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四)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368  |  更新时间:2019-09-27 00:40:02 全文阅读

李客挑了一骑,出了龙安司,就向洛水河策马狂奔而去,他心里清楚,克多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鬼市,或者说鬼市一定也在克多的清除计划之内。

今日陈无忌被安排前往杀王三灭口,可惜出了差错被李客识破,克多定是在暗中观察,若是陈无忌招供那必是将其杀之,若是陈无忌能死守秘密,那他就选择营救。此刻陈无忌算是已经脱险,那么整个洛阳城内和克多有交集的只剩下了鬼市的赤发阎罗,况且赤发阎罗似乎也知道库勒多提那的秘密,以克多的行事风格,那赤发阎罗必死无疑,除非。。。二者是一伙;想到这里,李客不禁背脊发凉,今日有两个黑衣高手,难不成其中一人就是赤发阎罗?若是二人联手,以赤发阎罗的关系网、行事手段,再加上克多,那对洛阳来说必是后患无穷!

李客拉住了狂奔的马匹,刚才事出紧急,他不曾多想,只顾着前往鬼市,但此刻转念一想,若他二人真是一伙,一起联手,那自己断然没有胜算,他需要帮手!他没有再犹豫,马缰一扯,朝茅屋奔去。

一刻过后,李客来到了茅屋,裴旻似乎远远地就听到了马蹄声,早已立在屋外迎接李客,见李客神色紧张,料想定是出了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在此刻返回茅屋。

李客见裴旻,不待施礼,连忙说到:“裴兄,吾欲汝相助,此刻须尽快出发,具体的路上再说。”

裴旻知道事出紧急,也不再多问,转身回了茅屋取剑;这时月娃抱着熟睡的小太白出了茅屋,见到李客上前问道:“何事?汝如此慌张,还须裴大哥相助?难不成事情确实过于凶险?”

李客伸手摸了摸月娃怀中的小太白,轻叹了一声:“实不相瞒,吾也许遇到了平生最强大的对手了,此刻不得不借助裴兄帮忙。”

月娃听后,不免也跟着神情慌张,面色焦急地问到:“到底是何人能令汝如此?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李客摇了摇头,说到:“此次事关重大,也许涉及了很多百姓的性命,吾不能退,详细的待吾回来又叙谈,汝安心照顾儿子。”说罢,李客从腰间取下了龙安司的令牌递给了月娃,继续说到:“几日观察,吾看那李三郎是可靠之人,一会吾与裴兄离开后,为保母子周全,汝即可带孩子前往东宫找李三郎,吾与裴兄完事后即前往汇合。”

月娃看着令牌,轻轻点了点头,眼眶红润地说到:“吾知道劝不住你,诸事小心,多想想吾和孩子。”李客不禁也有些眼眶红润,此时正好裴旻已换好装、取了剑出来,李客不再多言,告别了妻儿,与裴旻一同骑马出发了;路上李客大致跟裴旻叙述了今日之事,裴旻听后也是面色凝重,他深知自己的这位朋友,纵横江湖,至今难逢敌手,此刻连他都需要相助,那对手必定非同一般,裴旻自也不敢轻视。

一刻过后,二人终于来到了洛水河旁,他们找到了那个石台,可走近时,李客心里瞬间不安,只见那烛台上似乎已有一些蜡烛燃烧过的痕迹,难不成真让克多抢了先?李客连忙按规矩点燃蜡烛,静待结果。

没过一会,一艘小船驶了过来,船上是一名鬼仆,蒙了面;李客与他对了暗号,鬼仆遂让李客二人上了小船。李客小心地打量着船上的鬼仆,一般来说,鬼市的鬼仆身体上都有一些缺陷,可眼前的鬼仆似乎却身体无碍,李客见状立刻提高了警惕,并向裴旻递了一个眼色,裴旻心领神会;鬼仆照例给两人蒙上了双眼,二人谨慎地坐于船中,认真听周围的动静,辨别船行驶的方向;武功到了李客、裴旻这种境界,若是认真,那即使被蒙上双眼,也是能辨别方向和判断周边事物的。

小船的行驶方向确实是鬼市,周围非常平静,李客暗暗想到难不成是自己多虑的?虽然如此,但还是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小心地戒备着四周。过了一会,小船终于停了下来,按照李客的推断,应是到了鬼市。鬼仆扶着二人上了岸,再一路指引着二人前行,李客仔细地记下了行进路线,终于二人被带入了鬼市大厅;那鬼仆退到了一边,大厅内非常安静,似乎连呼吸声都没有,李客大声问到:“吾二人可摘下眼罩了吧?”

刚才的鬼仆答到:“不可!”鬼市李客也算是来过几次,每次只要一入到鬼市大厅,自会有人帮忙摘下眼罩,可这次却如此奇怪,居然不可摘下眼罩,李客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他做好了拔剑的准备,再次问到:“为何不可?”鬼仆没有再回答,突然一阵风朝李客袭来,李客感到了一股寒意,李客突然反应过来,这哪是风?这是剑气,李客当即拔剑而出,顺势一挡,并大喊了一声:“裴兄,小心,有埋伏!”

裴旻似乎也早察觉到了异样,此刻也是拔剑而出,一手摘下了眼罩,准备迎战;裴旻摘下眼罩才发现,屋内早已站满了人,至少十多人,但他二人进来时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些都是怎样的高手,能把呼吸控制到连李客、裴旻都未察觉,但此时已不容他二人多想,十几人已经手持兵刃攻了上来。

李客那一挡,也算及时,若是慢了片刻,定是已然中剑;这十多人剑法迅捷、身法奇特,皆不是普通高手,李客与裴旻二人背身相对,互相保护,但事发突然,二人一时也只能疲于应付,稍有不慎,就会被剑所伤,李客心中不觉顿感一阵后怕,此刻幸好有裴旻相助,若是自己一人冒失来此犯险,那此刻定是凶多吉少。李客自入江湖以来,自问一直难逢敌手,上次败给克多之前,也就裴旻能和他打个平手,还有赤发阎罗输他半招,其他人对他来说可谓是不堪一击,可眼前却一下子突然出现了这十多个高手,不免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整个鬼市大厅内一时刀光剑影,这种情形下,别说李客,即使是裴旻这种隐世之人,也是大感意外;好在交手了几十个回合后,李客和裴旻也渐渐习惯了对手的剑招,这才不至于还落下风,但要取胜也是很有难度,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难解难分。

裴旻边应战、边留心观察对方的出招方式,以寻求破解之法,慢慢的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他向李客大声说到:“对方出招似乎有规律,像是一种剑阵!”

经裴旻这么一提醒,李客也反应了过来,难怪对方进攻如此厉害,原来是剑阵所致。这剑阵如经高手所创、众人合练得当,加上出招的顺序和进攻方式的多种变化,那自是会大大提高战斗力,即使一般的剑客合于一处,也会大大提高整体的威力,此刻二人就是被困于这样的剑阵之中。

李客开始观察他们剑招和身体步伐,这招式有些熟悉,似乎是。。。李客四周一望,迅速看了一下布阵人的位置和人数,他终于明白了此是何阵,他向裴旻大声说道:“裴兄,这应是西域的四象八卦剑阵!”

“四象八卦剑阵”裴旻自是有所耳闻,可却从未得见,相传此剑阵由一位道家高人所创,按照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的四象排阵,四象每一方又有两人辅助功防,分别是乾,坤,艮,震,巽,坎,兑,离,布此剑阵共需十二人,四象八卦之间互相协助、互相变化、攻防相交、变化多端,每一个方位都有不同的进攻方式和剑招变换,甚为精妙,令对手难以防范,此刻阵中若不是李客和裴旻,恐怕早已落败,即使只有其中一人恐也难有胜算;李客心中暗自惊叹道,这失传上百年的的剑阵,自己也只是听闻,可不曾想克多竟然能够通晓,还将这十二人合练至此,这克多到底是何人?竟有此本事。

裴旻大声问道:“既已知晓剑阵,吾二人如何破之?李兄可有办法?”

李客边忙于招架,边大声说道:“这剑阵虽变幻多端,难以应付,但吾深信一定有破解之法!也许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此阵源于四象、八卦,那最大的可能还要从八卦中想办法。”

裴旻听后觉得有理,于是连忙说道:“李兄言之有理,这八卦里有休,伤,生,杜,景,死,惊,开八门,也许这就是破解之法!”

裴旻这么一说,李客突然一笑,说到:“不愧是裴兄,这么快就想到了破解之法,那既然如此,吾等就合力进攻生、死两门,吾估计这就是整个剑阵的阵脚,阵脚一破,此阵必乱!”说罢,李客再次环视了一番,他锁定了生门的位置,用剑指了指,示意裴旻,裴旻心领神会,于是二人合力一处,一并朝生门攻去,那人一时招架不住,被二人联手刺伤倒地;二人丝毫没有犹豫,又一同朝反方向的死门攻去,同样,死门之人也无力招架,也被刺伤倒地;这生、死门一倒,整个剑阵顿时大乱,众人各自为战,进攻威力大减,李客、裴旻二人抓住机会开始向众人攻击,李客向裴旻大喊了一声:“留活口!”裴旻点了点头。

不一会,这十二人终被二人悉数刺伤、击倒,李客、裴旻也停止了进攻,准备讯问;可其中一人突然带头大喊了一声:“库勒多提那!”众人遂大声附和,李客听到此语,不免心中一惊,有些许分神,只见十二人一时间纷纷口吐鲜血,应声而倒!

“不要!”李客朝他们大声喊到,但已经来不及,他知道,这又是藏于死士口中的剧毒,这十二人没救了!李客不免一声长叹,跪倒在地,心中万分沮丧。

裴旻见状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李客的肩膀,小声说到:“李兄,还是先检查一下尸首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