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上元节(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19-10-24 07:39:15 全文阅读

众人出了集仙殿,李三郎抬头望了望,天空中的圆月此刻分外明亮,一年一度的上元佳节最终还是如期而至,对于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政变的人来说,此刻还活着已是万幸。

他扭头看了看身旁的李客,小声问到:“李都尉,吾有一事不解,还望请教。”

刚才处于紧张之中,倒不觉手臂疼痛,现在李客已是疼得额头直冒冷汗,月娃搀扶着李客,小太白紧紧拉着母亲的衣脚,李客听到李三郎问话,于是答到:“李司丞,请问。”

李三郎问到:“刚才见了齐勒,汝为何毫不顾忌陛下的安危,仍要奋力的攻向齐勒,难不成陛下的性命还不及抓住齐勒重要吗?”这个问题其实在李三郎心中憋了许久,此刻终于忍不住,故而相问。

李客沉默了一会,小声答到:“回李司丞,吾料定陈无忌不敢出手,故而如此。”

李客的回答并不能令李三郎感到满意,他眉头一紧,继续问到:“何以见得?”

李客继续答到:“适才陛下是他们唯一的人质,若陈无忌向陛下出手,那吾等便没有了顾忌,故而吾料定他必不敢出手;但若是没有抓住齐勒,那势必会有更大的危险,会有更多无辜的生命因此丧生!”

李三郎听罢,不禁停住了脚步,他望了望李客,声音有些发颤地说到:“可万一陈无忌一时控制不住,出手了呢?敢问李都尉,在汝的心中,君王和百姓,到底孰重孰轻?”

李客听罢,也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向了李三郎,又再次陷入了沉默,李三郎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了李客,焦急地等待他口中的答案,李客终于开口道:“若是二者非要选择其一,李某选择——百姓!”

李客的回答一时间令李三郎心中五味杂陈,他不知道李客的想法到底是对还是错,自从那夜李旦与其密谈后,李三郎心中便已埋下了帝王的种子,他希望李客是一名救济天下的侠客,但他也渴望李客能为了自己肝脑涂地,但李客此时的答案无疑是选择了前者,这样的人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是喜是忧?李三郎一时没有答案,故李三郎听罢,不再发一言,继续默默前行。

此刻张九龄走向了李三郎,小声说到:“禀司丞,太子邀吾等现同去东宫。”

李三郎轻轻点了点头,小声答到:“知道了。”

一刻过后,东宫大殿。

李三郎和李客是最后达到的,大殿之内早已站满了人,刚入大殿,便望见了高力士也在大殿之中。高力士见了他二人,当即大声说到:“陛下口谕,李客、裴旻接旨!”

二人当即跪拜接旨,高力士继续大声说到:“奉陛下口谕,神龙都尉李客、剑圣裴旻护驾有功,现案情已明,特赦免李客之前一切罪责,上元节夜,同裴旻一起护驾敬佛!”

李客听闻自己被赦免了一切罪责,心中大喜,与月娃对望了一眼,当即伏地谢恩,他终于又可以回到当初无拘无束的生活,一旁的裴旻也是面露喜色,朝他二人频频点头。

高力士继续说到:“李客、裴旻二人今日护驾负伤,朕甚为担忧,特派御医为二人疗伤,再御赐贡品金创药十瓶,望早日康健,另赐裴旻佳酿三十坛,钦此!”

裴旻听闻自己又得了佳酿三十坛,心中亦是大喜,也连忙伏地谢恩;起身后,月娃陪同二人随御医入了偏房拔箭疗伤。

高力士见二人出了大殿,继续说到:“奉陛下口谕,陈玄礼接旨。”陈玄礼当即跪地准备接旨。

高力士道:“陈玄礼今日救驾有功,特临时提拔其位羽林军副统领,为期三月,以观后效,若是功绩显著,当正式出任此职,钦此!”陈玄礼官职一下子连升了好几级,心中自是大喜,连忙磕头领旨谢恩;众人也是连忙上前道贺;原来今日女皇帝为了万全,避免打草惊蛇,不敢直接安排军营内其他将领,故而密令高力士直接与陈玄礼接触,让其独自派人入驻了安喜门,放入援军,才有了今日集仙殿救驾之事;若是没有陈玄礼的此份功劳,援军也难入神都城内,今日最终谁胜谁负还确实难料,故而陈玄礼得此封赏,众人也无人不服。

旨意宣罢,高力士又走到了李三郎身前,小声说到:“陛下让小人给司丞带句话,李司丞年少勇猛,朕是看在眼里的,望汝能长此以往,他日必作嘉赏!”

李三郎听罢,心中一暖,没想到陛下还不曾忘了自己,当即准备拜谢,高力士连忙拉住了李三郎的手臂,说到:“李司丞不必多谢,小人告辞!”说罢,向众人拜别,转身离开了东宫。

见高力士走后,太子面露喜色,笑着大声说到:“多日以来的悬案终于告破,还得感谢诸位的辛劳!明日,吾等终于可以心无旁念,安享一番这上元盛事!”太子说罢,众人随声附和,连连称是,唯独张柬之与李三郎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太子自是望见了二人的神情,疑惑地问到:“二位如此不悦,敢问是为了何事?”

张柬之与李三郎互望了一眼,张柬之轻轻一叹,拱手答到:“回太子殿下的话,并非老臣扫兴,只是今日之事令老臣分外担忧,故而不悦!”

太子听罢,继续问到:“敢问阁老何事担忧?”

张柬之犹豫了一下,答道:“朝廷根基不稳啊!”

太子听罢,不免面露惊色,连忙问到:“阁老何处此言啊?”

张柬之答到:“回太子殿下,今日诸事各位也都亲临,这朝廷上下打算兵变造反的人可不止一人啊,可朝廷体制疏漏,居然一个禁军副统领都能调集军队,将陛下逼到此等危险的境地,实令人心生后怕。”

张柬之说罢,众人方才醒悟,今夜看似只是齐勒兵变,可有此打算的何止他一人,武三思、太平不也在时刻做着准备吗?还有其他暂时不知道,兴许也有动作,太子、相王不约而同的长叹了一声,太子开口说到:“看来朝廷是到了该做出一些改变的时候了!”

太子此话看似简单,其实背后的深意谁都不敢揣测,往小了说是政治革新,可往大了说也许这也是一场兵变,故一时间无人敢急于答话。太子沉默了片刻,继续向李三郎问到:“三郎,汝所虑之事也是与阁老一样吗?”

李三郎望了望张柬之,拱手答到:“回禀太子,非也,吾所虑之事是其它。”

太子听罢,连忙问到:“还有何事令三郎如此?”

李三郎也是犹豫了片刻,答到:“三郎也说不清到底哪里有问题,但总觉得今晚之事太过于顺利,不免觉得有些蹊跷。之前行事如此严谨的克多,为何今日这般轻易就被抓获了,按理来说诸事确实已经水落石出,但三郎总觉得哪里还有纰漏。”

太子听罢,不免大笑,说到:“三郎,汝是多虑了,今日之事已经完毕,神都多日来的凶徒均已落网,本宫认为汝就是最近过于辛劳了,现抓到了凶徒克多,有些不适应罢了。”

李三郎听罢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但一旁的张柬之却开口道:“禀太子殿下,老臣以为李司丞所虑不无道理,不管如何,明日上元节吾等切不可大意,诸事还是须小心为上!”

太子听罢,点了点头,答到:“张阁老言之有理。”说罢,转向桓彦范、敬晖等人说到:“汝等速速回营,尽快整顿军务,万不可大意,务必保证明日上元期间的周全!”

众将军齐声答到:“喏!”准备退去,走到李三郎身前时,又携同家眷给李三郎又深深鞠了一躬。这一幕自是看在了太子眼中,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众将军走后,李客和裴旻刚好也取出了箭簇、包扎完毕,返回大殿欲辞行!太子望了望月娃手中已经熟睡的小太白,说到:“此子天赋奇高,日后须好好培育,必成大器!”三人谢过太子,遂退出了东宫。

原本挤满人的大殿,现在只剩下了太子、相王、张柬之、李三郎四人,太子沉默了片刻,向张柬之、李三郎说到:“今日辛劳,二位且先回去休息,吾与王弟尚有事相商。”二人听罢,不便多问,也一同拜别了东宫。

众人皆离开后,太子将相王引入了密室之内,相王不知太子为何突然如此,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太子与相王二人面对而坐,但却未开口,太子取出了银杯,斟满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相王,相王实在想不到太子为何如此,于是连忙接过酒杯,战战兢兢地望着太子。

太子终于开口到:“现就吾兄弟二人,吾等就免去那些虚礼,坦诚交谈一次如何?”

相王听罢,连忙答到:“太子殿下何事至于此?若有事就直言,王弟定当竭力为止!”

太子遂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