?分明是一只狐狸奶奶有没有?

但见胡默眼窝深陷,眼角的皱纹一圈挨着一圈,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华,整个人看起来老态龙钟。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牟平说了一半儿,这才发觉,这话好像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一样,充满了无奈和沧桑,照比他当时在玄魔大陆的时候,还要苍老许多。

他伸出自己的双手,发现那怎么还能叫手呢?用枯爪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他的双手骨瘦如柴,黝黑的皮肤上布满了老年斑。

他突然想起了网络上流传甚广的网络歌手——秋裤大叔的那首歌——《一晃就老了》。

不知道何时,鬓角已染霜,不知道何时,容颜已沧桑。

忽然怀念从前那些逞强,和懵懂无知的年少轻狂。

一瞬间发现人生太短暂,一瞬间发现路不再漫长。

还没腾出双手拥抱自己,时光竟已走得这么匆忙。

怎么刚刚学会懂事就老了?

怎么刚刚学会包容就老了?

怎么刚刚懂得路该往哪走,怎么还没走到就老了?

怎么刚刚开始成熟就老了?

怎么刚刚开始明白就老了?

怎么刚刚懂得时间不经用,怎么刚刚开始明白就老了?

……

两行泪水瞬间爬上了他的脸颊。

不用问,他们肯定是落到了时光之海的腹地,落进了时光流逝阵法之中,若不是修士普遍长寿,恐怕他们早就已经成了一堆白骨,尘归尘、土归土了。

牟平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自己的心情,一个人从出生到慢慢衰老,那是自然规律,谁也避免不了,可因为阵法的原因,使他突然变老,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呀。

他忽然明白,刚才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因为他的嘴里还残留着胡默血液的味道,这个小丫头为了救自己,用自己的鲜血喂自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他发现胡默的伤势并不比他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他还要重,因为他已经从胡默的身体上感觉到了死气,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也就是说,胡默的寿元不如他多,如此下去,用不了两天时间,胡默必死无疑。

当他想打开自己的储物纳戒,找一些丹药给胡默疗伤的时候,却蛋疼地发现,他的精神力几近为零,想要打开纳戒,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不单是精神力,他的木元气也几近为零。

也就是说,他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

“胡默,把我放下来吧。”

牟平温声开口。

“哎。”

胡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个趔趄,连同牟平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两人相视一笑,那种感觉,就像走过了一个世纪、相濡以沫的老夫妻一样。

不过现在的胡默,已经变不回人形了,还是一头将近三米高的巨大老白狐。

牟平环顾四周,轻轻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感觉到处都是炎热一片,像下了火一般,偏偏看不见一点火星或是岩浆。

就连天空都是红彤彤一片,根本就看不见太阳,而感觉满天都是太阳的炙热。

“胡默妹妹,是你救了我?”

牟平咧嘴一笑,这才发现,自己的胡子已经有半尺来长,而且都是白色的,不用问,头发肯定也是白的,而且是一头白色长发。

“应该是我们互相救了对方才是。”

胡默露出一抹惨笑。

“可我还不知道你的真实名字呢?”

牟平估计,胡默肯定不是她的真名,哪有女孩子叫这种男孩子一样名字的?

“我的真名叫胡玉玲,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名字只不过是一个符号罢了。”

“还是说说吧,我想听。”

牟平不是一个八卦之人,可他感觉这个女孩子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胡玉玲,一个多么响亮的名字,为什么偏偏改成胡默呢?

“胡默,就是沉默的意思,她难道用这个名字在进行无声的抗争么?”

牟平突然发现自己天生有做娱乐记者的天分。

“她到底在抗争什么呢?婚姻?继承权?亦或是其他什么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