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末日仙尊 > 正文
第7章 过敏?中毒?
作者:天马行空70  |  字数:2353  |  更新时间:2019-08-23 07:08:23 全文阅读

七鹤堂是芬城最大的一家中医诊堂,座落在率宾一街一座高层底下的三层门面房内,大约八百个平方左右,一楼是诊室和药房,二楼和三楼是病房。近些年由于中医宣传再加上七鹤堂童叟无欺的口碑,来这里看病的人和大医院差不了许多。

  夕阳西下,忙了一天的护士刘欣蕊总算长出了一口气,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这一天下来,她不知道跑了多少路,要是用某软件APP算起来,没有个三万步也差不离。

  “大夫,大夫!快给看看,这孩子怎么了?”

  她刚直起腰,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中年男子叫嚷着冲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在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也是一脸急吼吼的样子,额头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可她根本就顾不得擦。

  “安静,安静!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什么素质?!”

  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眼镜,身材适中的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男子一脸嫌恶地瞅着这对夫妇,从他胸前的铭签上看出这人叫孔林。

  “对不起,对不起!”中年男子连声道歉,“大夫,求你救救我小女儿!”他哽咽着开口。

  “大哥大嫂,你们快把孩子放下吧。”

  刘欣蕊麻利地推来一辆急救车。

  孔林翻了刘欣蕊一个白眼,这才不慌不忙地走到车前,慢吞吞戴上雪白的手套,俯身翻了翻小女孩的眼皮,又把手放在女孩的手腕上摸了摸。

  “搞什么搞?这是急性过敏引起的肾脏衰竭,连瞳孔都放大了,没救了,你们准备后事吧!”

  女孩的身上起满了红色的疙瘩,一片一片的,眼睛已经肿成了一条缝了,而那些红疙瘩头上发白,一副随时都会破碎的样子。

  “大夫,求求你,我给你跪下了!”

  那个中年妇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孔林的脚下,伸手拉住了他的裤脚。

  “你这是干什么?说了已经没救了,那就是没救了,真是的,什么素质?!如果下跪能救命,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干什么?”他一耸,挣脱了女人的手,倒退了两步。

  女人失神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神落寞,仿若被掏空了一般。

  “大姐,你还是起来说话吧!”

  刘欣蕊过来搀扶女人,六个围观的老头、老太太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这事谁摊上都受不了。

  “啪嗒”一声,好像配合孔林的说法一样,小女孩的右胳膊耷拉下来,伸到了急救车外。

  “孔大夫,怎么回事?”

  这时,一个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七十岁左右的老者疾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女孩没施任何粉黛,一双眼睛好似一泓秋水,清澈明亮,虽然身穿肥大的白大褂,可依然掩盖不住她娇美的身躯。

  “鹤老,来了一个病人,没想到还惊动了您!”

  孔林一改倨傲神情,恭敬地开口,一双眼睛却停留在老者身后的女孩脸上,顺着脖子,又滑到了女孩胸前,喉头上下耸动,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七鹤堂的鹤老,平时想见都见不着,你们还不快求鹤老看看女儿。”

  一个老太太一拉仍坐在地上的女人,小声地开口。

  “鹤老?”

  女人仿若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空洞的眼睛霎时有了一抹神采,急忙起身,可还没等她开口,鹤老的手已经放在了小女孩的眼皮上,而他身后的女孩则把上了小女孩的手腕。

  “唉!”没过半分钟,鹤老就长叹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那个女孩也收回了自己的手。

  室内空气一时间沉闷得仿若暴雨来临前的夜晚。

  “让我看看!”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一个身高一米八零左右,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的大男孩迈步走了进来。

  “你?哪来的毛头小子,你会看病么?”

  孔林上前一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是七鹤堂,治病救人的地方,不是你可以胡闹的!趁我没有报警之前,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本首席医生滚多远!”他就像一只斗鸡,上下打量着来人,一副随时都要发怒叨人的样子,就差戴上一顶帽子当鸡冠子了。

  “七鹤堂不是很有口碑的中医诊堂么?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牟平并没有因为孔林撂下狠话而有半点退缩,他上前一步,揶揄道。

  “你……”孔林还要开口,可被鹤老用眼神制止了。

  “这位小友,老夫鹤成元,是这家药堂的股东之一,请问小友你能看出这个小女孩得的是什么病么?”

  鹤老和蔼地开口,同时他也瞪了孔林一眼,这个孔林什么都好,就是有点眼高于顶,说话嘴损,已经被投诉好几回了,若不是他是老友的孙子,而且看病确实有两把刷子,早就让他去药房配药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正所谓高手在民间,不起眼的一个人,很可能是杏林高手。而且还有一种人,是孔林根本就没接触过的,若是不小心得罪了,甭说七鹤堂了,就是人家把整个芬城给拆了,上面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过敏,而是中毒!”

  牟平淡然开口。

  “中毒?”

  鹤老眼睛就是一凛,他早就怀疑这小女孩是中毒症状了,如今一听牟平这么说,仔细一瞧,老脸就是一红,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说得没错,这小女孩就是中毒。

  “胡说!这明明就是急性过敏引起的肾脏衰竭,怎么成了中毒了?”

  孔林鼓起了眼睛,面红耳赤地争辩道,如果这小女孩真的是中毒,而他诊断是过敏,那可是啪啪地打脸啊,出现了误诊,他今后在七鹤堂可怎么混呀。

  转念又一想,他也就释然了,这小女孩人都已经死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

  “小友,这病你能治么?”鹤老没理急赤白脸的孔林,急切地开口,随即他就黯然了,这小女孩的瞳孔都已经放大,分明早就已经死了,讨论是过敏还是中毒又有什么意义呢?

  “能治!”

  出乎他意料之外,牟平的回答却十分肯定,既然想通过医术赚钱,他就没必要藏着掖着。

  牟平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听在鹤老和围观的吃瓜群众耳朵里,无异于一声惊雷,振聋发聩。

  看着气定神闲的这个年轻人,鹤老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自信,相比较这个年轻人,他感觉自己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渺小。

  没错,就是一种高山仰止的意味。

  “呦呵!小子,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把你的文凭还有行医资格证拿出来!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读过医术么?你看过《伤寒杂病论》么?你会背汤头歌么?连我和鹤老都没办法,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装什么大瓣蒜?真是哗众取宠!看把你能耐的,如果你能治好这个孩子,我孔林的姓倒过来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