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上元节(七)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19-10-30 00:10:06 全文阅读

桓彦范听罢心中不免生恐,看来女皇帝真的要痛下杀手了,犹豫了片刻,但也只好支吾道:“回。。。回禀陛下,约十。。。十多人见过。”

女皇帝听罢眉头一紧,问到:“朕听闻神都百姓蜂拥而至,羽林军人手不足,桓将军也请了敬晖前来一同看守,朕料想他必定也知晓吧?”

桓彦范不敢欺瞒,继续支吾道:“回。。。回禀陛下,知。。。知晓。”

女皇帝继续问到:“这么多石像,才十余人知晓,桓将军此事做得。。。周全。”

女皇帝此言一出,桓彦范心中大惊,吓得连忙跪地,他知道女皇帝是话中有话,知晓此事之人军中至少上百人,况且现在消息绝对已经走漏,桓彦范之所以说是十余人,无非是想把人数尽量说得少一些,即便女皇帝起杀心,也能少连累一些无辜军士,可女皇帝的才智又岂是如此轻易能糊弄过去的,定是已看出了破绽,桓彦范不敢再次欺瞒,颤声说到:“陛下圣明,知晓此事军中之人甚众,吾适才。。。”

女皇帝厉声喝道:“汝适才欺君!”

欺君一罪可是大事,即便现在女皇帝杀了桓彦范也在情理之中,又被她这么一喝,桓彦范吓得连忙用头磕地,大声呼到:“请陛下恕罪,末将知道错了,适才。。。”

女皇帝继续说到:“朕在汝的心中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吗?这些军士的性命难道朕就不念及吗?”女皇帝连续两句发问,令桓彦范不知如何应对,见他未应声,女皇帝又缓了缓语气,继续说到:“可眼下消息确实走漏了,若是此事传开,必将被居心叵测之人利用,到时无辜受害的还不是百姓,桓将军,这其中的道理,汝难道不明白?”

头磕在地上的桓彦范心中也是无奈,小声答了一句:“末将,明。。。明白。”

女皇帝见桓彦范改了口气,于是说到:“既然如此,那汝。。。”

女皇帝话未说完,突然屋外传来了高力士的声音:“启奏陛下,有急事上报!”

女皇帝停下了与桓彦范的对话,朝屋外的高力士说到:“准奏!”

高力士进了屋,眼睛瞥了一眼桓彦范,一躬身对女皇帝说到:“启奏陛下,宫外来报,石像上的八个字不知为何,已经外泄,现神都百姓正在全城范围内大肆散播。”

“什么?”女皇帝突然大声惊叹道,她目光如炬,紧紧盯着桓彦范,大声问道:“何故如此?”

桓彦范听闻此消息,早已是被吓得魂不附体,他心中快速的回忆,今日自发现石像上的字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他自信已经做到万无一失,可为何消息还会走露?在女皇帝的斥责下,他竟然无言以对。

女皇帝正欲再度发作,突然屋外再次传来了宦官地声音:“启奏陛下,上官大人求见。”

女皇帝一听来人是上官婉儿,连声答到:“进!”

上官婉儿进屋后同样瞥了一眼跪地的桓彦范,目光中流露出的满是不屑,她向女皇帝行礼后,说到:“启奏陛下,今晨之事微臣已听闻,现神都之内早已是满城风雨,故前来为陛下分忧。”

女皇帝没想到事情传得这么快,竟然连上官婉儿都知道了,可听闻其是来分忧的,心中倒是一喜,当即问到:“眼下事态严重,卿有何良策?”

上官婉儿从怀中掏出了一份纸张,递给了女皇帝,女皇帝缓缓打开,上面正是写着:“女皇殡天,天下太平!”八个字,女皇帝看罢,眉头紧锁,面露不悦之色,上官婉儿倒是不在意,继续问到:“此八字是微臣适才所闻,不知是否正是这八字?”

女皇帝心中不悦,随机将手中的纸张扔给了跪在地上的桓彦范,厉声说到:“汝看看,是不是这八字?”

桓彦范不敢耽搁,连忙捡起了纸张,大致看了一眼,颤声说到:“是。。。正是!”

女皇帝又把目光回到了上官婉儿身上,开口问到:“卿家是何意?”

上官婉儿不紧不慢,从桓彦范手中接过的纸张,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笔,在纸上一划,然后再次递给了女皇帝,女皇帝看罢,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到:“卿家果然才气过人,可眼下众人正在围观石像,如此行事怕是不便?”

上官婉儿微微笑道:“望陛下恕罪,待微臣替陛下拟一道旨意。”

女皇帝朝高力士挥了挥手,高力士心领神会,取来了纸笔和玉玺,上官婉儿开始写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石佛显灵,实乃上天旨意,朕欲将此事昭告天下,但念及对石佛的敬重,着羽林军即刻将石佛运送入宫,朕欲亲自礼佛,过后便将其重新供奉于洛水河旁,以供万民观瞻,钦此!”

上官婉儿将草拟的圣旨呈递给了女皇帝,说到:“微臣已秘密调集了十余名工匠,此刻已经在赶往皇宫的途中,一个时辰以内,定能完成,到时。。。”上官婉儿比划了一个斩杀的手势,继续说到:“如此一来,应能把此事控制在最小的范围。”

女皇帝听罢,连连点头,然后将先前的字扔给了跪在地上的桓彦范,说到:“桓将军知道如何行事了吧?”桓彦范捡起了纸张一看,原来那八个字已被上官婉儿改成“女皇齐天,天下太平!”桓彦范心领神会,连声答到:“末将明白,末将这就命人尽快将石像全部运送入宫,并交代知晓此事之人,改口尽快造势、宣传!”

女皇帝缓缓点了点头,说到:“汝等尽快去办!再有差池,可就别怪朕了!”

桓彦范连忙谢恩后连同高力士一同退了出去。

见二人走后,上官婉儿望了望女皇帝,关切地说到:“陛下,诸事还勿动怒,千万保重龙体啊?”

女皇帝听罢,不免长叹一声,说到:“婉儿,朕心痛啊!昨夜诸事,汝也看在眼里,朕最疼爱的女儿、最宠信的侄子居然有这般图谋不轨之心!”女皇帝环视了一番内室,继续说到:“朕昨夜甚至不敢继续住在集仙殿内,这种感觉汝能体会吗?”

上官婉儿听罢眼眶一红,走到女皇帝身旁跪了下来,头轻轻地靠在了女皇帝身上,泣声到:“陛下的苦,婉儿明白。”

女皇帝用手轻轻抚着上官婉儿的头发,缓缓问到:“婉儿,汝自是聪慧,汝且告诉朕,汝认为今日石像之事与太平有关吗?”

上官婉儿听罢轻轻摇了摇头,轻声答到:“回禀陛下,依婉儿之见,应是无关!此事太过明显,若是太平所为,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女皇帝又轻轻叹了一声,问到:“那汝认为是谁?”

上官婉儿沉默良久,开口说到:“回禀陛下,恕婉儿愚钝,此事太过蹊跷,一时间婉儿也想不出到底何人会行此事。”

女皇帝听罢也不再作声。

裴旻茅屋。

李客、裴旻二人终于醒转了过来,酒意已散。月娃刚好领着小太白进了屋,脸上有些慌色,见二人醒转,于是把刚才的听闻告知了二人,原来石像上的文字早已传得街头巷尾皆知,连出去买朝食的月娃都听闻了此事。

李客听罢,不免眉头紧锁,向裴旻说到:“裴兄,依吾之见,神都之事尚未过去,今晚吾二人务必要多加小心!”

裴旻也是一脸焦虑,默默地点了点头。

突然,李客的目光落到了月娃的身上,她的腰间别了一张红色的纸条,李客见状,开口问到:“汝的腰间是何物?”

李客这么一问,月娃反倒是一头雾水,她顺着李客的目光向自己的腰间望去,她自己也不知道此纸条何时到了自己身上,不免脸色一惊,连忙取下递给了李客。

李客缓缓打开了纸条,随之脸色发白,裴旻见状,立刻接过了纸条,只见上面写着:“燃灯!库勒多提那!”

李客好不容易缓过了神,喃喃地说到:“看来此事真的没有过去。”他望向月娃问到:“汝真的不知道此条是何时放入汝的腰间吗?”

月娃回忆了片刻,轻轻摇了摇头。

裴旻说到:“月娃武功也自是不弱,能在无声无息间把此条放入月娃腰间的,武功定是出类拔萃!从内容来看,应该是想向吾等传递信息,来人应该是友非敌。”

李客再次接过纸条看了看,最后缓缓说到:“武功高强,又知道库勒多提那,此刻又愿意助吾等的,难道是。。。他?”

裴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答到:“应该是他!”

李客转头望向了月娃,说到:“原来他一直在暗中跟踪吾等,看来吾等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为了安全起见,汝立刻带着孩子前往东宫躲避。”他又望向裴旻,继续说到:“裴兄,看来今日还得裴兄助吾再战一场了!”

裴旻轻轻笑道:“与李兄并肩作战,裴某求之不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