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末日仙尊 > 正文
第3章 炼化灵草
作者:天马行空70  |  字数:2830  |  更新时间:2019-08-22 12:02:46 全文阅读

初升的阳光透过塑钢窗洒进来,地上映出一片斑驳的光影。

  牟平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洗衣盆那么大一块漆黑的棚顶,那是水泥脱落留下的痕迹。他转了转脖子,翻身坐起,这才看见厨房门关着,一个瘦削的身影正在忙碌着。

  昨晚,挖下霁霜草以后,他喊了一嗓子,和牟永忠、张波汇合后,坐着张波那台四处漏风的皮卡回到了家里。

  吃饭时家人问起来他衣衫破碎的原因,他只说是因为为了采草药不小心跌出了公路,而他们看到他身体无碍,叮嘱他以后注意,再没深究。

  他隐瞒了原来那个牟平已经死亡的消息,更不会把有人要谋害牟平的事情告诉前身的父母和妹妹,那样除了让他们担心,不解决任何问题。融合了牟平的记忆以后,他发现那台疯狂冲过来的面包车根本就不是意外,那些人分明就是想置前身于死地。

  既然这一世自己要以牟平这个身份生活,那他就要活出个样来,而敌人都找上门来了,那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反击回去呢?

  在修真大陆他从没有吃过亏,相信在这里也一样。

  虽然他对夺舍的这具肉身不甚满意,可他对这个家庭却很满意,因为在这里他感觉到了一种温暖和信任。

  修真大陆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有的只是修士间为了争夺修炼资源而进行的杀戮和尔虞我诈。作为一个飞升者,他差不多都是在这种环境下渡过的,早就已经厌倦了,如今这样也挺好,平平安安、恬淡舒适。

  唯一令他不满意的就是他自己目前的实力,若是没有实力,在哪里他都不会安心。

  他做人的原则就是,决不能把自己的命运拴在别人的裤腰带上,而是要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有了那株霁霜草,他可以保证自己至少能修炼到化树三层,他不知道这个叫地球的地方有没有修真者,可化树三层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能勉强自保了。

  若是让他遇见昨晚那个阴魂,也可以随手灭去。

  他修炼的九木神诀功法与众不同,可以在身体里形成一株株树苗,化树三层就是形成一株树苗的三分之一,相当于普通修真者的练气三层,可比练气三层厉害了一倍不止。

  “吱嘎”一声,简易床发出了一声抗议,可他已经站了起来,床底下那个叫拖鞋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鞋尖对着外面,他明明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只是随便踢了出去,怎么会这么整齐呢?

  “一定是前身的母亲!”

  他的心里无端就是一暖,一种被关怀的温馨感觉瞬间弥漫了他整个身子。因为一直忙着修炼,在玄魔大陆他从没找道侣,更甭提有人关心了,他见过太多道侣间翻脸的故事,从而对道侣有了一种天生的防范,对被关心更是没有什么概念,如今从这个细节就可以看出,那个叫张燕的女人一定是一个贤妻良母。

  “难道是自己的道心出了什么问题了么?”

  他摇了摇头,抛却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伸了一个懒腰,发现浑身的伤势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了,他点了点头,缓步走到了阳台。

  马路上用车水马龙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通过前身的残存记忆,他早已经知道,马路上跑的叫汽车,是一种科技产物,和玄魔大陆的飞行法宝有些类似,只不过飞行法宝可以在高空自由飞行,而汽车只能在地上跑。他知道,还有一种东西叫飞机,可前身从来就没有坐过,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无论是汽车还是飞机,都照玄魔大陆差远了,因为玄魔大陆的飞行器都是内力或是灵石驱动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污染。

  “平儿,你不多睡一会?”

  张燕推开厨房门走了出来,撩起围裙,双手在上面擦了擦,略显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慈祥的微笑。

  “啊……”

  他随意地答应一声,让他这个活了两千一百多年的人管眼前这个只有五十来岁的女人叫妈,他还真叫不出口。

  “既然不睡了,你就过来吃早饭吧!”

  张燕倒没有发现儿子有什么异样,仍是笑呵呵地开口,儿子能考上临城大学,可以说是祖坟上冒青烟的事情了,就连那些不怎么熟悉的邻居见了她的面,也是一个劲地夸,让她倍有面子。

  早餐很简单,白米粥,四碟咸菜,主食是馒头。

  “哥,你昨天到那去了,害得妈一晚上都担心,心脏病差点都给急犯了!”

  牟馨虽然很敬重哥哥,可还是忍不住嗔怪了他一句。

  “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说你哥哥呢,你哥哥他有正事!”

  牟平尴尬之际,张燕接过了话茬。

  “你有心脏病?”

  牟平抬头瞅了一眼张燕,精神力一动,发现张燕的心脏还真是有两条血管略微有点堵,心脏也比平常人大了一圈。

  他虽然失去了功力,可精神力还在,可以轻易地穿过人体,发现人体里面的毛病。

  “哥,你还是我哥么?妈有心脏病这么大的事,全家人都知道,你怎么会给忘了?”

  牟馨上下仔细地打量着牟平,好似看一个外星来的怪物一样。

  “呵呵!”

  牟平尴尬地笑了一声。说实话,他还真不是牟馨原来的哥哥,可这话他是说不出口的。他暗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治好眼前这个女人,就算占有那个家伙的肉身的一点补偿吧。

  可凭他现在的手段和修为,根本就没有办法。

  “修为,还是修为!”

  看来有必要再去发现霁霜草的地方走一趟了,既然能孕育出一级灵草,下面肯定是埋了什么有灵性的东西,他都有一点后悔了,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早知道昨天晚上就该好好寻找一番了。

  不过有一个成语怎么说来着,“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今天去也一样,可有一点,今天一定要修炼到化树三层,要不然碰上昨天那个二级阴魂,可就干瞪眼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阴魂白天是不敢出来的,特别是这种低级东西。

  说干就干。

  好在现在是暑假,大学还没有开学,牟平也没什么事。

  吃过早饭,和张燕打了声招呼,牟平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坐公交车来到了距离昨晚发现霁霜草能有一公里远的地方下车,他看四下无人,慢慢从那公路边走了下去。因为他看见那里有一块岩石,底下形成了一个天然洞穴,正好适合修炼。

  盘膝坐好,他从背包里拿出了那颗霁霜草。

  端详了一会儿这株乳白色的,有着六片叶子的一级灵草,他长出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心情,然后毫不犹豫地撕下一片叶子,塞进了嘴里。一股苦涩滋味瞬间弥漫了他的味蕾,差点把眼泪给苦出来,可还是被他咬牙伸脖咽了下去。没过三分钟,他感觉自己全身的经脉就像被一团火燃烧起来了一般,一股滚烫的洪流仿若脱缰的野马,四处乱窜。

  “给我收!”

  他固守心田,调动经脉中仅存的那丝若有若无的木元气,对着那洪流包抄过去。那丝气很快就被那洪流给吞没了,可他知道,那丝气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不断地壮大中。

  没过十息的功夫,他的经脉就归于了平静,那丝气虽然壮大了一点,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了,可根本就不能大规模调动起来。

  “还不够!”

  这次,他一下子将两片叶子一起塞进了嘴里,于是,一股更加剧烈的波动从他的经脉里散发出来,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要被融化了一样,肌肤血红,额头青筋凸起,更有血丝从皮肤里渗透出来,这种痛感都赶上劫雷入体了。

  他知道,这是因为这具肉身根本就没有修炼过的缘故,这就像一个实心的馒头,想要生生在里面挖出几条通道,不疼才怪了。

  可他并不能放弃,或者说已经放弃不了,若是此刻放弃,他有血管爆裂的危险。

  “给我通!”他咬紧了下唇,一股咸咸的感觉流进了喉咙,可他根本就没时间理会。

  过了盏茶的功夫,他身子上渗出的血丝慢慢开始收拢,最后又被吸了回去。

  而他的修为也在不断地提升着,身体里新的经脉也是一下子又被打通了两条,他心里一喜,加紧运功。

  “噗!”

  突然,他张口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