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十九)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9-10-22 07:51:28 全文阅读

不待陈无忌回答,薛良却大声笑了起来,答到:“李兄,看来汝对克多确实是不死心啊,那就连同桓彦范将军的问题,吾就一起回答了吧。”

薛良的回答令李客更加疑惑,这克多又怎么会和军营扯上了关系,薛良朝大殿外拍了拍手,大声说到:“克多,麻烦您现身吧,李都尉实在想见您一面!”

什么!克多居然也来了,虽然在预料之内,但李客不免还是感到惊讶,那不正说明今晚之事必是克多一同谋划,难怪薛良所行诸事如此有把握,原是有克多相助;李客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屏住呼吸,眼睛紧紧地盯住了大殿的门,交手多日的克多终于要出现了,他到底是谁?

终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大门之外,身材高大、着黑色长袍、手持长弓、带着面具,从外型上看正是李客那日在宁人坊外遇见之人——克多,刚才在殿外射箭之人也应是他。李客见了克多,心中怒火顿生,二话不说,长剑一抽,直接冲了过去,众人皆没想到李客会有如此之举,克多见状连忙举弓便射,李客早已做好了准备,用剑挡开了箭簇,箭簇掉落在了地上,克多再次拿箭,可李客却已到了身前,一剑击出,克多连忙闪身躲避,李客不作任何停留,准备继续进攻,突然传来了薛良大呼的声音:“住手!”

李客停下了攻击,转头望去,薛良正持一剑指向了月娃,并朝李客大声喝道:“汝若再出手,吾就杀了她母子!”估计薛良叫出克多时,也没有料到李客会如此这般什么都不顾及,直接攻向了克多;见李客止住了攻击,克多这才连忙从身后拔出了刀,若不是薛良及时叫住了李客,也许此时克多已吃了大亏,李客斜眼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兵刃正是那日与其对战时所持,至少到目前来看,此人应就是克多。

薛良稳了稳情绪,继续说到:“好你个李客,竟敢如此不管不顾,妻儿都不要了?”

李客望向月娃,又望了望薛良,轻轻点了点头,月娃会意,李客说到:“薛先生,汝似乎忘了一件事。”被李客这么一说,薛良有些疑惑,连忙问到:“吾忘了何事?”

李客淡淡一笑,望向了月娃,说到:“她!”

李客话刚说完,突然朝身旁的克多胸前就是一击,克多反应不及,向后退了一步,李客顺势打掉了他手中的兵刃,一把掐住了克多的咽喉;就在李客出手的同时,月娃也是以相同的招式,打在了薛良胸前,一把夺过兵刃,反而挟制了薛良。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众人皆目瞪口呆,李客笑着朝薛良说到:“薛先生,吾就说罢,汝难道忘记了月娃也是碎叶城的顶尖高手?汝居然挟。。。”

李客正说话间,身后突然射来一箭,直接从李客的右臂穿过,李客猝不及防,向前走了一步,应声倒地,右臂上顿时鲜血直流,月娃见状一掌击开了薛良,连忙跑了过来。克多见李客倒地,也连忙一闪身躲开了,裴旻却早已准备好了手中的剑,此刻瞅准时间连忙一跃冲了上去,又再次控制住了克多,有了先前李客的教训,裴旻一把拉过了克多挡在自己身前,并往后朝大殿缓缓退了进去,眼睛小心翼翼地盯着殿门外。现在大殿之外早已漆黑一片,一时间裴旻也看不清殿外到底埋伏了多少人。

大殿之内的众臣多是文官,发生了这一系列的变故后,早已吓得俯在案几之上,指望他们能帮上忙,恐怕比登天还难。月娃扶起了李客,准备朝殿内走去,可李客却突然一闪身,忍着剧痛冲向大殿门前,准备把殿门关上,只听见“唰、唰、唰”的箭簇声,李客躲闪不及,右臂之上又中了一箭,但好在是把殿门关了起来。

李客靠在殿门上,用身体死死顶住了殿门,只听见箭簇射在门板上的声音,从声音判断,射箭之人至少有十多人。李客望着克多,大声朝裴旻喊到:“裴兄,此人绝不是克多!”

裴旻听罢一惊,不过细想也对,克多可是曾经打败过李客之人,又怎会如此不堪一击,任他二人挟持,裴旻当即一把扯下了他的面具,待看清容貌后,殿内不禁发出了一阵低叹声,此人竟然是卫陵!

桓彦范起身大声质问到:“怎会是汝?汝忘记齐勒大将军是怎么对汝的了吗?”

李客摇了摇头,大声说道:“桓将军不用问了,事情已经清楚了?”

桓彦范疑惑地望向了李客,问到:“李都尉,何意?”

李客冷笑了一声,强撑着地面起了身,缓缓地走到了薛良面前,问到:“薛先生,若是吾没有猜错的话,克多就是齐勒将军吧?”

什么!众人一时间发出了惊叹之声!与此同时,大殿之门被“啪”的一声推开了,大殿门口所站之人正是几日前被满门屠杀的齐勒大将军!他身旁站着的也不是他人,正是“被杀的”阿齐娜公主、鲁玛和朵钰和十几名随从,皆手持弓弩。见了这几人,众人不免惊呼,以为见了鬼,女皇帝也是深感始料不及,若不是此刻被陈无忌控制,恐怕早已上前质问;李三郎震惊之余,连忙起身向李客问到:“李都尉,此间到底实情为何?”

李客忍着手臂的剧痛,轻轻叹了一声,缓缓说到:“其实此前吾在查看齐勒大将军府时心中就有疑惑,齐勒大将军府戒备森严,歹人如何能够从大门堂而皇之地入内行凶?吾曾问过卫陵,齐勒将军府并无密道,但行凶者计划周密、行事果断、准确地知道阿齐娜公主的行踪,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便是齐勒府中有内应,但这内应是谁吾当时却不得而知。”

李客看了看李三郎继续说到:“后来陈无忌暴露了身份,吾方才明白,一个在太医署医治之人为何要急于返回龙安司协助查案,现在想来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掌握龙安司对齐勒大将军府被屠的信息,并误导吾等查案。”

李三郎点了点头,说到:“原来如此!”

李客继续说到:“今日吾在太平公主府外遇见了卫陵,吾开始对此人有了猜忌,若他是真想救出里面的将军家眷,那仅凭他一人之力又如何能做到,那在太平公主府外又有何用?其实他是前往监视的探子,恰巧遇到吾等,故顺水推舟,混入吾等,以便进一步了解情况。

今夜,卫陵假扮克多,那他到底掩护的是谁?薛良的话提醒了吾,他对桓彦范将军说,汝以为羽林军、禁军军官的生死之交只有汝一人吗?那就说明很有可能这克多正是军营中人,可这卫陵资历不够,那此人就有可能是齐勒。”

李三郎疑惑地问到:“但齐勒一家不是被满门屠杀了吗?李都尉又怎会想到是他?”

李客看了看殿门处的齐勒,答到:“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那日吾去齐勒大将军府验尸,值守之人正是卫陵,又加上随同的陈无忌,吾从未见过齐勒大将军,在他二人的误导下,吾以为被屠之人便是齐勒大将军,后来尸体被迅速处理,这样一来大家都以为被屠的正是齐勒大将军和阿齐娜公主等人,故再没有人会把怀疑放到他们身上,他们也好安心得发动这场政变。”

李三郎继续问到:“此举不是有冒险之嫌吗?若是去查案之人识得齐勒大将军怎么办?”

李客笑了笑,转身望了望陈无忌,说到:“这也简单,他们不是会易容之术吗?把尸体易容成齐勒大将军便可。”

李客说到这里,于是朝着门前的齐勒大将军问到:“吾说得对吧,齐勒大将军,哦,应该是克多!”

齐勒见李客说罢,仰天大笑道:“不愧是神龙都尉李客,果然对事情的推断如此透彻,吾深感佩服!”

李客见齐勒作了肯定的答复,李客继续问到:“那汝是否可以告诉吾,只是为了发动这场政变,为何要在之前杀害那么多无辜百姓,包括真正的阿齐娜公主,此事不是大可不必吗?”

齐勒冷笑道:“大可不必?李都尉,汝可知道,成大事者不必拘小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汝不懂吗?吾可以告诉汝,汝可听清了,这么做就是为了转移汝等的注意力,调动整个神都的防范力量,以保证今日之事能成!”

李客眉头一紧,当即怒斥到:“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只为了调动防范力量?”

齐勒再次大声答到:“正是!”

李客已怒无可遏,当即又欲持剑冲将上去,他恨不得此刻就将克多大卸八块,可身后突然传来了陈无忌的大吼声:“住手!汝别逼吾,若再敢妄动,吾就杀了皇帝!”

李三郎闻声当即指着陈无忌大声吼道:“大逆不道!汝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