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二(四)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189  |  更新时间:2019-09-09 16:34:38 全文阅读

见高力士走后,李三郎向太子问到:“太子殿下,此人告知我那武福的尸体恐已被带走处理,是否可信?”太子答到:“确实如此,据我在宫中的眼线来报,那梁王以武福是武江的家奴为由,已将尸首带回,此时恐已毁尸灭迹。”李三郎心中暗叹到,此事果有预谋,诸事都如此神速,丝毫不留痕迹,看来这条线索又断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早朝时当众拆穿假公主了。

太子继续说到:“现离早朝已不到几个时辰,为安全起见,诸位就暂留在本宫中歇息吧。”太子这么一说,李三郎、李客适才觉得时辰已晚,之前忙于查案倒也不觉得劳累,此刻是该歇息了,以便养精蓄锐面对后面的硬仗。于是各自入屋歇息,伦克苏是重要的人证,自是与李客同住,确保其周全。

卯时三刻,集仙殿外聚集了众文武百官,今日朝中似乎有大事要宣布。这人群之中,自然有李三郎,李客碍于身份,不方便露面,独自留在了东宫,李三郎此刻只带上了伦克苏,为的就是当众戳穿那假公主的身份。他们环伺了一下四周,太平公主倒是看见了,她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尊容,所处的位置似乎刻意的远离众朝臣,从而突显她不同寻常的特殊地位;但他们却未见“阿齐娜”公主,但转念一想,今日朝会是内事,外藩来使不参与也属正常,于是也不再做多想,一会朝堂对峙时,再行传唤即可。

许久过后,两位身着白色圆领长袍的男子终于打开了集仙殿的大门,此二人正是那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二人见众臣,于是大声说到:“奉陛下旨意,众臣入殿觐见!”众臣听后,在一片吾皇万岁的声浪中依据官职大小有序的入殿参拜!

此刻,女皇帝已安坐于大殿的龙椅之上,今日的装扮比以往更加隆重,只见她衮冕金饰、垂白珠十二旒、以组为缨,色如其绶,黈纩充耳,玉簪导,玄衣,纁裳。衣有八种花纹:日、月、星、龙、山、华虫、火、宗彝;裳有四种花纹:藻、粉米、黼、黻。衣褾、领为升龙,织成为之。着冕冠,脚踏黄缎青底朝靴,这身装扮正与当初登基之时完全一致。群臣见罢,无不诚惶诚恐,看来今日朝会之上必有大事宣布。

今日的女皇帝似乎比往日精神气更足,见群臣皆已入殿,于是大声说到:“上元将至,为佑神都,彰显我天朝气概,今日早朝,朕有两件事要宣布,召众卿前来,就为此二事!”

听女皇如此说,太子心里不禁一惊,是何事能让陛下如此大张旗鼓,难不成是要当庭宣布废立?刚有此念,太子不免后脊发凉,额头上的汗珠不禁地冒了出来。若是女皇帝如此当众宣布,形成决议,那日后转圜可就真的不易了。想到这里,他连忙转头看向了张柬之,张柬之此刻也正好看向太子,二人四目相对,张柬之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太子勿惊,看来他也想到太子心中之事,但再一推测应不至于此,于是在眼神中流露出了安慰,此刻,太子心中才稍许平静。

女皇帝继续说到:“此二事就由张易之代为宣召!”说罢,向张易之递了一个眼色。

张易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圣旨大声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上元将至,为彰显我天朝神威,特定于正月十五,上元节夜,亥时初刻,在洛水河上举办燃灯供佛大典。皇帝上承天命,将亲身前往,点燃佛灯,普照万民!钦此!”

听完圣喻,太子长抒了胸中之气,原来是前几日争论不休的上元盛典,现在终于有了定论。虽是此事,但也不能令其完全放松,正如张柬之所言,此事无非是女皇帝为了向世人示威,最终目的也许就是为了废立太子,想到这里,太子又不免心生惆怅,不过好在还有些时日可以周旋,总比今日当庭宣布好得多!

一听是要举办燃灯大典,众臣立马又热议了起来,那武江抢先说到:“吾皇圣明,此事定可光照神都,陛下亲自前往,万民可一睹天颜,当真是三生有幸啊!”这武江的奉承之言,听得武三思是心中一阵莫名怒火,这武江确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家伙,此刻只顾献媚,却忘了皇帝要亲自前往,这样一来,那安防问题可就成了最大的难题。这上元节期间,神都本就人满为患,各藩来人,三教九流,不胜其数,眼看这定的日期只有三天,万一思虑不周有个什么闪失,那可如何了得。这安防问题大理寺也属份内职务,绝对难以推脱,况且这几日各个案件还没有下落,眼下又要准备此事,那如何能很好的做到首尾兼顾?这些事料想武江是绝没有多想,所以才不思劝谏,反而忙于奉迎!于是,武三思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武江,武江见罢,连忙住嘴,不敢再言。

但这阿谀奉承之人又岂止武江一人,他才言罢,这又有人冒出,大声说到:“吾皇此意甚妙!在洛水河上点燃佛灯,那可是自古以来头一遭,算是开创了先河,定能名垂青史!”“说的对!”“此计甚妙!”。。。此种言论此起彼伏,女皇帝听得是心头大喜,面露喜色!

武三思见状,自然不敢再多加劝阻,免得扫了女皇帝的兴,他自己惹祸上身,索性一言不发!倒是太平在此刻开口了:“陛下此意甚妙!太平只是当心这安防之事,陛下亲自召见万民,那可要思虑周全,这几天连发的大案可还都没破的!”说完瞥了一眼太子,女皇帝当然清楚这话是针对太子和龙安司的。

女皇帝收起了笑意,厉声说到:“太平言之有理,此番安防事宜朕就不交给龙安司去办了,龙安司就竭心尽力先查案吧!”

太平答到:“陛下圣明!此事必须交给一个有能力、又值得陛下信任的人去办!”说完太平又偷瞥了一眼武三思。武三思也会意,难道太平是想举荐自己?这安防之事虽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但因此获得这神都内的安防、调令之权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梁王突然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太平继续说到:“本宫认为,此事还必须交由。。。张易之大人来办!张易之大人最懂陛下心思,且才干出众,此事非他莫属!”

张易之?太平居然举荐的是张易之!武三思惊愕之余,心中不免有些愤恨,昨晚商议之事难道又有变数?此时,女皇帝突然双手一拍,说到:“太平所言,正合朕意!此事既然由张易之一手策划,那就连安防问题一并办了吧!”听女皇帝如此说到,张易之连忙跪地,说到:“陛下,微臣惶恐,此等大事,微臣恐有差池,以伤了陛下的圣明!”

女皇帝笑着说到:“汝的能力,朕心中有数,既然太平也举荐了你,那你就别再推脱,此事就这么定了!”言罢,女皇帝抬起头问到:“众卿家可有异议?”见是女皇帝和太平钦点之人,众臣哪还敢有异议,于是连声附和道:“臣等无异!吾皇圣明!”

张柬之突然开口说到:“老臣有一事不解,还望向张大人请教。”

张易之看了看女皇帝,女皇帝点头默许,于是说到:“张阁老,何事相问?请赐教。”

张柬之说到:“老臣适才所闻,这燃灯供佛,是要在这洛水河之上?请问张大人,此事三日之内如何搭建而成?如此时此刻才伐木搭建,恐已时不我待吧?”

张易之听后,笑着答到:“谢张阁老提醒,此时才伐木,当然来不及,况且如在那洛水河中如用木搭建,那也算是耗费巨大!”

张柬之有些疑惑地说到:“哦?听张大人的意思是不用木材搭建,那欲用何物?”

张易之拱手答到:“几日前朝堂上商议此事,吾就在想此事如何为之。后经匠人提醒,如在洛水河上筑台,其实可用竹!这竹在各地均茂盛生长,成本低廉,且竹本身较轻,架于河上施工便利,今日早朝若通过此议,人手组织得当,日夜赶工建造,三日之内定可完工!”

张柬之顿了顿,继续说到:“那不知这竹子从何而来?各处运往神都恐也须一些时日。”

张易之继续说到:“张阁老勿虑,这竹子微臣早已陆续备齐,现在府库中的文竹已够搭建之用!”

张柬之腔调一变,说到:“原来张大人早已诸事准备妥当!老臣佩服!老臣再无疑虑,到时只盼一同观摩燃灯圣景!”

张易之冷笑答到:“谢张阁老!微臣定当尽力而为,不让阁老及诸位大臣失望!”

此时众大臣才如梦方醒,原来此前的廷议无非是走了个过场,此事张易之早已经在着手准备,就差今日朝堂上的正式宣布了。武三思心里对太平的埋怨稍微减了几分,原来她也是迎合圣意,只是她已知道内情却不相告,这倒显得太不够诚意了!还好此事武三思自始至终都未曾答话,免得落得个女皇帝埋怨。

女皇帝眼看再无人开口议论,于是说到:“此事就如此决定,张易之速去办理,安防之事你持令前往调度即可!各衙署须尽力配合!”

张易之及众臣连忙答到:“喏!”

女皇继续说到:“再议今日第二事,张昌宗,宣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