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三(二)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09-14 00:10:04 全文阅读

李客此行欲寻之人正是当日在大远客栈内撞见的卖胡饼的老翁,这克多的信息、样貌皆是他提供,但多日以来却未有所获,难不成是他提供的线索有误。神都洛阳与长安一样,实行的也是宵禁制度,每日酉时一过,即开始逐步关闭坊门,肃清街道,所有百姓只能在自家院落活动,这就像把人限制在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房间里,近几日陈玄礼已派人差不多逐家逐院的搜索,但始终不见其踪迹,即使上元期间,宵禁制度有所放宽,但在各坊进出处也是设了哨岗、拒马严格排查的,除非克多已离开神都,否则如此搜捕之下定会有一些线索。但齐勒一家被屠,又侧面印证了克多并未离开,那就只剩下了两种可能。其一,杀齐勒一家的另有其人,但从作案手法来看,此可能性应不存在;其二,就是这信息源头出了问题,这几日所查克多与实际不符,李客想到此处,特地再来确认。

李客救醒了刚被自己踢晕的陈无忌,他捂着胸口又吐了几口鲜血,李客本就武功高强,陈无忌旧伤未愈,刚才攻击之处恰巧又是旧伤口附近,幸得陈无忌身板硬,还能挺住,只是昏厥了过去,换作普通人恐有性命之忧。陈无忌看清了眼前之人是李客,于是挣扎地说到:“李都尉,小心,这屋内似乎有人。”见陈无忌醒转,李客把刚才所遇之事向陈无忌毫无保留的叙述了一遍,接着问到:“陈司直,怎会在此?适才吾差点误杀了你,李某深表歉意。”

陈无忌在李客的搀扶下,挣扎地靠墙坐起,说到:“昨日听闻李都尉欲再查此处,故今日特来协助,但吾到此时,见一人鬼鬼祟祟,入了大远客栈,遂尾行他入内,刚入门就听得院内似乎有人,吾以为是前人的同伙,于是拿一棍躲在门上,结果。。。李都尉见笑了。”

听闻陈无忌是前来协助查案,李客心中些许安慰,朝廷之中仍有这种不顾自己性命,勇于办差之人实不多见,于是说到:“陈司直辛劳,但此时你有伤,就且先行回去休息吧。”

陈无忌连忙说到:“无碍!我可助李都尉。”边说边扶墙爬起,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无碍。李客心里知道陈无忌也是执着之人,料想此刻让其回去休息也不是太可能,于是说到:“既然陈司直如此坚持,那李某也不再劝,倘若身体确实不适,还望陈司直早些回去歇息,否则李某于心不忍。”

刚才挣扎着爬起,已令陈无忌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强忍着伤痛,点了点头,说到:“那是自然,谢李司丞关心。”陈无忌继续问到:“敢问李都尉,吾等现从何查起?”

李客四周看了看,大远客栈内的尸首早已被清理,现场的痕迹虽然保留得跟之前一致,但料想也是不会再有什么线索,况且薛良也如此说,那估计在这里搜查的意义已不大,于是答到:“找卖胡饼的老翁。”

陈无忌一时没明白,喃喃自语到:“卖胡饼的老翁?”李客提醒到:“就是在龙安司提供克多画像的老翁。”陈无忌恍然大悟,答到:“难不成李都尉怀疑其提供的线索有误,故一直寻不得克多?”

李客肯定地答到:“正是!”陈无忌答到:“属下明白,那吾二人分头寻找,若有消息,里正处汇合。”

李客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二人离开大远客栈。

这宁人坊内近日各国商贩涌入较多,这卖胡饼的自然也多,但有固定商铺经营胡饼的却也不多,这大远客栈附近也就只有那么两三家,李客依次寻了个遍,但皆不是老翁,他把搜寻范围又扩大了些,包括沿街商贩、百姓也都进行了询问,可却没有人记得有这么一个卖胡饼的老翁。李客心中起了疑,难不成此中事另有蹊跷?又沿街寻了一会,还是没有踪迹,李客本想这一做胡饼生意的老翁并不难寻,可眼下却没有了消息,看来还是要他人协助,于是回到了里正那里。

李客到达时,陈无忌已提前达到,不问也知,也是没有收获。但里正却已经准备好了关于元良和大远客栈的所有卷宗,李客一一查看,单从卷宗上确实难以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所记录之事,与当日张九龄在龙安司汇报的并无差异,悉数查看一遍后,李客不免有些失望。于是转头向里正问到:“汝可识得这宁人坊内一卖胡饼的老翁?”里正听罢皱起了眉头,竭力的在思索着,许久后指了指陈无忌答到:“刚才这位官爷也问了小人,小人在这宁人坊内也居住了几十年,可确实不曾记得有一位卖胡饼的老翁。”

听里正如此说,加上刚才自己的搜查结果,此事看来真的有蹊跷,李客再次陷入了沉思,到底哪里出了错呢?正在此时,一仆人缓缓张张地跑了进来,神情紧张地说到:“不。。。不好了,里。。。里正大人,有人掉井里淹死了。”

里正一听,心中一紧,自己上任这才几天,怎么就发生这样的事,这上元节眼看着只有三日便到,真是晦气!于是面露不悦地说到:“何地?何人?”

来人喘着粗气,答到:“在离大远客栈不远处的一个井里,刚才有人去取水,发现的,是一个老翁。”

老翁!李客心中大惊,难不成就是那个卖胡饼的老翁?不待里正开口,李客连忙说到:“速带吾等前去查看。”那人双手一拱,答到:“喏!”

在赶往案发现场的路上,李客心中又惊又惑,如真是那卖胡饼的老翁,那此事可就奇怪,今日他刚欲查寻此人,怎么此人就出事了?为何对手总是先他一步,难不成是。。。薛良?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不成梁王与克多有某种勾结?一连串的疑问在他脑中浮现,此刻,他没有答案。也许,只是虚惊一场,也许死的并不是那个卖胡饼的老翁。

没过多久,李客终于赶到了事发现场。李客抬头四周看了看地形,此地正是大远客栈后门不远处,此时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李客连忙挤开了人群,入内查看。

这是一口普通取水的老井,与其它的井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只是此时井旁平躺着一具尸体,面色发青,尸体略微发肿,一头散乱的白发,这不是那卖胡饼的老翁又是何人?

李客见状,心中顿时大失所望,刚在在路上的各种侥幸,此刻却已烟消云散,望着尸体,他不禁有些木然,倒不是死的是卖胡饼老翁令他震惊,因为此事他心中早有预感,真正令他不安的是为何诸事克多都能快他一步,这到底为何?

正在李客思索着,里正也挤了进来,见了地上的尸体,不免自语道:“怎么会是他?”

这一句话唤醒了沉思中的李客,李客连忙向里正问到:“此人何人?”

里正叹了口气说到:“难不成这就是你们欲寻的卖胡饼老翁?”李客点了点头,再次问到:“难道不是?”

里正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说到:“此人并不卖胡饼。此人叫王三,在此生活多年,一把年纪了,无儿无女,起先邻里见他可怜,对他施舍接济,勉强度日;但此人见利忘义,从不知恩图报,后邻里也不搭理他,他只能游手好闲、小偷小盗为生,今日意外死于此,也算是报应吧。”

李客听罢,大感出乎意外,但也不免喃喃说了一句:“谁说是死于意外?”说罢,蹲下身子开始查验尸首。尸体勃颈处有明显勒痕,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也没有任何其它伤口,看来脖颈窒息应该是致命原因,尸首面色发青,略微浮肿,死亡时间不算太久,应是昨日夜里。李客起身询问最先发现尸首的男子:“此井汝等一般多长时间取一次水?”

那男子一大早就打捞到尸体,自是心中恐惧,李客问他,他颤微着说到:“此井是吾等日常取水之井,一般宵禁之前取水,第二日清晨再取一次。”

李客追问到:“这么说,昨夜宵禁前并未发现尸首了?”男子想了想说到:“没。。。没有发现。大人,这井里死了人,这水我们以后可怎么用啊?”

男子的抱怨李客并不在意,他只是确定死者的死亡时间,他又俯身打开死者的口腔查看,并无异物,空腔内也未明显发黑,看来也不是中毒所致。

李客再次起身,对里正说到:“尸首吾已初步检查,应是他杀,尸首汝安排人速送往龙安司,再带我去查看他的住所。”

里正不敢怠慢,连满安排人照李客的吩咐行事,并大声让围观之人散开,待人员散去后又亲自带李客前往老翁的住所;老翁的住所离水井很进,拐个弯就是,一间茅草小屋,没有院落,门也没有上锁,李客上前警惕性地轻轻推开了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