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末日仙尊 > 正文
第96章 尴尬的伤处
作者:天马行空70  |  字数:2041  |  更新时间:2019-10-07 08:35:55 全文阅读

“这家伙还懂得利用大自然的力量?”

牟平嘴上不说,面容平静,心中却着实吃惊不小。

要知道,但凡可以调动大自然的力量,无不是掌握了某种“道”才能办到,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世界万物,相辅相成,相生相克。

只有那些大能堪破生死,超然世外,才能领略道的真正含义,当初牟平在玄魔大陆修炼到了实树涅槃、九九归一的地步,也只不过才领略了一点道的皮毛,连入门级别都没达到。

饶是如此,他的战斗力在同级别中也是难觅对手,对上高一个级别的修士,也能勉强自保,若是用其他辅助手段,能战胜对方也不是不可能。

如今一个凡人星球的低级别修士,竟然能让自己豢养的小鬼使出道的韵味来,怎么能不令他心惊呢?若是他也能掌握道,何愁练不出大神通?

“危机,危机,危中有机呀!”

若是让那老者知道,在这紧张的战斗间隙,牟平还在琢磨着如何提高自己的战斗力而不是专心对敌,是不是会把他鼻子给气歪了呢?

牟平浑身一震,体表倏然形成了一圈荧光护罩,把他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而他的裂山掌并不停留,穿过碎石和树木阻碍,径直向那老者头上劈去。

“吱吱——”

那头小鬼一口咬在荧光护罩上,“嘎嘣”一声,仿若咬到了钢板上一样,张嘴就吐出了半口牙齿。

“啊——”

同时,那个老者同样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子立马被劈成了两半儿,扑通扑通两声,两片身子向两边倒在了下去,“噗!”一股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大块土地。

“嗖”地一下,失去了控制的小鬼一看情况不好,隐藏身形,冲着远处茂密的森林急遁而逃。

“想跑,哪那么容易?!”

牟平右掌一挥,一道火光化作一条直线,对着那头小鬼就飞了过去。

“吱——”

那头小鬼只来得及叫出半声,就被牟平的本命修为真火化作了灰烬。

“扑通!”

“唰啦啦!”

老者一死,三人布下的阵法不攻自破,漫天的飞石和枯枝纷纷掉落到了地上。

相对于牟平的苦战,胡默取胜则十分轻巧,他面对的那个黑衣人的修为本来就不如那个老者,控制小鬼的能力也是大相径庭,在她挥手打出一团火球后,对手连带着他豢养的小鬼同时化作了灰烬,连带着第三人的小鬼也未能幸免。

“别……别杀我!”

第三个黑衣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双腿之间更是有一股/腥/臊/味道弥散出来。

胡默皱了皱眉头,厌恶地扭过头去。

“小心!”

牟平大叫一声,飞身跃起,一把把胡默扑倒在地,压在了身下,可还是晚了,只见一道黑影嗖地飞过来,擦着胡默的脖子右侧飞了过去。

胡默感觉脖子一凉,接着半个身子就不能动弹了。

“死!”

牟平挥手打出了两掌,那第三个黑衣人应声被劈做了两段,同时被劈落的,还有一条三尺长短的漆黑小蛇。

那条蛇打了几个卷,也一动不动了。

“唰唰唰!”

牟平不容分说,抬手就在胡默的脖子上插了三根金针,分别扎在了左右人迎穴和廉泉穴上。

“这个可恶的东西!”

胡默恨恨地骂了一句,伸腿就想去踢那人尸体,无奈她整个身子都动不了了。

“这是金钱斑蛇,毒性十分巨大,不惧任何修为,若是不及时治疗,轻者修为尽失,重者还有生命危险。”

牟平把胡默抱到了一块大石头上,面沉如水,低声开口。

胡默闻听脸色就是一变,显然她听说过这种号称修士终结者的毒蛇。中了这种蛇毒的人,若是半个时辰内不救治,恐怕就再也没有救治的机会了。

可救治又谈何容易?

她知道,中了这种蛇毒的人,首先要护住心脉,抵抗蛇毒侵蚀,然后一点点把蛇毒逼出体外。

若是让牟平救自己,岂不是被他给看光了,毫无秘密可言?

牟平也感觉十分尴尬,要是对男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几针下去,配合木元气,分分钟就能治好,可他面对的是一个女人啊,而且还是化成了人形的一个妖族女人!

正如胡默知道的,想要祛除这种蛇毒,首先要护住心脉,护住心脉用什么?当然是金针了,可胡默的穴道都隐藏在胸前关键位置,他不好下手啊。

而且,要想逼毒,必然得让他的木元气进入胡默体内,这样一来,胡默对于牟平来说,就毫无秘密可言,一个神秘的妖族女修,若是没有了秘密,将来可怎么活呀。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胡默可怜兮兮地瞅着牟平。

“当然还有!”牟平点了点头,“若是有天元丹,一定能解除这种蛇毒。”说到这儿,他就停了下来,现在的问题是他既没有天元丹甚至他只知道丹方,连炼制天元丹的主药、辅药一样都没有,拿什么炼丹呀。

“对,有了!”

他疾步走到那个黑衣人尸体跟前,在他身上细细搜寻,果然找出了三个玉瓶,可没打开,他就露出了失望神情,这三个玉瓶里装的确实是解毒丹药,不过只是最低级的,令他闹心的是,根本就没有天元丹的影子。

那个老者分成了两半的尸体他也检查过了,同样如此。

“唉!命该如此啊!”

胡默脑袋根本就动不了,可她还是闭上了双眼,眼角溢出了两行泪水。

王天一早就在那个小鬼的攻击中昏了过去,这倒省了很多麻烦。

“得罪了!”

牟平将胡默登山服上衣脱掉,露出了紧身内衣,他右手连动,“咻咻咻!”七根金针鱼贯飞出,分别扎进了胡默胸前的膻中、左右云门、左右期门穴和左右天池穴。

“咳咳!”

胡默咳嗽了两声,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喷了牟平一身。心脉虽然护住了,可这么一会的工夫,她心脉附近的血液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喷出的血液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腥臭味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