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一(八)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393  |  更新时间:2019-09-09 16:22:33 全文阅读

不出一刻,李三郎已经率两百羽林军抵达了梁王府,但按与李客的事先约定,此刻李三郎并未让羽林军进入梁王府,而是悄悄的暗中对梁王府进行了包围,只许人员入内,如有外出,当即秘密扣押,下一步如何行动,一切静待李客的消息。

梁王武三思是女皇的亲侄子,又封为王,长期以来都是大位的有力竞争者,朝堂中鲜有人敢与之为敌,就算是当今太子在其面前也不得不有所顾忌,更不用说带兵包围其府邸。这也难怪刚才发号施令时,羽林军大多将士居然无所适从,不敢应声,所以今日之事必须妥善处理,万一有所差池,必定落下话柄,于太子不利。

话说太子李显素来懦弱,今晚之事李三郎并未向其提前禀告,他知道如果禀告了此事很有可能就无疾而终了。所以此刻的李三郎可谓是铤而走险、兵行险着,但不知为何他就是对李客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他所提的建议他愿意冒险一试,再说如果今晚事成,那也是对梁王武三思一次沉重的打击。

李三郎虽然年纪尚轻,但凡遇重要之事总显得有魄力,今夜之事他没有退让的理由,于是很快就做出了行动的决定。待一切布置妥当后,他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李客随时传递而来的消息。现在的他就像即将捕食猎物的猛兽,外表平静,心中却是满满的兴奋,随时准备出击。

李客所分配的一百羽林军,他并未悉数带出,相反李客让他们在龙安司原地待命。李客仅从这一百人中细心挑选出了一人,名叫王三虎,人很年轻,看起来也机灵,但此人容貌又属于在人群中根本认不出的那种。李客让其换了便装,于是带上朵钰,他们三人一起出发了。

一路上李客把待会要办的事一句一字的教给了王三虎,又让他重复几遍,王三虎人倒聪明,一会就已让李客非常满意。不一会,他们也到达了目的地——大理寺卿武江的府邸。

按照李客事先所教,王三虎一步一个踉跄、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敲了府邸的大门,李客则领着朵钰躲到了角落,暗中观察,伺机而动。王三虎敲门敲得急,不一会就有人来开门,那开门的人四十岁上下,一副管家扮相,打开门后见了王三虎,一脸怒气地喝道:“来者何人?大半夜居然敢叨扰武府的清宁!”

王三虎假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到:“快!快!找你们管事的出来!我是梁王府的家仆,特赶来报信的,晚了就来不及了!”

一听来者是梁王府的人,开门之人立即变了脸色,语调一缓,小声说到:“小兄弟是梁王府的人?请多担待,我见小兄弟眼生,一时没认出来!请勿怪罪!”

王三虎挥了挥手,继续喘着粗气说到:“快!快叫管事的出来,晚了就来不及了。”

开门之人一拱手,说到:“在下不才,正是这武府之内的管事,名曰武福,小兄弟何故如此着急?”

见是管事之人,王三虎连忙说到:“武江大人派我速来传话,快!快把那女子转移到大理寺,羽林军马上要包围这里了!”

武福听到此话,脸上先是一惊,但又忍住了慌张的神色,故作镇静地问到:“什么女子?在下不知。”

王三虎见其如此答话,于是按李客所教,一拱手说到:“小人已按武江大人要求把话带到,其它的还请先生自行处理,小人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可没走几步,武福连忙上来一把拉住了王三虎,小声说到:“汝真是武江大人所托?可有信物?”

王三虎一抬手挣脱了武福,说到:“事发突然,羽林军已经包围了梁王府,小人我也是在众人掩护下悄悄逃出传递消息,还怎么来得及拿什么信物?现在已有羽林军向此处进发,我要尽快脱身,免得又像在梁王府一般,被抓个正着,小人保命要紧,告辞!”说罢,转身由走转为了跑,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开了,武福连呼几声,王三虎也没再答应。王三虎按照李客的吩咐,离开后径直向龙安司跑去,并吩咐那里的羽林军现即可前往武江府邸。

武福见来人跑了,只好左右看了看街道,确定再无他人后,连忙回府锁上了大门。此刻,躲在暗处的李客见机带着朵钰开始行动。他们小心地来到了武江府邸围墙边,施展轻功一下跃上了武府的院墙,朵钰不会武功,突然被李客带到了院墙之上,心中一阵恐惧,差点掉了下去,还好李客反应及时,一把抓住,二人缓缓俯下身趴在了院墙之上,在院墙上呆了一会,朵钰也就习惯了。

李客二人身处武府的院墙之上,这院内之事倒是看得清清楚楚,这武福一回院内就变得行色匆匆,他唤来了几名家仆,去到了后院之内,在一棵大树旁小心地掀起了一块石板,只见那石板之下有楼梯,往下居然是一间密室。几人匆匆进了那件密室,过了不久,一女子被几人捆绑着带了出来,嘴里被塞了东西,但也不见其反抗,任由几人摆弄。

李客离得较远,一时也没看清那女子的容貌,可身旁的朵钰却突然小声叫到:“是公主!”这突然一叫倒是令李客心里一惊,李客又望向院内几人,还好他们未曾察觉,继续用一个巨大的黑布袋把那女子从头到脚套起。

李客转头向朵钰小声问到:“你可看清?那人确是公主?”

朵钰肯定的点了点头,小声答到:“绝不会错,那人就是公主,我认得她的衣饰。况且。。。况且我们被关押的地方不见天日,想必就是那间密室。”

李客听罢点了点头,示意朵钰别再出声,静观他们如何行事。只见几人将那女子捆绑严实后,就带向了后院的一道小门,准备从后门而出,一般如此宅邸都留有了后门,以便下人出入。李客见一切如自己所料,于是带着朵钰下了院墙,一起绕到了宅邸的后门。

这时正有一个马车缓缓驶来,驾车的正是武福,随行的有四、五个家仆。李客见状,让朵钰继续躲到了暗处,自己则拦到路中间,挡住了马车的去路。武福见有人拦道,心中不免一惧,但还是大声喝道:“何人如此大胆?居然敢阻挡大理寺卿的马车?可知该当何罪?”李客没有心思与其做口舌之争,抽出长剑直接上前开始进攻,几个响指的时间,家仆已悉数被击倒在地,他的长剑架在武福的脖颈处,武福被吓得一动不敢动。李客向暗处的朵钰做了个手势,朵钰连忙跑了过来,爬上了车,掀开布帘去查看车中之人。

朵钰上车时,武福瞥了她一眼,看清了她的容貌,不免面露惊色,但也又不敢作声,这一切可都看在了李客眼中,此时李客心中已万分确信,车中之人必是阿齐娜公主无疑。

“公主!公主!你还好吧?”车中传来了朵钰略带哭腔的呼喊声。李客把头凑进了马车之内,问到:“确定是公主吗?”朵钰连忙点头称是,李客凑近车内公主,用手探了一下公主的脉搏,然后向朵钰说到:“没事,她只是中了迷药,一会应该就会转醒。”

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整齐的行军步伐,李客抬头一看,原来是留守的一百羽林军已赶到此处,待羽林军走近后,李客站在车上,大声施令到:“王三虎,速去梁王府传讯,缉拿大理寺卿武江!其余人等,搜查武江府邸,特别是后院之地,仔细辨认,是否有新土掩埋!”

“喏!”众羽林军将士大声答到,并开始了行动。武福见此状,只好长叹一声,连连摇头,终于反应过来,刚才算是中了敲山震虎的计了!

与此同时,梁王府,后院书房内。

武三思正将一个茶杯重重地摔碎在了地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武江大声骂道:“什么?你居然囚禁了契丹公主,还欲对其不轨?这到底怎么回事?”

武江吓得连忙跪倒在地,全身瑟瑟发抖,颤微着说道:“叔叔,你可要救救侄儿啊!今晚龙安司大肆搜寻此公主,此事可全得仰仗叔叔搭救啊!!

武三思再次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武江用力把头磕在地上,痛哭流涕且慌张地说到:“侄儿也实不知内情!几。。。几日以前,有一人给我送来了三个昏睡的契丹女子,说是路上所劫,让我留。。。留用,我见那三个女子还算貌美,就留下了。。。藏于我府后院之内。但那三女子醒后抵死不从,我一怒之下误杀了一个,另一个我让人送到了宜人坊花楼惩治,最后那个会说一些汉话,她自称是契丹公主阿齐娜。我这才意识到事有蹊跷,未敢妄动,一直将其囚于府中,今日龙安司大肆搜寻,我这才确信无疑,特来向叔叔求救!”

武三思听罢,心中怒火实在难以压制,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了跪地的武江身上,破口大骂道:“你。。。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真是色胆包天了!吾且问你,给汝送来三位契丹女子的是何人?”

武江擦了擦眼泪,说到:“来人侄儿不曾见过,他只说是宜人坊的故人,特将三女孝敬于我!侄儿一时糊涂,没有多想就留下了,谁知道。。。”说到此处,武江已趴在地上泣不成声。

武三思正欲发作,门外跑进一家仆跪倒在地,喘着粗气说到:“梁。。。梁王,不。。。不好了,龙安司率领几百羽林军包围了梁王府,说是要。。。要捉拿武。。。武江大人,让我们尽快将人送出!免得受到牵连!”

武江闻讯,再次大声嚎啕大哭起来,连忙爬到了武三思面前,抱住了武三思大声哭喊到:“叔叔,救救侄儿啊!”

武三思长叹一声,闭上眼对门外的家仆缓缓说到:“快去偏院把薛良先生请到这里议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