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六)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19-09-29 00:10:01 全文阅读

见裴旻醒转,李客提高了警惕,小心地俯在裴旻身前,双手死死的抓住裴旻的手腕,做好了随时再次击晕他的准备。裴旻缓缓睁开眼睛,本欲用手揉一揉自己的颈处,可发现李客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顿时感到一脸疑惑,他缓缓地问到:“李兄这是为何?”

李客见裴旻似乎恢复了理智,绷得紧紧地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双手一松,连忙扶起了裴旻,继续问到:“裴兄真不知刚才发生了何事?”

裴旻揉了揉脖颈处,努力地回想,最终摇了摇头,说到:“吾确实不知发生何事,吾一直同李兄寻找出口,但见李兄突然四周拍打墙壁,吾心中一着急。。。然后就不知道了。”

李客看了看裴旻,心中顿时大感疑惑,此刻的裴旻确实已经恢复了正常,可刚才明明失去了心智,整个人如同发疯了一般,到底是什么事导致裴旻如此?若是不能找出原因,那一会难保不会再次疯魔;李客小心的检查着裴旻的手臂、脖颈处,并未有任何伤痕,不像是被下毒或被毒虫叮咬。

见李客如此,裴旻不禁问到:“李兄,吾刚才到底做了何事?令李兄如此担忧?”

除了手掌拍墙壁的些许擦伤外,李客实在找不出有任何痕迹,他叹了口气,说到:“不知为何,刚才裴兄如疯魔了一般,失去了心性,任吾如何劝阻都无济于事,李某无奈,只能将裴兄击晕,还望见谅。”

裴旻听罢,不免一惊,声音支吾着说到:“吾?疯魔?可吾为何什么都不曾记得了呢?”

李客答到:“吾也奇怪,此事确实蹊跷!”李客说罢,四周望了望,不免叹息一声,说到:“眼下灯烛已快燃尽,吾二人尚未找到出口,这该如何是好?”

裴旻看了看快要熄灭的灯烛,也不禁轻叹了一声,说到:“不知李兄有没有发觉,吾二人一直回到同一个地方,并未走远。”

李客听罢,不免面露惊色,连忙问到:“裴兄何意?为何如此推断?”

裴旻指着墙上的图案说到:“吾一直在仔细的留意墙壁上的图案,没过多久,似乎又总会遇到一样的图案,吾二人应该是始终在同一个地方打转,不曾走远。”

李客有些泄气地说到:“裴兄,有心了,吾倒是一直没有在意这些图案。。。”突然李客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他连忙拉住裴旻说到:“裴兄,吾知道了。”

李客这情绪瞬间的转变,倒是令裴旻有些措手不及,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李客,问到:“李兄知道何事?”

李客继续说到:“裴兄疯魔的原因,吾二人唯一不同之处就在于有没有看墙壁上的图案。”李客用手指着对面墙壁上的图案说到:“裴兄,请看这些图案,奇怪、诡异,让人久视之后不免心中焦躁,裴兄定是一直在看这些图案,在心中埋下了疯魔的种子,又见吾疯狂拍墙,一时间就失去了心智。”

裴旻想了想,觉得李客此话有理,不免有些后怕,幸得二人同行,才得以制止,万一只有一人,那在这鬼市迷宫中定是难救,想到这里,连忙向李客一躬身,说到:“谢李兄搭救之恩,若是只有吾一人,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李客见裴旻如此,立刻还礼,说到:“裴兄,汝与吾兄弟二人,何出此言?今日若不是裴兄助吾,吾可能早就丧生在那剑阵之中;况且,今日裴兄深入险境,也全是为了助我,要不然也断不如此。”

裴旻轻轻摇了摇头,继续说到:“那就你我之间就大恩不言谢了,此刻还是尽快想想如何脱身吧。”

李客借着灯烛又四周望了望,陷入了沉思,可在这个时候,火光闪了几下,灯烛终于燃尽了,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中二人听到了彼此轻轻的叹息声。

换作常人陷入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迷宫之中,那定是乱了章法,别说再想办法走出迷宫,可能连冷静下来的定力都没有,刚才有火光,尚且能稳住人的心绪,可此时却陷入了无边的死寂。鬼市不是普通的地方,没有人带领,外人根本到不了此处,此刻鬼市中的鬼仆又尽数被杀,若是指望他人来救,这决计不太可能,眼下他二人只能依靠自己。

过了许久,李客终于开口道:“裴兄,依汝之见,那克多是如何离开这鬼市的?按理来说他也应该是从这个迷宫中离去的吧。”

李客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裴旻,二人在迷宫中绕了多时,确实不见克多等人,若是他也迷路了,那肯定有可能在这迷宫中相遇;而且,他二人来时,也是由克多的手下假扮鬼仆带入,那人肯定是熟悉此处地形,否则又如何能够带路?这鬼市大厅有没有其它出口、密道暂且不说,既然克多的手下都能轻易找到进口,那克多退去也自是容易,只须找到这迷宫的出入的诀窍即可。

起先,李客担心克多与赤发阎罗是同伙,若是如此,那克多熟悉此处地形也不足为奇,但从克多悉数杀尽鬼仆来看,二人并非同伙,那就说明克多到达此处的次数也应不多,想必他离开迷宫时定是掌握了此中的诀窍;想到了这里,裴旻把自己的所想悉数告诉了李客。

李客陷入了沉思,不再言语,过了许久,终于缓缓开口道:“裴兄,吾终于想到了,也许我们都被这灯烛误导了,这个迷宫就是要没有光方能走出。”

裴旻还是有些不解,连忙问到:“李兄何意?请明示。”

李客继续说到:“凡是吾等进入鬼市迷宫,都要被蒙上双眼,我们自然的认为鬼仆并未蒙上双眼,其实未必,他们也许和我们一样,并非靠眼睛辨路,而是靠口诀来寻找方向。这墙壁上的图案、石道岔口的变幻都是用来给人的误导,要么乱了心智,要么始终在迷宫中打转回到原地,这才是鬼市迷宫的高明之处;现在没有了灯烛,吾二人就好似蒙住了双眼,吾二人只须按来时的反方向行走即可出去。”

裴旻听罢,心中大喜,连声说到:“李兄分析得是,定是如此!”

二人商量已定,并一同开始回忆来时走的步数和左右岔口的方向,许久过后,二人终于有了计划。石道并不宽,两人携手,即可各自触碰到一面的墙壁,他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按一开始商量好的步子缓缓前行。过了许久,李客能感觉到墙壁变得比之前潮湿,李客心中一喜,这墙壁的变化,说明了他们已经离开了之前的地方,因为临近洛水河,所以墙壁自然会更湿润一些,但李客不敢睁眼,虽身处黑暗之中,他还是怕被什么东西再次误导,但他心中明白,这次是走对了,他小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裴旻,裴旻也自是心喜;又走了一会,石道开始变得比之前宽敞,二人已经触不到两侧的石壁了,按他们计算的步子,似乎也快到地方了。

李客放下了手,小声说到:“裴兄,可能是到了。”于是慢慢张开双眼,四周仍是一片黑暗,但不远处有一些亮光,二人大喜,于是连忙向前走去。待慢慢走近,终于看清,原来刚才的亮光是洛水河上的船灯,二人终于走出了鬼市迷宫,这如获重生的感觉令二人异常兴奋。小路的尽头就是洛水河,河中停放着几艘小船,与来时所乘的一样,应都是鬼市出入时用的小船,二人连忙上船,撑船沿着洛水河离开了鬼市。

岸上的灯火渐渐地由熙熙攘攘变得灯火通明,直至连成一大片,神都的繁华确实令人神往。反观鬼市,居然可以在繁华的都市中找到这么一个隐蔽的角落,不得不令人惊奇。李客四周看了看,此地确实难以发现,也难怪那么久了鬼市还能在洛阳城中存留,这选址和建造迷宫之人定是个中高人。

李客抬头看了看夜空,现已入夜,不知不觉他居然已在鬼市迷宫中耽搁到这个时候,距离上元节还有一日,但这库勒多提那到底是何物,他尚未有任何线索,就连克多是谁都未有任何头绪,这到底该如何是好?李客也算是一位奇才,可面对克多,他却显得如此乏力,似乎任何事都在对方掌控之中一般,对方到底是何人?李客想到这里,不免一声叹息。

二人继续撑着小舟向前划去,没过多久,只见远处的洛水河上灯火通明,约一百多丈宽的竹台在洛水河上连成了一大片,竹台之上挂满了各式大小花灯,灯光把整个洛水河都照得亮了起来。虽然仅是用竹台在水面所搭,但却显得气势磅礴、恢弘壮丽,李客万没想到,这洛水河上的灯台居然已快要搭建完毕了,这速度简直让人惊叹;裴旻自是也看到了如此盛景,不由得啧啧称赞。

裴旻一面撑船,一面问到:“李兄,此时去何处?”

李客望着远处的竹台,若有所思地答到:“东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