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上元节(四)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19-10-28 13:22:29 全文阅读

神都,卯时三刻。

天开始蒙蒙发亮,站在神都城墙上远远望去,地平线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丝曙光,今日是一个大晴天,天空中甚至连一朵云彩都不曾见,几只鸟雀从远处飞来。此刻,一卫兵手持鼓棒,立于坊门之上,他仔细地盯着身旁的漏刻,甚至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看错了时辰。

终于,他手持鼓棒走到了城墙边向下望了望,城门之下早已挤满了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遂举起鼓棒开始“咣、咣、咣”地用力敲了起来,并大声朝城门下喊到:“上元开市!”

神都城共有一百零九坊,这只是其中之一,同一时间所有的坊门上均响起了鸣鼓的开市声!声音传遍了整个神都,这是神都城内一年到头最热闹的一日。随着鸣鼓声,各市的坊门在同一时间被打开了来,宵禁解封了,沉睡的神都醒了过来,人声开始鼎沸,迎接他们最盛大的节日——上元节!

小商贩们的叫卖声在各街道上此起彼伏,各类小吃、美食的香气开始弥漫一条条街道,水盆羊肉、胡饼、蒸饼、面条、酥山、樱桃毕罗、火晶柿子、蒸梨。。。应有尽有,坊门上的鼓声还在继续,整整两百下,方才停了下来。

神都东市主要是卖上等好货,多王公贵族、官宦子弟于此,虽时辰尚早,但已是人头攒动,即便是这些平日里的贵族也不想在今日多睡一会,一大早便带着昆仑奴和新罗婢在街道上逛游、大肆购物挥霍;西市普通百姓居多,商贩多贩卖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物,一年的经营也许就是今日收获最丰,故而小商贩们也卖力的吆喝着,丝毫不留余力。

这一日,即使是已出家的僧侣也不能免俗,佛教僧侣、景教徒、拜火教徒等都上了街,各色服饰人员一应俱全;冷不丁地还能遇见几位各国的遣唐使,不过这在繁华和包罗万象的神都之内早已是见怪不怪。

神都今日最大的主角就是——灯。一夜之间,神都之内到处张灯结彩,无论是商铺、酒楼、客栈,甚至一些衙署门前都已挂满了各色灯饰,大大小小、应接不暇,各地均是一片繁华热闹之象,现在便可以想象待今日入夜后,这连成一片片的灯火将会何等辉煌、绚丽。

相较之下,此刻大同坊内最为热闹,这里各地商贩集中之地,商品算是一年到头来最为集中的一次,只要能想得到的,可谓是应有尽有,为了烘托节日的氛围,坊内的里正一早便请来了乐者,搭台献唱、献舞,歌者虽不及玄灵子那般闻名,可也是吸引住了不少人围观。

神都的女子在这一日无论是已出嫁的,还是闺中待娶的都早已把自己打扮的异常漂亮,大同坊内一眼望去,各女子的发髻就没有重样的,云髻、螺髻、双垂髻、蝶髻、盘桓髻。。。各种发饰,应有尽有;服饰更是惊艳,各式各色深衣、襦裙、半臂。。。在这些女子身上算是展示得婀娜多姿、淋漓尽致。

百戏是各坊间的一个重头戏,各色江湖艺人在此早已摆摊开始展示,围观群众看得是啧啧叫好、喝彩声不断。为了庆贺上元节,皇家马场今日对三品以上官员和王室宗亲开放,虽天刚亮,马场内早已是人声鼎沸,互相竞技,场面虽不能与那日与万藩竞技相提并论,但也算盛况空前。

作为神都内最纸醉金迷之地——宜人坊,这天刚亮就已开张营业。许多宿醉的客人,一看此景干脆又唤来了老鸨,继续安排人开始了寻欢作乐,每逢此时正是各种诗文干谒集中完成的时候。

神都的城中心是洛水河,洛水河穿城而过,船运便利,故河道两旁也算是商业最为繁华之地,这不天才刚亮已是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女皇帝今日准备敬佛的大台早已搭建完毕,大台置于河中,绵绵延长至少有上百丈,高约两、三丈,高架上现已挂上了各式大小的灯饰,大台的正中应是一尊大佛,此刻被一整块红布盖住,料想应是女皇帝燃灯敬香前才会揭开。要说起这大台,还不得不佩服张易之的办事能力,就算其之前有所准备,但短短数日便能将大台搭建如此,可见此人行事能力之强。

此刻大佛前人声鼎沸,羽林军、禁军虽早已把这地方里三层、外三层地给团团围住,但还是挡不住继续朝这里涌来的人群,这些不断涌来的人群倒不是为了围观大佛,而是争先恐后的来看地里长出来的佛像。此事几日前已经发现,但为何今日却又引来那么多人围观呢?原来,今日天方才破晓,就有人发现,有十多尊佛像已完全破土而出,这倒是不足以吸引那么多人,真正令众人蜂拥而至的是这每尊佛像的最下面基石上居然都刻有八个大字!这下可热闹了,此事正如那日一样,一瞬间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神都,人人都认为这是上天的启示,纵是军队阻挡,也忍不住跑来围观。

负责现场的是羽林军统领桓彦范,见人手不够,又向禁军借调了人,这才算是勉强稳定住了现场的局面,若是佛像下的大字是良言幸事,那桓彦范倒是愿意让众人围观,可这上面刻的几个字偏偏让他感到万般恐惧,初见几个字时,他险些腿一软,跪倒在地;此事若处理不当,就连他自己的性命都恐难保。

于是他连忙命人找来了黑布,把这些字给遮挡了起来,为了保险起见,其它没有完全破土的佛像他也给遮了起来,可消息毕竟是走露了,越是不让人看,就越是容易引发更多人的好奇,这不虽天色尚早,但洛水河两旁的人比之那日发现佛像时丝毫不少,反而更多。

桓彦范一边命人包裹佛像,一面令人火速入宫向陛下禀报此事,他恐节外生枝,不敢把所刻内容直接告知于传令兵,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八个字写在了纸条上,再呈报女皇帝;传令兵走后,桓彦范越想越觉得后怕,他恐女皇帝盛怒之下,一道旨意把看过此八字的人皆灭了口,那还不得包括他在内。思来想去,他还是认为该把此事也告知太子和张柬之,希望他二人帮忙周旋,于是又写了两张纸条,分别让传令兵火速送出。

辰时一刻,东宫,密室。

太子与相王二人昨夜竟然喝得酩酊大醉,直接酣睡于密室之内。太子曾有令,若是其与人在密室相商,即便有天大的事也不可前来打扰,故太子的贴身宦官在密室外守了一夜,愣是不敢惊扰,此刻有人火速来传信,那宦官也自是为难,但反复思量后还是决定前往密室。太子二人一夜未出,他也想去查看一番密室内的情况。

太子和相王终于在密室的敲门声中醒转了过来,太子揉了揉稀松的眼睛,酒劲尚未完全退去,听闻有人敲门,心中顿时大怒,喝道:“何人?”

宦官被此声吓得当即跪地,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密室门,跪着进去了,不敢抬头,颤声说到:“回禀太子殿下,恕小人无状,实在是事出紧急,故才。。。”

不等其说完,太子当即又喝了一声:“何事如此?”

宦官小心地爬到了太子榻前,递上了桓彦范的纸条,继续颤声说到:“回禀太子殿下,桓彦范将军差人来报,说是地里的佛像已出了土,佛像上刻有字条上的字。。。”

太子听后仍是一脸怒色,小声喃喃道:“何字至于如此?”边说边缓缓打开了字条。。。太子突然大惊,面色由红瞬间变白,手一抖,纸条直接掉在了地上;相王见太子如此,立即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连忙起身捡起了掉落的纸条一看,他的反应比之太子也好不到哪?

过了许久,太子终于从惊恐中稍微缓过了些神,他颤声说到:“快。。。快为本宫更衣,本宫要进宫面见陛下。”

裴旻茅屋。

昨夜三人把酒叙谈,居然不知不觉中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李三郎第一个醒了过来,见二人尚在熟睡,于是便留条,小心翼翼地先行离开,回了相王府。

可李三郎才刚到相王府门前,就迎面碰上了正赶回来的相王,李三郎见相王神色慌张,心中顿时紧张,连忙问到:“父亲,何事如此?”

相王左右看了看,小声对李三郎说到:“不好了,要出大事了。”

李三郎当即大惊,问到:“何事?”

相王凑到了李三郎的耳旁,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又把字条递给了李三郎,李三郎看罢也是大惊,喃喃道:“安会如此?”他望向相王,问到:“父亲有何打算?”

相王连忙说到:“尚未细想,父王此番回府是准备叫上汝一同进宫面圣的,此刻陛下定是需要吾等。”

李三郎点了点头,连忙与父亲一同朝皇宫赶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