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四(八)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19-10-11 08:13:37 全文阅读

李客随着卫兵穿过了羽林军大营,虽然此刻心焦,他还是四下张望了一下,只见羽林军无不神情肃穆、忙于整备军械,一幅大战将即的阵势,看来太平公主兵变之事并非空穴来风,再加上自己之前所探,此刻他的心中已对此万分确信,毕竟诬告公主兵变之罪他可承担不起,只有十足把握,才敢上报。

李客随卫兵来到了大帐,卫兵进去禀报,片刻过后,卫兵返回,让其入内,李客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了大帐,帐中坐了六、七人,从着装来看,应皆是领兵的将军,李三郎立在大帐正中,众人似乎正在商谈要事,个个神情严肃,见李客入帐,所有目光顿时都投向了李客;皇家马场的击鞠大赛,令李客名声大燥,虽众人不知其名,却识得李客容貌,军营尚武,相较朝臣,各将军更是对李客敬仰有加;李客第一次到军营,本来还有些不自在,但众人见李客,都双手一拱,十分恭敬,这对于这些驰骋疆场多年的英豪来说,实属难得,李客也一躬身,还以一礼。

李客心中默想到,此刻当着众人直言进言,似乎有些不妥,况且大帐之中的众人他皆不熟识,万一中间有太平公主的眼线那岂不是坏了大事。于是向前走了几步,到了李三郎跟前,然后俯首过去小声把之前在太平公主府所探简短的禀告了李三郎。

李客说罢,李三郎神情一变,面露惊诧,兴许他也没有想到太平公主居然真的敢如此胆大妄为,囚禁军官家眷,欲胁迫发动兵变;李客的头刚从李三郎的耳旁离开,李三郎便大声地说到:“什么?汝是说桓彦范将军的家眷被囚于太平公主府内!”

李三郎突然这么一喝,倒是出乎了李客的意料之外,以李客对李三郎的了解,他并不是这种沉不住气的人,可为何听到这个消息时会突然如此震惊!李客还在思考,旁边却已跃起一人,双手用力抓住了李客的双臂,摇晃着李客大声问道:“汝是说吾的家眷在太平公主府内?”

李客看了看眼前此人,面色黝黑,充满威严,体型魁梧,声音浑厚,双臂孔武有力,难不成他就是桓彦范将军,李客终于明白了为何刚才李三郎会作出如此反应,原来是故意说给他听的,李客当即答到:“是!吾见到了一个小女孩,年纪应在四、五岁!”

桓彦范听到了小女孩,顿时眼眶红润,面带怒色,双手放开了李客,仰天大声喝道:“那定是吾的小女儿,太平,汝这妇人实在生性歹毒,居然连一个小女孩都要囚禁!”说罢,他又转身望向李客,继续问到:“她们现在可安好?”

李客点了点头,答到:“夫人托吾转告将军,家小一切安好!”

桓彦范听罢,当即抽出腰间的佩剑,大声喝道:“吾这就领兵前去太平公主府,找她要人!”他刚说罢,在座的众将军无不起身、随声附和,欲朝帐外走去。

李三郎当即大声说到:“众位且慢!”

众将军回过头看了看李三郎,桓彦范开口说到:“李司丞请放心,今日之事全是本将军一人所为,绝不牵连他人。”看来桓彦范是以为李三郎怕受牵连,而急于喊停,故如此一说。

李三郎摇了摇头,说到:“难不成桓将军认为吾李三郎是那种贪生怕死,不敢担当之人吗?”

李三郎如此一说,桓彦范不免有些疑惑,继续问到:“那敢问李司丞何意?为何阻挡吾等?”

李三郎继续说到:“此时众位将军万不可意气用事,此事须从此计议方可。”

桓彦范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另一位将军抢先开口道:“吾敬晖可不是什么善茬,此事何须从长计议,关押吾妻儿,吾必以死相拼!”原来开口之人是左羽林军将军敬晖。

李三郎见众人群情激愤,不免缓了缓口气继续说到:“各位将军误会吾了,吾不是让各位将军不去搭救,而是须想一个万全之策,否则徒劳无功。”李三郎说罢,见各位将军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他继续说到:“请诸位将军听吾一言,若此时各位将军带兵而去,试想没有陛下的虎符,而擅自调兵包围公主府,那是多大的罪名?”

桓彦范插话到:“吾等是去救被关押的妻儿,料想陛下也能够体谅。”

李三郎不免轻叹一声,继续说到:“若是诸位将军这样大张旗鼓的去,太平公主事先得知,把众位家眷转移了,或是直接杀害了,到时找不到人怎么办?诸位拿不出救人的证据,反被太平公主诬告带兵作乱,岂不是得不偿失?”

众人情急之下,自然是没想到这一层,现经李三郎这么一说,不免感到有些后怕;李三郎见众人无话,于是接着说到:“所以吾认为如此带兵前往,不仅难以救到人,更有可能害了她们!”

桓彦范也自觉有些鲁莽,于是开口问到:“那依李司丞之见,吾等该如何行事?”

李三郎沉思了片刻,说到:“太平公主的府兵应是有三百余人,羽林军英雄擅战,若是正面交锋,吾料想两百人足矣!”

桓彦范听罢,当即拍着胸脯说到:“说起打仗,羽林军还没怕过谁!”他刚说完,似乎觉得有些不对,于是接着问到:“李司丞何意?汝不是刚说带兵去救不妥当吗?”

李三郎答到:“带兵直接闯太平公主府当然是不妥当,当时带兵暗中保护却是有必要的,万一真的兵戎相向,总不能任人宰割吧?”

桓彦范听罢,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李三郎当即说到:“事不宜迟,还劳烦桓将军点精兵两百人,换着便装,由各位将军分别统领,随吾即刻出发。”

众将军听罢,齐声答到:“喏!”便出了大帐准备去了。

李客小声问到:“敢问李司丞何意?带兵前去太平公主府,吾认为似乎有些不妥?”

李三郎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自信地说到:“李都尉,请放心,吾知道吾在做什么,吾自有分寸。”李客听罢,不再多言。

不到一刻,两百精兵已悉数换装,严阵以待,包括几位将军也换了便装,李三郎来到阵前,大声说到:“出发!”一时间,两百精兵,快马加鞭,齐齐朝太平公主府赶去。

半个时辰过后,两百精兵已离太平公主府不远,李三郎一抬手,示意众人停下,他率众人下了马,然后对桓彦范将军说到:“好了,众将士就在此地等候吧,大伙散开,混入普通百姓之中,万一生变,听吾号令,再度聚集。”

李三郎的安排令桓彦范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开口问到:“李司丞何意?众将士守在这里,如何救人?”

李三郎答到:“吾入府即可!众将士随吾到此已是有违军纪,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轻易出击。”

李三郎的回答不禁令李客、桓彦范、敬晖等人感到惊诧,桓彦范继续问到:“汝一人入府?怎保安全?再说汝只身前往,那太平公主会答应放人吗?依吾之见,此举太过于凶险,万万不可!”

李三郎看了看李客,然后开口说到:“保吾安全,一人足矣!”李客知道李三郎口中的一人便是指自己,于是心领神会地一拱手说到:“吾愿随李司丞入府,拼死保李司丞周全!”李三郎点了点头,他心里知道,像李客这种侠义之人,哪怕自己不开口,他也定会全力相助,若有他保护,料想应是无碍。李三郎继续说到:“太平公主欲发动兵变,无非是靠胁迫众位将军的家眷来成事,实则无任何必胜的把握,吾必将对其晓以大义,趁早放弃,尚能保全自己!”

桓彦范有些担忧地问到:“若是她不肯呢?”

听罢桓彦范的问话,李三郎突然面露凶光,目光如炬地说到:“那吾就只好大义灭亲了!”李客与李三郎相处几日,但却从未见过李三郎有如此神情,他的神色不禁令人感到惧怕,李客突然意识到,李三郎绝非一名普通的年轻人,他身上所带给别人的感觉是不同的,如猛虎下山一般;虽然如此,但他又会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信任,让人愿意追随其左右,先前的陈玄礼、张九龄便是如此,现在又加上了桓彦范和敬晖。

李三郎的话,桓彦范未再复言,李三郎继续说到:“那就有劳敬晖将军在此守候,若有吾的信号,及时来救!”敬晖一拱手答到:“喏!”

李三郎继续对桓彦范说到:“还劳烦桓彦范将军与吾等一同前往,到时在外呼应!” 桓彦范一拱手答到:“喏!”说罢,敬晖一挥手,众人立刻散了开来,李三郎、李客、桓彦范三人继续朝太平公主府进发。

李客在前带路,径直把李三郎和桓彦范带到了卫陵的藏身之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