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二十)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19-10-23 07:14:38 全文阅读

陈无忌大声应道:“汝看吾敢不敢!”说罢,举刀便欲刺向女皇帝。

李客似乎跟没听到陈无忌的话一般,径直冲向了齐勒,他的举动倒是令陈无忌有些措手不及,陈无忌没料到李客居然真的不顾女皇帝的安危,陈无忌持刀的手举在半空中,刺也不是,收也不是,甚是尴尬,就在他犹豫间,裴旻反手将自己手中的剑朝陈无忌飞了过去,剑直接插穿了陈无忌的手腕,陈无忌手中的刀“咣”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裴旻见机把卫陵交给了月娃看管,自己一步跃上去制住了陈无忌;李三郎突然想到了薛良,于是抽出佩剑,一步追身上去,用剑架住了薛良的脖颈,薛良不敢再反抗。

话说回李客,朝齐勒冲去,齐勒见状连忙示意身旁众人一起朝李客射箭,李客从容用剑挡开,目标直奔齐勒,第一次未射中,第二次抽箭李客已经到了身前,齐勒无奈,只能抽刀应战,因距离太近,齐勒的随从也不敢再次用箭,怕误伤了齐勒,也一起抽刀开始攻向李客;李客此刻见了真正的克多,早已红了眼,似乎忘记了自己手臂中箭的疼痛,与十多人恶战开来。

除了齐勒,其他人哪是李客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皆悉数被李客打倒在地;齐勒刀法犀利,李客又受了伤,一时间居然拿他不下;裴旻见已控制住了卫陵、薛良和陈无忌,于是连忙提剑上前帮忙。

李客与裴旻同时攻击一人,这普天之下怕是无人能敌,这不才交手不到十几个回合,在二人围攻之下,齐勒已是招架不住,李客瞅准时机,一脚踢在了齐勒胸前,齐勒向后一倒,裴旻顺势在空中又是一击,正好打在了齐勒头部的命门之上,齐勒顿觉两眼一黑,四肢无力,倒地不起,手中的刀也随之脱落,李客见状拔剑欲刺,裴旻连忙一剑挡开,侧身一步,紧紧抱住了几已失控的李客,李客挣扎了几下,终于冷静了下来;裴旻向李三郎使了一个眼色,李三郎连忙召集殿上众人把此伙凶徒尽数给绑了起来。

待齐勒完全醒转过来时,众人已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齐勒看了看自己,仍没有死心,大声说到:“汝等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此时皇宫内的几千禁军,加上神都内的众军士都受吾的指挥,汝等以为跑得了吗?大不了鱼死网破!”

女皇帝听罢,冷冷地问了一声:“是吗?”

女皇帝这么一问,倒是令齐勒心中起了疑,难不成?女皇帝继续说到:“汝就不奇怪,汝等在此恶战这么久,禁军与羽林军怎么就是不入殿接应吗?”

女皇帝不说,齐勒倒还没多想,可这么一说,他心中也顿生疑惑,他够着头朝殿外望去,可殿外却黑得紧,什么也不得见。他在心中又仔细地回忆了一遍起事的细节,应是无误,凭借虎符和自己的威望,助他之人确实已控制了各营,神都各门也已经关闭,即便有外援至,也断不能入神都,总不至于外援的军队刚直接攻城吧,就算是攻城,这外面总该有些声响吧?齐勒暗暗想着,一时间不禁分了神。

李三郎走近了齐勒,问到:“齐勒将军,吾有一事不明,还望赐教。”

齐勒抬头望是是李三郎,鼻子里冷哼一声,答到:“李司丞,到了现在还有何事相问?”

李三郎开口到:“吾等之前推算,汝等若是起事最佳时机应是明日,可为何偏偏选在了今日?”

齐勒犹豫了片刻,有些疑惑地反问到:“事已至此,还关心此事作甚?”

李三郎答到:“好奇而已,还望齐勒将军解惑。”

齐勒叹了一声说道:“原因吾料想李司丞也能想得到,明日上元灯节,朝廷必定重兵防范,要想起事,必定难度不小,故择在今日。”

李三郎又问到:“那为何是在今夜?而不是一早趁其不备?”

齐勒又望了望殿外,已有些不耐烦地答到:“这还不是得感谢陛下的文决和武决。”他这么一说,李三郎不免有些疑惑,齐勒解释道:“今日武决时,众藩国使者皆在场,若是起事,必定也得罪了诸藩国,到时必不好收场;文决时,自是要简单许多,汝等书生吟诗,刚好给吾等占领神都和皇宫提供了绝佳的时机;况且诸位军官皆不在营中,凭借吾多年的威望,又加持虎符更易调动军队!”齐勒刚说完,又极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汝的好奇心满足了吧?让汝等再狂妄一会,一会吾的援军至,汝也好走得痛快!”说完又恶狠狠地等了李三郎一眼,便不再说话。

突然齐勒大喜,殿外远处似乎有亮光,正朝集仙殿靠近,从亮光来看应是火把,而且是很多火把,至少几百人,他仰天笑道:“吾的援兵到了,汝等就等着受死吧!”

众人闻罢不禁脸色一变,难不成真是齐勒的援军,大殿中人皆慌作一团,李客与裴旻互相望了望,又紧紧握了握手中的长剑,李客小声向身旁的月娃说到:“一会若是交战,汝就护住太白找机会先走!”月娃不住地摇头,说到:“汝若有事,吾绝不独活!”

李客面露焦色,说到:“汝若是有事,那太白怎么办?别争了,就按吾说的办!”月娃看了看怀中的太白,不禁流下了两行热泪。

只见火光越来越近,李三郎抽出了自己的剑,站到众人身前,大声说道:“今日吾等势必保护陛下,竭力死战!”

太子、相王、张柬之、桓彦范、敬晖等人听闻李三郎此言,顿时也来了勇气,抽剑站到了前面,大声喝道:“死战!”

大殿之内众臣,包括武三思、太平公主等,此刻也没有了选择,纷纷直起身子,抽剑而出,聚在了一起,李客匆忙间回头看了一眼女皇帝,只见其面色平静,毫无惧怕,这倒是令李客心生些许钦佩。

火光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从脚步声可以听出,这必是大军,而且是至少上千人,众人的神经不禁崩得更紧了一些,一起死盯着门外,准备迎接这场即将开始的恶战。

终于,军队的脚步声在集仙殿外停住了,齐勒起身兴奋地大呼到:“快入殿来,杀了这群逆贼!”

李客听罢上前就是一脚,重重地踹倒了齐勒,大声喝道:“汝再言一句,吾就先斩了汝!”

齐勒冷冷一笑,似乎已是胜利之人,故不与李客呈此时的口舌之争。

等了许久,殿外终于走进了两人,可这入内的两人却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齐勒见了此二人顿时瞠目结舌,不知所言,来人居然是陈玄礼和高力士。二人入殿后四下张望了一番,连忙快步跑向女皇帝,跪地说到:“吾等救驾来迟,还望陛下赎罪!”

众人正处于惊愕中,女皇帝却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见了二人后,缓缓说到:“眼下局势如何?”

高力士率先答到:“回陛下,吾已用陛下虎符将八万援军带到,其中六万在洛阳城外驻扎,两万随吾等入宫救驾,现在集仙殿外候旨。”

齐勒听罢,满脸震惊,大声说道:“汝等胡说,汝等如何入城?”

陈玄礼继续答到:“回陛下,龙安司已按陛下密令,提前秘密入驻了安喜门,援军一至,吾等便开了城门,被蛊惑叛变的羽林军、禁军见大军至,皆已悉数缴械投降,等候处置!”

齐勒大惊道:“什么!安会如此?”

女皇帝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说到:“汝二人此番已立下大功,朕自会封赏!汝等先退下!”

二人齐声答到:“谢陛下!”

形势顷刻间的转变自是令众人始料不及,原来一切皆在女皇帝的掌控之中,殿中众臣见来兵是援非敌,不禁暗暗都松了一口气。李三郎却神色严峻,与李客互望了一眼,原来这一切幕后都在女皇帝的暗中掌控之中,女皇帝的城府到底是有多深?几番面临生死,居然都可做到临危不惧,处变不惊,二人不仅钦佩,更觉后怕!

女皇帝继续开口说到:“来人!将齐勒、薛良、陈无忌等一干忤逆人等打入天牢,派三千禁军看管,明日上元节过后,一并处决!”女皇帝说罢,门外进来了几队士兵,把众人等给带了出去,齐勒几近癫狂,他万没想到自己精心谋划的局面居然就这样一朝落空,而其他几人更多的是无奈,特别是薛良,被带走时竟然一言不发。

女皇帝继续说到:“梁王、太平公主自行返回府中待罪,不得外出,待上元节后再做议处!”二人正欲作争辩,可女皇帝却一挥手,示意其闭嘴,二人不敢多言,连忙退了出去。二人心想,无论怎么说,眼下性命算是留住了,女皇帝此刻不杀他们,那日后料想也不会;若此刻辩解失言,那可就真万劫不复了。

女皇帝望了望殿内其余众人,长叹一声说到:“其余人等,今日诸事皆在朕的眼中,今夜已晚,待明日上元过后,朕自会赏罚!众人退吧!”说罢一挥手,不再言语。

众人齐声答到:“喏!”皆退。

出了集仙殿,已是子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