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一(七)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225  |  更新时间:2019-09-04 17:07:27 全文阅读

刚在千藩阁小屋之中,灯光昏暗,加上女子脸上污浊,一时也看不清容颜,现经过梳洗,终于得见其真容。此女子面容虽谈不上惊艳,但绝对可称作标致,眼眶深凹,鼻梁提拔,面颊消瘦,极具外藩特点,从容貌上看并非中土女子,可能是多日的囚禁和惊吓,此时面色煞白、憔悴,面部有多处淤青,眼神中流露出惊恐。

李客的妻子轻轻搀扶着她,并让她慢慢坐下,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一女子,她的戒备心理自是放低了不少,裴旻见她坐下,于是递上了一杯热茶,女子颤微着双手接过了茶杯,紧紧捧在手中。

没过多久,居然唰唰的开始落泪,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有几滴不慎落入了杯中,见状李客向妻子递了一个眼色,李客的妻子连忙轻轻抚了抚她的背,用契丹语说到:“别怕,我们都是帮你的人,都过去了。”听她这么一说,那女子直接放下了茶杯,一头扑在了李客妻子怀中大哭起来。

李客的妻子叫月娃,是突厥族,十六岁时便被称为碎叶之奇葩,出落得貌美如花,婷婷玉立,月娃的四位兄长都是突厥族出名的勇士,自小她就受到他们无微不至的宠爱。李客喜好与人比武,遂结识了她的四位兄长,这一来二去自然也认识了月娃,对月娃的宠爱换到了李客身上,所以打小以来,除了小太白之外,月娃甚至不知道怎么去照顾和安慰别人。此刻,女子扑在月娃怀里,她也不知该如何相劝,只能任由其嚎啕大哭。

过了许久,那女子渐渐停止了哭声,用契丹语抽泣着说到:“我叫朵钰,是阿齐娜公主的贴身侍女。”果然不出所料,李客心中暗暗想到,于是他小声问到:“那阿齐娜公主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朵钰看了看李客,从见到他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她心中认定他并非歹人,于是擦了擦眼泪答到:“我和鲁玛都是阿齐娜公主的贴身侍女,从小陪公主长大。数日之前,我们随阿齐娜公主还有三十名家奴、护卫一同出使神都,但半道上来了一群黑衣蒙面之徒,武功高强,他们打伤了护卫、家奴,掳走了公主和我们二人。后来我们被下了迷药,不知过了多久,醒来后却被关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密室之内。后来了一男子,约莫四十岁,欲轻薄我三人,鲁玛和我拼死阻拦,却被此人拳脚相向,鲁玛。。。鲁玛不慎被推搡,头撞到了床角而亡。”说到这里,朵钰不禁又抽泣起来,月娃轻轻做了安抚。她继续说到:“那男子见死了人,也没了兴致,就唤进几人,对我们进行了欧打,后来我晕阙了过去,再醒来时,就身在了今日的阁楼之内。”

李客问到:“你在那里被关押了几日?”朵钰想了想,继续说到:“大概四、五日,那阁楼内不见天日,我难以准确判断。起初,他们没给我食物和水,后来又对我进行多次殴打,今日有一个人对我说,如果我过了今日再不顺从,就要。。。。就要侮辱我。。”朵钰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但还是咬了咬嘴唇,强撑着继续说到:“我本打算过了今夜就设法寻死,以保清白,还好这位大侠及时相救。。。才。。。”说着起身跪在了李客面前,李客连忙起身相扶,可朵钰却就是不起身,用力把头磕在地上,激动地说到:“恩公大恩,朵钰不知如何回报,还请恩公务必设法救出我家公主,否则朵钰长跪不起!”

李客一用力拉起了跪在地上的朵钰,说到:“姑娘放心,吾定当相助,可需你助我。”朵钰听李客愿意搭救,心里顿时有了依靠,连忙问到:“我该如何助恩公?”

李客问到:“你可记得那男子容貌?”朵钰听李客如此问,心中顿生恨意,咬牙说到:“那人即使化成灰我也识得。”李客听到朵钰如此回到,心中有了打算,于是对裴旻和月娃说到:“此事我已有法处置,你们在此照顾朵钰,我去去就回。”裴旻拱手答到:“李兄放心,诸事有吾。”

李客还礼而退,出了门,快马向龙安司而去。此刻已近亥时,每耽搁一刻,阿齐娜公主就多一分危险,即使性命无虞,那男子。。。李客不敢再往下想。万一今夜陈玄礼大肆搜寻,对方一时无计可施,害了公主那也是有可能的,想到这里,不禁又加快了策马的速度。

不到一刻,李客已到了龙安司,进门见了张九龄,不多施礼,急忙说到:“今晚神都闯行之人的名录速速予我。”张九龄见李客如此督促,必是有了线索,也不敢耽搁,连忙通知负责登记的文吏整理来报。李三郎见了李客,上前问道:“李都尉可是有了线索?”李客此时着急,没有心思细禀,于是答到:“如吾料想不错,今夜有望寻获阿齐娜公主。”李三郎正欲细问,正好张九龄拿来了名录,于是念到:“今晚闯行之人,一共二十三人,其中九人因醉酒欲归,七人因公务。。。”还没等张九龄念完,李客一把拿过了名录,一一看了起来,李三郎、张九龄见此也不便再多问。李客忽然开口说到:“快唤画像师!”张九龄听罢连忙唤来了画像师,李客摊开名录,指着其中一人姓名向画像师问到:“此人你可识得容貌?”此画像师为御用画师,多为王公贵族、朝中大臣作画,那李客所指之人画像师刚好识得,于是点了点头,李客说到:“速去作画,万急!”

那人的姓名李三郎、张九龄在一旁也是看得真切,见画像师走远,李三郎小声问到:“李都尉认为此人与本案有关?”李客点了点头,缓缓地说到:“也许吧,但此事尚属推断,只有等画像作出,我找人证验过,方才知晓。此人身居高位,李某不敢妄断,还请二位随李某一同等候。”

“人证?”李三郎有些诧异地问到。李客见李三郎继续追问,也不隐晦,于是趁画师作画之际,将今晚所查之事向李三郎、张九龄作了细说,当然,李客妻儿之事,还有朵钰现藏身之处,李客自是隐去,只言到她在一安全之所。

言罢,李三郎疑惑地继续问到:“何不把朵钰带到此处?”李客摇了摇头,说到:“此女子刚受了惊吓,带至此处恐令其紧张,名单上之人身份特殊,万一因此而错认,必将给龙安司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三郎点了点头,说到:“还是李都尉思虑周全。”

正在三人谈话之际,画像师已作画完毕,并将画像呈于三人,御用画师果然妙笔丹青,短时内所做之画,栩栩如生,不见有丝毫错漏。李客连忙取画而退,临行前说到:“请李司丞迅速调集人手,李某两刻之内即回,如是此人,迅速缉拿!”李客走后,李三郎立刻进行了精心布置,毕竟此人并非普通。

一刻过后,李客回到了裴旻处,此刻的朵钰情绪已平复不少,见李客归来,连忙问到:“恩公可有消息?”李客从怀中取出了画像,缓缓打开,边说道:“朵钰,此人身份特殊,你可要认清了,如有闪失,可不易收场。”朵钰听李客如此说,深知此事的严重性,自然也不敢怠慢,可当李客将画像完全打开时,她还是一时激动、失了态,指着画像大声说到:“就是他!就是这个恶魔!化成灰我都识得。”

李客出于谨慎,又再次问到:“朵钰,你可看清了,正是此人吗?此事非同小可!”

朵钰定了定神,仔细确认了一遍,说到:“就是他,不会错!”

李客收起了画像,二话不说,甚至都没有向裴旻和月娃交代什么,就带着朵钰连忙起程,直奔龙安司,因为他深知此刻时间的紧迫性。

到了龙安司,李三郎、陈玄礼已将三百名羽林军集结完毕,严阵以待。见李客返回,并带了一女子,李三郎连忙上前问道:“如何?确定吗?”李客点了点头,并引出了身后的女子,说到:“此女子就是朵钰,她已确认无误。”

李三郎素来行事果断,此刻更是下定了决心,发号施令到:“全体羽林军听命,即可出发,围住梁王府!”

羽林军众将士听到“梁王府”三字时都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李三郎见一时间将士没有反应,于是大声说到:“众将士可听清号令?”这下羽林军众将士才如梦初醒,齐声答到:“喏!”

“且慢!”李客阻止了即将出发的羽林军,李三郎不解地望着李客,李客此时倒也不着急,转身向张九龄问到:“此刻此人确定在梁王府内?”张九龄答到:“据哨探来报,此刻确在梁王府,不曾出府!”

李客继续问到:“他如何而去?步撵还是骑马?”

张九龄不敢武断,又翻看了一下哨报,答到:“一人骑马而至!”

得到张九龄准确的回复后,李客贴近李三郎小声说到:“此时不宜悉数前往梁王府,而是应该。。。”李客的声音非常微弱,除了李三郎外再无他人能够听清。

李客言罢,李三郎当即大声说到:“众将士听令,陈玄礼率两百人随我前往梁王府,剩下一百人随李都尉调用!”此刻众将士倒是听得清楚,再次齐声喝道:“喏!”

于是两路人马同时从龙安司出发,行军迅速,直指目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