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十)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19-09-23 10:17:10 全文阅读

眼看匕首朝李三郎刺去,离咽喉越来越近,众人都被吓得楞在了原地,他们没有料到陈无忌对于求死竟然如此坚决,甚至于没有丝毫犹豫,况且此刻众人离他二人有一定距离,即使想上前相阻止恐怕也是有心无力;李三郎也没再做挣扎,他知道自己武功有限,即使反抗也难逃此难了,于是索性闭上了双眼,等待命运的裁决;陈玄礼见状连忙大喊了一声:“不要!”声音中明显带着慌乱,准备向前冲去。

可陈无忌没有丝毫犹豫,匕首朝着李三郎直接刺了下去,眼见离咽喉处不足一寸,突然“砰”的一声,陈无忌手中的匕首被一物给打飞了,打飞匕首的是陈无忌的腰牌,正是李客掷出,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匕首之上;从一开始李客就对陈无忌有所戒备,他细微的动作就让李客察觉似乎身藏暗器,适才陈无忌挟持了李三郎,李客一直在寻找最佳的出手时机,倘若稍有差池,李三郎必定命散于此,可连李客也没有想到,陈无忌行事竟会如此决绝,不由分说直接就想要取了李三郎的性命,于是慌乱间只能将腰牌掷出制止,还好没有失手。

在掷出腰牌的同时,李客已朝陈无忌一跃而起,随着匕首被打飞,李客的拳也到了陈无忌的脸上,陈无忌被打得顿时失去了知觉,双手一松,放开了李三郎,李三郎反应迅速,趁势脱离了陈无忌的控制,回到了羽林军身后,陈无忌刚一倒地,就被冲上来的陈玄礼紧紧摁住,陈玄礼向羽林军挥了挥手,其中一人连忙手持绳索上前,与陈玄礼一道把陈无忌给绑了一个结实。

“啪”一杯水泼到了陈无忌的脸上,陈无忌终于醒转了过来,刚才的一幕发生得实在过快,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匕首是怎么飞开的,自己又是怎么被击晕在地的,但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绳索,也已经知道自己断是没有还手之力了,只能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此时,因陈无忌已被控制,陈玄礼让羽林军尽皆退了去,李三郎在陈无忌的对面一椅上坐了下来,李客、陈玄礼、张九龄等三人立于一旁。见陈无忌已醒,李三郎问到:“陈司直,吾念汝是一条汉子,愿意为朝廷、百姓做事,故征调至龙安司,可汝为何行事如此?现已无旁人,汝可以说了吧?”

陈无忌缓缓睁开了眼睛,冷笑了一声,嘴唇有些颤抖着开口说到:“为朝廷?这样的朝廷值得吗?连武江那样的酒囊饭袋都能身居高位,一切只因他是武三思的侄儿。数年前,吾追随狄阁老、徐有功大人,满腔热血、出生入死、破案无数,可到头来竟只是一个位列六品的司直,这一切值得吗?”

按理来说,陈无忌应是武三思的眼线无疑,可眼下陈无忌居然直言不讳地埋怨武三思和武江,这倒是大大出乎了李三郎的意料,若是他真如此憎恨此二人,那又为何投靠他二人呢?李三郎于是问到:“难不成这就是汝安心投靠梁王的缘由?汝是想借梁王赢取自己的仕途?”

陈无忌冷冷答到:“不借助他二人,又能借助于谁?若不身居高位,又有何能力来护佑百姓?”

不待李三郎开口,陈玄礼抢先喝道:“一派胡言,明明是汝为了苟全富贵,刻意攀迎,还有何脸面大言不惭地说是为了护佑百姓?汝等到底有何阴谋,还不快快招来,勿要在此假装仁义道德!”陈玄礼所骂之言何尝不是李三郎欲说之辞,故李三郎也未制止。

陈无忌听罢,仰天大笑起来,说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吾不欲与汝等争辩,既然事已至此,吾只求速死!”

陈玄礼继续大声骂道:“让汝速死,怎可如此便宜了汝!速速招来,到底汝等有何阴谋!”

陈无忌继续大笑道:“有何阴谋?告诉汝等,汝等又能如何?汝等还是让吾尽快速死吧,反正也就比汝等早两日而已!”

这说着无心,听着却有意,陈无忌这“早两日而已”到底是随口一说,还是另有所指,这话让李客不免有些不安,难不成这背后尚有更大的阴谋?李三郎知道若是像陈玄礼这样逼供,料是对陈无忌无用,于是话题一转,问到:“汝是何时投靠梁王的?”

陈无忌早已没有了先前的紧张,既然事已至此,眼下的陈无忌倒是毫无顾忌,他冷笑着说道:“李司丞这话问得就确实大谬了!那武三思何等人也,也值得吾投靠,仗着自己和陛下的关系,窃居高位,鱼肉百姓,吾怎会向其投靠,顶多是互通消息,以求晋升之道罢了!”

李三郎语气一缓,继续问到:“好吧,那汝等何时开始互通消息的?”

陈无忌继续冷笑着答到:“李司丞这么问就对了,吾也可以直言相告,就在汝调吾入龙安司的当日!”

他的回答令李三郎大为震惊,此事确实出乎自己的意料,李三郎疑惑地继续问到:“汝到底为何如此?”

陈无忌继续说到:“为何?李司丞竟然连这都想不明白?吾本就是大理寺一个小小的司直,若不是李司丞调任吾至龙安司,那吾这辈子也许就一直是这么一个六品小官,永无出头之日,可谢李司丞,汝的调任让吾在武三思眼里有了价值,吾自当投靠!如此一来,若是武三思率先破案,吾就立了头功,自是得到晋升,若是你李司丞率破案,那吾不就也是头功了吗?何乐而不为呢?”

陈无忌说罢,李三郎正欲开口,可陈无忌恶恨恨地看了李客一眼,抢先继续说到:“可恨的还是你李客!自从汝的出现,武三思把汝奉为上宾,龙安司也授汝以要职,无论谁能率先有斩获,都是汝的功劳,而又会再有谁会记得吾陈无忌!可恨!”说罢,陈无忌目露凶光,牙齿咬得很紧,恨不得现在就起身杀了李客,可他即使不被所缚,也无此能力,故他发自内心的恨李客,但也许也有羡慕。世间之事本就是如此,很多人耗其心力也徒劳无功,有的人却是天资卓绝,凡事可予取予求,而陈无忌显然属于前者。

话到此处,李三郎自是理解了陈无忌为何如此,李客也是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于是拱手施一礼说到:“原来陈司直对李某误会如此之深,李某本就是江湖中人,从不愿涉足官场,此番神都行事无非是希望事成之后,能免除吾的刑名,让吾与妻儿可以安心生活,不再受颠沛流离之苦,同时也解神都百姓之危,断不会与陈司直争功,李某志向本不在此。”

陈无忌听罢,冷笑了一声,继续说到:“汝倒是说得轻松,事已至此,那就无须多言,既然汝是江湖之人,那就依照江湖规矩,动手吧!吾也求死得干净!”

不待李三郎开口,陈玄礼大吼道:“汝这蛇鼠两端之徒,吾平生最痛恨如此之人,今日吾就遂了汝的心愿,以泄刚才汝欲杀司丞之愤!”说罢,“哗”的一下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准备上前杀了陈无忌。

“且慢!”李客连忙阻止到,“陈将军切莫冲动,此事并非如此简单!”

听李客这么一说,李三郎、陈玄礼、张九龄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李客,三人尽是一脸疑惑,难不成此事背后还有玄机?但不待李客再次开口,陈无忌连忙大声朝陈玄礼吼到:“汝快动手啊?难不成不敢吗?”言语中满是挑衅,陈玄礼自是被激得欲上前便杀,但李客既然阻止,那必是有他的道理,陈玄礼纵使愤怒,也还是强行忍住了,且听李客如何说道。

李客向前走了一步,对着陈无忌冷笑着说道:“陈司直,为何如此急于求死呢?是当心刚才这一番说辞被听出漏洞,无法自圆其说吗?”

李客这么一说,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陈无忌又再次不自觉的身体颤抖起来,焦急地说到:“有何漏洞?汝勿再故弄玄虚,吾不愿受辱,只求速死!快快动手!”说罢,又望向了陈玄礼,似乎希望他尽快出手。

陈玄礼虽是武人,但心思也还算细腻,陈无忌这样求死,肯定是有问题,于是干脆把佩刀插入了刀鞘,说到:“看来李都尉言之有理,此人欲求速死,定是其中有诈,吾今日还就不上这个当了!”

见陈玄礼如此行事,陈无忌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深知眼前四人最易受激者正是陈玄礼,连他都稳住了情绪,那其他三人更是不可能被说动了,于是只能长叹一声,闭上眼,不再说话了。

李三郎开口问到:“李都尉,此事有何特别之处?吾确实未察觉,还望指教。”

李客没有直接回答李三郎,反而是走到了陈无忌的面前,蹲下身子,冷冷地说到:“不知陈司直刚才所言,汝只是早两日而已是何意?两日!如此说来,上元节汝等到底有何阴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